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1114_930744_taonews.html
资讯
首页  >  专题  >  环球科学  >  环球科学<前沿资讯>

阿尔兹海默病药物重新提交上市申请

来源:环球科学
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图片来源:pixabay
不久前,Biogen公司宣布“复活”之前被宣告试验失败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并且将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递交上市申请。
该公司表示,“针对更大数据集的新分析”发现药物Aducanumab能够延缓阿尔兹海默病早期患者临床功能的衰退。与之大相径庭的是,在研究中负责保护患者的独立数据监督委员会的建议之下,该公司于今年3月份宣布终止该治疗药物的相关研究。
Aducanumab的失败所带来的影响远远地超过了对于Biogen公司其本身的影响。该药物曾经被认为是一系列β-淀粉样蛋白靶向药物中最后一种有希望研发成功的药物,此前由不同制药公司研发的同类药物全部都失败了。在Biogen公司于3月份发布失败通告之后,大多数的研究人员和生物技术主管都开始认为,即使案例数不断增加,成功研发一种对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有帮助的药物仍然希望渺茫。
Biogen公司表示,在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协商之后,他们对来源于已中止研究中的更大数据集进行了新的分析。新分析的数据集中包括了一些额外的数据,这些数据是此前无效性分析证明试验“无效”(即没有成功的可能)之后才产生的。Biogen公司表示,新的数据显示Aducanumab具有“药理活性和临床活性”。由临床痴呆评分总和(CDR-SB)的测量结果来看,Aducanumab能够减少患者的临床衰退率,而这正是这两项研究的主要目标。
 “由于全世界数以千万的人们都受这种毁灭性疾病的影响,在与阿尔兹海默病对抗的斗争之中,今天的声明确实令人振奋。这是这项突破性研究的成果,也是Biogen公司坚定不移地遵循科学、为患者服务的证明。”Biogen公司的首席执行官Michel Vounatsos说道,“我们希望在将来能够为患者提供首个可以延缓阿尔茨海默病临床功能衰退症状的治疗方法,也期待这些研究结果能够为针对β-淀粉样蛋白的类似治疗方法产生潜在影响。”
“我不得不去掐我自己”
Al Sandrock是Biogen公司的研发主管和首席医疗官。他在关于新研究结果的第一次采访中谈到,在他的团队之前,只有过一个因为无效而被中止之后又被证明有效的试验先例。
“我不得不去掐我自己,因为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Sandrock说道。“在3月份的失败之后能发生这样的改变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我也非常高兴,因为我了解那些具有轻度认知障碍的患者,我之前觉得我让他们失望了。”
Sandrock说,当公司在6月分析完整的数据集时,研究人员们开始意识到药物Aducanumab的试验结果有了另外一种可能。发生这一改变的原因是因为Biogen公司在试验后期对研究做出了改变。最初,公司因为担心该药导致脑水肿的潜在副作用而限制了用药剂量。但是之后的患者被允许接受更高剂量的药物。
“回过头来看,之前无效性分析的结果是错误的,”Sandrock说。“这是因为之前分析的是较小的数据集,研究的对象是高剂量Aducanumab暴露程度更低的患者。”
Sandrock提到,从本质上来讲,无效性分析开展得太快了。它分析的是去年12月份的研究数据。但是临床试验实际上在今年的3月份才停止。在第一项试验中,本身设有的高剂量Aducanumab证明药物是有效的。第二项试验仍然是失败的,但是显示了更高剂量的Aducanumab有使患者病情改善的迹象。
这种情况非常罕见,Sandrock说,将由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根据单独的有效试验来决定是否批准该药物。但是他也说道,Biogen公司已经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了2次会面来讨论这项决定,第一次是在6月,第二次是在10月21日。他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提供了促使Biogen公司作出申请的初步书面意见,而且Biogen公司在会议纪公布之前便发布了公告,因为会议结果基本上不会有所改变了。
Sandrock也一直在默默地与外部专家分享数据。“人们一开始确实有所怀疑,”他说道,“这是理所应当的。不过当我们开始向他们展示数据时,大多数人都变得非常兴奋,因为他们现在可以看到这种药物获得批准的前景了。”
纠结于研究结果的投资分析员
Biogen公司在与华尔街投资分析员的电话会议上展示了这项阿尔茨海默病药物试验的新数据,分析员一直密切关注着该公司的重大转变,以及那些复杂且有些矛盾的信息。
Evercore/ISI投行的分析员Umer Raffat首先问道,Biogen公司前研发主管Michael Ehlers的离职是否与阿尔兹海默病药物试验数据集所产生的分歧有关。Biogen公司的首席执行官Vounatsos则表示,Ehlers的离职是个人行为,与数据集产生的分歧没有关系。
Raffat继续问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项试验成功了,另一项则失败了。在这两项药物试验中,低剂量组的数据是一致的。为什么只对在一项试验中出现的结果抱有信心呢?
在第一项名为Emerge的试验中,服用高剂量Aducanumab的患者与服用安慰剂的患者相比,临床衰退率降低了23%。低剂量组与安慰剂组相比,临床衰退率则降低了11%,不过这一结果并没有统计学意义。但是在第二项名Engage的试验中,高剂量组患者的临床衰退率仅仅下降了2%。Biogen公司称,由于研究后期的变化,Emerge试验中的患者接受了更高剂量的Aducanumab。
不过Biogen公司披露了完成研究的患者以及所有患者的研究数据。Raffat注意到,那些没有完成试验的患者病情也有所改善。他在谈话结束后发给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称,这种情况“令人感到困惑”。
在他的报告当中,Raffat似乎仍然持有怀疑态度。考虑到成功的那项试验,Raffat写道:“毫无疑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会通过这个申请”。然而,他也写道:“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能否转化为商业上的成功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论题’”。
无论是投资者,还是研究人员,他们都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为了研究结果而耗神费力。与此同时,Biogen公司将为那些曾经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重新提供这种药物。
作者:Matthew Herper
翻译:黄奇芳
审校:马晓彤
引进来源:科学美国人
引进链接: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in-shocking-reversal-biogen-to-submit-experimental-alzheimers-drug-for-approval/
本文来自:环球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环球科学]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91114_930744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