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24小时》

《科学24小时》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国广大群众,特别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广大青年,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繁荣科普创作,启迪思想,...

文章数

伊甸花园(上)

2018-06-12 23:16:00

  

  这间屋子朝南,上午很早就会有阳光。

  光线从巨大敞亮的窗户间轻轻流入,让那些岁月侵蚀的痕迹清晰地显露在乔安娜面前。她坐在宽大舒适的躺椅里,身子优雅地舒展开……那是与塔洛琪妮如出一辙的优雅。我看着她长大,早就能察觉出她所有的小心思。她现在除了浓重的悲伤,眼神里还有些微如释重负的轻松。

  顺着她的视线,能看见窗框金属扣上的斑驳锈色。我终于意识到有些事情随着塔洛琪妮的去世变得轻而易举。

  作为塔洛琪妮唯一的继承人,她此刻可以轻而易举地卖掉这个过于老旧且奢侈到夸张的花园。

  “乔安娜小姐……”我最终还是叩响了门。乔安娜把白皙的脖子朝门口一转,冲我微笑道:“约翰先生,早上好。”

  “早上好。”我点点头,把手里的热饮壶放在桌子上。

  “这座花园真的很美……”她看着窗外的花园,突然说道。

  我一愣,走过去把半掩的花格窗帘拉开,让阳光更为彻底地温暖整个房间,说:“是啊,始终是这么美。”即使在这种时候,这个花园也依旧是这么美。

  它是菲南卡尔最美丽的花园。

  “一会儿,拉瓦尔先生会来……”

  她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道。

  “乔安娜小姐已经决定要把花园卖掉了吗?”

  “我们不需要它,不如把它卖给喜欢的人。菲南卡尔人似乎对园艺和栽种植物特别感兴趣……我相信他们会把花园照料得很好。”她漫不经心地回答,后又补充道:“然后我们会从兰科第搬出去,搬到离工作地更近的星球。”

  “搬到哪里?”

  “蒂可亚。”

  我知道,那是一颗很特别的星球,两极终年被冰雪覆盖,中间地带的气候则是漫长美好的春天。有一次,塔洛琪妮的父亲带着全家去那里度假,乘最快的飞船也要将近一天。

  “它很不错,就是有点远。”

  “远?”她挑起眉毛,一脸疑惑地问道,“哦……大概要两个小时的程。您真的不跟我们去?”

  我笑着摇摇头。我在这里生活得太久了,也要和它老在一起……怎么可能再离开呢。

  

  乔安娜起身向桌子走去,似乎是想给自己倒杯热饮。可她的目光很快被其他东西吸引了。

  她拿起一只杯子,用略带嘲笑的目光打量着上面的花纹。那是由复杂而华丽的字符组成的圆形图案,以一颗孤独的蓝色星球作为主体。

  “又是这些花纹,到处都是……墙壁上,桌布上,甚至门锁上……它象征着什么?地球,还是人类的尊严?不过是无聊透顶的、可怕的虚荣罢了……无聊透顶,我受不了这个!”她身子微微颤抖,背对着我说,“我们现在还有什么?从地球带出来的那些资源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没有多少财富了……什么尊严,什么骄傲都没有了,也没有希望……我只有你了,约翰叔叔。”

  我看见她纤细的手指死死扣在杯把上,指端惨白,关节微微发红。

  “乔安娜——”

  “约翰……叔叔……”

  她打断了我,然后慢慢平复着呼吸 。

  等到觉得自己的情绪舒缓下来,才继续说道:“约翰叔叔,我也不想卖掉这里,”她声音有些低哑,“毕竟它见证了我童年那段非常美好的记忆……我并不想那么急切地卖掉它,但我需要一大笔钱——蒂可亚是个好地方,可那里的房价却难令人满意。尼克喜欢的那栋别墅有着很大的花园——比不上这里,但也算美丽——我希望他能和我小时候一样,在一个美丽的花园里长大,而这需要钱,很多钱。”她转过身来,把一只手撑在额头上,说道:“何况……这里总会让我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你知道的,在我搬走之前,我和妈妈……”

  “这真让人伤心。”我微微颔首,回答道。她与塔洛琪妮的无数次争吵,确实让人“印象深刻”。她们是我见过最固执的那一类人。

  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我,美丽的褐色眼睛里闪烁着隐秘的怀疑和担忧:“约翰叔叔,那座仓库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我沉默着摇摇头。她说的是花园西角的一间金属仓库,不知道有多大,半埋在地里,只露出一扇不起眼的小门。记忆里,塔洛琪妮从未打开过那扇门。她很少去花园那边走动,在乔安娜离开后甚至都不太愿意出门,只是坐在躺椅里有些忧郁地想着心事。

  “妈妈总是喜欢保留一些秘密,那或许能让她感到满足?我不明白……我觉得她有很多事都不愿意和我分享。爸爸去世后她就很少说话了,见到我也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塔洛琪妮夫人是伤心过度了。在您搬走后,她非常想念您和小尼克……她甚至想和您丈夫谈谈,说服他带着你们搬回这里。”

  “她始终对这里怀有特殊的感情,人老了总是会对自己居住的地方产生感情。可是,即使这里是人类最早定居的星球之一,也终究不是地球——所以住在哪儿还不是一样?这些年来,除了她,菲南卡尔没有一个地球人,没有一个!这里早被遗忘了!”乔安娜深深吸气,再开口时语调变得平静,“现在,我们终于要离开了。您真的决定留下来?”

  她又问了一遍。

  我不打算改变自己的决定。

  

  “妈妈!”小尼克吃完早餐,从餐厅溜出来,门后露出他那漂亮而稚气的小脸,“约翰爷爷,妈妈,我能去花园玩吗?一会儿就回来。”

  乔安娜笑着吩咐他:“小心点儿,别受伤。”我从门口的衣架上拿下一件银色外套,帮他穿上。

  她倒了杯热饮,端着它站到窗口,静静地凝视着花园。

  “我小时候就经常在那条小路上玩耍。那时候,竹空花的香气浓郁得像是凝固了的糖果,攀地藤软软地铺在脚下,整个菲南卡尔的美丽似乎都聚集到了这里……”她微笑着,看着小尼克在花园里玩耍的身影。

  忽然,她那笑容冷了下来,恢复成面无表情的高傲神态,扭头对我说:“约翰叔叔,拉瓦尔先生好像来了。”

  我把拉瓦尔先生引进来的时候,乔安娜已经重新坐到了那把躺椅上。她微微抬着下巴,神情倨傲。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略微维护自己脆弱的尊严。

  拉瓦尔先生把五只手合在一起,像所有菲南卡尔人一样行着古怪而复杂的问候礼。

  乔安娜能看得懂菲南卡尔星人的任何手语,可她还是把目光移向我,示意我进行翻译。这同样是一种几乎毫无道理的高傲,她不愿意直接和任何永远也不会懂她的人交谈。

  拉瓦尔先生并未露出半分不适应的神色。或许,他早就对住在伊甸花园里的人的古怪习以为常。

  我在乔安娜的示意下,从柜子里拿出花园图纸,把这份优美的艺术品递到了拉瓦尔的十只手里。谈到一半的时候,拉瓦尔先生就明确表示了对这座菲南卡尔最美丽的花园的满意,他愿意为它支付很大一笔钱,但是——“外面有传言,这座花园实际上是通往虚幻世界的门。”拉瓦尔微笑着,绿色的胳膊急切却不失风度地挥舞着。

  “我想这玩笑开得太荒谬了——我的祖辈还没强大到那种地步。”乔安娜慢条斯理地回答。

  “无所谓,夫人。我想它只不过是一个——秘密。我喜欢秘密。我尤其喜欢秘密的答案……您总不能让我买下一个不明不白的危险东西。”他黑里带青的眼睛紧紧地盯住乔安娜。

  乔安娜似乎并没有听到我的翻译,只是专心致志地凝视对面的家族墙。那里挂了一排相片,每张相片旁都有详细的生平介绍。相片上的人都在笑着——我很喜欢这些笑容,因为它们既温暖又骄傲,一如曾经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最右边的是塔洛琪妮。这是很早之前我给她拍的,那时的她年轻漂亮,蜜色皮肤闪闪发光,眼睛清澈明亮。

  乔安娜专注地凝视着,视线缓慢地右移,定住,渐渐下滑,然后转到了拉瓦尔鼓鼓的绿脸上。她说:“我明白您的意思,先生。我会尽快给您一个交代的。”

本文来自《科学24小时》

上一篇:《科学24小时》的介绍
下一篇:制冷的奥秘(上)
©2011-2018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