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24小时》

《科学24小时》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国广大群众,特别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广大青年,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繁荣科普创作,启迪思想,...

文章数

触目惊心的水污染事件

2018-01-04 17:19:00

  不断扩张的城市、过度使用化肥以及各种工厂和生活污水的肆意排放,使得全球的水资源现状不断恶化,近半数的水资源受到严重污染。不断爆发的水污染事件,也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生产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水污染事件一次次成为世界各地民众关注的焦点。我们在叹息之余,也许更应该思考:是谁在污染我们赖以生存的水?

  多瑙河重金属污染事件

  事件发生在2000年1月30日。罗马尼亚西北部连降了几场大雨,该地区的大小河流和水库水位暴涨。西北部城市奥拉迪亚市附近,巴亚马雷这座由罗马尼亚和澳大利亚联合经营的金矿的污水处理池出现一个大裂口,1万多立方米的污水(含剧毒的氰化物及铅、汞等重金属的有毒物质)流入附近的索莫什河,而后又冲入匈牙利境内多瑙河支流蒂萨河。毒水顺流而下进入匈牙利境内时,多瑙河支流蒂萨河中氰化物含量最高超标700~800倍,从索莫什河到蒂萨河,最终汇入多瑙河。

  这是一起重大的环境污染事故。污水流经之处,几乎所有水生生物迅速死亡,河流两岸的野猪、狐狸等陆地动物纷纷死亡、植物渐渐枯萎,一些特有的生物物种即将灭绝。

  由于沿河各国实施的紧急措施得力,所幸没有人员中毒。

  这次事故导致匈牙利、南斯拉夫等国人民深受其害,给多瑙河沿岸居民带来了沉重的心理打击,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蒂萨河沿岸世代靠打鱼为生的渔民丧失了生计。这次污染事故的发生,还导致了匈牙利与罗马尼亚两国之间的政治纠纷。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10月4日,匈牙利铝生产销售公司位于维斯普雷姆州奥伊考的有毒废水池发生泄漏,碱性“红色泥浆”有毒废水于7日晨抵达多瑙河支流。这是多瑙河十年来第二次面临的重金属污染灾难。有毒废水池泄漏之后,有毒淤泥淹没了6个村庄,造成4人死亡、6人失踪,至少百人受伤、数百人无家可归。

  云南滇池水体富营养化事件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这副昆明大观楼长联是对滇池的一幅白描图画。

  滇池是我国著名的高原淡水湖泊,属金沙江水系,位于昆明市南端,湖体略呈弓形,弓背向东,南北长约40千米,东西最宽处12.5千米,平均水深4.4米,水面积300平方千米,库容量为12.9亿立方米,素有“五百里滇池”的美誉。

  滇池东南北三面有盘龙江等20余条河流汇入,湖水由西面海口流出,经普渡河而入金沙江,形似弦月。滇池具有城市供水、工农业用水、调蓄、防洪、旅游、水产养殖等多种功能。它是昆明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对昆明市乃至全省社会经济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从20世纪90年代起,长期的污染开始导致滇池湖水富营养化。1996年和2003年,滇池两次爆发蓝藻,特别是2003年入夏后的三个月,水质急剧恶化,水质一度下降到了劣V类水质。若一阵西南风吹来,几百米以外就能闻到臭味,滇池水也呈墨绿色。大量爆发的蓝藻随着湖水翻滚着,水葫芦在阳光下随湖水上下跳荡,绿油油的一大片——一个举世闻名的高原湖泊就这样被人戏称作了“公共厕所”。

  确实,云南高原湖泊的污染以滇池最有代表性。滇池水体富营养化污染从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开始,到 90 年代,滇池水体污染最为严重。究其原因,在城市化、工业化的进程中,滇池大致经受了三次“劫难”。

  1970年,一场轰轰烈烈堪称史上最大规模的围湖造田运动在滇池展开。在长达8个月的时间里,数万人在滇池边筑堤、排水、填土造田。最终,滇池自净能力最强的草海被割走数十平方千米,昆明八景之一的“坝桥烟柳”,变成一片乌黑的腐殖土。

  滇池的第二次劫难是防浪堤的修建。由于西南风常常卷着最高达5米的浪头拍打着这个区域,造成人员伤亡,当地水利部门为保护堤岸边人员财产安全,陆续投入巨资修建和重修了上百千米的防浪堤,蚕食了大片滇池南岸区的天然滩涂湿地。

  给滇池带来灾难性打击的是,由于滇池地处昆明城市下游,是滇池盆地最低凹地带,所以昆明市区的各种生活污水通过河道、沟渠汇入滇池。

  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滇池流域迅速推进的城镇化,突破了滇池自净限度。化工厂、冶炼厂、热电厂、印染厂等数百家高污染的企业,分布在滇池边,污浊的工业废水直排滇池,滇池水体富营养化日趋严重,致使滇池水泛绿、发臭。

  浦阳江水体严重污染事件

  “水映一溪沙沏沏,春梳两岸柳依依。村边道上行人奋,晚唱晨耕携月归。”这是人们对旧日浦阳江的情思。

  浦阳江发源于浦江县天灵岩南麓岭脚大园湾,上游建有安华、青山、石壁等中小水库1037座,中游建有高湖分洪,总库容3.1亿立方米。浦阳江,一水串起浦江、诸暨和萧山的母亲河,人水共生数千年,演绎了多少动人故事,而最美的就是西施“白鱼潭的故事”。

  那年范蠡选美,在诸暨苎萝村寻得西施,便择日亲自送往新都会稽。龙舟由浦阳江顺流而下,来到一深潭。潭中的游鱼闻知西施经过此地,都想一睹芳容,但船高潭水低,尽管鱼儿们拚命蹦呀跳呀,还是看不清。小鲫鱼灵机一动,身子一侧,平躺在水面上,一只眼睛朝天看,这才把龙舟上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别的鱼儿见了,争相效仿,顿时,满潭一片银白,好不壮观!西施见了,不禁微微一笑,脱口而出:“好一个白鱼潭!”鱼儿闻声,“哗啦”一声,急沉水底,消失得无影无踪。自此,“白鱼潭的故事”也一代代地流传了下来。

  然而,今日今时的故事,却透着难以言喻的伤感。

  20世纪70年代末起,位于浦阳江中游的诸暨,小熔炉、喷水织机、电镀、铅酸蓄电池、印染等低技术、高污染行业林立于江畔,直至2006年起浦阳江被纳入整治区域,才扭转了该江中游被严重污染的格局。

  但在上游,大江源头的浦江水晶产业已进入发展顶峰,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年销售额超过12亿元,产量占全国水晶工艺品生产总量的80%以上。

  还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浦江人就从加工水晶玻璃珠起步,逐渐成为全国水晶玻璃原材料和工艺制品加工、销售的主要集散地,使浦江这个全国知名的“书画之乡”又成为闻名全国的“水晶之都”。然而,“千家万户勤磨珠,不顾江河废水流”,这家庭作坊使全县农村65%以上的水体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加之农业面源污染、畜禽养殖污染、生活污水处理水平落后,一湾湾“牛奶溪”,一条条“黑水河”,最后全部流入浦阳江,将一江清水染成了酱紫色。

  每年9月本是甘蔗收获的季节,但金华浦江县浦南街道长春村村民种的甘蔗怎么也长不高,皮色也不对劲,本来应该是光亮的紫色,现在不少却长成了异样的青色。

  对同一块菜地,村民分别用浦阳江江水和自来水浇灌,不出几日蔬菜就会呈现很大差别:自来水浇灌的长得郁郁葱葱,而江水浇灌的不光个儿长不高,连叶子也变得蔫黄蔫黄的,就连须根也很短。

  据浙江省环境保护厅公布的《2012年浙江省环境状况公报》,浦阳江的浦江段被归为钱塘江的主要污染河段,劣类水域占河段总长度的65.3%。主要污染指标为氨氮、挥发酚、总磷和化学需氧量。

  水污染,随着人类发展速度的加快,其扩张速度和破坏程度令人瞠目结舌,早已超出了国别的范围,成为全球人民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上一篇:“美丽中国”的浙江样板
下一篇:濒临危机的水资源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