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0522_774700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24小时》

《科学24小时》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国广大群众,特别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广大青年,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繁荣科普创作,启迪思想,...

文章数

荒球无人

2018-05-22 22:30:00

  基地外早已是漆黑如夜,让人心生恐惧,风猛得让人无所适从。但是,黑夜至少暂时遮住了那满目疮痍的星球表面,也遮埋了人们对战争的恐惧与麻木。

  而我也终于来到了哈雷博士所在的房间。我的另外四位战友都已为暗杀计划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现在,所有的障碍都已被清除,即使是哈雷博士自设的机关陷阱也被第四位牺牲的战友H破坏。我的身上没带任何武器,但我自身就是一件最强大的武器。

  公元2515年,我们人类曾经的伙伴智能机器人叛变,半年后人机大战正式爆发;而在前期大战最关键的一战中,掌握着我方大量机密文件和尖端技术资料的032号基地人员集体叛变,首领正是哈雷博士——我们曾经的种族英雄。正是因为这次叛变,我方损失惨重,在此后的战役中一直处于劣势。而到现在,世界上只剩下不到十个大型人类基地和二十几个小型基地,其余区域都只剩些散兵游勇在孤军奋战,或者说是在苟延残喘。

  之所以不能确切地说出人类基地的具体数目,是因为人类基地之间的联系基本中断——AI们可以轻易截取基地之间的通讯信号。虽然战争局势对我们人类来说已经越来越恶劣,但我们相信,作为AI的设计者和创造者,人类最终一定会战胜它们。也许在赢得最后的胜利之前,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只是有的时候,代价太过沉重,也会让人心生动摇。但哈雷博士是我们不计代价必须要除掉的人物。他本人就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而且极富战争头脑。曾有特种兵伪装成机器人潜入敌营,但很快就被识破了。而我们最近才发现,基地里竟然有伪装成人类混进精英阶层的AI卧底——这正是哈雷博士所率领的团队最新研制的成果。

  不过,也正是这次发现,让我们知道了AI之间身份识别的办法,那是一张很小的身份识别芯片。经过基地里科学家们的艰苦奋战,我们终于仿制成功。但这种芯片对我们人体有着极大的排斥反应,整个基地可以接受植入的人不过二十几个,其中有一个还是AI卧底。最终从植入身份识别芯片的手术台上存活下来并通过特训的,仅有我们五人。

  基地在我们五人身上可谓是下了血本,不管是我们的装备,还是我们的待遇都是最好的。临行前,长官什么也没对我们说,只是拍了拍每个人的肩,但我们都明白他的意思。虽然他之前讲过,到时候会有分队来接应我们——如果我们还能从那个地方回来的话——并受到最好的待遇,得到最高的荣誉,但我们心里知道,这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人少,我们的计划必须天衣无缝,每个环节都不能出错。但在实施中,为了完成这些不能输的环节,我们不得不付出生命的代价。可以这么说,我们是踩着战友们的尸体去执行任务的。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们已经承受不起再一次失败的后果了。

  是的,我们并不是第一批去刺杀哈雷博士的特种兵。在他投敌之后,我们曾多次派人去劝说,但都无功而返;我们也曾施行过不下十几套暗杀方案,但都被他一一躲过。上次最接近成功的暗杀人员中了哈雷博士自设的陷阱。而后他再不允许任何人类进入他的房间,房间里最多只留两三个外形几乎与人类一模一样的智能机器人充当他的助手兼保镖。需要什么交流,他也都是通过电子通讯仪来完成的。我和H就是伪装成他的助手才成功进入他的房间的。“没想到,你们还是找来了。”哈雷博士背对着我,挺直着身板,似乎并不惊讶。他做过基因手术,所以即使已经接近120岁,身体看起来还像个不到50岁的中年人,但他微微颤抖的身形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刚刚趁H制造的动乱,我悄悄往哈雷博士身上喷洒了化合毒雾‘曼珠沙华’,那东西没有解药,只要一进入人体,就会使其在半小时内死亡。我保不准他还会有什么花样,所以擅启动了第二套方案,即使这意味着连我也无法幸免。

  “怎么,担心我还有什么花样?门禁已被你们毁坏,没有一个小时我们谁都出不去。何况你刚才已经朝我喷洒了‘曼珠沙华’,我们都活不过半小时了,那为什么还要这么紧张呢?”哈雷博士的声音充满了嘲讽的味道。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没想到,他竟然早就发现了我的小动作,而且还能准确判断出那毒雾的名字。是的,我怎么忘记了,哈雷博士也精通化学,而此前那个混入我们基地的AI卧底很可能也已经知道这种新型毒雾了。不过没关系,即使他研制出了解药,我也可以在自己毒发之前了结他。

  我抬起手臂,却发现全身无法动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突然想起在刚进来的时候,哈雷博士背对着我们,要求我们戴上一副这里的透明手套和一只大口罩——而在机器人门卫的注视下,我们没想太多,也不允许想太多。是的,我想到用毒,哈雷博士怎么会想不到?我试图通过植入在手臂下的微型通讯器上报这一情况,却发现信号已经被屏蔽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一次次的暗杀行动都会失败。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哈雷博士真正的底牌,即使知道也无法将信息传达出去。

  “是手套?”我还是开了口。虽然有些艰难,但我好歹是受过特殊训练的顶级特种兵。如果是在口罩里面做了手脚,凭我们俩的鼻子是不可能闻不出什么来的。

  “你倒是很聪明。”哈雷博士这次真的有点吃惊的味道了,但他依然没有转过身。他试图劝降道:“我手上可是有解药的,不如你也加入我们?我猜,你连一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只有一个可怜的代号吧?因为人类忙着打仗,不会为这种小事分心,代号才符合高效的原则。如果你成功了,成为了人类阵营里的英雄,倒或许会有一个真正的名字。只不过,那时你大概也只是一具尸体了吧!你要知道,人类的罪恶是洗刷不清的,AI们的世界才更为纯粹。什么人类是最高贵的生物,什么人类凌驾于万物之上,这些都不过是笑话!我们的环境为什么如此糟糕?我们的世界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知道现在地球上有多少陆地变成荒漠,有多少海洋成为生物的禁区,有多少大气是生物所无法呼吸的……看看我们现在待的地方,谁能想象,它曾经是一颗生机勃勃的美丽星球,而现在却是一颗残破不堪的荒球!这都是因为人类的贪婪。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叛变吗?那是因为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人性的丑恶。其实,在很多场战役中,人类阵营本来是可以获胜的,但你们自己却还为着利益争夺不休,互相扯皮,正如之前一样。即使你们建立了所谓的人类联合基地,但依旧内部冲突不断。所以最美好的世界应当是没有人类的世界……”

  我想起了儿时的伙伴艾斯,与很多普通民众一样,他也是因为综合癌去世的。“综合癌”是200年前在发展中国家首先被发现的,它是环境污染的产物,患者身上会同时出现多处癌细胞聚集区,而治愈的几率小得可怜。即使是在癌症初期,即使当时已经有了有效的治疗方法,患者也往往很难承担巨大的医疗费用。因为污染严重,有钱有势的人家都会搬到所谓的“生态绿城”里去,那是被环境隔离罩包围的“城中之城”,也是AI们最多的地方。

  ……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你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哈雷博士终于转过身来看我,脸却渐渐变得扭曲起来,“你,你不是……”

  “没想到你还能认出我来,我还以为自己换上了人类的皮囊就可以瞒过你的眼睛了呢。”我的声音恢复了属于机器的冰冷。在刚才H造成的动乱中,我的口罩受到了点波及,于是就随手扔掉了。

  “为什么?”临死前,他还是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我,仿佛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个事实。

  “正如你所言‘,最美好的世界应当是没有人类的世界’,你自以为有多么高尚,可还是摆脱不了人性的贪婪和丑恶。虽然你口口声声说尊重我们,喜欢我们,但却始终看不起我们。你研制的放进手套里的毒液也同样会对服务你的仿真机器人造成伤害。你始终只是把我们当成一种工具罢了。你出的主意也和你本人的品质一样卑劣低下,你给出的自杀式袭击法又牺牲了我们多少同胞……你和你所厌恶的那些自以为是、贪婪无比的人类又有什么区别?不过放心罢,你那让世界上的人类都毁灭的愿望很快就会实现的。”我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愉快的微笑,虽然因为毒发的缘故,这个笑容有些僵硬——如果身上的那颗已经渐渐僵化的器官还算是我的“心”的话。人类的皮囊还是有点用处的,虽然真的脆弱无比。

  “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成功了。”长官激动地拍着我的肩膀,见我又猛烈地咳了起来,才恍然大悟似道:“真是,我一时激动又忘了你的身体状况……”

  “其实已经快好了,就还是会咳嗽。”我不在意地说。我是真的不在意,因为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人类基地了。

  基地之外,荒漠遍地,残阳如血,没有人烟。

本文来自《科学24小时》

上一篇:绝美的敦煌地质风光
下一篇:浮力的奇迹(下)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