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200203_939409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资讯  >  医药健康

有形的传染与无形的传播:肺炎疫情中的心理创伤与PTSD预防

来源:中国数字科技馆

  当下,肺炎疫情的不确定性在大众中引起了高水平的恐慌与焦虑。与人们的一般常识不同,心理学研究显示,不仅自然灾害、车祸或恐怖袭击等会引发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威胁到生命的生理状况/疾病也会引发PTSD。比如,女性在产子后出现PTSD的概率为1%-5%14%-59%进过重症监护室(ICU)的患者会出现PTSD症状。

  PTSD也是SARS幸存者中最常见的精神诊断之一。一项在加拿大多伦多的研究显示,在SARS结束4-8周之后,随机抽取的33名幸存者中,有58%的人出现PTSD症状。另外在香港一项研究发现,在SARS结束30个月后,参加研究的90名幸存者中有25%的人饱受PTSD困扰,15.6%的人有抑郁症状。

  人们在创伤性的场景之中及以后感到害怕是正常现象,这种“或战或逃”反应是一种典型的反应,意图保护人们免受伤害。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人可以从这些症状中自然康复,但PTSD患者会依然感觉压力或害怕。需要注意的是,疾病的严重程度与是否出现PTSD不相关,人们不应该去用是否罹患重病去评判PTSD患者。

  成人PTSD会出现哪些症状

  复发性症状(Intrusive memories):闪回(反复重新体验创伤并伴有心脏剧烈跳动或出汗),噩梦,可怕的念头;

  逃避症状(Avoidance):远离让人想起创伤经历的地点、事件或物品,逃避与创伤事件相关的念头或感觉;

  促醒和反应症状(Negative changes in thinking and mood):很容易受惊,很容易紧张或焦躁不安,入睡困难和/或怒气爆发;

  认知和情绪症状(Changes in cognition and emotion):很难回忆起创伤性事件的关键特征,对自己或这个世界的负面想法,扭曲的感受(如内疚或自责),对喜爱的活动丧失兴趣。

  有时患者会出现非常严重的症状,然后在数周后消退,这被称为急性应激障碍(ASD)如果症状的持续时间超过一个月,对人行使机能的能力造成严重影响,那么患者出现的可能就是PTSDPTSD通常伴随抑郁、药物滥用或者一种或多种焦虑症。

  儿童和青少年的反应是否与成人不同?

  年龄较大的儿童和青少年出现的症状通常与成年人较为相似。他们也可能出现干扰性的、无礼的或者破坏性的行为。年龄较大的儿童和青少年可能会因为没能预防受伤或死亡事件而产生负罪感。他们还可能产生报复的念头。对于非常年幼的儿童(6岁以下),这些症状包括:在已经学会上厕所的情况下尿床、忘记如何说话或无法说话、在玩耍时重演可怕事件、 对父母或其他成年人表现得异常粘人。

  医生、护士等专业人员能免于PTSD吗?

  由于疾病爆发期间工作带来的压力和创伤,医护人员经常遭受精神疾病的折磨。一项台湾研究以SARS疫情期间的医护人员为研究对象,按照接触SARS的程度将医护人员分为3组:被隔离的医护人员、直接照顾SARS患者、被感染SARS的医护人员。

  研究发现,107名被隔离的医护人员中,有5%-17%的人在SARS盛行期间发生了精神症状,其中以失眠、抑郁、焦虑及PTSD为主;发生率在SARS过后3个月下降一半;过后6个月时,几乎完全消失。

  第二组在SARS盛行期间直接照顾病患的70位医护人员,其抑郁发生率比普通病房高出13倍;失眠发生率高出4倍;PTSD出现率为30%,而普通病房仅为12%。进一步发现,这些医护人员在工作一个月后,随着对SARS知识与经验增加,其心理症状也随之降低,表明有组织的工作环境是增加安全保护的良方。毋庸讳言,正向、乐观的应对态度和社会与家庭的强力支持,可以增强医护人员对抗急性压力的侵袭。

  对第三组22位在照顾SARS病患时受到感染的医护人员进行一年半及四年半的追踪研究,结果发现,2/3的人在SARS盛行期间出现PTSD和重度抑郁症;一年半后降低为1/3;四年半后仅有4位仍有轻微残余症状。然而少数个案的精神症状变得十分脆弱,对媒体的灾难报道十分敏感,甚至导致症状复发。认知功能测验发现,其语言记忆在四年半后仍较普通对照组差。

  对于普通人,疫情中有哪些PTSD的风险因素与恢复因素

  在SARS疫情结束10年之际,一名来自香港的PDST患者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我觉得每一次呼吸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挣扎,我的大脑一直在想下一呼吸我能否正常吸气。他是在医院做常规体检时,被一名受到感染的护士所传染的SARS病毒。媒体报道上有关SARS结束十周年的报道让他感觉更糟,仿佛其他人已从那片黑暗中走出来,而自己还深陷在那段令人害怕的记忆之中。

  在疫情中很多因素会决定一个人是否出现PTSD。其中一部分是使人容易出现PTSD的“风险因素”,另外一部分是有助于减少出现PTSD的“恢复因素”。这些因素有的出现在疫情之前,也可能出现在疫情之中及结束之后。

  香港的研究者采用生活事件自评量表(Life Event ScaleLES-R)和医院焦虑抑郁量表(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HADS),追踪研究了131SARS幸存者的心理健康影响因素。研究发现,情绪支持(有可以倾诉的家人或朋友)能够增加幸存者的心理韧性,而医护人员、有既往心理咨询史的人、或身边还有其他人也被感染,这三类人是出现心理症状的高危人群。另一项在疫情结束30个月之后的研究表明,女性群体和在疫情之前已患有其他慢性病的群体,这两类人群较易长期受PTSD困恼。

  其他风险因素还包括:儿童期创伤、经历疫情后获得的社会支持微乎其微、经济压力等。由此可见,对普通人来说,及时寻求朋友和家人的支持、寻找支持性的社会团体都是有助于早日恢复的正确举措。

  如何为出现PTSD的亲属或朋友提供帮助?

  当前疫情还在继续,不仅患者与被隔离的人承受着孤独与恐惧,他们的家属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对家属以及普通大众来说,主动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保持乐观的心态,都有助于以最佳的状态来应对疾病。

  在移动互联网及社交媒体的帮助下,即使亲友之间暂时无法碰面,也能互相给与帮助和支持,我们可以:

  提供情绪支持、理解、耐心和鼓励。

  了解心理疾病与PTSD,这样能更好地理解亲友当前的感受。

  仔细倾听,关注亲友可能引发PTSD症状的感受和处境。

  分享积极的内容使对方分心。

  一起进行轻度的体力活动或锻炼。

  提醒亲友: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持续的治疗,他们的状况能好转。

  如果对方提到死或表示想死,决不能视而不见,必要时请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如何治疗PTSD

  PTSD患者需要与心理健康专业人士合作,找到针对自己症状的最佳治疗方案。目前主要的治疗方法包括心理疗法(“谈话”治疗)或药物,或者同时使用两者。

  心理疗法通常采用一对一的方式,或者团体小组的方式,一般持续6-12周,也可能持续更长时间。比较常用的一种心理疗法被称为认知行为治疗(CBT)CBT包括:

  接触疗法。该疗法让患者以一种安全的方式逐渐接触自己经历的创伤,有助于患者面对并控制自身的恐惧。治疗师使用患者对事件的心理意像或文字记述,或是去事件发生地实地查看等方式来帮助PTSD患者应对自身感受。

  认知重构。这种疗法可帮助患者理解糟糕的回忆。有时患者记忆中的事件与实际发生的事件之间存在差异。患者可能会感觉内疚或羞愧,而实际上这并不是他们的过错。治疗师会帮助PTSD患者用一种客观的视角来看待发生的事。

  药物。抗抑郁药物可帮助控制悲伤、担忧、愤怒和内心麻木感之类的PTSD症状。

  对抗疫情既是一场生理战,也是一场心理战。对普通人来说,提前知晓疫情在传播过程中、在将来结束后,给自己带来的心理变化,理解与接纳自己及他人暂时的焦虑、抑郁、恐慌等心理症状,相信自己的症状会逐步好转,都有助于心理的平稳过渡。对政府与社会机构来说,在制定疫情应对及恢复计划时,也请务必关注人们在心理健康方面的改善。

  作者: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马红

本文来自:中国数字科技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陈小莉]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猜你喜欢

您还未登录

登录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查看猜你喜欢

©2011-2020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977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200203_939409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