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24小时》

《科学24小时》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国广大群众,特别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广大青年,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繁荣科普创作,启迪思想,...

文章数

谍海毒器

2017-12-11 15:38:00

  不用刀枪,而用毒药取人性命的方法由来已久,悄无声息、毫不血腥。公元前,古希腊最伟大的哲人苏格拉底被执行死刑的方式,就是喝下从有毒植物中萃取的毒液。据说,这种死刑是没有什么痛苦的,毒液会在体内慢慢发散毒效。两个小时后,死囚下肢才会出现肿胀,然后逐渐向上肢蔓延。当监刑官看见肿胀已然接近喉部时,便会在确认死囚死亡的监刑书上签字画押。

  我们的祖先在用毒方面也颇有研究。据说,荆轲刺秦时就是在匕首上涂抹了一种剧毒液体,只要刀尖刺破皮肤,被刺者就会立刻毙命。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行刺前荆轲还用活人做了实验。遗憾的是,历史文献只记载了他的英勇无畏,却忽略了他的选毒用毒细节。从鸩酒到砒霜,从断肠草到见血封喉,数千年的封建王朝史,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部毒药的更新换代史。

  如今的暗杀行动已然不会像荆轲那般明目张胆,特别是在科学技术的“支持”下,每次暗杀行动都堪称为系统工程——从立项到实施,少则数月,多则几年,如果是国家行为,还会不计成本,孤注一掷,甚至不惜动用造价昂贵的核材料。

  遭脏弹暗杀的反水克格勃

  2006年11月1日,俄罗斯逃亡特工利特维年科在英国伦敦的一家寿司店遭人投毒,毒物竟是罕见的核放射性物质钋-210。专家估计,在利特维年科体内可能积存了价值2000万美元的钋-210。因为钋只存在于铀矿中,提取非常困难,一克便价值数亿美元,一个核大国一年也提取不了几百克这种珍贵的放射性极强的核物质。

  英方认定投毒事件为俄罗斯特工所为。那么,利特维年科何许人也,能被英方认定遭俄罗斯特工追杀?

  时年43岁的利特维年科是苏联前克格勃特工,苏联解体后,克格勃改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20世纪90年代末期,利特维年科丧失特工的基本职业守则,公开表示:他曾受命暗杀流亡在英国的俄罗斯寡头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但被他拒绝。这让当时的俄罗斯政府非常尴尬,他自然成为克里姆林宫的眼中钉。2000年逃亡英国后,利特维年科更是口无遮拦,矛头直指俄罗斯政府与普京。2003年,他还在其书中声称俄罗斯政府制造了莫斯科公寓楼爆炸案、挑起了第二次车臣战争。接着他又宣布掌握了初步证据,证明俄罗斯女记者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的死与FSB有牵连,待证据确凿,他将选择恰当时机向世人公布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被害的详细细节。除此之外,他还有很多其他大嘴事件。

  在钋未被合成前,核物质钚是毒力最强的物质。一片阿司匹林大小的钚(也就是日本福岛核电站泄漏的核材料),足以毒死2亿人,5克钚便可毒死全人类。而钋很快取代了钚,钋是世界上最稀有的放射性元素,1898年由居里夫妇发现。钋的毒性比氰化物高2.5亿倍。试算一下,0.1克氰化钠能杀死1个人,那0.1克钋将能杀死2.5亿人。

  钋可以在某些铀矿中单独存在,也可以由中子撞击其他元素产生。钋可用于制造核弹的触发装置,而且被人体吸收后非常难以发现。

  不过专家也指出,虽然钋毒性非常强,摄入尘埃大小的颗粒就足以使一个成年人丧命,但微量的钋放射性并不强,因此没有配备专门核辐射检测设备的机场,就很难发现这些“微型杀手”。

  当时,不少舆论都认为,暗杀利特维年科一定是国家行为,就凭携带钋-210到下手投毒这些细节,都说明它肯定是一枚使用高科技手段精密制作的“脏弹”,没有顶尖核专家的参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发后,俄政府宣称与此事毫无关系,英国原子武器研究院的科学家则宣布,经过追踪,证明这些钋-210均来自俄罗斯的一家核电厂。

  命丧他乡的朝鲜籍男子

  今年2月13日朝鲜籍男子被害事件也是一项酝酿了几年的大行动。

  此次暗杀行动使用的VX神经性毒剂,是英国人在1952年首先发现的一种毒剂,因其毒性剧烈且挥发迅速,故它一经出现便立刻被多国选为主要的化学武器制剂。VX毒剂的化学名称是S-(2-二异丙基氨乙基)-甲基硫代膦酸乙酯,是一种比沙林毒性更大的神经性毒剂,堪称最致命的化学武器之一。

  VX在名气上远超过其他几种神经性毒剂。它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油状液体,接触氧气后就会变成气体,几乎让人无法察觉。人体吸入或皮肤与之接触后,立刻就会中毒,头痛恶心是感染这种毒气的主要症状。若有500毫升的VX毒剂在空气中散布,则足以杀死几万人,相当于一个小型核弹头。

  回顾此次暗杀事件,特工选择在监控密布的国际机场下手,实在是一大“败笔”。特工中的佼佼者——以色列摩萨德近年成功实施的几次暗杀行动,下手地点均选择在高级饭店的VIP包间内,神不知鬼不觉,特工完成任务后,便可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被投毒后的利特维年科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但却无济于事。

  摩萨德的经典行动

  历数全世界“经典完美”的暗杀行动,几乎没有一件不是出自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的特工之手。就连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也对摩萨德同行们的不凡身手敬佩不已,自愧不如。

  以色列一直将伊朗拥核视为最大威胁,他们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方法遏制伊朗的拥核进程。多番论证后,以色列军方认为遏制伊朗拥核的最好办法,就是及时“处理”伊朗实施核计划的核心人物。为此他们制定了“秘密战争计划”,有组织地消灭伊朗实施核计划的主要人物,而投毒、暗杀和爆炸是他们的惯用手段。

  2009年6月,伊朗一名任职于该国原子能组织的学者失踪。不久后,又有一名伊朗核科学家遭绑架失踪。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以色列特工在欧美等国的策应支持下,通过绑架、策反、暗杀,至少让13名伊朗核科学家“人间蒸发”。细数摩萨德的暗杀手段,不仅是一般人闻所未闻,甚至连伊朗的国家安全机构也搞不清他们究竟施了什么魔法,使用的是什么怪异武器。

  2010年1月12日,在伊朗德黑兰大学执教的核物理专家马苏德·阿里·穆哈马迪像往常一样,在4位保镖的护卫下驾车去核工厂上班。马苏德为伊朗核计划的核心人物,伊朗安全局派遣了一个护卫队日夜保护他的安全,生怕发生意外。那天早晨,马苏德的保镖早早就在他家附近布置了警戒线,严阵以待。此时马苏德家的园丁正在马苏德的座驾附近打扫卫生,一张32开大的废报纸从园丁的手提垃圾箱里“飘”到了马苏德的汽车底下,这一切并未引起安全人员的注意。而车开走后,这张报纸却不见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马苏德的座驾还未驶出多远就发生了剧烈爆炸,现场惨不忍睹。

  在摩萨德的训练手册中,的确有利用废纸制作液体炸弹的方法,其表面还有一层吸附性极强的磁粉,可自动吸附在汽车底盘上,而微型遥控引爆装置就隐藏在报纸中。

  比这更离奇的是,2007年1月18日,伊朗的一名国际级核物理学家哈桑普尔意外死亡,而哈桑普尔正是最早出现在摩萨德暗杀名单上的伊朗核科学家。一周后,伊朗官方宣布哈桑普尔因“毒气中毒”而亡,十天后又说哈桑普尔的死亡原因与“放射性物质”相关,也许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哈桑普尔的真正死因。根据监控录像回放显示,当天有一个神秘的中年男子向哈桑普尔借火吸烟,遭到拒绝后,他又从自己的口袋摸索出一个打火机,香烟点着后,就冒出了一股神秘的烟雾……这股烟雾到底是剧毒物质,还是放射性物质,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如今,朝鲜籍男子被害事件已经逐渐淡出了大众视野,笼罩着该事件的一些谜团也许永远也无法解开,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暗杀行动不会就此消失,暗杀手段也只会更加高明。

上一篇:隧道炼狱
下一篇:宇宙员诞生记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