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养生》

《科学养生》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科学养生》是一本以培养现代人养生意识,传播养生保健知识的刊物。核心内容以养生为主,兼顾养和治。...

文章数

杜甫之死的警示

2017-11-27 16:28:00

  “大历中,出瞿塘,下江陵,溯沅、湘以登衡山,因客耒阳。游岳祠,大水遽至,涉旬不得食,县令具舟迎之,乃得还。令尝馈牛炙白酒,大醉,一昔(夕)卒,年五十九。”这是广为采信的《新唐书》中关于唐代诗人杜甫死亡经过的记载。

  从这段记载中可以看出,杜甫是在出四川沿水路下行,途经湖南耒阳时,遭遇洪水,船被洪水围困不能前行,连续饿了接近10天,后被当地县令派人救出。老迈体弱的杜甫饱食、过饮县令馈赠的牛肉白酒后,一夜暴卒。

  杜甫生于公元712年,死于公元770年,死时年仅59岁。一直以来,人们对他的死因多方求证,最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在他的不良生活习惯导致的疾病,和疾病导致的身体虚弱上。正是在身患重病和身体虚弱的背景下,一个偶发事件:涉旬不得食——尝馈牛肉炙白酒——甫饮过多,才使这位伟大的诗人突然离开了人世。

  在杜甫现存的1400多首诗中,我们可以找到他不良生活习惯(纵酒)和病痛缠身(尤其是患有严重的糖尿病)的证据。

  杜甫现存的诗中与饮酒有关的共有300首,几乎每5首中就有1首提到了饮酒。

  杜甫是一个老资格的酒民,他的纵酒生涯早在少年时代就开始了。“往昔十四五,出游翰墨场。----性豪业嗜酒,嫉恶怀刚肠,----饮酣视八极,俗物多茫茫。” 这里的一个嗜字,一个酣字,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杜甫不仅十四五岁就开始饮酒,而且一上来就达到了“嗜”和“酣”的痴迷程度。

  杜甫对自己的嗜酒心知肚明,且擅于寻找各种理由为纵酒吟唱。高兴了要喝: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忧愁了要喝: “浊醪谁造汝?一酌散千忧。”“前村山路险,归醉每无愁。”朋友来了要喝: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送别友人要喝: “ 相逢难衮衮,告别莫匆匆。但恐天河落,宁辞酒盏空。”上朝后要喝: “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 懒得上朝也要喝: “纵饮久拼人共弃,懒朝真与世相违。”有钱了肯定要喝: “得钱即相觅,沽酒不复疑。忘形到尔汝,痛饮真吾师。”没钱了去借去赊也要喝: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酒债寻常行处有。”有秀竹黛水相拥可以喝“雅酒”: “ 嗜酒爱风竹,卜居必林泉。”没有佳肴新酿就喝“陋酒”: “ 盘餐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没有具体理由,为了遣怀、放怀、抒怀也要痛饮、烂醉,这类诗句俯拾即是,如“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生前有限杯”、 “谁能更拘束,烂醉是生涯”、“浅把涓涓酒,深凭送此生”、“狂歌遇形胜,得醉即为家”,等等。

  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他的诗多反映当时的社会动荡、政治黑暗、人民疾苦,“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这些千古不朽的诗句就出自杜甫笔下。按理说,像杜甫这样忧国忧民,人格高尚,诗艺精湛的 “诗圣”,以酒燃诗兴、以酒泄义愤,是可以为人理解的。但要命的是,杜甫是在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尤其是严重的“消渴病” (糖尿病的古称)的情况下嗜酒无度的,这就为他的早衰和暴卒埋下了隐患。

  在杜甫现存的1400多首诗中,有140多处记载了他自己的病情。

  杜甫三十多岁即患了风痹症。“缘情慰漂荡,抱疾屡迁移”(《偶题》),长年四处漂泊,风餐露宿,营养不良,使他的风痹症不断加重,一直缠绵不愈,以致到了晚年,“缓步仍须竹杖扶”(《寒雨朝行视园树》)。

  杜甫曾困守长安十年,“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生计艰难,到处碰壁,报国有心,请缨无门。就在这时,杜甫不幸染上了疟疾,并且迁延三年。他在写给友人王倚、高适的诗中分别叙述了自己的病况:“疟疬三秋孰可忍,寒热百日相交战,头白眼暗坐有胝,肉黄皮皱命如线。” “三年犹病疟,一鬼不消亡。隔日搜脂髓,增寒抱雪霜。”

  杜甫常年受着“消渴病”(糖尿病的古称)的折磨。他在给文学家元结的诗中说:“我如长卿病,日夕思朝庭。肺枯渴太甚,漂泊公孙城(长卿是西汉时大词赋家司马相如的字,他也是位糖尿病患者)。”糖尿病以多饮、多食、多尿、消瘦为典型症状,从杜甫的一些诗句中,可以看出他的糖尿病症状相当严重,如“闭目逾十旬,大江不止渴”,说明严重口渴;“病身虚俊味,何幸饫儿童”,说明食欲不振;“临餐吐更食,常恐违抚孤”,说明恶心呕吐;“病渴身何在,春生力更无”,说明极度疲惫。而这些都是现代医学指出的糖尿病在危重阶段出现的症状。

  严重的糖尿病给杜甫带来了许多并发症,如肺结核、白内障、眼底病变、失聪、皮肤瘙痒等。杜甫在晚年屡屡言及自己的肺病:如“肺病久衰翁”、“高秋疏肺气”、“衰年肺病惟高枕”等,说明他已患了肺结核。“金篦空刮眼,镜象未离铨”, 表示他用金篦刮眼法治疗过白内障,但效果似乎不好;“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表示他已出现眼底病变;“眼复几时暗,耳从前日聋”,说明他在晚年已接近失聪; “令儿快搔背,脱我头上簪”,说明糖尿病使他皮肤奇痒难禁。

  那么,是什么导致杜甫饱受病魔折磨,不到60岁就体弱不堪、形同废人呢?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如:长期颠沛流离、饮食不节,使他营养不良,骨瘦如柴,抵抗力弱——“心微傍鱼鸟,肉瘦怯豺狼”(《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适、虢州岑二十七长史》);不控制食量—— “多病久加饭,衰容新授衣”(《雨四首》),而糖尿病人应限食,否则会使血糖上升,加重病情;喜欢甜食——杜甫出游时,为解口渴,竟“ 茗饮蔗浆携所有,瓷璎无谢玉为缸 ” (《进艇》),带着许多大瓶甘蔗汁不时饮用,而糖尿病人是应忌食甜食的。但这些只是使他体质变弱和病情加重,而导致他患上致命疾病(糖尿病及糖尿病并发症)的罪魁祸首还是纵酒这个不良生活习惯。

  杜甫在年轻时,恃强耽酒,悄然伤害了身体基础;中年时,在忧劳过度,身患风痹症的情况下,仍然 “莫厌伤多酒入唇”(《曲江二首》),嗜酒如命,以致身体被掏空,让糖尿病乘虚而入;晚年时,糖尿病并发症蜂拥而至,疯狂侵蚀本已嬴弱的身体,虽然“潦倒新停浊酒杯”(《登高》),但为时已晚,病情已经不可逆转。这时,长期给予他关照的成都尹兼剑南节度使严武忽然病逝,使他失去依靠,只得举家东迁,不料船出三峡,正遇河南兵变,受阻于湖南,在长沙、岳阳、衡州和耒阳之间漂泊了两年。终于,在挨饿多日,极度劳累的情况下饱食过饮,导致身体崩溃,暴卒而亡(极可能死于糖尿病并发的酮症酸中毒或心、脑血管病急性发作)。这就是杜甫之死给予后人的深刻警示。

上一篇:科学养生月报
下一篇:德国医院有专人管色彩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