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干了这碗“菌汤”!

图文:中国数字科技馆 | 2017-06-15

导语:6月13日,2005年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得主巴里•马歇尔(Barry Marshall)来到上海东方医院特诊部坐诊,而有幸被这位诺奖得主亲自诊断的病人,大多为肠胃疾病患者,且多年来饱受其苦,而马歇尔教授正是当年通过“以身试菌”发现“幽门螺杆菌”的那位勇士。多年过去了,虽然人们早已找到根治幽门螺杆菌的办法,但中国仍有超过50%的人感染此细菌,预计有7亿名感染者,然而目前临床诊疗的根除率却不容乐观。那么,幽门螺杆菌到底是怎样一种细菌?本期微专栏,我们来聊聊它的故事。

快跑!这厮要造“生化武器”了!

  说到相亲,有一种人应该会苦恼不已,他们也被称为“开口死”,即只要他们一开口说话,这场相亲基本就over了,为什么呢?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都有一种无法掩饰的尴尬,叫做——口臭。由于深受其苦,他们对待“口臭”的态度必然是赶尽杀绝,以防后患,于是拼命地往嘴里喷各种口腔清新剂,还有无时无刻不在咀嚼口香糖。

  可是,只在“嘴”里下功夫就能搞定吗?你可知道这“口臭”的幕后Boss团是谁吗?其实,这其中的一个大Boss,只是一种小到你肉眼都看不见的细菌,名叫:幽门螺杆菌!(幽门螺杆菌是引起口臭的最直接病菌之一。)

  这菌特别不够意思,如果你哪天一个不留神吃了什么不干净的食物(水)或是用了什么不干净的餐具,它就会趁你不注意跑到你的胃里去,溜达一圈之后发现:呦!这地方好啊,既没人来捉我,也没人来跟我抢地盘!(幽门螺杆菌是一种可以在胃腔无氧条件下存活的细菌,对生长条件要求十分苛刻,是目前所知的能够在人胃中生存的惟一的微生物种类。)于是就决定在里面赖着不走了,也不吵也不闹,看似是一种友好细菌,其实这家伙的良心坏透了!没事儿就伺机搞一些“惨绝人寰”的“生化实验”,制造点极其难闻的“氨气”(幽门螺杆菌感染产生的尿素酶可分解,产生氨气,经食管等消化道管道排出时在口腔表现的是口臭),随时准备着恶心他人,也不知道因为它,拆散了多少好姻缘。

  不过,这菌可能也觉得自己总搞些“生化武器”不太光彩,就惦记着要干票大的扬眉吐气,于是,它就开始“攻击”老东家(感染者)的胃(有的感染者有明显症状,有的感染者没有明显症状,只有到医院做相关的检查时才能发现),让他们感到恶心、腹胀、腹部不适,甚至患上反流性食管炎、慢性胃炎、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胃癌、上消化道出血等常见的肠胃疾病。

胃溃疡

  然而,这还不是它们的终极武器,最可气的是,这菌还会释放毒素,一旦它释放毒素,那些免疫系统比较强的人体内的“免疫大军”就会集结部队来与它对抗,一来二去,就会损伤人的胃粘膜。就这样,如温水煮青蛙般,这菌释放的毒素和引起的免疫反应,一点一点“腐蚀”着你的胃,形成慢性炎症。如果这菌还不罢手,它就不断地释放毒素,不断地引发免疫反应,不断地刺激胃粘膜,最后当炎症诱发的胃粘膜变化不可逆转时,就搞出了大事情——发展成为癌症。

幽门螺杆菌,我把身体献给你

  可是,正当这菌(幽门螺杆菌)肆无忌惮地享受胜利果实时,猝不及防地就迎来了自己的“菌生巅峰”。一个叫做巴里·马歇尔(BarryJ.Marshall)的青年小帅哥和他的小伙伴罗宾·沃伦(J. Robin Warren),看上了这个不动声色就毁人于无形中的细菌,并坚持认为这菌就是胃炎及胃溃疡的罪魁祸首!这菌一听不干了,多少年来胃溃疡都是因为自然衰老而导致的,哪里跑出的毛头小子竟敢让我来背这个锅,我不背!(以前人们普遍认为认为胃病和胃溃疡的发生就是因为衰老,是一种自然的生命过程,没法治。)于是,这位马帅哥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以一种近乎英雄主义的行为将这“菌娃子”据为己有了:他把这菌做成了一种特殊的“菌汤”:从生长幽门螺杆菌的平皿上刮下点儿新鲜 “菌娃子”下来,搅和在类似鸡汤的培养液里,差不多有20毫升。然后,1984年的一天早上,他先吃了几片西咪替丁(可以抑制胃酸分泌)然后静静地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待时机成熟后,他……他……他端起培养液一饮而尽!要知道,他喝下的可不是真正的鸡汤,而是整整20ml的细菌培养液!虽然据他描述这培养液有一股肉味,但仍然是需要巨大勇气的不是么?毕竟谁也无法预测把细菌喝进肚子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些被喝下肚的小家伙们(幽门螺杆菌)似乎还挺喜欢这个直接的马帅哥,不久就在马帅哥的胃里安营扎寨,生起了娃(细菌繁殖)。马帅哥本以为自己体格强壮,“菌汤”不会对自己产生威胁,没想到喝下“菌汤”5天后,马帅哥就已经病得不行了。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每天早晨起床都要跑到厕所吐一堆酸水(细菌刚在胃里建立起菌落的时候,会产酸,产生呕吐反应,类似于怀孕的“晨吐”)。然而,我们的马帅哥可不是一般人,他看到自己的“孕吐”这么严重(其实那时,他已经患上了胃溃疡),一点不慌张,反而无比激动,一想莫非时机到了?就赶忙跑去做了个胃镜检查,然后赶到实验室,透过显微镜一看:哇撒!我的胃黏膜上都长满了什么?细长条的、弯弯曲曲的细菌——难道?没错!应该就是幽门螺杆菌!马帅哥一看自己的胃里长满了幽门螺杆菌,兴奋极了!这是他第一次成功地证明幽门螺杆菌能感染人体!这意味着自己的假说得到了验证!不过这些“菌娃子”还没来得及庆祝自己子孙后代的生生不息,就被马帅哥用抗生素了结了性命。

  这些“菌娃子”以为自己和马帅哥是真爱,其实马帅哥只是利用了它。第二年,马帅哥就把这些“菌娃子”分享给了另外的36个人(临床实验者),并在最后,也用一把抗生素把它们赶尽杀绝了,这一切都是为了证明马帅哥团队的假设:大多数胃溃疡和胃炎是由幽门螺杆菌引起的。

  1984年4月5号,马帅哥和他的小伙伴将他们的成果发表于在世界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上。成果一经发表,立刻在国际消化病学界引起了轰动,掀起了全世界的研究热潮。他们的发现打破了当时传统的病理认知,溃疡病从原先难以治愈反复发作的慢性病,变成了一种采用短疗程的抗生素和抑酸剂就可治愈的疾病,大幅度提高了胃溃疡等患者获得彻底治愈的机会,改善了全球数以亿计消化性溃疡患者的状况。为了表彰马帅哥和他的小伙伴沃伦,2005年10月3日,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院宣布将200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巴里·马歇尔和罗宾·沃伦这两位科学家。

任你72变,我自胸有妙计

  虽然,目前幽门螺杆菌已经有了它的天敌——抗生素,但随着抗生素的滥用,细菌的耐药性也在发生着变化,而未来与幽门螺杆菌相关的肠胃疾病又该如何治疗呢?使用千篇一律的抗生素治疗法似乎已经不能满足每个患者了,因此马帅哥的团队也在向VIP模式发展,其核心技术是在对患者进行药敏试验、基因测序、生物标志物分析鉴定的基础上,更准确地分析患者所感染的幽门螺杆菌对何种抗生素最为敏感,从而对疾病的不同状态及过程进行分类,选择个体化的治疗靶点和诊疗措施,在进一步提高根治率的同时减少滥用抗生素的可能性。医学的发展永无止境,我们应该相信,未来胃溃疡等肠胃疾病势必能够遇见更厉害的劲敌来与它们殊死搏斗,让我们拭目以待。

马歇尔教授在东方医院义诊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收藏:0
分享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