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20328_326361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技潮》

《科技潮》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4:00

《科技潮》杂志由北京科学技术委员会主管,北京高技术创业服务中心主办,1989年创刊,是集宣传科技政策...

文章数

重金属之“痛”

2012-03-28 16:17:01
[p=30, 2, left][font=楷体_GB2312][color=RoyalBlue]中国经济经过30年的快速发展,诸多公害及职业病的出现在所难免。但是,与其他发达国家由保险公司负责赔偿不同,在中国,大多是由受害者“埋单”。[/color][/font][/p][p=30, 2, left]  2012年1月中旬,距离春节不到10天的时候,广西柳州市某医院的韦医生得到“可靠消息”,柳江河水可能有问题,上级卫生主管部门已要求他所在单位做好应急预案。[/p][p=30, 2, left]  虽然具体情况尚不明了,但医院领导捎带说出的一句话——“家里先备点好水啊”,韦医生确实当真了。一下班他就找了辆平板车,直奔水站,一家伙买了5大箱矿泉水,每箱12大瓶,每瓶2.5升。[/p][p=30, 2, left]  出于对亲人的关切,韦医生当天就在很小的范围内把这个“小道消息”传递出去了。但大家几乎都不相信,因为政府还没“发话”呢,情况不至于有多严重吧?[/p][p=30, 2, left]  第二天中午,韦医生又上水站买水,出乎他意料的是,水居然断档了!水站老板看着他,两眼放光:“兄弟你消息灵通啊,是个文化人吧,知道抢先贮存水。昨天我还觉得奇怪,你买那么多矿泉水干嘛?”[/p][p=30, 2, left]  说这话的当口,柳州城已然刮起了矿泉水的抢购风。[/p][p=30, 2, left]  “其实,我只比普通市民提早一天知道水出问题了。”事隔一个月之后,韦医生在接受《科技潮》记者电话采访时如是说。“不过,我们几年前就预想到,柳江上游那些地方,或早或晚会出事的。那里矿山多,洗矿的废水到处流淌,环境很差,河里常有死鱼浮现,树都长不活……” [/p][p=30, 2, left]  下面的事情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春节前广西龙江河段因发生镉泄漏而导致镉含量超标,使得当地及下游沿岸城市居民饮水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专家称,由于泄漏量之大(大约有20吨)为国内历次重金属环境污染事件中罕见,局部曾一度达到镉浓度超标80倍的峰值。2012年1月30日新华社报道说:前时有镉浓度超标5倍以上的水体一度长达100公里。 [/p][p=30, 2, left][/p][p=30, 2, left][b][color=Red]重金属污染侵蚀中国[/color][/b][/p][p=30, 2, left]  说起重金属污染,我们往往把目光聚集在经济发展起来的这些年。其实,重金属污染在我国已经有很长的历史,只不过随着经济的发展,其严重性才逐渐显现出来。湘江流域的重金属污染发展状况就极具代表性。[/p][p=30, 2, left]  作为中部地区最重要的有色金属和重化工业密集区之一,湘江流域是中国重金属污染最为严重的河流之一。[/p][p=30, 2, left]  1957年,湖南省卫生防疫部门对湘江进行监测,报告显示水质总体良好。但到1966年,湘江便监测到了铬、铅、锰、锌及砷等重金属。 [/p][p=30, 2, left]  1971年,湘江流域已出现部分江段饮用水重金属严重超标现象。[/p][p=30, 2, left]  1978年,中科院地理研究所给中央有关部门的报告分析指出,湘江已成为国内污染最为严重的河流之一。 [/p][p=30, 2, left]  1979年,湖南省颁发了国内第一部省级制定的水环境保护条例《湘江水系保护暂行条例》。 [/p][p=30, 2, left]  然而,湖南省环保局1981年至2000年湘江的水质监测数据却表明:湘江总体水质自上世纪90年代呈恶化趋势,主要污染源为工业污染和生活废水污染,工业污染中重金属污染明显,株洲、湘潭和长沙河段污染最为严重。 [/p][p=30, 2, left]  2005年,中科院院士谢学锦向湖南省有关部门告知“湘江流域要出大问题了”,结果未获重视。 [/p][p=30, 2, left]  2008年,湘江中下游农田土壤和蔬菜重金属污染调查实验结果全部出炉,结果表明,从衡阳到长沙段的湘江中下游沿岸,蔬菜中的砷、镉、镍和铅含量与国家《食品中污染物限量》标准比较,超标率分别为95.8%、68.8%、10.4%和95.8%。论文中还提及,水田土壤中的砷、锌的含量还要高于菜地。但该结果仅作为科研成果在学术刊物上发表,并未能在社会上公开以引起足够的重视。 [/p][p=30, 2, left]  之后,湘江流域相继发生了浏阳市湘和化工厂镉污染事件、原湖南铁合金厂非法转移铬渣引发的环境污染事件。  [/p][p=30, 2, left]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广西、广东以及贵州等有色金属矿藏富集的区域。[/p][p=30, 2, left]  近年来,仅发生的镉污染事件,就有2005年的广东北江韶关段镉严重超标事件,2006年的湘江湖南株洲段镉污染事故,2009年的湖南省浏阳市镉污染事件。至于其他重金属污染事件,仅“血铅超标”事件,就已涉及陕西、安徽、河南、湖南、福建、广东、四川、湖南、江苏及山东等省。[/p][p=30, 2, left]  2011年2月,国家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在出席有关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会议时也谈到,“从2009年至今,我国已经有30多起重特大重金属污染事件,严重影响群众健康。”[/p][p=30, 2, left][/p][p=30, 2, left][b][color=Red]曾经遥远的“痛痛病”[/p][p=30, 2, left][/color][/b]  2012年1月15日,广西河池市宜州市境内的拉浪水库,养殖户突然发现网箱出现死鱼现象,环保部门接报后检测发现,龙江河拉浪电站坝首前200米处的镉含量超标80倍!“80倍”这个数字足以让闻者坐立不安。不过,日常生活中,很多人对镉这种重金属及其造成的污染、对人体的危害并不是很清楚。这种元素代号为“Cd”的重金属在自然界中多以化合态存在,含量原本很低,资料显示,大气中含镉量一般不超过0.003μg/m3,水中不超过10μg/L,每千克土壤中不超过0.5mg,这样的低浓度不会影响人体健康。[/p][p=30, 2, left]  问题在于,自从20世纪初人类发现镉以来,它的产量便逐年增加,相当数量的镉通过废气、废水、废渣,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工业“三废”排入环境中。由于镉与目前其他四类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重金属汞、铅、砷、铬一样很难在自然环境中降解,因此它可以在生物体内富集,再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p][p=30, 2, left]  镉对人体的危害,主要是蓄积在肝肾中,从而影响肝肾器官的正常功能,长期过量接触镉会引起慢性中毒,对肾造成损害,晚期病例则会出现肾功能不全,并可伴有骨骼病变;短时间内吸收大量的镉可引起急性中毒,出现恶心、呕吐、腹痛等症状。[/p][p=30, 2, left]  辽宁省锦州葫芦岛一带,土地主要受锌厂污染影响,污染元素以镉、铅、锌为主。锌厂建于1937年,这里的人们受害很严重。每当锌厂排“蓝烟儿”时,周边的人就喘不上气,咳嗽。此类元素攻击人的肾器官和骨骼,造成骨质疏松。在日本,这叫“痛痛病”,属比较常见的职业病。而最大的影响是,这里得癌症的人群比较多,年轻人死得多,单亲家庭多。2010年,该地某社区死亡14人,其中6人死于癌症;2011年1月至5月死亡5人,其中死于癌症的2人。最小的死亡者年龄均在四十五六岁。[/p][p=30, 2, left] [/p][p=30, 2, left][b][color=Red]流着血的铅[/color][/b][/p][p=30, 2, left]  2010年4月,四川省内江市隆昌县渔箭镇等地受铅污染村民经血液化验,发现血铅含量异常49人,其中儿童47人,成人2人。湖南郴州市因铅中毒住院儿童人数已增至29人,湖南嘉禾县250名儿童血铅超标。部分家长因为想去外地体检而被嘉禾县公安局抓走。陕西省凤翔县东岭集团冶炼公司环评范围内两个村庄731名接受检测儿童中,血铅含量在100μg/L以下属于相对安全的血液标本只有116份,余下615人为高铅血症或铅中毒。[/p][p=30, 2, left]  翻开重金属污染的事件年谱,“血铅”事件发生的频率触目惊心。与其他的重金属污染不同,“血铅”受影响最大的是儿童。[/p][p=30, 2, left]  据国家环保部统计,2009年环保部接报的12起重金属、类金属污染事件,致使4035人血铅超标,182人镉超标,引发32起群体事件。[/p][p=30, 2, left]  2009年,湖南武冈有千余名儿童血铅超标。2010年,湖南省再次发生重金属污染事件,嘉禾县200多名儿童出现血铅超标,引发中毒事件的是炼铅企业腾达公司。  [/p][p=30, 2, left]  陕西省凤翔县长青镇马道口村和孙家南头村,两村数百名婴幼儿及儿童绝大多数被检测出体内铅超标,其中部分超标严重,已达到中毒标准。受其影响,水、空气都有一些变味,孩子的血铅含量异常,被疑与一家年产铅锌20万吨的冶炼企业有关系。在陕西凤翔、河南济源千名儿童血铅超标事件中,东岭冶炼公司和豫光金铅、万洋、金利公司被认为是造成儿童血铅超标的主要原因。[/p][p=30, 2, left]  “血铅超标的问题非常复杂。”环境保护部土壤环境管理与污染控制重点实验室相关人员说,由于铅等重金属是稳定、不可降解的污染物,不但可通过空气和水直接进入人体,还可通过被污染的食物等在人体长期富集。因此,人体内铅的来源很多。[/p][p=30, 2, left]  “铅是我们生活中很容易就能接触到的东西,普通的电池,还有现在倡导大力发展的电动汽车的电池,这些都有可能会对我们的身体造成影响。然而,到现在为止,连专门的回收措施都没有。北京地区曾经实行过一段废旧电池的回收,没多久也废除了。”环保专家李皓提醒说,重金属的危险不只是出现在相对落后的地区,事实上,我们都笼罩在重金属污染的阴影下。[/p][p=30, 2, left][/p][p=30, 2, left][b][color=Red]“癌症村”频现[/color][/b][/p][p=30, 2, left]  巴彦淖尔盟五原县杨家疙瘩村是砷中毒的重点区,该村病人多,而且死亡人数也多,主要是以癌症为主,大多在壮年时就由于病魔的折磨而过世。[/p][p=30, 2, left]  内蒙古的河套地区因土地污染地下水质量较差,造成砷中毒、氟中毒等地方病较为严重的情况。河套地区共有近30万人受砷中毒威胁,患病人群超过2000人。在这个地方,嫁过来的媳妇3年后就出现砷中毒病症,村里的光棍越来越多。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董家营到托克托县永圣域乡一带是氟中毒的重点区域,地下水氟含量在河套地区最高。该区几个重点村的村民均有不同程度的氟中毒症状。[/p][p=30, 2, left]  湖南省国土资源规划院曾经在湘江流域做过一次调查,他们调查了7万人25年的健康记录后发现,从1965年到2005年,骨癌、骨痛病人数都呈上升趋势。在重金属污染的重灾区株洲,当地群众的血、尿中镉含量是正常人的2至5倍。  [/p][p=30, 2, left]  在矿区,很多村民牙齿发黑、疏松,骨质疏松。这里有的村民为了孩子健康,自己喝当地水,给孩子们买矿泉水。距离包钢尾矿坝西约2000米的打拉亥村,由于受尾矿水下渗影响,造成地下水以及粮食中的稀土元素、氟元素以及其他重金属元素的污染,使该村的居民受到严重危害。各种怪病多,以心血管病、癌症、骨质疏松为主。在这里,近10岁的小女孩,可能还没有长出一颗牙齿。 [/p][p=30, 2, left]  中国经济经过30年的快速发展,诸多公害及职业病的出现在所难免。但是,与其他发达国家由保险公司负责赔偿不同,在中国,大多是由受害者“埋单”。[/p][p=30, 2, left]  国家环保部副部长潘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环保部将继续对易发生污染事故的企业推进“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制度”试点,以改变多年来我国“污染企业获利、损害大家埋单”的局面。[/p][p=30, 2, left][/p][p=30, 2, left][color=Red][b]工业欠的良田债[/b][/color][/p][p=30, 2, left]  “庄稼像打了灭草剂。” 2009年3月,河南商丘市民权县法院最大的法庭内座无虚席。坐在被告席上的是该县成城化工有限公司的两名负责人,公诉机关起诉他们的理由是涉嫌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该公司位于大沙河上游,2008年,由于使用劣质矿石生产硫酸,大量砷随废水直接排入大沙河,致使河水含砷浓度超标899倍,1000余万吨河水被污染,酿成了国内最大的砷污染事件。在这次事故之前,大沙河流域的很多土地已经开始受到影响,苗岗村就在大沙河的北岸,2000多口村民的上千亩农田分布在河道两岸,而有村民家里的地已经连续两年绝收。[/p][p=30, 2, left]  分析土地污染的原因,有毒有害的重金属元素主要是由于污水灌溉、大气沉降物和施肥等因素带入。而在工业城市和冶炼企业周边,由大气干湿沉降和灌溉水因素带入土壤中重金属量可以达到施肥带入量的几十至几百倍。随着这些土壤的被污染,带来的问题就是农作物中重金属含量的超标。这个问题在传统的有色金属矿区尤其明显。[/p][p=30, 2, left]  据2005年对洞庭湖区常德、临澧、益阳、南县、宁乡及汨罗等6个工作区采取的早、晚稻米分析,稻米镉含量平均有0.23~0.26mg/kg,公开发表的数据晚稻镉含量超标达41.67%,蔬菜近乎全部超标。[/p][p=30, 2, left]  辽宁省辽河流域农业地质调查数据也显示土壤重金属污染对农产品安全的影响不可忽视。在检测的3984项重金属元素中,总计超标305项,超标率达到7.66%。大宗农作物中的镉、铬等元素超标问题比较显著,尤其是沈抚灌区、柳壕灌区和新城子灌区等,由于常年利用城市污水灌溉农田,土地污染和粮食超标问题比较突出。其中,蔬菜超标区域主要集中在沈阳、锦州等重工业城市周边,例如沈阳细河蔬菜基地土地和地下水严重污染,农业生态环境恶劣,蔬菜品质低下。   [/p][p=30, 2, left]  除了湖南、辽宁,在四川、贵州、云南、广西等重金属主产区,很多矿区周围都已经形成了日渐扩散的重金属污染土地。国土资源部曾公开表示,目前全国耕种土地面积的10%以上已受重金属污染,约有1.5亿亩;污水灌溉污染耕地3250万亩,固体废弃物堆存占地和毁田200万亩,其中多数集中在经济较发达地区。中国每年有1200万吨粮食遭到重金属污染,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而这些粮食足以每年多养活4000多万人。同样,如果这些粮食流入市场,后果将不堪设想。土地污染带职业病、重症疾病正呈高发和扩大态势,面临着极其艰巨的防控任务。  [/p][p=30, 2, left]  与此相对应的是,尽管国家相关部门很重视土地污染的调查,但由于不是“显而易见”的大问题,调查结果很难引起地方政府的重视。土壤质量的保护工作需要大量投资和技术攻关,比如需要政府加大投资进行浩大的改水工程和搬迁工程,只有以国家意志为后盾,以科学为指导,才有可能彻底改变土地污染地区重金属中毒现象。[/p][p=30, 2, left]被故意忽视的危险[/p][p=30, 2, left]  虽然是2012年开年后一件震惊全国的重大事故,可是对于龙江河流域的居民来说,却并不觉得突然,因为,龙江河的这起镉污染事件在当地并非首发。2001年至今河池已发生至少3起特大砷污染事故,其中2008年10月3日发生在河池市郊区的砷污染水源造成附近村民450人尿砷超标。此次镉污染事件中被怀疑为污染源企业的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曾在官方2009年涉砷企业整治行动收到过整改通知。[/p][p=30, 2, left]  2006年河池市未完成减排任务,2008年被国家“区域限批”,暂停新项目审批。不过作为广西有色金属工业重要基地,有色金属采选冶及加工业仍然是河池市工业经济和财税的重要增长点。[/p][p=30, 2, left]  河池近年来新出一个口号“做大做强做优河池有色金属工业”。广西环保厅厅长梁斌曾针对河池市有色金属行业的发展困境提出建议:河池有色金属业的前途,必须依靠产业升级,设置有色金属加工集中区和深加工产业园。此举既方便监管又有利于进行污染集中处理。[/p][p=30, 2, left]  不过,与其他地区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通病如出一辙:一方面是,无视法律与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企业,在治污方面的投入动力不强,直接将含有重金属的“三废”排入环境中;另一方面,行政监管又后知后觉,惩处力度又显绵软。[/p][p=30, 2, left]  时至今日,尽管确立了“15%”的削减目标,锁定了“4452家重点企业”,但新近出台的《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仍没有完全消弭公众对于重金属污染的追问。这超过4000家重点防控企业姓甚名谁,仍未见公开披露。回溯过去30年的重金属防治历程,信息的透明度始终是争议所在,公众知晓有限,官方主动披露更是寥寥;而且,即便官方主动做了披露,一时也难以消除公众的疑虑和恐惧心理。[/p][p=30, 2, left]  “你看,市政府又发短信息报平安了。”2月18日这一天,柳州的韦医生在电话里向记者念叨:“‘最新水情:2月18日6:00时监测数据,柳江露塘断面处镉浓度0.0018mg/L,柳江饮用水源水质符合国家标准(镉<=0.005mg/L)’。不过,我家依旧喝矿泉水。喝到什么时候?呵呵,喝到没有钱为止。而且,我们一家也已达成共识,一定要有自我保护意识,这一两年之内就不吃河里的鱼了。”[/p][p=30, 2, left]  毫无疑问,这起事件在公众心里激起的焦虑感,短时间内恐怕不那么容易消除,因为这不过是中国日趋严重的重金属污染的一个缩影。[/p]
上一篇:豺:捕猎进行时
下一篇:“海洋之树” 令城市更干净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