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30729_320727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航空知识》

《航空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航空知识》以普及航空航天知识、宣传航空航天事业为己任,详尽报道航空航天最新发展、技术与产品研发...

文章数

廊曼,保藏泰国航空一百年

2013-07-29 08:40:26

廊曼,保藏泰国航空一百年

  ——皇家泰国空军博物馆纪行

/  高瀚

 

泰国的航空史,可以追溯到1911年。那一年泰国进行了首次飞行表演,次年泰国即派出3名军人远赴法国学习飞行。在191272日,泰国Luang Sakdi Salyavudh少校和Luang Arvudhsikikorn上尉分别驾驶布雷盖双翼机和纽波特单翼机升上天空,成为泰国航空首批先驱者;729Thip Ketudat中尉驾机升空,这三位被誉为“泰国航空之父”。72日也被定为泰国空军创建日,到今年刚好100周年。泰国空军为此在6月底7月初于曼谷的廊曼机场进行了盛大的航空表演进行纪念。除了泰国空军,泰国海军、陆军和警察、农业部的主力机型全部参演,新加坡空军、印度尼西亚空军和缅甸空军等盟国伙伴也派出不少飞机到场助兴。

“战争是政治的延伸”,正因为泰国近代历史的错综复杂,造成了泰国空军装备型号异常的繁杂。其装备主要来源有英国、法国、美国和日本,二战后则换装了清一色的美式装备,而到了二十世纪末,采购清单中又多了不少欧洲货。

泰国在二十世纪各场战争中均不是主要战场,国内也没有特别大的动荡和内战,因而很多历史文物能够完整保存下来。这一切条件都成就了皇家泰国空军博物馆的丰富藏品,成为全世界航空迷到泰国必须造访的一站。该博物馆在1952年建立于曼谷廊曼机场,196811月完成基本建设并在19691月正式对公众开放。因为馆内藏品的摆放位置经常发生变动,所以本文打算按历史年代线路对有特别价值的主要藏品逐一介绍,这样也能使读者从装备上对皇家泰国空军的历史沿革形成基本了解。

23130

01  皇家泰国空军博物馆正门,馆名上方由王冠、双翼等组成的标志是皇家泰国空军的军徽。

23131

02  正对大门一号展厅前的泰王拉玛五世塑像

初创时期(19世纪10年代至20年代)

相对大多数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统治者,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的泰王拉玛五世更加开明,他是东亚第一位访欧君主,当时泰国国力发展较为平稳。泰国空军早期和世界各国一样,上世纪10年代到20年代也曾是归属陆军:1913年成立陆军飞行部队;1915年成立陆军航空局;1917年泰国加入协约国一方对德宣战,赴欧参加一战;1919年成立陆军航空部;1921年成立航空部。在这个阶段,泰国航空部队装备全部来自当时航空科技最发达的英国、法国,主要使用布雷盖III、纽波特IIN/IVG单翼机(191272日的首次飞行就在这两个机型上完成,泰国空军100周年纪念涂装的F-16A机腹也涂有纽波特IIN俯视投影)、纽波特11、纽波特17/21/24/27、斯帕德VII/XIII、布雷盖14、纽波特81、纽波特29C1等多种型号。因年代久远,在博物馆中只有两架该时代的藏品。另外在博物馆正对大门的一号展厅内有架纽波特IIN单翼机的复制品,但实在过于粗糙。

23132

03  布雷盖14B.2双翼机

作为协约国一方,泰国在1919年得到8架法制布雷盖14B.2双翼机,1919年至1937年在泰国军中服役,初期执行侦察和轰炸任务,1922起还开创了泰国首条航空邮政航线。馆内的这架布雷盖14B.2存放在大门右侧的二号展厅,是法国人制造的复制品,使用300马力雷诺12F发动机,外观流畅干净,约在上世纪90年代交换给泰国,抵泰后刷成早期泰国涂装,还能够飞行。作为世界上第一种大量采用金属的量产双翼机,布雷盖14B.2体积巨大,明显比同一展馆内的“虎蛾”大了一圈。

1927年,泰国人就开始了自行研制飞机的探索。Luang Vechayan Rangsarit中校曾设计制造了一种双翼双座轰炸机,除了发动机外均为泰国自制,被泰王命名为“帕里巴特拉”(Paribatra)。试飞成功后,这架飞机还在1929年访问了英国殖民地印度新德里,1930年访问了法国殖民地越南河内,以展示力量。馆藏的这架“帕里巴特拉”也是现代复制品,和布雷盖14同样存放在二号展厅,外观不错,但缺少介绍牌,且复制工艺不够完美。在19271929年间,泰国还尝试自行设计制造过另一种双翼战斗机,但因设计师在驾驶“帕里巴特拉”赴印度访问时坠机丧生而停止发展。

 23136

04  泰国自制的“帕里巴特拉”(Paribatra)轰炸机(复制品)

初步发展(19世纪30年代)

19世纪30年代的泰国在经过一段平稳发展后迎来了动荡年代。30年代初期蔓延全球的经济危机中,泰国也难独善其身。老牌的殖民主义势力,如盘踞在泰国西侧印度、缅甸的英国和东侧印支半岛的法国,还有新兴的资本主义强国美国,不断表现扩张野心的日本,对泰国的政局产生了此消彼长连续不断的影响和撞击。泰国于1932年爆发了“佛历2475年政变”,泰王拉玛七世迫于军方和民众压力,签署并颁布了暹罗临时宪法,完全剥夺了王族的政治权力,泰王成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立法、行政等权力分别交给国民议会和内阁,差克里王朝长达150年的集权统治宣告终结。

这样的动荡年代,航空科技还是取得了长足进步。泰国空军终于在1935年取得独立军种地位,原来的航空部在当年412日重组为空军部,1937年正式定名为皇家泰国空军。30年代泰国空军装备来源更加多元化,除了布里斯托“斗牛犬”、阿弗罗504、亨克尔HD43等欧洲货,还大量迎来了波音100EP12的出口型号)、沃特V-93“海盗”、柯蒂斯“霍克”II、“霍克”III、“霍克”75N、马丁139、费尔柴尔德(又译仙童)24J、雷尔温(Rearwin)等美国产品。在博物馆内我们可以看到波音100E、沃特V-93“海盗”、寇蒂斯“霍克”III、“霍克”75n这样的珍品,这4架飞机都是该型号全世界仅存的原装孤品。

一号展厅内正在举办的泰国空军历史展,非常详细地介绍了泰国空军的历史沿革和使用装备。实物展品除了几架早期飞机的模型,首先吸引我们的就是一架银光闪闪的沃特V-93“海盗”。1933年泰国空军订购了12架“海盗”执行观察和攻击任务,1934年运抵交付,后来又有100架陆陆续续在泰国组装完成。展品飞机上除了原配的58毫米维克斯机枪还挂载了4枚炸弹。在1939年,泰国空军起用印度神话中的几位“神猴武士”形象做为几个航空队的标志。按文献记载,这些“海盗”装备了第一和第二航空队,但博物馆这架“海盗”上的神猴却与第二航空队的绿色神猴武士标准姿态不同,看来这些武士在座机上的姿势也是随着时间不同而有所变化。沃特V-93“海盗”在后来的泰法战争中取得了泰国空军首个空中战果。

23137

05  沃特V-93“海盗”

“海盗”旁边就是中国航空爱好者非常熟悉的柯蒂斯“霍克”III,和V-93“海盗”一样,因为长期存放于室内和百年展的缘故被修葺一新。泰国空军在1935年订购了24架“霍克”III,后来又组装生产了50架。和在中国的经历一样,泰国“霍克”III也和日本人交过手,结局同样悲壮。

23138

06  柯蒂斯“霍克”III

在二号展厅还可以看到波音100E和柯蒂斯“霍克”75N。波音100E是波音P-12驱逐机专门出口泰国的型号,19312架该型机交付泰国。这架波音100E保养良好,银光闪闪,在飞机旁还竖立了一个真人大小的当时飞行员塑像。

霍克75N对于大多数人可能比较陌生,该型是柯蒂斯P-36针对泰国的外销型,1937年向泰国交付了12架,曾参与泰法战争。该机堪称泰国空军获得的第一种现代意义的单翼战斗机。因为都是柯蒂斯出品,霍克75NP-40“战斧”的机翼和中后机身几乎完全相同,但霍克75N的机首更短。P-36系列的发动机未装备增压装置,高空表现较差,但在低空的加速、盘旋性能还是非常出色。霍克75N专为出口泰国做了简化,起落架改为固定式加整流罩,显得臃肿笨拙。该机内部设备保养较完好,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有补充合适配件,这架飞机就有希望恢复到飞行状态。二号展厅还陈列有一架费尔柴尔德24J,泰国在1938年获得3架该型机,用于联络。

23139

07  柯蒂斯“霍克”75N,该机也是一架孤品。

23140

08  二号展厅全貌(应标出各展品)

沐浴战火(19世纪40年代)

1940年前后,泰国和维希法国之间因为对法属印度支那的某些原属泰国的地区的所有权发生争执,从而爆发了小规模的泰法战争。这场战争于19411月在日本调停下,以泰国要求法国“割地赔款”而结束。泰国空军的表现可圈可点,19401128日,飞行员Sanit Nuanmanee和后座炮手Prayoon Sukumoljan驾驶沃特V-93“海盗”在与法军1架侦察轰炸机和5架战斗机的混战中首次击落了一架敌机,成为泰国空军首次空战胜利。不过“海盗”也在空战中受伤,而空战英雄Sanit Nuanmanee在同年1210日的空战中受重伤,后来不幸牺牲。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烧到泰国,128日日本登陆泰国本土,1942125日,沦为日本附庸的泰国向英美宣战。1945815日日本战败投降,泰国随即在翌日宣布当年对英美宣战宣言无效,且被同盟国承认。在日本侵略军登陆当日,3架泰国空军“霍克”III起飞迎战日军11架战斗机和9架轰炸机的混合编队,起飞不久即遭击落,机毁人亡。

上世纪40年代泰国空军的新增装备全部来自日本,其中包括Ki-30攻击机(三菱97式轻型轰炸机)、Ki-21轰炸机(三菱97式重型轰炸机)、Ki-27战斗机(中岛97式战斗机)、Ki-36侦察机(立川98式直接协同侦察机)和Ki-43战斗机(中岛1式战斗机)。在博物馆内我们可以看到一架完整的Ki-36Ki-27的部分残骸。

23141

09  二战日制Ki-36直接协同侦察机,日军称其“九八直协”。

泰军方在1942年购买了24Ki-36用于训练,目前博物馆这架Ki-36是世界仅存的两架该系列之一(另一架在中国),保存非常完好,陈列在二号展厅。该机的说明标牌上称其为Ki-36/55,但未说明究竟是哪种。据现存资料,Ki-55即立川99高级教练机,才是正牌的教练机。根据泰国在所有最新正式资料上都把这架飞机称作Ki-36来看,估计该机十有八九是98直协。从外观上看,该机主翼前缘附近的铆钉比后方的粗大,机身铆钉也在座舱中间分为前粗后细。日本设计师精打细算地把减重做到了极致,这在其它国家的设计上还未看到。熟悉中国航空史的人想必都知道,我们的东北老航校也使用过Ki-55立川99高级教练机,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就有一架原品,但起落架和泰国这架不同。至于Ki-27的残骸,只有一段中央翼盒,像垃圾一样被丢在室外,没有任何说明,任凭日晒雨淋,朽坏不堪。

23142

10  日制Ki-27战斗机中央翼盒残骸

一号展厅陈列着P-51的螺旋桨、变速箱和发动机等残骸,记载着当年的战火岁月。这架P-51的来历有点曲折:1945年初,驻印缅边境的盟军第2航空突击群的第1和第2战斗机中队的P-51D“野马”连续两次,往返1 600英里(2 560千米)跨越孟加拉湾突袭了位于曼谷廊曼机场的日本机群,毁伤了约100架日本飞机。参加首轮突袭的24架“野马”全身而退,但在49日的第二轮突袭中第2中队的3架“野马”被击落,其中一架到战争结束都没找到。直到2010年,在泰国西部农田池塘里发现了一架飞机残骸。部分残骸从厚厚的污泥中被挖掘出来后,航空史专家根据发动机、螺旋桨及一小块机身蒙皮上的黑色闪电图案考证出这就是1945年初攻击廊曼机场后失踪的那架P-51D“野马”,但该机究竟是毁于空战还是地面炮火还有待考证。后来博物馆方面还找到了当年“野马”驾驶员的家属来此地凭悼,不过家属提出了索取一小片“野马”残骸的要求被博物馆方面婉拒了。

 23143

11  2010年泰国西部农田出土的P-51D“野马”残骸

喷气时代(19世纪50年代至今)

二战后,泰国成为美国的坚定盟友,各种各样美式装备源源不断来到泰国。战后美军及其盟国军队撤离时半卖半送了一批;越南战争后又送了一批。此外泰国还得到过台湾、新加坡赠送或低价销售的空军装备,导致泰国空军装备异常繁杂。

战后泰国空军得到的旧式飞机主要有英制“喷火”XIV战斗机、“萤火虫”战斗机,美制SB2C“地狱俯冲者”俯冲轰炸机、F8F“熊猫”战斗机等一批二战物资。1949年,泰国空军还首次获得了直升机——美制希勒360Hiller 360)。1950年,泰国派出一支运输及医疗分队使用C-47运输机参加了朝鲜战争。

23144

12  英国费尔雷“萤火虫”,左翼有部分撞损。

1955年,随着T-33A教练机的抵达,泰国空军进入了喷气时代。1956年,F-84G加入现役,成为泰国空军第一种喷气式战斗机。1961年,15F-86F“佩刀”加入,1963F-86L到来。而1966F-5B和次年F-5A“自由战士”的到来使泰国空军跨入超声速时代。1970年,泰国空军开始使用RF-5A执行侦察任务,1978年,F-5E/F“虎”入役。泰国空军的多种机型参与了1964年开始的越南战争和大大小小的印支半岛冲突,执行过空袭、侦察、情报收集、运输、救援等多种任务,很多行动至今尚未解密。

1988年,泰国采购了12F-16A/B“战隼”作为主力战斗机,后又多次增购。自1994年起,泰国喷气作战飞机的来源又向多元化发展,自捷克采购了36L-39攻击/教练机;2000年自德国采购了25架“阿尔法喷气”攻击/教练机。20102011年间,首批购自瑞典的萨伯JAS.39“鹰狮”和萨伯340AEW预警机的到来,使泰国空军实力上了一个台阶。目前泰国空军的发展目标是“东盟最好的空军之一”。

这些新时期的装备大多可以在馆内见到,也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一进一号展厅大门就可以看到一架竖立起来的F-5A“自由战士”,一号展厅左侧展厅可以看到F8F“熊猫”、T-33AF-84G“雷电”和F-86F“佩刀”,右侧展厅可以看到单座型F-5A、双座型F-5BF-16A“战隼”和一架崭新的JAS.39C

23145

13  美制格鲁曼F8F“熊猫”

在二号展厅,除了之前所述机型,还有一架上世纪50年代进入泰国空军的德•哈维兰“虎蛾”(用一架F8F“熊猫”同英国换得)。二号展厅二楼陈列有大量模型、图画及文物,重点讲述上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的泰国空军史,但由于多系泰文,外国人很难了解。

博物馆最后方的五号展厅目前主要存放直升机,这里可以看到韦斯特兰WS-51,西科斯基YR-5AH-19H-34S-58,卡曼H-43,以及贝尔212OH-13H和希勒360,还有一架在2011泰国洪灾中受损报废的贝尔206(该机下半机身在水泡了几个月,座舱下部全部发霉)。一架购自德国外形古怪的FT-400涵道风扇教练机和一架“喷火”XIV也存放在此。“喷火”的螺旋桨已经明显腐蚀损坏,但没有得到妥善维修。

室外展品则更加丰富,一进大门的右侧,就可以看到德•哈维兰DCH-1“金花鼠”教练机、马基SF-260MT教练机、RT-33A侦察/教练机、T-6“得州人”教练机和T-37B教练机。大门左侧是另一架T-6“得州人”、U-10“信使”多用途飞机、“萤火虫”(这架萤火虫的右翼在我们参观前几天,因为博物馆工作人员不了解其主翼折叠方式而被人为损坏。萤火虫的主翼应扭转后折向后方,泰国人硬生生把主翼向上掰)、SB2C“地狱俯冲者”俯冲轰炸机(因为原装主轮早就报废且找不到配件,博物馆用两个卡车轮胎代替)。不远处还依次排列着格鲁曼G-44A联络机、另一架德•哈维兰DCH-1“金花鼠”、派帕L-4“草蜢”、塞斯纳O-1“探子”、比奇 BONANZA 35等几种通用机或联络机。一号展厅和三、四、五号展厅之间的展坪上的展品更多:帕兹马尼PL-2、塞斯纳O-1“探子”、帕西瓦尔“太子”3运输机、比奇C-45“促进者”运输机、C-123“供应者”运输机、A-37B“蜻蜓”攻击机、A-1J“天袭者”(仅存一架)、T-28“特洛伊人”攻击教练机、OV-10“野马”观测机、另一架RT-33A侦察教练机、RF-5A侦察机、F-86L战斗机、F-84G战斗攻击机。还有泰国自行研制的RTAF-5观察教练机(仅存一架)、RTAF-2教练机(仅存一架)和RTAF-4教练机。

23146

14-01  A-1J“天袭者”

这架高大坚固的A-1J的来历又有点复杂,全身没有任何标记,据考证是在越战中美国空军被击落的一架A-1J。当时这架飞机执行任务时,右翼起落架舱附近被23毫米高炮击中引发火灾,驾驶员当即跳伞逃生。但火灾奇迹般地熄灭了,飞机继续平稳地飞入泰国境内并以腹部迫降。从打开的起落架舱门清晰可见火烧痕迹,而且机腹中部的两个襟翼动作筒整流罩的底部被磨平,外侧整流罩就没有这个情况,可见当时飞机“自动迫降“之平稳。

露天展区还有一个“垃圾堆“,摆放着很多残骸,可以发现阿莱尼亚G.222残骸、带有中文字样的F-5前段机身、未开封的发动机运输包装箱、各种电子设备等许多有趣的物品。

 23147

14-02  有明显燃烧痕迹的A-1J左侧主起落架舱

参观小贴士

皇家泰国空军博物馆坐落在曼谷北部廊曼机场东侧,距市中心约20千米,附近还有泰国空军学院、空军司令部等大量军事机构。博物馆周围公共汽车线路不多,也没有轻轨或地铁,游客最好自备地图搭乘出租车前往。曼谷出租车司机通常英文不好,一定要用地图和司机说清楚或请当地人帮忙。博物馆除公休日外早上8点至下午4点免费开放。因馆内藏品众多,值得花时间细细品味,且泰军方本身也经常对展品进行发掘、修复或调整,估计每次游览都会发现新的亮点。

最后还要鸣谢现任博物馆馆长——皇家泰国空军Paitoon Lailert上尉、航空专家/私人飞行员布拉德•汉斯莱(Brad Hensley)先生和航空专家Ow Engtiong先生,正是由于他们的大力协助,笔者才得以将尽可能丰富的信息发掘并呈现给大家。

责任编辑:吴佩新


配图说明:

23148

15  T-33A喷气教练机

 23149

16  F-86F“佩刀”

 23150

17  一号展厅门厅内的F-5A,左侧的泰国地图上标着各主力部队的驻地,右侧的绘画则是泰国空军各历史时期主力机型组成的“跨时空编队”。

 23151

18  一号展厅右厅的瑞典JAS.39“鹰狮”(左)和美制F-5B双座型(右)

 23152

19  由近至远依次为塞斯纳O-1、派帕L-4、德•哈维兰DCH-1和格鲁曼G-44

 23153

20  由右至左依次为北美T-6U-10“信使”、费尔雷“萤火虫”和柯蒂斯SB2C“地狱俯冲者”。

 23154

21  这张照片由左至右依次为珀西瓦尔“太子”3、比奇C-45和费尔柴尔德C-123运输机。

 23155

22  由近至远依次为帕兹马尼PL-2RTAF-5RTAF-2RTAF-4

 23156

23  五号展厅陈列的“喷火”XIV

 23157

24  五号厅内的部分直升机,最近处是贝尔206,稍远由左至右是H-19H-34S-58(大部被贝尔206遮住)和卡曼HH-43

 23158

25  由近至远依次可辨认出RT-33ARF-5AF-86LF-84G



























上一篇:虎口里的笑声
下一篇:法兰西轨道飞侠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