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世界博览》

《世界博览》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世界博览》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主管,世界知识出版社主办,为国家百种重点期刊之一。创刊于1984年...

文章数

中国电影如何摆脱五毛钱特效

2015-08-28 13:42:45

34692

 

谈及电影特效,全世界都以好莱坞大片为标杆,毫无疑问,国产电影特效相比好莱坞大片差距不小,但把所有国产电影的特效都估价为“五毛钱”也有失公允。在中国电影(故事片)年产量超过600部的今天,特效水平更多地表现为参差不齐,有“五毛钱”特效,甚至“五分钱特效”,但也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良心之作”,点燃今年暑期档的《捉妖记》和《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就呈现出了相当成熟的电影特效。

电影特效制作是一项复杂而浩大的工程,很难说某个单一因素就能成就它,正如对于人体来说,你很难给脑、心、肺等器官的重要性排出一个顺序,因为离了哪一样,人也活不了。资金、周期、人才、流程、沟通、设计等因素也共同决定这电影特效的命运,如果哪部国产电影特效做得好,说明各个环节都配合的不错;如果哪部国产电影特效做得不好,那说明其中至少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资金 好特效是用钱堆起来的

众所周知,制作电影特效是一件很烧钱的事情,但具体来说,这些钱都花在什么地方上了?一部电影究竟花多少钱才能做出令人满意的特效呢?制作电影特效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其中比重最大的是人工成本。像《复仇者联盟》、《侏罗纪世界》这样的好莱坞商业大片,后期制作动辄动用上千人的团队。很多大投资电影特效都是由上十个,甚至二十多个特效公司、工作室分别负责,很多都是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动画师、合成师等,工资肯定不会低。

同时整部影片的制作周期可以长达数年,开销自然少不了。国产电影的后期团队自然达不到这么大的规模,也没有这么长的制作周期,但相对于其总投资,依然是一笔不小的花费。而且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的火热,以及国内观众对特效的要求越来越严苛,国产电影特效制作费用在总投资中的比例也在悄然上升。以《捉妖记》为例,它的整个后期团队一共有600人左右,前后花了一年半时间为影片制作特效,应该算是目前国产电影中在特效制作方面投资最大的。

《捉妖记》特效制片人、特效总监Ellen Poon透露,《捉妖记》特效制作费用占总投资的35%50%。而《捉妖记》官方公布的总投资额为3.5亿,也就是说约有1.2亿至1.75亿花在了特效制作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已经算是一笔天文数字,但在好莱坞顶级商业片面前,还是相形见绌。Base FX 公司CEO Christopher Bremble表示,像《复仇者联盟》这样的好莱坞大片,50%的预算都用来制作特效,明星片酬大概占35%,剩下的15%才是拍摄费用。这些大片的总投资很多都在2亿美元以上,也就是说光特效一项的花费就超过6亿人民币,所以很多好莱坞大片的海报不是在卖明星,而是在卖特效。在国产电影中这样的花钱方式显然不太现实。

 

34693

 

有人可能会说,中国的人力成本要比美国低很多,所以投资少点也不是问题,但这种说法只是貌似很有道理。Ellen Poon表示,她自己做过一个比较:之前在美国需要100美元做出来的东西,在中国花20美元也可以做出来,但只限于那些低技术含量的东西。而现在,中国人力成本已长到了3040美元,价格优势没那么明显了。

目前国产电影的现状是,总投资远远不及好莱坞,特效制作费用也很少能达到总投资的30%,即使号称“特效大片”,明星片酬也是一部电影的最大花销,特效效果自然难以尽如人意。不久前,网剧《盗墓笔记》的“五毛钱特效”曾在网友中引起激烈的讨论,该剧号称单集制作成本上千万,但观众的感受却是特效“渣得不能再渣”。假设片方在制作成本上的宣传没有掺水,该花在特效上的钱也都花了,但《盗墓笔记》三集时长就已经相当于一部电影,而一部投资3000万的电影,即使在国内也不算大制作。对于《盗墓笔记》这种以视觉奇观为主要卖点的作品,这点投资必然杯水车薪。简单的道理,却不是人人都能接受,许多国产电影的投资人和制作人拿着有限的资金,却总是希冀于特效团队“少花钱、多办事”,最后被坑的还是观众。

 

周期 只有慢工才能出细活

在很大程度上,周期和资金其实是一回事,因为制作周期长了,必然要花更多的钱。所以在相对缺钱的国产电影特效行业内,用于特效制作的周期一般也不会很长。与好莱坞动辄花费几年时间的情况相反,Christopher Bremble透露,一般国产电影留给后期制作的时间不会超过四个月。可惜,特效制作偏偏是一件特别花费时间的工作。

为什么特效制作会特别花费时间呢?Ellen Poon举了一个例子,《捉妖记》中小妖王胡巴外形看似就是一根白萝卜,其实做起来非常难,光设计它的材质就花了8个月的时间,“我们不想胡巴太超现实,想自然真实一些,所以他的皮肤其实有很多细节,贴图有很多层:有不同的颜色、不同的纹理、凹凸等等。尤其是眼睛,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球,有很多层的,是和人类的眼睛一模一样的结构,光制作眼睛这部分也花了好几个月。”

 

34694

 

 “中国投资人希望他的投资可以很快地回收,所以不大给后期很多时间。好莱坞就不一样,像我们现在在做的好莱坞电影可能未来两年半都不会上映。根本原因在于好莱坞的市场很大,允许花这么多时间去筹备、去制作,比如《终结者》在美国市场卖的不好,在全球其他市场还是有回收,中国电影只能迅速上映,在国内院线里回收成本,缺乏其他的盈利方式。”Christopher Bremble向记者表示,大家都知道制作周期不够用,但还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

 

流程 从小作坊上升到工业体系

流程简单点说就是特效制作要先后经过哪些环节。特效制作是一个工业化很强的行业,好的流程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好的流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在实践中反复打磨,这也是国内特效行业落后于好莱坞的一个重要环节。

《太平轮•彼岸》韩方特效总监金哲珉和中方特效总监王晓伟表示,不同的特效团队的工作方式类似但不一样,“虽然特效制作的流程大同小异,但在执行过程中国家间不一样,甚至不同公司也有很大差别。相对来说中国公司总体上还不够成熟,不同公司差别也很大,很难给国内公司总结一个特点。韩国其实与中国类似,但略好一点。韩国公司的适应能力很强,他们针对不同的周期、制作难度和预算能做很好的调整。主流的欧美视效团队在各方面都要成熟、严谨很多,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工业流程。不论后期制片管理还是技术能力都已经非常成熟。”

由于Ellen Poon在工业光魔工作过多年,上文提到的《捉妖记》的特效制作流程其实就借鉴了很多工业光魔的体系。“我在做《侏罗纪公园》第一部的时候感触特别深,之前好莱坞都不太讲究流程的。在工业光魔,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研究这个问题,之后差不多变成了整个行业的一个标准。这个流程差不多是用二十多年的时间研究出来的,我认为是最好的,每个公司都希望拿我们的流程来用。”

Christopher Bremble看来,工业光魔的流程和维塔有一些相似性,其中很独特的一点是对连续性的重视,“工业光魔教会我们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连续性,包括从开发到审核、沟通、定稿,每一个环节都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工业光魔对对流程把控性比对镜头的效果还要重视。”Christopher Bremble进一步解释,工业光魔的流程会把一个镜头分成很多小的步骤去完成,不是像其他公司,一个员工负责一个镜头,直到做完了才会拿出来给别人看。Christopher Bremble 表示,工业光魔的流程非常行之有效,“看我们的作品,五年前的可能没那么好,但近年来和工业光魔合作的作品都有一个质量上的保障。”

 

34690

 

沟通 不能把特效团队从剧组割裂出去

每一项需要多人协同完成的工作都需要沟通,这并不限于电影领域,更不限于特效行业。但由于电影特效天然的技术壁垒,很多剧组把前期筹备、拍摄和特效制作割裂为少有交集的两部分,而这正是电影特效制作的大忌。想获得好的特效效果,从电影项目启动之时起,剧组前期团队就必须和特效团队时刻保持良好的沟通。

很多电影的特效制作由多家公司共同完成,这时沟通的工作就更加复杂。《太平轮•彼岸》聘请多家特效公司参与了制作,以韩国的Mofac为主,其他公司还有中国的视点特艺(Techinicolor)、韩国的Digital Idea等,这些公司通过Mofac统一管理,然后由Mofac对接导演工作室。

《太平轮•彼岸》韩方特效总监金哲珉介绍,“首先在制作开始前,要确保所有的特效公司对所制作的内容有充分的了解。Mofac的视效指导在导演工作室与导演、剪辑师、中方的视效指导先进性充分的沟通,确认导演的想法和所有镜头的制作要求。然后他们再与其他负责个别场次的特效公司沟通具体制作要求。针对关键场次,导演先通过简单的图片确认气氛、位置等关键因素。图片确认后,特效公司制作出初级带动画的镜头,再与导演确认,最后才制作最终效果镜头。”

Christopher Bremble坦言,国内的电影导演对特效制作的态度各不相同,“有一类导演,像宁浩和贾樟柯,他们不会太过问中间的细节,如果他们能够很明确地告诉我们他们要的是什么,那我们也能够帮他们完成。另外一类,像张艺谋和陆川,他们对中间的过程非常地上心,会想看到不同的版本,了解到制作的进度,这也是很好的一种模式。”除了Christopher所提及的这些导演,还有很多导演对特效制作所知甚少,自己又不能准确描述想呈现的最终效果,或者对特效制作不够重视,很少在前期筹备、拍摄时有意识地配合,结果是特效质量难以保证,反复修改也增加了特效制作的成本。不过随着中国电影工业越来越成熟,国内电影导演对特效知识的掌握也越来越深入,王磊表示,徐克和乌尔善就是他合作过的导演中对特效制作的工业化体系很了解的两位。

另外,国内电影剧组中专业化人才的配备近年来也更加齐备,像Ellen Poon这种片方聘请的整部电影的特效总监在国内电影剧组中越来越常见,在导演对特效技术不甚了解的情况下,他们也能很好地沟通前期团队和特效团队。另外,也有如《太平轮•彼岸》一样,聘请Mofac这样的特效公司担任“中间人”的角色,由它统一管理由多家特效公司组成的特效团队。





上一篇:【一款叫车软件引发的国际问题】Uber野蛮生长
下一篇:欧洲也非食品安全之地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