科技资讯

资源

正文
网站首页 >> 科技资讯 >> 资源

新疆非法种植转基因玉米,专家深度解读我国转基因产业

我来说两句(0)|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发给朋友 举报 浏览 11551 次
  就近期媒体曝光的新疆非法种植转基因玉米一事,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与知识产权处处长林祥明在一次转基因媒体研修班上回应称,这是研发单位为追求个人商业利益有意而为之,种子是从国外偷带来的。同时他强调,转基因产品是迄今研究最为深入、检测最为全面、监管最为严格的一类农产品,我们传统的食品都没有被如此对待过,可以说,转基因食品是最安全的。
  出席媒体研修班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转基因重大专项“总工程师”万建民表示,他同时透露,未来5年中国最有可能率先进行产业化的是转基因抗除草剂大豆和转基因抗虫玉米。目前,中国批准产业化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只有棉花和番木瓜。

 

万建民院士在转基因媒体研修班上作报告

  全球做了上千例转基因食品安全性实验

  林祥明介绍说,目前转基因在食用安全上,全球已经做了差不多上千例转基因食品的安全评价实验。比如欧盟委员会,历时25年,500多个独立科研团队参与,做了130多个科研项目研究转基因技术,他们试图找转基因作物或者是动物可能存在的问题,但通过这么多研究依然没有找到。
  而目前在国内,已经按照国际的标准做了149例实验,也没有发现安全问题,所以说经过安全评价上市的转基因产品是安全的。
  此外,过去20年,全世界28个国家累计种植了300亿亩转基因作物,65个国家和地区几十亿人吃过转基因食品,未发生一例被科学证实的安全问题,实践也证明转基因产品是安全的。
  林祥明表示,通过动物模型的高剂量、全生命周期、多代数的全面评价,转基因产品不存在有害物质,不存在对下一代及更多代产生危害的物质基础。
  “转基因产品是迄今研究最为深入、检测最为全面、监管最为严格的一类农产品。我们传统的食品都没有做过这样的检测,转基因产品可以说是目前搞的最清楚的,营养是怎么回事,转化是怎么回事。可以说,转基因食品,它是最安全的。”林祥明说。

  我国转基因研发投入经费240亿元

  对于转基因研发的投入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转基因重大专项“总工程师”万建民介绍说,我国在2008年立项了一个名为“转基因重大专项”的大工程,它的全称是“国家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以下简称重大专项),这项工程计划用15年时间完成计划投入经费240亿元(国家投入120亿元)。
  万建民介绍说,转基因重大专项是既有植物,也有动物的,具体来讲,水稻、小麦、玉米、大豆、棉花、猪、牛、羊是重点。在转基因农业领域,目前有审定品种124个,发放安全证书6个。
  根据现行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农业转基因生物试验,一般应当经过中间试验、环境释放和生产性试验三个阶段。也就是说,只有通过生产性试验,才能可能拿到安全证书;拿到安全证书后,需要通过品种审定,才可能产业化。但是,由于目前尚未有制定进入品种审定的流程,很多品种拿到安全证书后就搁置了。

  

  据统计,在2008-2015年,转基因棉花累计推广4亿亩,占国内市场份额95%,减少农药用量40万吨,经济效益450亿元。
  据悉,国家发给转基因作物发放安全证书的6个品种,包括转基因抗虫棉、转基因抗虫水稻、转基因植酸酶玉米以及转基因番木瓜。
  转基因棉花也是有很多进展的,比如最近培育成功了抗黄萎病的棉花,还有品质改良的转基因棉花,以后,中国生产的优质棉花也能抗衡美国和澳大利亚,不用大量依赖进口了。

  转基因“福利”:造血、促减肥、降血压的水稻

  公众听说最多的,是各种抗虫、抗病、抗除草剂的作物,当然,这些确实是转基因作物最常见的类别,但也有一些“福利产品”,它们的优点是消费者能直接感知到其益处。
  首先是,利用水稻生产出人血清白蛋白。武汉大学杨代常教授做的一项重要研究也早已具备了产业化的条件,该项研究是利用转基因水稻作为“生物反应器”生产出可供人类使用的人血清白蛋白,由于人血清白蛋白作为人工血浆替代物在医学上有广泛而重要的用途,因此该研究非常珍贵。目前这项研究成果进入了“生产性试验”阶段,离完全产业化可能还有些时日。

 

  杨代常的论文“Large-scale production of functional human serum albumin from transgenic rice seeds”(利用转基因水稻规模化生产重组人血清白蛋白)于2011年10月31日在线发表于《美国科学院院报》,发表后受到国际广泛关注。
  其次是,有利于减肥的转基因水稻。这种能造福“胖子”的转基因作物叫做“高抗性淀粉转基因水稻”。
  简单来说,一般大米吃进去后,其淀粉成分会很快被消化吸收变成糖,而这种大米的淀粉不容易被酶解,最后只能变成“粑粑”排出来,所以真的是糖尿病患者和减肥人士的福音!
  最后是培育出适合高血压患者的转基因水稻。这是一种转ACEI基因水稻,能够让“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抵制剂(ACEI)”在大米中特异性高效表达,从而起到在人体中促进血管扩张,抑制血压上升的作用。 

  国家严查转基因农作物的非法扩散问题

  林祥明表示,近年来确实出现了一些零星的转基因材料扩散问题,主要是研发单位,这些研发单位不仅仅是大学、科研单位,还包括一些有研发能力的企业。
  “有的单位开展小型的田间试验不报告,开展环境试验不申请,私自开展试验,这样带来很大的风险。还有个别的研发单位,私自从国外带入材料在国内开展试验,这是不允许的。也正是由于这些不法活动,造成了转基因玉米个别的非法的扩散。”林祥明介绍说。
林祥明表示,目前研发监管形势严峻,主要原因就是转基因技术再不像原来那么神秘,变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很多科研人员拿到一个基因,适当组建一个载体,就可以转到植物里,而且成本大大降低,这在研发上对我们的监管带来很大的难度。
  同时,林祥明也坦言,监管最大的难度在于底数不清。“农业部除掌握国家的项目研发情况,对一些自发开展的转基因研究,有多少家,是谁在做,目前底数还不清楚。”林祥明说。
  据悉,中国从事转基因研究的研发单位有小有几百家,还不包括“地下工作者”,比如从国外偷过来进行试验的,可能得有几百家,不像在美国,真正做转基因的就六大公司,所以中国的监管很难。不过,自去年以来,农业部开始调查了解地方有多少研发单位在高转基因研究,进展程度如何。
  林祥明表示,目前对研发的监管是很严格的,要对实验研究、中间试验、环境释放、生产性试验、安全证书五个阶段进行安全监管,每个研究都要有要求,这个阶段完成了哪些评价,如果出现了问题立即终止,不再进入下一个阶段。
  林祥明还透露,由于中国是水稻、大豆的起源地,所以对水稻、大豆的监管更加严格,只要是研究转基因水稻、大豆的,国家认为是二类风险,也就是说把它提高一个风险等级进行管理。

  我国正在推动修订转基因标识制度

  目前,中国对转基因实行的是定性标识制度,即按照标识目录,食品中只要有转基因成分就要标识。
  林祥明表示,标识上既要考虑成本,也要考虑管理。还有比如说为什么海南的番木瓜没有标识,这是因为海南种番木瓜都是农民,一家一户自发到市场卖,让他做标识非常困难。对于小农经济下的这类问题,需要想办法解决。
  此外,世界上的很多国家和地区均实行定量标识,也就是达到一定的量才标识,比如说日本、中国台湾都是5%,韩国是3%,而欧盟是0.9%。像欧盟,如果说100斤大豆,里面有超过0.9%的量才标识,低于的就不用标识。目前中国实行的定性标识是不科学的。
  林祥明透露,农业部一直在和国务院法制办及其他部门协调,以推动转基因标识制度的修订,但是按照《条例》规定,如果标识进行改动,《条例》也要进行相应的修订,因此涉及的面很广,但是这项工作已经放到日程上,会尽快推动。
  林祥明还再次声明,目前被批准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只有棉花和番木瓜。这些年来,农业部共批准了7种作物的安全证书,包括耐储存番茄、矮牵牛、番木瓜、水稻、玉米、辣椒,但有3个都作废了,也没有市场化,但是目前只有4种证书还在有效期,包括转基因抗虫水稻,转基因玉米、还有转基因棉花和转基因番木瓜。
  记者对话万建民院士:
  记者:中国在转基因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做得怎么样?所谓申请批准的专利质量高、低指的是什么?
  万建民:我们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国外有差别,我们知识产权保护是这几年刚刚兴起的领域,过去,所有的育种专家都希望把培育的品种或者基因给大家无偿提供,这是对社会的贡献,现在看来,假如没有知识产权保护,重大的成果得不到很好的利用,必须由市场的机制推动这些成果的利用,所以大家知识产权的意识越来越强。
  另外,知识产权必须和国际接轨,我们现在在国际上的受保护专利量非常少。我们的专利水平保护低,同样的专利,专业人士申请的专利覆盖的范围更广。而我们中国方面写的专利范围就比较小。所以,人才缺乏,我们往往申请的时候只申请一方面,很多方面都丢了。
  记者: “十三五”规划里提到了产业化进程,转基因产品在产业化过程中要考虑的问题有哪些?
  万建民:我认为产业化进程,阻力首先来源于产品本身:有没有好的产品,能够打败国外的产品,能够打败传统的产品。第二,社会能不能接受这个产品。第三,国家转基因的政策。我个人认为,目前有些产品,比如说抗虫水稻应该说产品本身是可以打败国外的产品,也可以打败传统的产品的,转基因抗虫玉米产品打败传统的产品没有问题,能不能打败国外的产品还在评估。
  记者:转基因是一定会产业化的,但是,具体突破口在哪?
  万建民:我觉得应该是转基因抗除草剂大豆。我们国家目前每年进口的大豆,基本是转基因的,有这个需求,目前中国的转基因大豆产品也比较成熟。还有就是转基因抗虫玉米。
  记者:说中国的科研和其他国家比是领先的,但和美国比有一些差距,这种差距是怎么造成的?
  万建民:首先,我们国家目前主要的研究力量集中在大学和科研院所,当然目前的企业研发能力也在迅速提高,他们都在进行转基因新品种的研究。
  说到和美国的差距,第一个是产业化水平。美国90%的玉米,90%的大豆,几乎100%的棉花,包括油菜,都是转基因品种。包括动物产品,已经批准转基因三文鱼、苹果,大家都说主食,但是美国的转基因甜玉米是生吃的,也已经产业化,他们的产业化水平比我们高。
第二,他们的研发体系比我们完善,他们以企业为主体,从基础研究,种子资源筛选、功能分析、材料的创制、品种培育、产业化,一条龙的研究是以企业为主导的。第三,他们获得的支持的强度远远大于我们。美国孟山都从事产品研发,每年都是几亿美金,我们全国的科学家,一起进行专门研究,大概也才5亿资金。第四,知识产权保护的能力我们和美国有差距。
  北京科技报社记者对话林祥明
  问:中国转基因研发的主要问题在哪?
  林祥明:目前研发最大的问题是因为国家出资,很多商业化程度不高,有些科学家过分地按照自己的兴趣做研究,一些基因研究也是这样,在市场中没有什么价值。不像国外,每个研究都是为了商业化。
  记者:最近有媒体报道,新疆、黑龙江会有一些违法的种植,会不会通过这种实验性种植流露到市场里?
  林祥明:研发单位是最重要的,目前所有的扩散事件都和研发单位有关。新疆的案子确有其事,也是研发单位有意而为之的,当事人追求个人的商业利益作的事情。这个季节到美国的农场,随手掰个棒子,带回来种了三五代就把它的亲本显现出来。
  正常来讲,这种情况在海关上是不允许通关的,但是一天出入境那么多人,怎么搜查是有困难的。还有人本身就是在美国的几个大公司,比如先锋、杜邦,孟山都工作,更有条件,直接把那个亲本直接偷回来,直接繁殖,这种人还不少。
  记者:除去政府的监管,如何获悉这个东西是转基因的物种?有没有民间的通道或者是入口让我去举报?
  林祥明:目前通道是有的,农业部开了一个转基因的邮箱,农业部有这方面的监管热线,可以打电话。如何识别转基因作物,比如说转基因抗除草剂油菜和非转基因油菜,转基因油菜,地里一定是没有什么草,只有油菜。而非转基因油菜,地里一定是油菜和草一样多,如果农户勤劳,一定是草铲在旁边放的。我们到吉林查转基因,有时候开车一转,主要看地里的情况,转基因抗虫玉米也一样,田有没有虫害看一下就清楚,不抗虫的就能看到虫害,比如叶子上有洞。
非转基因玉米因为被虫咬发生霉变,从而产生黄曲霉素。
  记者:您讲到是转基因的监管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国外在这方面的监管是什么措施?   
  林祥明:国外监管的问题做的比较好,美国在转基因的领域有几个大公司,他们管好这几个大公司就行,从管理上,这些公司相当于对产品的所有风险全部包了,出现任何的问题都是你的。如果有问题,你要负责召回,如果引起了污染事件要处理等等,由此引发的事件都要负责。所以,国外的监管也很严格。当然,国外有它的优势,比如美国要求60公顷以下的农场不要种转基因,而在中国是不可能做到的。
  记者:转基因为什么不在人体上做实验,吃两三代?
  林祥明:首先,做所有的试验,都要求在同一个境况下做,参加实验的人必须在一个固定的环境下生存,那么这样既不合理,也是伦理道德不允许的。第二,人是有感情的,经常和其他的人相互接触,就不能保证稳定性。还有就是人不可能只吃一种东西。所以,对人进行试验既不符合伦理也没有办法进行科学设计。
  记者:刚才您提到,因为很多人私下进行转基因研究,对研究的底数是多少进行调查,现在有没有一个调查结果出来?
  林祥明:没有调查结果,国内种子公司目前的研发实力,除了几个大公司,其他的都是很差的。但是,由于农业行政执法的力度还是不够的,现在依法治国,又不能对人身采取措施,只能对产品采取措施,所以执法很困难。最近查的一些公司或者是违规的个人,他们还在以各种形式逃避或者阻挠我们。
  在查处转基因违法经营方面,目前还没有《刑法》可以支持,农业部正在和相关部门研究,《刑法》里有一条叫非法经营罪的,看有没有可能把转基因违法经营的行为列入里,争取用《刑法》打击扩散,否则执法确实有难度。
  记者:基因编辑技术,会纳入到转基因监管还是另立新的监管措施?
  林祥明:《条例》里讲了,本条例主要是对基因工程办法生产的植物、动物进行监管,所以,基因编辑技术是属于转基因安全管理条例的部分,对它如何进行监管,农业部近期会出台一个文件,努力做一个所谓的基因编辑的管理框架。当然,出台新的管理办法没有那么重要,问题是我们要像美国一样,采取个案进行管理。
  这个办法就是,研发人首先要申报,申报以后由专家评审,认为他的技术不会对环境、人体造成危害,这种情形可能当作一般产品管理,就可以解除监管。如果评价中认为可能对哪些方面有影响,就要进行安全评价。 
  记者:现在制度方面,还没有把主粮纳入到审定品种里面,以后会不会做这方面的工作?
  林祥明:我们对于转基因产业化有一个路线图,是从非食用,间接食用到食用的过程。所以,对有些作物,尽管前期给了他食物安全证书,但是还要按照既定的路线图推。发安全证书和品种审定没有必然的关系。发安全证书通过安全评价,认为他的东西是安全的,发安全证书是商业化的前提,至于能不能商业化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考虑。

文并摄/北京科技报首席记者  洪广玉   编辑/陈永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标签: 农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