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31224_320743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航空知识》

《航空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航空知识》以普及航空航天知识、宣传航空航天事业为己任,详尽报道航空航天最新发展、技术与产品研发...

文章数

蓝天英魂惜渐远

2013-12-24 21:03:56

蓝天英魂惜渐远

――2013年第二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一等事故札叙

 

2013108日下午,即将在张家界举行的第二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开始了赛前的训练飞行,获得参赛资格的各国翼装运动员齐集天门山起跳台。但就在仅进行了几十分钟后中发生了运动员坠崖死亡的悲剧,这是二十天内发生的又一起一等航空事故(918日沈阳法库国际飞行大会美国飞行队长戴维和女译员坠湖身亡)。事故发生后,各类形式的媒体迅速进行了报道传播,引起了全社会对翼装飞行运动的极大关注。

 

一、匈牙利著名翼装飞行运动员维克托•科瓦茨坠崖始末

这个飞行事故中牺牲的是匈牙利著名翼装飞行运动员维克托•科瓦茨(Viktor Kovats),他从事跳伞运动6年,3次获得匈牙利翼装飞行赛冠军,并曾荣获国际Pro翼装飞行大赛冠军。在本届翼装飞行世锦赛的瑞士预选赛中,他力压法国翼装飞行高手卢多维•维尔特,仅以0.3秒的微弱差距,排在瑞士预选赛冠军、美国优秀翼装运动员诺亚•巴恩森之后列第二名。

按照当天赛事组委会的试飞排序,下午2点零50分,爱将指甲涂成粉红色的维克托•科瓦茨第4个出场试飞,在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若•塞伯伦和大会工作人员以及记者的注视下,他随着有力的蹬踏一跃跳入天门山万丈深渊,开始了他的个人首飞里程。

然而,维克托•科瓦茨起飞翱翔后的第22秒时,在空中进入第二个转弯时突然下坠,消失在天门山公路第84弯北侧160公尺方位悬崖丛林一带,处在起跳台的赛事组委会成员和其它选手中激起了一片愕然惊呼。张家界市政府和赛事组委会即刻启动救援预案,组织数百名消防、特警、森林公安、张家界蓝天救援队等专业人员开始奋力搜救,17小时后的第二天清晨857分,终于找到维克托•科瓦茨的遗体,他已经永地将巡天魂魄和飞行梦想溶化在了天门大山之中。

本次翼装飞行世锦赛最初制定的竞赛办法是,从起点天门山主峰起飞后,绕三个地标垂直虚拟延高线进行三次空中转弯,飞出一个“弓”字形航线,然后向索道中线下方的终点线冲刺。赛前组委会计划让每名选手试飞6次,逐步适应后进入比赛状态。并曾在强调核心要领时着重提醒:试飞时一定要尽快打开两翼,缩短空中加速度过程,保持足够的安全高度进入转弯,并要把握好转弯的时机,结合速度合理调整转弯坡度。

比起2012年在天门山举行的第一届翼装飞行世锦赛,本届比赛的原竞赛办法难度稍大些,但还远远到不了翼装飞行高手们的承受极限。换句话说,以维克托•柯瓦茨这位翼装飞行高手的临空经验和技术水准,应该也完全有可能是本届世锦赛前茅名次的有力争夺者、或是优异成绩的创造者。所以维克托•柯瓦茨在赛前还曾经动情地豪言道,这次比赛他要飞出最快的成绩。

但是从飞行迹象上观察,在第一次试飞中维克托•科瓦茨起飞后并没有遵循组委会制定的“尽快打开双翼、缩短空中加速过程”的规定,他主动延长了环臂拢腿的加速度时间,使提速行程增大。而且一转弯进入时机偏晚,从起飞到一转弯共用掉9秒,超过前三名选手平均时间2秒多。同时对大速度进入一转弯惯性延飞预判不足,结束转弯时已到达17秒,使一转弯奢华地耗时达8秒之多,而且还大大消耗了过多的高度积储。由于一转弯高度丢失过多,转弯半径偏大,改出一转弯时已严重向右偏离正确的飞行路线约四十米。

但是,维克托•柯瓦茨不愧为是经验丰富的飞行高手,在空中清楚判断到所形成误差后的瞬间,他迅速加大了一转弯飞行的后半弧转向角,努力修正航线的误差。但是,这种增弧飞行的大半径转弯同样是要消耗时间,并且还要更多地丢失宝贵的飞行高度。更可怕的是,维克托•柯瓦茨为了找准进入第二、第三个转弯标志点形成的虚拟旗门,又不得不以很大的航线夹角,祭起了为获成功的最后杀手锏――在极低高度状态下冒着失速的危险大坡度右转弯。

无论以任何方式在天上飞行的航空行为,都要遵循航空科学特有领域的基础性原理知识,才能完成特定形式的飞行任务,航空领域的新型运动项目翼装飞行也不例外。由于翼装面积小、升力系数不高,滑翔比很低,因此翼装选手在天空飞行均必须注意掌控三大基本要素:首要的是在空中要维持在195公里(空速达55/秒)的飞行时速也即有利竞赛飞行速度,此时下降率一般20米左右,使翼装飞行达到12.732.96左右的正常滑翔比。其次是翼装飞行极限高速不得大于时速235公里,相当于每秒约64米的速度,大于这个速度,不但翼装服布料和结构强度难以承受,而且翼装选手在空中也将失去调整方向和俯仰关系的有效操控性。第三则更为重要,翼装运动员在空中的飞行速度不得低于155千米,接近和低于这个速度,已谈不上控制飞行姿态,在空中只会像铁片一样的往下掉。

因此,维克托•柯瓦茨的强行向右大坡度二转弯力图穿越折返点所带来的恶果即现,他此刻空速已大大低于了155公里,开始每秒35米的俯坠速度并且大角度的向下跌落――地狱之门已向他恐怖地开启。此时对于身经百战的维克托•柯瓦茨来说,只要还有供他维持数一两秒钟、三四十米的高度,就可以依靠瞬息间的增大下滑角、变势能为动能而提高些速度渡过险关,遗憾的是一切已为时晚矣。

维克托•柯瓦茨强行作出小半径二转弯的后半弧进入了可怕的大坡度侧滑下坠,在最后的三秒钟之内他的飞行视界之中,已经全部是横亘于前飞路途之中的坚硬峭壁和锋利灌木,近百公斤的体重加上一百四十多公里的空速所形成的巨大冲击力,使他在天门山982.22高地东北方向40米处近80°坡度的岩体上面,留下了二十多米长的长长血痕,参赛证被刮掉,破损的翼服碎片零落身后,降落伞包被撕开,高强度的碳纤维复合材料头盔凹陷,维克托•柯瓦茨颅骨碎裂,全身粉碎性骨折,他的生命之翼永远地折殒在了天门山公路第84弯北侧下方196米处875.96米标高处。

直至第二天下午,这位英雄的遗体才被艰难地运到殡仪馆。全体参赛人员随后手捧菊花来到英雄罹难处举行默哀仪式,在金秋的微风中无声凝望着深邃的峡谷,久久不愿离去。生命的光辉是璀璨的,死亡的阴魇是可憎的,但从生到死如此简单而残酷,让人感到极不现实,但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包括维克托•柯瓦茨在内的翼装选手是国际航坛一群特殊斗士和精英,飞行热忱使他们具有挑战自然的坚强意志,敬业精神给他们钢铁般的身心承受力,他们在天空物我两忘激情迸发,完全忽略对危险甚至对死亡的顾忌,全情投入地进行着蓝天上的艺术耕耘。愿维克托•柯瓦茨英魂安息!

25242

 

二、中国为国际翼装飞行运动作出了杰出贡献

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即将于101113日在张家界天门山举行,来自全球多个国家的获得参赛资格的16名翼装运动员原定107日开始试飞,因为气象条件标准低、风速超标、能见度不够,试飞计划顺延到了8 号。而下午发生坠崖飞行事故后,当天的试飞训练宣告停止。试飞训练的地点是天门山主峰北侧1435米高的悬崖。到达跳飞台的方法是从张家界市内的索道缆车总站登上缆车,经过二十余分钟后直达上站,然后步行到达不远处的起跳台。也可以乘汽车到达索道中站,然后坐缆车抵达上站再登顶。天门山不久还会启用即将竣工的从天门洞登顶峰的直达电梯。

张家界天门山拔地擎天嵯峨高峙,其喀斯特台型主峰高1518米,山势陡险峻拔,景色雄奇壮丽,举世罕见的天门洞悬空危立于千寻绝壁之上,终年氤氲蒸腾,景象变幻莫测。天门山古树参天藤蔓缠绕青苔遍布,珍贵独特的原始次生林覆盖率达95%,被人誉为世界最美的天界仙境。

天门山有利于开展翼装运动的场所不止一处,而最适宜也最精典飞行区域是最目前已几次举行翼装活动的天门大峡谷。站在天门山主峰南端悬崖绝壁的跳飞台,头顶天宇开阔脚下悬空无底,云海翻腾雾气滚动,远眺张家界数十公里辽阔风光尽收视界,是翼装飞行的绝佳的起飞点。起跳台东侧为悬天危立的天门洞和郁郁葱葱的山洞峡谷,西侧为天门山缆车索道和索道峡谷。长度7455米、高差1279米的天门山索道,是世界最长的单线循环脱挂抱索器车厢式索道。索道峡谷向北侧延伸约500米汇入山洞峡谷,两条峡谷会合后形成天门大峡谷。天门大峡谷是车辆行走登山的著名通天大道的必经要冲,急剧攀升 1100 米高度、99道弯以及全长10.77公里的盘山通天大道,两侧绝壁千仞深谷幽长,其起点处为上演大型山水剧《天门狐仙》的天门大剧场。除了幽惋动人爱情故事外,《天门狐仙》也以天门山壮美瑰丽的奇峰险壑、峡谷的飞瀑流泉、空中的雾岚飞烟、山上的林木花草等实景构成元素,增强了这部不朽的歌舞剧的瑰丽效果。而这部伟大的歌舞剧与雄伟的天门山、独特的索道、奇险的山路等响誉中外的自然与人文景观的绝佳组合,使得天门山成为大型国际航空活动的首选优异举办地域。

1999年世界特技飞行大奖赛在张家界举行,国际航坛著名飞行员们驾机成功进行了穿越天门洞的飞行壮举。此后除2006年中俄文化年度俄罗斯空军天门山飞行表演外,2011年国际翼装飞行穿越天门洞极限挑战活动期间,来自美国、意大利、芬兰等6个国家的翼装飞行高手分别以天门山索道轿厢、山顶悬崖为起跳点,进行了精彩绝伦的翼装飞行表演。美国著名的翼装飞侠杰布科里斯成功进行了翼装飞行穿越天门洞。2012年天门山举办了全球首届世界翼装飞行锦标赛,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南非、新西兰、挪威、哥伦比亚、澳大利亚、意大利9个国家的15名顶尖翼装飞行高手,在天门山的奇峰险壑间进行了令全球瞩目的空中比拼。杰布科里斯在赛前曾表示,“这将是人类史上最震撼的飞行比赛,是属于人类未来的重大比赛”。

25241

1.杰布•科里斯(左)是全球公认的顶尖级翼装冒险家,曾飞越天门山天门洞和江郎山一线天。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他与中国国家航展飞行解说员王国新(右)共同参加直播解说工作。

到目前为止,在中国举行的四次大型国际翼装飞行活动,除一次在浙江省江郎山外,其余全部在张家界天门山举行。而就目前全球范围而言,包括本届翼装飞行世锦赛的预赛地点、号称旅游天堂瑞士瓦伦的亨特罗格山景区在内的多个翼装飞行的优异地点,在交通的便捷、人文的厚重、游客的流量及环境的秀丽程度方面,都很难与天门山的优越条件相貔美。因天门山条件优越环境独特,已被世界翼装联盟誉为翼装飞行活动的圣地。

 

三、翼装飞行是人类探索天空的现代航空运动

翼装是一种用质地轻强度大、韧性和张力极强的特殊布料,制成局部带有充气气室(类似翼型运动伞特征)的像羽翼一样的服装,特别是在翼服的双腿、双臂和躯干间缝制伸缩自如的类似飞鼠或蝙蝠飞翼的连接翼,穿在飞行者身上,依靠与空气接触产生一定的升力和滑翔比进行飞翔。就像给人插上鸟一样的翅膀,但仍只是一种无动力飞翔。翼装运动诞生不过二十年左右,它的产生基础是由空中跳伞开伞前,人体在空中与空气相对运动可以产生快速位移和滑翔,从而触发人们以增大服装面积加大空中滑翔比的灵感,并逐渐演化成翼装飞行运动。

翼装飞行者获得飞行速度的办法是,翼装飞行者从高处腾空跳下后,通过依靠向下方每秒几十米的高速俯冲,并逐渐改变飞行的俯仰角度,使其势能转变为动能也就是获得速度之后,然后进入正常的滑翔状态。当翼装运动员在空中保持195公里(空速达55/秒左右)是最有利的飞行速度,这个速度最有利于翼装飞行者在空中实施机动操控、变换飞行姿态、提高飞行成绩。这个速度可以使翼装飞行者在空中维持约13的滑翔比,以下降1米前进约3米的速率进行飞翔。要维持有利的飞行时速,理论上讲应保持17度左右的下滑角,但翼装飞行是无动力航空行为,随时适当增大下滑角,克服顶风侧风和各种气流的影响,补充动能维持速度是头等大事。所以选手在空中一般以18甚至接近20度的下滑角飞翔。角度过小则速度渐弱,也就失去了飞翔的动能和势能。角度过大,则形成不必要的增大地速,产生不利于操纵的变数而发生危险。翼装飞行运动之中的滑翔比、下滑角、翼型、地速、升力等理论知识,无不与航空科学气动原理紧密相关。所以翼装选手必须对航空科技理论知识有深入的掌握,才能更好地进行在天空飞行。

25238

2.比赛采用先进的计时系统摄像机,每秒拍摄1000张照片记录选手飞越终点线的精确时间,而翼装选手则身穿数十万美元的翼服,身体各处固定着摄像头和GPS参赛。图为翼装选手跳飞的瞬间。

翼装选手在空中飞行像飞行员驾驶飞机一样,也要不断调整飞行姿态,调整动作精准恰当,就使得航线设定合理,速度损失率降低,有利于成绩的提高。天门山跳飞台虽是理想的跳飞位置,但在它下方的悬崖峭壁地带气象状况常处在变幻状态,因而形成风大流乱的密集扰动区。跳飞入这个区域的瞬间,是对选手的经验、素质和心理的集中考验时刻。因为刚跃入这个相对空域的翼装运动员,对处在悬崖地带的风速风向和气流状况并不精确知晓,这些气象数据有时还受山形地貌和温度湿度等地理物理因素的影响产生瞬时的快速变化。所以翼装运动员在空中要时刻迅速感知判断万丈深空中的风速风向气流状况,在大坡度俯冲获得速度和势能的同时,用肢体尽快修正飞行横侧姿态和俯仰姿态,克服高速气流对身体的强大冲击,调整飞行姿态,进入最佳下滑轨迹,平稳地渡过起飞过程,进入比赛常规飞行状态。

2012年第一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中,法国运动员路德维克•伍斯曾获准率先探路试飞时,遭遇了风切变和强紊流险酿大祸。他试飞时遇到了空中难以观形察态的紊流切变现象,这是山中间歇性较凉雨水和冷气流与地温积累的上升暖流,在低高度层产生对流碰撞滚动,形成局部风况切变和强烈的波状紊流。在空中强烈颠簸中几乎人仰马翻的路德维克•伍斯,处理得当快速修正急剧加大飞行仰角减小速度,中止了飞行并打开降落伞安全着陆,避免了更加危险的空中情态。

人类在洪荒宇宙间自立行走以来,渴望飞行挑战天空的勇敢步伐就从未停止。14世纪末期,我国明朝一位力图创空中飞翔壮举的士大夫万户,想用火箭把自已推上天空,然后利用风筝滑翔着陆,不幸因火箭爆炸献出了生命。从翼装飞行运动更加兴起的2002年算起,当年即有7人死亡,20066人死亡。近日,32岁的加拿大飞侠迈克尔•昂加尔在美国加州遇难,这已是一年多来这里亡的第6起人命。今年9月,一名来自美国加州的翼装飞行者在阿尔卑斯山发生不幸。据法国媒体报道,这是半年内当地发生的第六起翼装飞行死亡事件。814日,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中扮演“007”詹姆斯•邦德跳伞的特技替身演员马克•萨顿在一次翼装飞行事故中不幸身亡。现在美国跳伞协会有3万多名会员,仅在佩里斯山谷一年就有14万人次翼装跳飞行为,而全美有140个这样的翼装跳场所。杰布•科里斯是全球公认的最顶尖的美国极限跳伞运动员,拥有十多年、近千次的极限跳伞经验。但即便如此,去年他曾在南非飞行时严重受伤,几乎失去了双腿,经历了5次手术之后才宣布复出,继续从事翼装飞行运动。在人类挑战天空新纪元的梦想面前,生与死的选择似乎是最大困扰,但杰布•克里斯说:“有生就有死,什么都不做才没危险。可那是怎样的人生?”

按境外设立购买的人身意外保险规定,维克托•柯瓦茨家人获得70万美元的保险金,但是,金钱是换不来生命的。一等飞行事故的发生,给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蒙上了阴影。世界翼装联盟(WWL)和赛事组委会经过一夜紧急磋商、并经全部参赛选手表决同意后宣布,比赛将继续进行。一是恢复继用第一届翼装飞行世锦赛的竞赛办法。运动员只需要在空中完成一个转弯,就将建立冲刺航线,抵达终点之后打开降落伞着陆。而之前计划执行的竞赛办法是在空中必须进行三次转弯,之后才能冲线抵达终点。二是对比赛线路作了新的调整。除了降低难度,增加安全性外,也是为了表示对逝者的尊重。在国际翼装飞行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有运动员在飞行中遇难,那么他飞过的这条路线,在半年内不会有人再飞。

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罗•塞伯伦在张家界阳光大酒店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宣布,原定进行的排位赛被取消,以便使运动员们继续增加试飞次数,熟悉天门山的地貌环境和气象条件,在有了更充分的训练和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于13日直接展开决赛。只是,维克多•科瓦茨的好朋友、奥地利选手皮特•威尔特鲍尔还是因为悲伤情氛太重,精神受到刺激较大,在继续进行的试飞前情绪明显波动,在赛事组委会的同意下最后退出了试飞,也导致了他最终退出了机会难得的第二届翼装世界锦标赛。

按照赛事组委会确定的竞赛办法,参赛选手从1435米高的起点到终点冲线处的落差为700米,到伞降着陆点的落差约为1000米,完成总长度约2.3公里的空中飞行。也就是说,选手在飞过天门山索道下方的终点线时,还有约300多米左右的高度用来打开降落伞缓冲着陆。打开降落伞控伞时间不得低于30秒规定时间,伞降于435米高度的指定降落区。当然,翼装选手在开伞后不能像普通跳伞运动员那样全身心地操控伞具,必须首先解脱连脚套,以保证雀降接地时双脚在地面运动。还要将臂部的翼服拉链松脱,使双臂自由上举,以便抓握伞带上的控制索,操控降落伞准确轻盈地落地。翼装空中开伞后“下脱上解”的必经过程,要消耗2秒的留空时间,使已经很低高度开伞后的操纵和处置时间进一步被迫性压缩,这也更增加了翼装飞行的难度系数。同时,为了精确地计算成绩,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仍采用了全球最先进的终点摄像计时系统,当选手通过终点线时,摄像机每秒能够拍摄1000张照片,以记录选手穿越虚拟终点线的精确瞬间。

本届翼装飞行世锦赛第1轮比赛中,法国选手文森特•戴斯克成绩暂列第一,随着他有力蹬踏平稳起飞,巨大的天门山体快速后掠,固定在选手身体各部位的摄像机麦克风,在高速气流的冲击下产生出持续啸叫声。本届比赛由我和翼坛高手杰布•科里斯参加实况解说工作,从我们播音台监视萦屏看上去这种场面显得格外的震撼。英国著名翼装运动员詹姆斯•波尔仅以0.01秒之差排名预赛第二,比赛很快进入了白热化争夺之中。最后的一跳中,首届翼装飞行世锦赛的第四名、哥伦比亚选手乔纳森•弗德瑞兹,以出色的下滑角度、有利的飞行速度、合理的飞行路线和完美的飞行姿态,创造了难以置信的2340优异成绩并夺得冠军。同时,他还以0.01秒的优势打破了南非选手朱立安去年首届世锦赛创造的飞行纪录。乔纳森在得知自己的成绩后,还没脱掉翼服就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这个时候丰厚的奖金对他来讲已不重要,他只一味地在释放战胜众多高手和无数困难到达胜利彼岸的狂喜心情,并用双手摆出代表哥伦比亚国家品牌形象的LogoCO。美国诺亚•巴恩松和法国文森特•戴斯克是今年参赛的两位翼装飞行新秀,诺亚•巴恩松的表现一直很突出,第二轮的成绩是2360,荣获亚军。而法国选手文森•戴斯克虽在第一轮决赛中以2374的成绩列第一名。但在第二轮决赛中因违规,裁判组当场判定其成绩无效,不过还是凭借第一轮的优异成绩获得了季军。

 

四、航空运动者永远要循规蹈矩谨慎从事

     翼装飞行员维克托•柯瓦茨殒命张家界后,引起了大量新闻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有个别媒体分析人士表现了激进的担当精神,在著撰文章和制作节目中,对事故现象以及对张家界举行极限活动大谈看法,但也时有偏颇。天门山已雄峙华夏数亿载,天门洞开也已近两千春秋。仅以新中国建国几十年为例,天门山几乎不为外界广泛知晓。客观地讲,是数次大量媒体尤其是电视直播的天门山国际性大型飞行表演和竞赛活动以及大量的宣传推广工作,才让国际国内数十亿观众目睹并了解了雄奇俊秀的天门山和倚天危立的天门洞。再加上是天门山旅游公司1999年投巨资修建的高空观光索道和通天大道,极大地改善了交通硬件和服务设施,现今创下了仅2013年国庆黄金周在限制游客数量的情况下,仍然为日均突破万人的纪录,其中韩国和俄罗斯等境游客还占了相当比例。

     另外,许多数言论人士不了解航空领域或不懂翼装飞行运动,对飞行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也无从知晓。从技术原因方面讲,翼装飞行高手维克托•柯瓦茨发生事故简直就是小河沟里翻了船,他有多种方法完全可以轻易脱离危险。如,在已经失去了二转弯的最佳转弯时机与位置,再强行大坡度机动恐生不测时,凭借丰富的经验,他可以径直前飞进入天门山索道峡谷,再右转北飞到竞赛冲线终点的索道西侧区域,之后开伞安全落地,充其量不过是六次试飞当中失败了一次,并无损什么面子。再如,在转弯失速、高度严重损失的状态下,他完全可以果断提前开伞。而在近900米高度的山洞峡谷转弯点这一带开伞,到435米高度的预定着陆区着陆,还有400余米的高度差,虽有1200米远的距离,却完全有可能滑翔抵达的。既使伞降不到指定降落区,作为经验丰富的跳伞高手来说,从容另行择地降落,也无非是加大了些地面工作人员的寻接困难而已。

但是,也正由于维克托•柯瓦茨胆量过大,视危情于无物,临险况而不顾,按杰布•科里斯的话来说:仍然拗以一贯的“富于激情和冒险精神,以及强烈的好胜心”勇敢地飞了下去,从而终遭不测。凭心而论,维克托•柯瓦茨绝不会藐视生命,就算当他当时存有侥兴心理也不全无道理,因为此时――天门危岩哪怕向北偏移或他能再南飞数十米,死神幸许会与他擦肩而过!

因此,从航空科学和飞行知识的专业角度,以及从维克托•柯瓦茨本人的习惯和心态,更重要地是从他的主导思想方面来客观剖析:忽略安全违规飞行,导致空中技术误判,是悲剧发生的根本原因。这里提到的安全规定,是指大会在试飞训练前颁布的“为保持足够的高度起飞后要尽快打开两翼,经几次试飞再逐渐降低高度,缩短转弯行程,减小转弯半径,稳步提高成绩的循序渐进规则”。而现在看来,这是可以保证翼装飞行运动员安全的最合理最科学的有效规定。维克托•柯瓦茨再次用生命的代价,向所有从事航空运动的飞天者敲响了一把安全警钟。

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若•塞伯伦曾向笔者介绍了他左手手臂上六朵梅花的刺青,这代表他有6个朋友在翼装飞行的过程中遇难,“如今,我想我必须得痛苦地纹刻上第7朵了。”英儒的伊若•塞伯伦主席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翼装飞行选手,也是与维克托•柯瓦茨的好朋友。伊若•塞伯伦对维克托•柯瓦茨的评价很高,“他一直追求着自己的飞行梦想,并愿意为此付出一切。我们都很怀念他,继续飞下去是纪念他的最好方式。” 而世人不知道的是,在维克托•柯瓦茨的手臂上也纹刻着这样一句话,“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只属于天空”。他壮士断臂似的隐没于云海,英雄折翼般地幻化于苍穹。现在,他回到了天空的怀抱。

25239

3.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若•塞伯伦(右立者)在每位翼装运动员跳飞之前,都会在现场作最后的安全检查和赛事协调工作。

人类探索天空的脚步是永远不会停止的,人类探索天空的方式将来仍会是多样的。我们已经看到,在中国天门山翼装飞行世锦赛就像是功能多样的系统工程,不仅代表了人类无动力飞行运动的最高规格和水准,也成功诠释了翼装飞行运动的丰富内涵,凸显了它推广宣传旅游资源载体的杰出功能,因尔谱写了航空运动新的壮丽篇章,得到中外许多主流媒体的广泛报道。因此,我们希望中国有关翼装飞行的管理协会组织能够早日建立,以促进我国的翼装飞行活动的蓬勃发展。可以说,在天门山创立的翼装飞行世锦赛是对人类极限运动的又一创举性贡献,因而去年曾荣登国际公认的美国《时代周刊》“最佳发明”榜,成为2012年度全球25项重大发明中唯一一项事件性活动,同时也是唯一一项在中国境内产生的“最佳发明”。翼装飞行运动以它独有的魅力,还会不断凸显了它的强大生命力,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更大影响。而据我所知,天门山那条两侧多长有珍稀红豆彬树、可谓最具昂贵价值的蜿蜒通顶路径和峰顶翼装飞行起跳台,正是因为翼装飞行这项现代航空运动的缘故,业已成为了中外游客向往抵达的知名景点。

25240

4.美国的爱伦•布瑞南的职业是一名护士,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位女性翼装飞行运动员,图为她跳飞的瞬间。






上一篇:维克托·柯瓦茨
下一篇:汽车与飞机,两个都想要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