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30330_326398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技潮》

《科技潮》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4:00

《科技潮》杂志由北京科学技术委员会主管,北京高技术创业服务中心主办,1989年创刊,是集宣传科技政策...

文章数

“南南”与邻居

2013-03-30 19:43:13

 


/山冈

白猴,体形与正常猕猴无异,但却通体雪白。出现这种通体白色的猕猴的几率是十万分之一,被称为“万年白猴”。白猴无论在自然界还是学术界都显得弥足珍贵。

 

记不清哪一天,云南某野生动物研究所住进了一种世界稀有动物——白猴。

白猴,体形与正常猕猴无异,但却通体雪白。出现这种通体白色的猕猴的几率是十万分之一,被称为“万年白猴”。白猴无论在自然界还是学术界都显得弥足珍贵。

由于地名的缘故,云南某野生动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为这只白猴取名“南南”。

2013年“南南”两岁了,全身纯白色,是个“男子汉”。“南南”到研究所之前,生活在云南西北部海拔2200米的大山里。前几天,被一位进山的农民发现并逮住送到了这里。

“南南”的到来,得到了朋友们的欢迎,作为邻居的麻雀当然表现得也很热情,不过它更多的还是觉得新奇,因为这是它头一回见到白猴,它很想了解白猴的身世。

“南南”看出了麻雀的心思,便主动介绍说:“你们住在屋檐下,我们住在高山密林中,一般情况见不到面儿。再说啦,我们是个小家族,整个地球上只有云南、广西、台湾才有我们的父老兄弟,而且数量也是很少的。”

是啊,白猴的数量真是太少了。到目前为止,人们在云南见到的就“南南”一个;在台湾人们也只是在花莲县遇到过一只;广西虽然多一些,但被发现和捕到的总共也才有十来只。

“唉呀,‘南南’先生,你们白猴家族简直太小了,真是可怜噢!”麻雀很自然地联想到自己的家族,话头一转,得意洋洋地说:“你瞧瞧我们麻雀家族,地球上到处成群结队,数也数不清啊!”

麻雀的言谈,只顾自己得意,却丝毫未考虑“南南”的感受。对此,树上的喜鹊看不过去了,冲麻雀说:“你不要吹牛了,家族大小那是有很多因素形成的,你们的家族大、成员多,也没啥可骄傲的,‘南南’的家族小、成员少,人们却称它们为珍宝,而你们呢,却被叫作‘老家贼’!”

麻雀被喜鹊数落得哑口无言,它狠狠地瞪了喜鹊一眼,躲进屋里去了。

这时,饲养员又给“南南”送来一堆好吃的,还不断地劝说“南南”:“慢慢吃,多吃些。”

对于这些,麻雀在屋里看了个满眼。顿时,一种不平衡感涌上它的心头,它认为大家都住在一块儿,待遇应当平等,可“南南”为什么天天都能得到特殊的优厚待遇,而我们麻雀却得不到呢……想着想着,那种不平衡感渐渐地转化成了嫉妒。

“不能让它高出我一头”,麻雀开始琢磨与“南南”平起平坐的办法。它想来想去,觉得关键在于“南南”有一身洁白漂亮的衣裳,如果自己也拥有一身像“南南”那样的漂亮衣裳,变成世界上唯一的白麻雀,肯定会一步登天的。

然而,麻雀却怎么也想不出得到白色衣裳的办法,于是只好跑来请教“南南”。

“南南”耐心地对它讲:“我这身白衣裳是天生的,自个儿无法改变。我劝你不要在这方面动心思了,费半天心思,也仅仅是幻想,不可能有什么改变。要想改变,你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改变心态,把心态放平了、摆正了,才是最重要、最根本的。”

麻雀对于“南南”的劝说,根本听不进去,反而还怪“南南”对它保密,不愿帮它的忙。

因此,麻雀一赌气飞走了,它一心一意要找出变为白衣裳的办法。飞行中遇到了乌鸦,便请乌鸦出主意。

乌鸦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把灰衣变白衣的办法,最后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对麻雀说:“将衣裳变白色我没办法,若变黑色我倒有个办法。”

麻雀想,如若自己变成黑麻雀,也让“南南”变成黑猴,那也就平等了。想到这里,麻雀急切地恳求道:“请赶快把办法告诉我吧!”

乌鸦凑到麻雀耳边,悄悄地把办法告诉了麻雀。

麻雀如获至宝,立刻按照乌鸦的主意展开了行动。只见它兴高采烈地向一座烟囱飞去……此时,在它的心目中,自己的灰衣裳,正在变成漂亮的黑衣裳,“南南”的白衣裳,正在一块一块地被它取回的染料染黑,它与“南南”平起平坐的梦想即将变为现实……

然而,当麻雀钻进烟囱,就再也没有出来。

“南南”几天没有见到邻居麻雀的面了,就向喜鹊询问,喜鹊惋惜地告诉它:“麻雀已成为嫉妒的殉葬品了。”

“唉,这是何必呢!”“南南”难过而又深思地说。

上一篇:猪有病 人也不能幸免
下一篇:未来计算机能看听触味嗅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