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家庭用药》

《家庭用药》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3:00

以“依靠专家,面向百姓,传播医药保健科普知识”为办刊宗旨,以“求医问药、防病治病、养生保健”为主...

文章数

饮食与药,孰重孰轻

2014-02-22 20:51:42

饮食与药,孰重孰轻

 

杨秉辉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内科教授

 

最近,读沈群先生的畅销书《美国也荒唐》,言其在中美两国治痛风病的经历,掩卷很有感触。沈先生谈到,中国医生诊治痛风特别强调不能吃海鲜、不能喝啤酒,每日口服别嘌醇约100毫克,并说此药有毒性,不能多吃,结果患者是尽失口福而痛风年年发作;后来到了美国,美国医生不强调忌口,但是让他每天吃400毫克别嘌醇,果然既饱口福,痛风又不发作。沈先生的意思是,美国人的许多事情貌似荒唐、实不荒唐。

 

吃药、饮食皆要当心

痛风之病因血液中尿酸过高引起,而人体的尿酸80%是内源性嘌呤氧化所致的,或产生过多,或排泄不畅,是人体嘌呤(尿酸为嘌呤代谢的最终产物)代谢的一种病态。真正由吃进去的食物而演化为尿酸的,充其量只占20%。所以忌口是次要的。别嘌醇可以减少尿酸的生成,在我国初始用量为每日50毫克,视疗效与肾功能情况而定,几周后可增加至每日200~300毫克。如果一直让患者一日服100毫克,可能确实用量不足,以致未能发挥疗效。当然,血中尿酸已经过高,说明身体对此类物质的代谢出了毛病,如果高嘌呤食物仍然照吃不误亦非合理。有了病,正确的理念和做法应该是,吃药要当心,饮食也要当心。

 

饮食与药从来关系密切

说起中国传统医药的来历,有“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之说。炎帝神农,神话人物,神农氏在“尝百草”的同时,遇到了许多“毒”,这里的毒字,应作药来解释。可见药是与可以吃的东西同时进入人类生活的,所以中医认为“药食同源”,此话没错。食物与药物二者同样关乎民生,又多经口而入(虽然有些药物要注射),所以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专门的机构,统一管理食品与药品的审批与监管,也算是二者有关的佐证吧。

药食虽说同源,但终究早已“分道扬镳”。食物能果腹,没听说药能吃饱肚子的;药物能治病,食物充其量起点辅助作用罢了,并不能治病。药,神农氏把它们从百草中分离出来,便是因为它们有药效,只能在生病的时候酌情使用。

 

饮食控制,有的放矢

然而,不独中医,西医对一些代谢性疾病也十分关注饮食之事:饮食控制是治疗糖尿病的基础措施、肥胖症要减肥必须控制饮食总热量、脂质代谢紊乱者要控制脂肪的摄入量、痛风患者应控制嘌呤含量高的食物摄入、甲状腺功能亢进的要控制含碘量高的食物摄入,其他的还有如高血压患者必须控制盐的摄入量、酒精性肝病患者必须戒酒……

关于饮食控制之事在我国却常常并不十分准确:一方面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如很多高血压患者从不重视控盐,而诊治高血压的医师也多只忙于给患者开药方,疏于普及健康教育;另一方面是失之绝对,把控制理解为“不能吃”,酒精性肝病者确实是不能喝酒了,胖子却不能不吃饭,即使脂质代谢紊乱者也并非绝对不能吃点肉类。

 

用药如用兵

对饮食控制失之绝对的一个潜在原因是国人对药品毒性作用的畏惧,“是药三分毒”。药品有一定的毒性,无论中西药物皆是如此。正因为如此,所以用药应由医生处方,而医生要学会处方,要精通生理、病理和药理,权衡利弊,非不得已不用药。如果必须用药,医师也应精选品种、斟酌用量,以求疗效之最大化而毒性之最小化。而我国的有些医师,尤其在一些代谢性疾病的处理中,比较多地强调了“不能吃什么”,而在药物治疗上却偏于保守。当然,美国医生用药大胆些,但他们用药的副作用确也不少。

概言之,“用药如用兵”,既不能过分谨小慎微,又不能失之于滥。 

 

上一篇:护颈养护锻炼并重
下一篇:健康减肥,摆脱脂肪肝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