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资讯  >  历史文明

灞桥纸算纸?蔡伦是造纸术发明人还是改进者?

来源:北京科技报

  在很多人心中,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造纸术,其发明者是蔡伦。随着考古学者在西汉遗址中发现了许多“纸”状残片,对于纸的发明与起源的思考发生了变化。现行的人教版《中国历史》课本中使用了“宦官蔡伦总结前人经验,改进造纸工艺”的说法。造纸术是否是蔡伦发明的?考古发现的“纸”算不算纸?实际上这些问题在我国学界已经争议数十年。

  长期以来,纸被认为是蔡伦的发明。《后汉书·张衡传》描述了蔡伦用树皮、麻头、破布、旧渔网等植物纤维造纸。蔡伦把他所制造的纸在元兴元年进献给了汉和帝,被封为“龙亭侯”。后来这种纸的制造方法传播开来,民间开始制作这类纸,被人称为“蔡侯纸”。历朝历代的文献中都记载了对蔡伦的高度评价。

蔡伦与中国造纸

  但是对于造纸术是不是蔡伦的发明的,历史上还有另一种说法。以唐代学者张怀瑾及宋代部分学者为代表,他们推测汉代早期(公元2世纪)就有了“以纸代简”,因为在蔡伦纸之前就有文献记录了“纸”一词,蔡伦是把原有的造纸技术进行改良,效果优于以前的纸,因此认为蔡伦是纸的改进者。这种说法在当代很快被推翻,因为古人把蚕丝制成的缣帛称为“纸”不准确,这类纸为“古纸”,“今纸”始于蔡伦。

  进入20世纪,随着我国考古学的发现,人们又开始质疑蔡伦是否是造纸术的发明者,纸最早的起源是什么样的。1933年我国考古学家在新疆罗布卓尔发现了一张古纸“麻纸”,经鉴定这张纸为公元前49年,远早于蔡伦造纸。

  至今考古发现早于蔡伦的“纸”有9次,这些成果中,影响最大的是1957年5月在陕西西安东郊灞桥古墓遗址发现,粘在铜镜后的碎片——“灞桥纸”影响最大。灞桥纸的出现让四大发明中造纸术的地位一度受到了威胁。学术上百家争鸣“灞桥纸”究竟是什么材质,到底是不是纸?

  如今造纸工业界和学术研究者在什么是纸的问题上达成了一致,国内外不同的辞典、百科全书中都有相似的定义。我国科技史家潘吉星曾对纸进行了总结定义:“纸是植物纤维经物理-化学作用所提纯与分散,其浆液在多孔模具帘上滤水并形成湿纤维层,干燥后交结成的薄片状材料”,可应对于古今中外各类纸。实际上,现在造纸从业者认定为纸主要包括4个要素,原料是植物纤维;纸经过物理和化学工序;纤维分布均匀的薄片;以及功能,用来书写、包装。

  为何要强调植物纤维的制作工艺,因为如果放宽对纸的定义,古埃及的纸莎草纸就可以算为最古老的纸。纸莎草纸早在公元前3000年就已存在,今天世界上很多博物馆内都有珍藏,功能也是记录信息,有着图像和文字。

埃及纸莎草纸

  当然,从更专业的角度,纸的定义在不同研究造纸史的学者心中不同,直接导致了纸的发明权之争。

  灞桥纸是纸吗?灞桥纸发现后,最早报道成分为丝。1946年潘吉星带着灞桥纸样品和中科院介绍信,来轻工业部造纸研究所,请求进行分析化验。研究所王菊华进行了实物显微观察,并对比了纤维显微分析,鉴定出灞桥纸材质是麻。

灞桥纸

  “麻是植物纤维。”北京工商大学教授刘仁庆在接受《看历史》采访时表示,“判断是不是纸,主要看是不是植物纤维。植物纤维就是纸,动物纤维则是丝质品。”刘仁庆在1974年到1975年间对灞桥纸进行了分析实验,认定了是大麻纤维。这一结果让潘、王两人的早期分歧:究竟是哪种植物纤维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早期争议还包括考古判定,因为灞桥纸是从被推土机破坏后的汉墓中发现的,不属于科学发掘,出土位置和确切年代都存在很多疑点。不过这些争议没有影响潘吉星,他仍认定这是最早的植物纤维纸,重新提出了“蔡伦前有纸”的思想。潘吉星的研究成果《中国造纸技术史稿》于1979年出版,让灞桥纸的影响不断增大,乃至受到国际关注。

  恰逢这一年,轻工业部副部长王毅率中国科技代表团访问日本,也发现了东京造纸博物馆已经有展示了蔡伦前有纸的说明。由此,轻工部重新组织包括王菊华在内的专家对“灞桥纸”进行重新分析,经过了详细的电子显微镜检验,经对比发现与蔡伦之后的纸在纤维平均长度较短,纤维没有明显帚化现象以及缺少其他加工后的痕迹。王菊华表示,“最终认定灞桥纸不是纸,没有经历过造纸的任一基本工序”。几十年来,她的观点没有变化,同时也指出其他西汉“纸”存在同样的问题,都不能算作纸。

  1987年9月11日,中国造纸学会最终宣布:蔡伦是造纸术的发明人。次日,媒体报道了这一“官方定论”,灞桥纸被断定为“废麻絮”。

  然而,多次的鉴定并没有令潘吉星信服,在大会前他就发表了多篇论文,给出了其他的数据证明存在压溃帚化现象,又调查了考古学证据,依旧认定“灞桥纸”是纸,坚持蔡伦改良造纸的观点。

  灞桥纸发现后,考古学者又发现了西汉古纸。1986年,甘肃省天水放马滩5号汉墓发现的古纸上绘有地图,经过年代鉴定,证实了放马滩纸比灞桥纸更早,进一步说明了西汉初期所造的纸已经开始用于书写和绘图。但同样在支持蔡伦发明纸一派中,认为放马滩纸不能算作“纸”。

放马滩纸

  现在,两派观点仍旧对立,也均获得了支持。每次有关于纸的新发现和争议,潘吉星都会修订他著《中国造纸史》,获得了考古学界的支持,在2010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学·秦汉去卷》,指出蔡伦之前中国创造出了麻质植物纤维纸,认定了西汉有纸。现在教科书也沿用了蔡伦之前就有纸的说法。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教授李晓岑通过多年的实地考察,找到现在少数民族中还存在的古老造纸技术,并进行了实验分析,得出我国古代造纸有两种体系——浇纸法和抄纸法。蔡伦的工艺流程总结为抄纸法,而西汉放马滩等古纸为浇纸法所造,早蔡伦250年。两种方法传播过程的地理分布不同,但最终凭借质量更好、效果更好的抄纸法流传至欧洲。

  有学者从“发明”一词的定义,以及技术成果归属的角度来剖析。他们认为应该承认蔡伦造纸活动前的实践活动,而从蔡伦的主体功能,实际意义和对世界影响来看,造纸术的发明权应该归于蔡伦。

  有关“蔡伦之前发明造纸”的说法最终需要更早的文献记录、更完整的考古发现来证实。■

本文来自:北京科技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北京科技报]
layui

查看更多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猜你喜欢
©2011-2022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977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90327_911535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