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1229_903721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环球科学  >  环球科学<前沿资讯>

“超级淋病”使对抗超级细菌之战的风险增加

来源:环球科学
  

  

  过去几周有很多关于超级细菌及抗生素过度使用的新闻,其中包括英国的性传播感染。一名英国男子被确诊为世界上首个携带耐药淋病菌株的人,这种细菌对目前所有治疗淋病的抗生素都具有耐药性。 

  超级细菌往往对免疫系统受损的人构成极大的威胁,例如癌症患者,受伤者或术后患者。而这些细菌的性传播意味着抗生素耐药性感染可以传播地更广泛。 

  那么,到底什么是超级细菌,我们有没有必要惶恐不安? 

    

  超级细菌并非新品种 

  超级细菌并非细菌中的“超人”,该术语是指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细菌。他们的“超级”体现在其对多种抗生素的抵抗性。 

  “抗生素耐药性”和 “耐药性感染”也是指同样的现象,该现象中的微生物已经进化成不受抗生素治疗影响的生物。 

  一种常见的误解认为,抗生素耐药性意味着你的身体已经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事实并非如此。 

  抗生素耐药性并不是最近才发现的。亚历山大弗莱明在1945年因发现青霉素而获得诺贝尔奖时所做的演讲中曾提及耐药性的产生。他以一位患者为例作了说明: 

  ……他买了一些青霉素服用,但是剂量不足以清除链球菌,却使这些链球菌对青霉素产生了抗性。然后他将病菌传染给了他的妻子,他妻子患了肺炎并且用青霉素治疗,由于这些链球菌对青霉素耐药而导致治疗无效。 

  事实上,每种抗生素均有关于耐药性的报道——通常在抗生素上市后的几年内此类报道就会出现。 

    

  超级细菌是如何具有抗药性的? 

  细菌能够通过多种途径抵抗抗生素: 

  通过加固细胞膜的结构来阻止抗生素进入 

  及时地将抗生素运送出细胞,使其不能在细胞内达到致死的浓度 

  产生能够修饰和灭活抗生素的酶 

  改变抗生素的靶点,使其不再作用于细菌 

  在暴露于抗生素的数百万的细菌中,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细菌可能天然具有这些抵抗机制中的一种或几种,称为“先天抗性”。大多数细菌被抗生素清除,但是这一小部分能存活下来并增殖。 

  除先天抗性外,细菌还可以进化出抗性(一种被称为抗性诱导的过程)。细菌生长迅速,在最适宜的生长条件下,其数量可以在15-30min内翻一番。 

  当暴露于亚致死剂量的抗生素时,细菌即可变得耐受,它们可在多代中积累有益的变异,然后在分裂时将这种抗性传递给他们的后代。 

  细菌的种类也相当复杂,它们可以相互交换携带抗性基因的遗传物质(质粒)。这就导致了不同类型的细菌之间的抗性的快速传播。 

  最近,“最后防线”(粘菌素)的耐药性也有了报道。2011年,有研究者在从中国的养猪场收集的大肠杆菌中发现了一种被称为mrc-1的耐药性基因(尽管直到2015年才有报道)。 

  虽然粘菌素耐药性已为人所知,但是,这种通过新机制快速传播的抗性的潜在危害仍受到高度关注。对于某些感染,粘菌素是唯一有效的抗生素。事实上,mrc-1基因现在已在30多个国家的多种细菌中被发现(包括2016年在美国发现的一位患者)。 

  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我们将面临重返“前抗生素时代”的局面。它警告道: 

  在过去几十年里已经得到控制的常见感染和轻微损伤可能会再次造成数百万人的死亡。抗生素耐药性会使复杂的手术和类似癌症的严重慢性病的管理变得非常困难。 

  在人类开始使用抗生素之前,40%的死亡是由感染导致的。英国政府的报告预测,如果我们无所作为,到2050年,耐药性感染可能会导致每年1000万人的死亡。 

    

  为何会变成现在的局面? 

  抗生素耐药性的增多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过度使用抗生素引起的。同一份英国报告指出,世界上高达2/3的抗生素不是用于人类疾病的治疗,而是用于食用动物的养殖,而在动物身上使用抗生素往往是作为食品添加剂,并非用于治疗感染。 

  在人类使用的抗生素中,多达2/3的抗生素是由不恰当地开处方导致的。 

  抗生素的滥用让大量的细菌毫无必要地暴露在抗生素环境下,从而不可避免地导致了细菌抗性的发展。亚致死浓度的抗生素,如来自农场的废水,可促进抗性的发展。 

  令人担忧的是,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我们的抗生素使用量正在进一步增加。 

  因此,鉴于已经有人死于细菌对抗生素的耐药性,并且这些细菌正肆虐开来,那么未来我们如何阻止全球流行病呢? 

  实际情况是,除非你免疫力低下或者有使得细菌进入体内的身体损伤,否则大部分细菌并不会特别有效地传播感染。 

  这就是为什么英国“超级淋病”的报道值得警惕。可通过性传播的细菌(淋病奈瑟菌)每年可导致近8000万人感染。这种细菌现在具有向更广泛的人群和其他细菌传播高抗药性的潜力。 

    

  对抗超级细菌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各国和国际组织已将越来越多的精力和资源用于应对逐渐增多的抗生素耐药性。已有的政策包括,进一步节约使用现有的抗生素,通过激励措施和投资来研发能够确定在何种情况下有必要使用抗生素的诊断方法。 

  非抗生素方法如疫苗、噬菌体疗法和微生物操作等,正在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多个组织提出了振兴新抗生素发明的倡议,如全球抗生素研究与开发合作伙伴(GARDP),抗抗生素细菌生物制药研发促进团体(CARB-X),以及澳大利亚在全球范围内促进化学家众包抗生素研究的努力,开放抗菌药物研究团体(CO-ADD)等。 

  我们必须将注意力集中在抗药性感染带来的威胁上,并投资抗菌药物的研究,以防止潜在的全球灾难的发生。 

 

  翻译:谢秀秀 

  审校:施怿 

  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super-gonorrhoea-raises-the-stakes-in-the-war-against-superbugs-94302 

本文来自:环球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环球科学]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81229_903721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