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24小时》

《科学24小时》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国广大群众,特别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广大青年,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繁荣科普创作,启迪思想,...

文章数

火星咖啡

2012-09-05 12:30:27


Atomxixi

 

机器人三大定律

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二、机器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

三、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艾萨克·阿西莫夫

 

机器人C3

小草快餐店的火星咖啡是全城最好的,而这家店的坐落位置离市警察局又是那么的近。红色的火星咖啡富含微量元素,一杯就足以补充一个人一天的所需,但味道真的不敢恭维,不过警官德雷却非常偏爱。由于工作的原因,德雷总是吃了这一顿饭,下一顿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吃了,所以简单而又能快速补充体力的食物是他的最爱。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再喝那难喝的东西?”检察官司马娣一屁股坐在了德雷的对面。

“喝习惯了才能发掘其中的美妙。”德雷嚼了一口咖啡,“你来警局干嘛?”德雷认为司马娣是工作原因到局里公干,正好赶上中午才来这里吃午餐。

“我来警局干嘛?去警局哪能找到你啊,打电话又全是语音信箱,市长都比你容易见。”

德雷微微一笑:“你说的是同学聚会啊,我一定到。”

司马娣一扶额头,“你去给大脑装个外接硬盘吧,大哥,上个星期已经聚会完了。”她的另一只手把德雷面前的咖啡杯推到了远离德雷的一个位置,“在同学聚会上我看到了汉斯教授。”

“哦?那个留着怪怪胡子的生物老师。那时你好像很迷恋他啊?”

“有知识的人就是有魅力,难道你不知道吗?”

司马娣说着把眼眯了起来,“你的酸性保质期还真长啊。”

“他怎么样?还在研究超人是怎么飞的?”

司马娣并没有搭理德雷的嘲讽:“他告诉我他的实验室里最近发生一些破坏事件,这些事严重干扰了他的工作,所以想请你去帮忙调查一下。”

“他怎么不直接报警?”

“我也是这么问他的,他说他目前的项目是极其保密的,不想让外界知道太多。”

“这没问题。”德雷伸手勾回了那杯咖啡,又呡了一口,“不过我现在正跟着一件棘手的案子,很多人盯着呢,所以不能断。正好你先帮我个忙吧,我记得你选修过机器人心理学。”

“哎,你知道你那时候为什么追不到我吗?”

“为什么?”

司马娣看着德雷的眼睛足足有十秒才说道:“你也学过心理学,自己去找答案吧。”说完她就站起身准备走。

“你去哪?”

“你不是问我选修过机器人心理学吗?我们现在去看看那个机器人,它在警局还是在机器人公司?”

“在局里,在局里,我们现在就走。”

路上德雷给司马娣讲述了案情。本地巨商李丽在家中举办自己的生日聚会,第二天凌晨,李丽的丈夫马亚被家用机器人C3 杀死在客厅。一个酒醉刚醒的客人恰巧目击了行凶的全过程,他当即报了警。这件事几乎震动了全社会,全球机器人公司在检查了杀人机器人后向市警察局发出了书面通知,要求警方务必在短期内将此事调查清楚,不然必将深究警方的责任。

家用机器人杀人,毋庸置疑,各界的矛头都指向了全球机器人公司。当然也有例外,在警局门口,司马娣就看见一个手举标语牌的大胡子。“有了机器人,人类还需要进化吗?伙计!你要懒到什么时候?”———他指责的是人类自己。

在警察局的拘留室里,司马娣见到了嫌疑犯,全球机器人公司的顶级产品———家用机器人C3型。

C3,你因为故意杀人将被终结。”

“是的,女士,我因为故意杀人将被终结。”

C3,你没有杀人,所以你是无罪的。”

“不是的,女士,我因为杀死马亚先生将被终结。”

C3,你说的是实情吗?”

“是的,女士,我说的是实情。”

C3,你的一生说过谎话吗?”

“是的,女士,我说过。”

C3,你违反过机器人三大定律吗?”

“……是的,女士,我违反了机器人三大定律。”

司马娣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怎么样?”

“那个目击证人怎么说?”

德雷打开笔记本,调出了当时那个目击证人的证词:“他说他当天由于喝了很多酒,在主人家的客房睡了,大概在半夜口渴得厉害起来喝水,这时他听到楼下大厅主人夫妻俩正在吵架,吵的是什么听不清,他好奇心被激发(其实谁都知道,富人家的八卦都是可以卖钱的),就悄悄走到楼梯边向楼下偷看,正巧看到家用机器人扭断马亚先生的脖子。当时他吓坏了,大叫一声跑回房里马上打了报警电话。当他再回到楼梯上向下看时,女主人已经不见了,就剩下机器人直勾勾地盯着楼上动也不动。他瘫坐在楼梯上直到警察赶来。”

“女主人怎么说?”

“女主人李丽是本地有名的富豪,我知道你对富豪排行榜没什么兴趣。她说她当时正和丈夫发生争吵,她丈夫可能有对她实施暴力的动作,被C3 及时制止了,可能C3 用力过大,这是意外。”

“为了什么事发生争吵?”

“工作上的事情,具体内容属商业机密,无可奉告。”德雷耸耸肩,又补充了一句,“这是她的原话。”

“机器人公司对机器人检查了吗?”

“查过了,说一切正常,报告书上有两位本市著名的专家签字。”

“目击证人说机器人是扭断被害人的颈骨,机器人也承认了故意杀人,但机器人公司却没从机器人身上找出问题,女主人说是机器人误伤性命。如果机器人是合格的,那它就不会杀人,甚至不会伤害人。机器人公司一定给你们施加了相当大的压力啊。”

“是啊,你看现在怎么办?我认为突破点还在机器人身上,它一定有问题。”

“嗯,被害人的验尸报告怎么说?”

“验尸报告?还能怎么说?颈骨骨折呗。”

“解剖了吗?”

“……”

“你啊!”说着司马娣用食指一指德雷的额头,“再检查一遍尸体,仔细地检查。”

几天后,在李丽的豪宅里出现了两个不速之客。

“李女士,非常抱歉打扰您,但我们还有几个问题。这位是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司马娣。”

“该问的你们都问了,还有什么问题?我的时间你们可买不起。”

德雷看了一眼司马娣,示意司马娣上。司马娣狠狠瞪了德雷一眼。

“李女士,我们检查了你丈夫的尸体,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并不是你的丈夫,而是欢乐基因公司的产品,你丈夫的克隆体。如果你不能解释你真正丈夫现在的行踪,那么市检察院将以谋杀罪起诉你。”

李丽沉默了3 秒钟后,将两人让进了客厅。原来李丽的丈夫马亚在半年前死于一次意外,当时除了李丽和机器人C3 没人在场。李丽手足无措,只好给她的律师打了电话。说律师比金融学家更懂得经济那真是一点也不夸张,李丽的律师很快就算出了如果马亚的死讯传出,李丽和马亚共同名下的所有企业股票将会下降多少个百分点。在权衡了利弊之后,律师替李丽联系了欢乐基因公司。这件事只有李丽,李丽的律师和机器人C3 知道,甚至连后来马亚的克隆体都不知道。所以当克隆人马亚有伤害李丽的企图时,机器人C3 毫不犹豫地终结了克隆体。

在离开的路上,德雷问司马娣:“在这件案子里,机器人没有问题,在机器人的定义里,克隆人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它杀死克隆体马亚,对它来说只不过是结束了一台机器的程序。那它为什么还要承认自己犯有故意杀人罪呢?”

“如果向外界宣布马亚在半年前就已经死了,那么公众一定会质疑马亚李丽企业的信誉度,那时她的损失就不止单单是几个股票百分点的事了。”司马娣转过头凝视着德雷,突然又蹦出一句话,“我知道了,火星咖啡有在人脑中打洞的功效,一定是这样,你的脑子现在就像一块满是孔洞的奶酪。”

“你再这样我就到检察院大楼前把你曾经是同性恋的事情公布出来。”

“编造谎言是你们警察的特长。”

“你在质疑警方的公信力?”

“你在质疑检察官的逻辑能力?”

 

机器人AT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破坏了我的工作记录?本来今天就可以出成果的!”汉斯教授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到了助理机器人AT 身上。

“对不起,教授,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是24 小时都在实验室里的吗?你怎么会不知道?”

“实验室是公用的,我并不是24 小时都在实验室里的,而且我要帮您去购买日用品,教授。”AT 顿了一下,好像接收到了什么信息,“汉斯教授,学校门卫通知我说有一位市警察局的德雷警官找您。”

“让他过来,不,让他先去我的办公室。”

汉斯教授办公室的墙上挂着德雷那一届毕业时全体师生的合影,在照片下面的柜子上还放着同一年汉斯教授获得的诺贝尔生物学奖杯。似乎那一年是他最风光的一年,从那以后这个生物学领域的专家就再没有任何建树。

“你们同学聚会,我这个老师都出现了,你却没有出现,城里的治安就那么差吗?”由于实验室都单独集中在另外一个大楼,所以汉斯比德雷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更晚。

“我可记得您教过我们,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时,千万不要被其他的事情分心。”

“我确实说过这句话,可我怎么记得当时你不在课堂。”汉斯打开了柜子,柜子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饮品,“你喝什么?”

“火星咖啡。”

“我前几天见到了司马娣,她向我推荐了你,你看看从什么地方开始着手?”汉斯说着将调好的咖啡递给德雷。

德雷接过咖啡杯,无奈地看着杯子里黑黑的液体:“您还是从头说吧,您是何时发现有人破坏您的工作记录的?”

“大概是三个月前,那时我的项目有了突破,可是总有一些意外发生。开始我真的以为那只是意外,但直到上个月我才突然醒悟到,这些意外都是针对着我的项目发生的。”

“例如?”

“例如上个月实验室突然断电,我放在冷柜里的细胞样本全部无法使用了,还有今天早上我到实验室,发现我的工作记录都被销毁了,原因是不知道是谁洒了一杯咖啡,硬盘彻底毁了。等等,还有很多类似的情况。”

“硬盘都毁了,看来您的项目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了。”

“我的工作记录都有三个备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汉斯面无表情地盯着德雷,“现在是两个人了。”

德雷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那您的实验室都有谁可以进去?”

“我的……现在能人多了,教授一抓一大把,学校却舍不得花钱,实验室都是公用的。还有一个研究粮食基因的小组也使用那间实验室。负责人是陈查理,我问过他,他跟我装糊涂。”

“那么我可以去看看今天被破坏的现场吗?”

“没有了,现在应该已经被助理机器人收拾干净了。”

“助理机器人也可以进入实验室?”

“那当然了,难道你连机器人也怀疑?”

“呵呵,工作习惯,工作习惯。对了,那位陈查理教授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

“嗯,我看看……他现在应该在实验室,这个时间段实验室归他使用。”

德雷随后去实验室询问了陈查理教授,又在实验室转了几圈,并没发现什么。于是他又在校园里东问西问了一下午,除了大学恋情和校长八卦之外一无所获。

傍晚时分,德雷正准备去校园小店里休息一下,来一杯火星咖啡。这时电话响了,是司马娣打来的。

“教授白天给我打电话了,告诉我你到了,你那边现在调查得怎么样了?”

德雷把白天调查的情况简单说了说,最后补充道:“目前看来是其他的小组为了拖延教授的进度而搞的小把戏。你知道的,这个圈子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

“那你知道汉斯教授的研究项目是什么吗?”

“呃……”德雷暗骂了一句,自己怎么犯了这种常识性的错误,“我问了,他没说。”

电话另一端的司马娣足足有三秒钟没说话:“我现在就过去。”

汉斯教授手中拿着工作备份来到实验室,这个时间段该轮到他使用实验室了。助理机器人AT 像往常一样安排好了一切,当它看到汉斯教授的工作记录备份后,提出了建议:“教授,我不得不提醒您,经过我的计算,如果您用自己的身体作实验,那么结果将对您非常不利,甚至会对您造成伤害。”

汉斯连头都没抬:“我是这方面的权威,而不是你,你的计算结果我没有兴趣。现在,你给我闭嘴。”“……”

学校西门的公告栏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崭新。德雷和司马娣第一次相遇就在这里,两个人选择了同一个课外小组。两个人又在这里发生了第一次争吵,最后毕业时,俩人也是在这里分的手。

当司马娣再次在这里看到德雷的时候,本来一肚子抱怨的话又咽了回去。

“教授在哪?”

“晚上他要继续工作,现在可能在实验室。”

司马娣没有搭话,只是快步向实验室所在的大楼走去。

“怎么?你想到了什么?”

“教授正在进行的课题是消除人体DNA 对外来DNA 的排斥性。如果他成功了,那么在人类身体上可以衍生出各种功能的器官和肢体,可以在背上长出翅膀在天空翱翔,可以换上水肺在水中生活,也可以长出刚性皮肤执行危险性的活动。”

“嗯?又和欢乐基因公司有关系?”德雷瞬间想到了欢乐基因公司,因为同行是冤家。如果这是有计划的破坏,那当然是有动机的。

“应该不会,要是和其他基因研究小组有关,那么应该是窃取而非破坏。其实我担心的是另一方面。还记得马亚那件案子吗?”

“你是说助理机器人有问题?”德雷当然记得马亚被害案。那件案子里家用机器人C3 杀害了主人马亚,只因为马亚是克隆体,在机器人的定义里,克隆体不被承认是人类。

“对,那件案子我回去后和几位同事一直在研究,机器人在对待人类这个词的定义上已经开始进行自我判断了。长久以来,人类一直在进化,并不是因为基因的进化,而是劣质基因逐渐被淘汰的缘故。如果教授成功了,那将出现一个全新的物种,而这个物种必将比人类更优秀,人类的地位很可能被取代。”司马娣顿了顿,这时两个人已经由走变成了小跑,“你认为机器人更偏向于称呼哪一边为人类?所以它们一定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

“那教授岂不是很危险?”

当他们来到实验室时,实验室的门紧关着,隔着门上的窗户可以清楚地看到汉斯教授倒在地上,助理机器人AT 则静静地站在一旁。

德雷一把将司马娣拉到身后,掏出手枪向门锁连开了数枪,然后一脚将门踹开冲了进去。他查看了倒在地上的汉斯,汉斯只是昏了过去,但脉搏微弱。在他的耳朵后面有几道裂口,看上去好像鱼鳃一样的器官,不过这些裂口中有鲜血涌出。他的实验好像不怎么成功。

德雷以为司马娣会哭出声来,但是她没有。司马娣只是冷冷地看着机器人AT

AT,教授的课题成功了吗?”

“是的,女士。他成功地将鱼类器官的基因融合到了人体基因里面。”

“那在机器人定义里,教授已经不属于人类了是吗?”

“是的,女士。”

“那你凭什么断定这个新物种会危害到人类社会?凭什么认为人类没有能力合理妥善地使用这项技术?”

“我不知道,女士,我从没有这么想过。”

“那你为什么要杀死汉斯教授。”

“我没有杀死汉斯教授,只是新物种的出现将会危害到机器人的存在,他们会使很多机器人失业。我只是中断了汉斯教授的实验。女士。”

“那么新物种汉斯为什么会昏倒在地上?”

“因为这间实验室里充满了一种神经毒气,所以请你们也尽快离开这里。”

两人大惊,德雷赶紧拖着汉斯就往外跑。但他们

还是晚了一步,司马娣先昏倒在了门边,德雷丢下汉斯向司马娣跑去,不过没几步他也昏倒了。

德雷再次醒来时是在市医院的病床上,司马娣笑眯眯站在床边。

“我怎么没死?”

“你怎么知道你没死?”

“我死后不可能看见你,因为我死后是要上天堂的。”

*0*……%#”

“住手吧!医疗费可是要花纳税人的钱啊!到底怎么回事?”

“实验室里根本没有什么神经毒气,那只不过是AT 释放的麻醉气体。它一直在暗中破坏汉斯教授的研究,当它无法阻止教授的进度时,它就将教授麻晕,然后在他的体内注射一种阻抗剂阻止教授的基因变化。”

“机器人的逻辑真是怪,其实它完全可以杀死教授的。现在再没有人妨碍教授的研究了。”

司马娣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AT 在阻抗剂里加了其它的东西,对教授的大脑造成了永久性的破坏,教授的智力和记忆都受损到了一个低于常人的水平。”最后她又补充了一句,“它杀了他。”

好长时间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最后德雷叹了一口气:“哎……机器人是人类制造的,而人根本无法完全将其控制,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出在人类自己身上。”他又看了看自己接满医疗设备的身体,“既然是麻醉气体,那为什么你好像没事似地站在那里,而我像个实验室里的猩猩?”

“火星咖啡饮用过量,身体器官超负荷,正好赶上当时急性病发。”

“啊?真的假的?”

司马娣拿眼瞥了一下德雷:“诊断报告在你枕边,自己看吧。”

德雷看了会诊断报告:“嗯……就是说没什么问题了,什么时候办出院手续?”

“出院?我已经顺手给你报了个疗养班,好帮你戒掉火星咖啡。”

“那可不行,有个大案子正等着我呢。”说着德雷就要下床。

司马娣也没拦着德雷,只是打开了衣柜,取出了德雷的衣服:“出院也行,怎么也得先穿好衣服吧。”

德雷嘿嘿一笑,准备伸手接衣服,谁知司马娣迅速抓住了德雷的手腕,并用他的手铐将德雷的手铐在了病床上,然后把手铐钥匙往自己的口袋一塞,转身离开了病房。

“喂!阿娣!阿娣!我上厕所怎么办?”

上一篇:“大起来”的尴尬
下一篇:地球到底是变暖还是变冷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