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最后的穿山甲

图文:中国数字科技馆 | 2017-02-16

导语:
  每年2月的第三个星期六是“世界穿山甲日”。就在今年的“世界穿山甲日”即将来临之际,食用穿山甲事件却在我国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穿山甲是我国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前在我国几近灭绝,比大熊猫还要珍稀。但是,我国食用、药用穿山甲的历史悠久,对穿山甲有巨大的市场需求,这种需求还导致穿山甲国际走私严重。要想遏制这种需求,除了法律,还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在思想和行动上的转变。俗话说,了解是纠正错误认知的第一步,了解是热爱和保护的第一步。本期《微专栏》让我们来看看一只穿山甲的独白,走进这个可爱、呆萌、美丽又悲情的物种。

你好,我是最后的穿山甲

你好,我是穿山甲。在这颗蓝色星球上,我的家族史超过5000万年。

我身披磷甲,身长40~50厘米,还有一条30厘米长的尾巴,体重1.5~3千克。看起来虽像爬行动物,但其实我是哺乳动物,和你们人类一样。在坚硬的磷甲之下,我有着柔软的身体,和一颗善良的心。我性情很温顺,不会攻击动物或人类,让我看起来显得勇猛刚烈的磷甲只是我的防御装置。在我感知到危险时,我会缩成一团,坚硬的磷甲让敌人无计可施,即便是老虎、狮子等顶级狩猎者也一样。

所以,在自然界中,我几乎没有天敌。

直到人类开始对我感兴趣。

曾经,我有一个大家族。虽然我们穿山甲是唯一有磷甲的哺乳动物,是哺乳动物中的少数民族,但我们内部也有8个不同的种类,分别是中华穿山甲、印度穿山甲、马来穿山甲、菲律宾穿山甲、大穿山甲、树穿山甲、南非穿山甲和长尾穿山甲。我们主要居住在亚洲和非洲南部的热带和亚热地地区。我是一只中华穿山甲,我的家族成员曾遍布广东、广西、福建、湖南、贵州、海南等中国南方各省。在中华大地美丽的丘陵上,我的先辈们曾自由地打洞、穴居、昼伏夜出、吞食白蚁。

是的,我们不吃草,不吃小动物,我们只吃白蚁和少量其他昆虫,食谱简单且单一。为了捕食白蚁,我们需要刨土、寻找蚁穴。我们的爪子很强壮、很锋利,适合开掘和刨土;身上的鳞片能竖起,形成无数“小铲子”,用以铲土和把铲下的土带到洞外;我们舌头很长,能用舌头碰到自己的臀部,蚁穴再深也逃不出我们的“舌尖”。

此外,我们还有其他捕食的绝技。我们可以散发一种特殊的腥臭味,躺在地上伪装成腐肉,吸引一些贪吃的昆虫。等它们来时,我们伸出长舌捕食。有时候,我们还会竖起鳞片,一些昆虫会钻进鳞片的间隙,然后我们出其不意收拢鳞片,再下到水中,张开鳞片,让虫子们漂到水面上,我们就能尽情享用了。成年的我们,一顿可以吃掉300~500克白蚁,可以守护250亩林地不受白蚁威胁,维系生态平衡。你们人类称我们为“森林卫士”。

但是,现在,你在中国的土地上,已经很难寻觅到我们的踪影了。别说人类,连我自己,也很久没有遇到另一只同类了。我们穿山甲是独居动物,平时都是自己生活,需要繁育下一代时才会和异性待在一起。大多数情况下,一个穿山甲妈妈一胎只能生下一只穿山甲宝宝,一年生一胎,可见,我们种群的繁殖能力并不强。而且我们对环境很敏感,人工圈养的我们很难存活,你所知的、你能见到的人类交易市场的任何穿山甲及相关制品都来自野生穿山甲

我还记得,我在6个月大以前,趴在妈妈的尾巴上,跟着妈妈外出觅食。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光,长大后我离开妈妈独自生活,再也没有与妈妈重逢过,也没有见到过任何一只我的同类。

这些年,人类的社会经济发展迅速,自然生态环境却不断恶化,我们的栖息地被严重破坏,家族成员就少了很多。

还有更多的家族成员进了偷猎者的布袋、非法交易市场的仓库、人类的餐桌和药房的中药。

人类的报道说,2016年的第17届《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即CITES)缔结方大会,将全部8种穿山甲从附录II提升至附录I,也就是最高保护级别,禁止穿山甲及其制品的一切国际商业贸易。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我所属的中华穿山甲的几近灭绝以及其他地区穿山甲的大范围灭亡。

人类还报道说,穿山甲是全球受到非法贸易威胁最严重的哺乳类动物,超过了犀牛和大象。穿山甲的主要走私流向是从东南亚、非洲流入中国。在过去9年间,仅在中国执法部门查获的走私案件中,就有相当于近9万只穿山甲被杀,并走私到中国。大规模的走私给我在东南亚甚至非洲的众多同类带来了灭顶之灾。

中国的巨大需求是导致我的家族走向灭绝的主因之一。

有一些中国人,认为穿山甲的肉很美味,他们不顾穿山甲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事实,宁可犯法,也要尝尝鲜。他们还把吃穿山甲当成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发布到网上。他们难道不知道,201711日起,根据新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不仅是捕杀和交易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人会受到法律制裁,为食用而购买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人也会被处罚吗?

还有很多中国人,相信穿山甲,尤其是穿山甲的鳞片有药用价值,能够治疗多种疾病。一些中医理论强化了人们的这种认知,中药传统方剂和古代医术中穿山甲起主治疗效的方剂多达489个;2010年版的《中国药典》记载穿山甲片具有“活血消癥,通经下乳,消肿排脓,搜风通络功效”。

我们穿山甲的鳞片真的这么神奇吗?我不太确定,我只知道,穿山甲用于治疗人体疾病的具体机制至今仍不清楚,能有效缓解病症的确切成分也尚未可知;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人类现有的实验研究表明,我们穿山甲片和猪蹄甲的提取物化学成分相似且含量接近,猪蹄甲和穿山甲片一样,也具有促进乳汁分泌、抗凝血和抗炎作用。我就想问一句,与其用濒于灭绝的穿山甲入药,为什么不考虑用猪蹄甲呢?与其冒险犯法花大价钱食用穿山甲,为什么不多吃点猪蹄甲呢?

人类说,在中国、在印尼、在印度等许多地方,已经看不到穿山甲了。我也很久没有遇到另一只同类了。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中国国土内的最后一只穿山甲,只知道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目录》里,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属于极度濒危物种,距离灭绝只有一步之遥。大概,也许,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如果我还活着,我会成为这里的最后一只穿山甲。

渡渡鸟、蓝马羚、大海雀、斑驴、巴厘虎、卡罗莱纳鹦鹉、袋狼、云豹……这些美丽的生灵已经灭绝,还有更多的动物、植物正在走向灭绝。

地球上的人越来越多,地球上的人类越来越孤独。

孤独的人类是可耻的。

你好,我是最后一只穿山甲。在这颗蓝色星球上,我5000多万年的家族史即将终结。

 

 

(本期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收藏:0
分享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