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0830_856954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原创文章

【科拷荟原创】地图上的北京故事

  地图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常用,特别是今天的互联网地图,它们成为我们日常出行等活动的必需品,出门前先要查查手机上的地图。 

  相对于今天人所制作的各种地图历史时期绘制的地图我们一般将之称为古旧地图,具体而言是将民国及以前时期绘制的地图称作古旧地图。古旧地图就像其他历史文献一样,保留了许多历史信息。不同于其他资料的是,古旧地图所保留的是形象的空间地理信息。古旧地图能够展示历史上的都城形态与分布、河流变迁、政区演变、道路交通等,许多文字记载不清楚的地理问题,或许就能在一幅古旧地图上找到答案。 

  北京大学已故的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将北京城的历史概括为“三千多年建城史,八百多年建都史”。 

  三千多年前,在今广安门附近一带,成长起一个叫做“蓟”的小城。这座蓟城就是北京城原始聚落的起源,城西北有座小湖,就是今天的莲花池。春秋战国时期,蓟城成为燕国的国都。唐代,蓟城为幽州治所。辽代幽州为辽南京,又称燕京,是陪都。金代辽之后,于金贞元元年即1153年,迁都燕京,营建中都,这是北京正式建都之始,其城址的中心,就在今广安门一带。到了元朝,北京为元朝的大都,成为全国的政治中心。此时,燕京旧城已残破不堪,元朝便在金中都旧城的东北部开始规划新城,这就是元大都,明清北京城的雏形开始形成。元大都建成后,在明朝初年又历经改建,始称北京。明朝嘉靖年间,为防御外敌入侵,在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北京城加筑了外罗城,由于经费不济等原因仅在南部加筑,而原计划北、东、西三面外城墙的修筑都没能实现。从此,北京城有了内外之分,各有城墙环绕,形成“凸”字型的轮廓结构。北京城的平面布局至此定型,历经明清,一直完整地保留到新中国成立。明清时期北京城的这一范围,大致相当于今天二环以里的范围。 

  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有不少关于它的古旧地图。古旧地图就像历史老照片,能为我们展现出这座古城的历史风貌。根据有关北京的古旧地图资料现存情况及历史进程,我们选出以下十几幅进行介绍和解读。 

    

  1.现存的第一幅绘有北京的地图——北宋末年《晋献契丹全燕之图》 

 

  《晋献契丹全燕之图》出自南宋人所撰写的关于辽朝的纪传体史书《契丹国志》一书中。该图描绘了五代时期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图谋称帝,为取得契丹的的支援所割让的燕云十六州。这是已知现存最早的以北京为制图中心的地图,也是最早标注“燕京”的地图。根据图上所绘地物推断,它应完成于北宋末年。 

    

  2.明代《北京城宫殿之图》——现存最早的单幅北京城图 

 

 

  

  《北京城宫殿之图》是一幅明代民间绘制的北京城地图,是已知现存最早的单幅北京城地图,也是唯一的明代单幅北京城地图,它以建筑物象形图画的形式,描绘了明代中期北京内城建筑雄伟、歌舞升平的景象。该图现藏于今日本宫城县东北大学图书馆。根据地图上端的三十行诗文推断,《北京城宫殿之图》应绘画于明嘉靖十年至四十一年(1531——1562年),万历年间刊行。 

  该图突出表示北京城宫殿建筑,并采用了古代地图常用的形象缩绘手法,将北京城区的主要建筑与街道概括地绘画出来。从南端正阳门起,向北有大明门(今毛主席纪念堂一带),承天门(今天安门)、端门、午门、奉天门、奉天殿(今太和殿)、华盖殿(今中和殿)、谨身殿(今保和殿),南北一字排开,极为壮观。在承天门的东西两侧,将明代主要军政机构的设置和分布情况详细绘出,也显出了明代宫殿衙署的雄伟布局。 

  该图虽然题名为《北京城宫殿之图》,但从图的内容来看,除了以北京的宫殿建筑为重点外,还绘有衙署、坛庙、城垣和主要街道等。从图的范围来看,也远远超出了紫禁城的范围,而包括了北京的整个内城。由于当时北京的外城尚未建成,所以,此图实际上是一幅较概括的“北京内城图”。 

    

  3.明代《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之《京师五城坊巷总图》 

 

  《京师五城坊巷总图》出自明代张爵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编撰的《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是迄今所知最早的北京坊巷专志,该书记录了北京城加筑外城墙不久内外五城三十三坊的名称、方位及各坊所属一千余条街道胡同的名称等。而书中所附的《京师五城坊巷总图》是迄今所见最早的、完整反映明代北京内外城结构的城市地图。该图绘制了北京城的内外城墙、城门、内外城的三十三坊、皇城与大内、内外城标志性地物、河湖水系、天坛与地坛等。 

    

  4.1752年Plan de Pékin——现存已知北京最早带经纬线的地图 

 

  该图是现存已知北京最早带经纬线的地图。为的是证明紫禁城的午门(porte de Meridien)并不在经线上。1751年(清朝乾隆十六年)R. P. Gaubil自中国寄来一张北京内城图,由M. Hellot交给法兰西科学院。Philippe Buache依照此图画成初图。M. Délisle根据他所掌握的资料,并依照法国-葡萄牙耶稣会用天文仪器测定的北京经纬标示,在初图上增加了外城和子午线。 

    

  5.清乾隆十二年至四十一年间(1747—1776年)《精绘北京图》——地图上的八旗分布 

 

  该图藏于大英图书馆,图题“精绘北京图”贴于图背;全图不附比例、方位,采用北上、南下的布局。图例仅标示“满洲圆圈(厢黄旗黄色红边、正黄旗黄色、正白旗白色)、蒙古方圈(厢白旗白色红边、正红旗红色、厢红旗红色白边)、汉军尖圈(正蓝旗蓝色、厢蓝旗蓝色红边)”,说明了图中八旗所代表的颜色。全图采用传统形象描绘北京皇城内各官署衙门、王府、胡同、寺庙、牌楼及城墙城门;但紫禁城中的宫殿则约略表示,主要标示几座重要建筑。对于京城内清初八旗分布的标示较为详细。 

    

  6.清乾隆十二年至三十九年间(17471774年)《北京内城图》 

 

  该图藏于大英图书馆,图题“北京内城图”系以其内容拟订;全图不附图例、比例及方位,采用北上、南下的布局。图中以紫禁城为中心,向外扩及到整座北京城;全图以传统俯瞰的视角,形象描绘整座北京及紫禁城各项建筑。图面内容相当丰富,各项建筑、巷衖胡同、官署、寺观、牌楼、城门及紫禁城内宫殿,均标示文字并编上号码;图后贴有一张活页纸,以英文注记地名,可互相比对。城墙四处角楼、九座城门亦清楚标示;城门及角楼之间分别有文字说明距离。图中出现硬笔书写英文与俄文的说明,显然为在华的外国人使用过。 

    

  7.清咸丰十一年以后至光绪十三年以前(18611887年)《北京全图》 

    

  该图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图题“北京全图”墨书于图上方;图中方位北在上,全图主要描绘清代后期北京城内、外城的城墙轮廓、水系分布、城垣街道与建筑布局;图中详细绘制主要街道胡同,但其他街道仅以墨色线条表示而不注地名、不着色。另标示官署、衙门、王府、寺庙与教堂等建筑,并用不同颜色区别;并绘出紫禁城、皇城内的宫殿园林建筑、外国使馆、天坛、先农坛的位置。图中较有趣的注记,是在“阜成门”边注“平贼门”,根据《清稗类钞•地理类八》“京师城门”条载:“阜成门又名平贼门,平闯贼也。当明末时,闯贼从此门遁出,其南壁上尚有手印之莲花迹,城内有一胡同,曰:追贼胡同。乱定后,居民恶其名改追贼为锥子,而书平贼为平则。”“广宁门”边注记“张仪门”,恐误。按明代“彰义门”,入清称“广宁门”,后因避道光讳,改称“广安门”。 

    

  8.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北京城郊图》 

 

 

  该图原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图题“北京城郊图”,图中无方位坐标,但北方在上;图右下方有类似比例的刻度。全图范围大致顺天府境内,北至昌平州,南抵涿州、固安县;西起横岭、大龙门长城一线,东至通州一带。图中对顺天府境的山岭、河流、城镇、村庄及道路的描绘已符近代制图学技术。图边右侧为美国国会图书馆入藏此图的英文注记:Map of Peking the environs. Drawn by Chinese from European surveys. Circa. 1886. Peking. Presented to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by(签名无法辨识)。题字的人判断本图绘于1886年(光绪十二年),一位中国人根据欧洲人的观察所绘,描述北京及其近郊的地理分布图。 

    

  9.光绪二十六年后(1900—)京师九城全图》 

 

  该图原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图题“京师九城全图”,书于图上方;全图以墨色描绘京师,紫禁城在图中央部分,以红线画出范围,但未注记任何符号。“九城”指的是北京内城的九座城门,分别是安定门、德胜门、西直门、阜成门、宣武门、正阳门、崇文门、朝阳门、东直门,本图属清后期的京师全图。         

  图中特别描绘京城中几座地标式的城门、牌楼及北京内城的水系与街道布局,城内注记街道、胡同名称。紫禁城前门内东侧东郊民巷一带空白未绘,推测此地段已经划归外国公使馆区。根据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的《辛丑条约》规定大使馆区内中国人不得居住;原东江米巷改名Legation Street(使馆街)。此后中国地图的绘制正式以“东郊民巷”(即本图的东交民巷)称呼,由此判断本图或绘于是年之后。 

    

  10. 1914年《北京地图》 

 

  《北京地图》于民国三年(1914年)由天津中东石印局印制,主要表示北京的内外城。全图着重表现城内的建筑与街市,分别以红色、绿色与黄色标示官府、学校与寺庙,水体用浅蓝色表示。使馆区用紫色表示,以区别于其他地方。通过不同色彩的使用,使这些地理事项较为醒目,其他地物则较为简略。部分地名采用中英文对照的形式。地图下方,附有各省会馆名录。北洋政府的国会、政府各部已出现在地图上,总统府则进驻了中海,该图记录了时代民国初年北京城的变迁。 

    

  11.1936年《北京风俗地图》 

 

  《北平风俗地图》(A Map and History of Peiping)是由一名美国将军Frank Dorn(作者Frank Dorn早年曾就读于美国圣弗朗西斯科艺术学院,曾经是美军驻华军事顾问团准将,参与过“驼峰计划”,官至准将)绘制于1936年,用漫画笔触描绘人物、动物、建筑、交通工具,惟妙惟肖地展现了民国年间北平城的风物民情,诸如老先生在西城斗鸡放鸽,小偷在晓市兜售珠宝项链,驼队和驴车进出左安门、右安门,外国人在西山打高尔夫。除了在地理上复写老北平城,这张地图的左上角还有一处附图,附图从古燕国的传说画起,贯穿元明清三朝,一直记录到迁都南京,既形象生动又幽默风趣地表现了北京的千年变迁。除了地图还有一册英文解说。 

    

  12.1938年《最新北京市街地图》 

 

  《最新北京市街地图》由日本东京アトラス社编纂,于1938年4月发行于东京,双色印刷,中文注记。“七七事变”后,日本占领北平,改北平为北京,因此该图使用“北京”的地名。侵华战争期间,日本编辑出版了大量有关中国的地图,此图应属此类。该图详细绘制了1938年的北京城,反映了被日军占领之后的北京城情形。城内街道、胡同绘制准确,道路网络清晰。市内电车路线、车站及环城铁路绘制详细,并标出火车进出城的城墙缺口。图上还详细注记了机关、学校、医院、银行、市场、报社、公园、义地与街道等信息。北京市公安局管辖的内外城各警政区以虚线区分,即内城6区,外城5区。此外,图上有许多有关日本的注记。通览该图,可以了解到当年日本占领北京的情形。 

    

  13.1947年《北平全图》 

 

  《北平全图》是中外史地编译社编制、郑奇影绘图的一幅民国36年(1947年)北京城图,另附有《华北交通图》、《颐和园名胜图》与《北平市附近名胜图》,表现了“北平市”及其附近的交通与风景名胜。原图装有封套,主图与附图图例一致,绘制规范。该图标出了“复兴门”和“建国门”。“复兴门”和“建国门”原来分别称为“长安门”与“启明门”,原是日寇侵占北京时,在内城东西城墙上扒开的两处缺口。“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北平市政府按照当时流行的“复兴”、“建国”的政治口号,将日寇命名的“长安门”改为“复兴门”,“启明门”改为“建国门”。 

    

  14.20世纪50年代《最新北京大地图》 

 

  《最新北京大地图》是邵越崇编著的系列北京地图中的一幅。该图将“北平”更名为“北京”,地图上出现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公安部”“苏联使馆”“中苏友好协会”“故宫”等地名,可知该图成图于20世纪50年代初,是一幅新中国成立之初表现首都北京的详细地图。值得注意的是,该图描绘了北京城的分区布局,内外城共分9区,其中内城5区,外城4区,这对于了解新中国成立时首都北京的区制十分有帮助。因而,该图描绘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首都北京,记录着一个政权的新生。 

  作者:远飞

    

本文来自:中国数字科技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bennite0625]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80830_856954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