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之友》

《科学之友》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倡导大众理解科学。

文章数

悬壶济世 妙手仁心

2015-11-25 11:47:42

——民医侯玉祯的贴心“诊”路

侯玉祯自小跟随祖父侯四宝学习雾酒疗法,然而成年之后的他并没有像父辈们一样给人看病,他到了和顺煤管局上班,像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过起了朝九晚五的生活。一次在山里教书的妻子跟他说,班上一个孩子的父亲在放牛时摔断了腿,家里人正急着借钱借车想去几十里外的县城住院,问他有没有办法给借个车。然而,对于骨折的病人来说,一个多小时山路的颠簸能否撑得住尚且不说,做手术的一大笔费用对于靠放牛为生的人家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这时的侯玉祯突然想起自己从小学的雾酒疗法,于是主动找上门去,说你要信得过我,我给你治。虽说侯玉祯自学成出师以来并未给人看过病,然而祖辈治病的威望对于村民来说依然是金字招牌,果然,一个多月后,病人痊愈可以下地干活了。而这一次的诊治也让侯玉祯在当地声名鹊起,找他看病的人越来越多,索性便从和顺煤管局辞职,到榆次开起了诊所。对于这一切,他并没有表现出成功后的喜悦,在他心里,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始萌芽。

36051

潜心研习 扪心问诊

对于祖辈的治疗,人们大多把雾酒疗法当神话一样流传,而对于雾酒疗法的原理祖辈们也没有作过太多的研究,于是因家境贫寒没上过几天学的侯玉祯,一手拿着字典,一手捧着《黄帝内经》等中医入门的书籍开始慢慢学,晦涩难懂的中医理论对他来说更是难上加难,寻找雾酒疗法的治病原理、寻求雾酒疗法治病的其他突破口,给雾酒疗法找到科学佐证来证明这不是神话,让更多心存疑虑的人接受它,让雾酒疗法不再淹没在现代科学飞速发展的时代里,成了侯玉祯不懈努力的目标和动力。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诊病实践和大量中医医书的佐证参考,侯玉祯终于研究并摸索出了雾酒疗法不开刀、不吃药的医学原理。

作为晋中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雾酒疗法”的代表性传承人,侯玉祯是一位医德高尚、医术精深、医法独特的中国民间医师。他所用的雾酒疗法曾被中国科学院鉴定为中国唯一的独特治疗方法,他不求名利,奔走民间,40多年来治好的病人不计其数,有股骨头坏死、骨结核、骨折、坐骨神经疼、腰椎尖盘突出、椎增生无名的各种神经疼痛、椎增生等各种骨伤病人,还有一些被医院治疗留下后遗症的病人、心脏病人、直肠癌病人、肺纤维化病人等。

众所周知,在人生活的数十年里,孩童时期的自愈能力和生长能力是最强最快的,曾经有一名病人出于好奇,在找侯玉祯看病的同时也到医院找西医大夫诊治,而每隔一段时间拍X光检查时都会发现,他比同一时期住院的病人恢复要快很多,用当时住院医师的话说,这个成年人的恢复得水平及伤口愈合速度和几岁的孩子一样快。很多找到侯玉祯看病的病人都用幸运来形容自己遇到良医的心情。经人们口耳相传,找他看病的不再止于当地受伤的村民,各行各业的病人都慕名前来诊治,其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越来越多,这就说明,雾酒疗法的原理有了科学佐证,开始被更多的人所接受,既有本地人,也有从内蒙、西藏等地远道而来的病人,甚至有美籍华人专程回国找其看病,有的甚至聘请侯玉祯作了家庭保健医生。对于他们来说,遇到一个善于运用身体自愈力治疗的医生,康复得更快,不仅能省去一大笔医疗费用,更是在远期效果上对身体的真正负责。在现代医学飞速发展的今天,人们享受到了很多之前不敢想象的医疗成果,然而也在为大量使用抗生素付出代价。耐药性、依赖性已经成为抗生素和止痛药物不可逆转的危害。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完全没有副作用的药物几乎不存在,无论是药物的副作用还是人体由于服药产生的耐药性,最终都会影响机体的自我修复能力。尽管现在的医疗条件比起从前已有很大改善,各种各样的病症却比之前更多,更年轻化、复杂化。

医术传奇 医德高尚

在侯玉祯行医的几十年里,遇到过最小的病人只有8岁,而医生的诊断为股骨头坏死。本是活蹦乱跳的年龄,却只能靠着人背肩扛来行动。那是1999年的5月。家住山西省临县的苗根明8岁的儿子,大腿根部疼了两三个月后越发严重,不久之后孩子已经不能走路了。经过各级医院确诊,这个8岁的男孩缺血性股骨头坏死。在现代医学上,股骨头坏死是没有治愈可能的,只能将坏死的股骨头取出,换成人造股骨头,医生给出了必须手术的建议,否则孩子终身只能躺在床上,而当时只有北京做这类手术的成功率较高,姑且不论手术的风险和术后恢复的痛苦,仅仅是因为还在生长期的孩子手术后还必须面临10年更换一次假性股骨头的痛苦,终身不能参加任何体育活动,不能干重活,生活完全没有质量可言,这一切就已经在孩子承受能力之外了。可此时的苗家人别无选择,在父子二人去北京手术路过太原时,有人告诉他在晋中有一个叫侯玉祯的大夫能治孩子的病,不需要手术。于是,苗根明背着儿子找到了侯大夫。而这一来就没有再去北京,跟随侯玉祯大夫治疗一个多月后,孩子可以依靠拐杖走路了,经过半年时间的治疗后彻底康复,且医院X光检查结果显示,孩子的股骨头已经恢复得与正常人无异。

如今,近20年时间过去了,孩子的病情从未复发过,也没有任何不适。医者父母心,看着被病痛折磨的孩子脸上终于有了久违的笑容,侯玉祯的心情也随着孩子病情的好转一天天轻松起来,而在这之后没多久,他便关闭了诊所,不是病人太少,难以为继,而是来找侯大夫看病的人大多都是不能下床、不能自行活动的病人。来看一次病,对于普通人不算什么,对于这些病人却是不小的折磨,于是侯大夫从坐诊改成了上门服务。由于病人排得多,有时侯大夫上门看病连水都顾不上喝,总是一路小跑抓紧时间,有的病人甚至会说,只要听到侯大夫的脚步在楼道里响起时,病痛都会觉得减轻了很多。中医有言“三分治,七分养”,指的便是病人在康复过程中,医生和药物所起的作用较少,身体的恢复更多依赖于自我调节,也就是修复自愈力的过程,尽量依靠内力来治愈疾病,这是中医的根本宗旨,也是医疗的至高层次。

送医上门 贴心为民

侯玉帧大夫对患者不论是省、地、市领导还是城乡群众,不论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都一视同仁。为了减轻骨伤类患者行走不便的痛苦,他多年如一日,坚持为患者上门治病,变“坐门就诊”为“送医上门”,每天巡回到患者家中治疗。只要告知住址姓名的,他都按时上门,风雨不误,直到患者康复。如有外地人住在旅馆的,也同样上门治疗。这种不辞辛苦、上门治疗的精神,给行动不便的患者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人称“贴心大夫”。这一善举不仅为上千名患者解除了疾病困扰,治愈率达90%以上,也获得了民间医术在群众中的威望。侯玉祯曾谦虚而实事求是地说:“我并不是所有病都能治,也不是经治的都能治好”,他在治病救人方面一直遵循这样几个原则:治骨伤三不用——一不用开刀,二不用打石膏,三不用上夹板;治疗疼痛病既不扎针服药又不打针输液;行医问诊三不作(不挂号、不门诊、不住院)、四不用(一不用请,只要告一声便主动登门看病,二不用花钱买药物,三不用交诊断费,四不用给大夫备饭)。侯玉祯实心看病的作风与一心为患者着想的态度,赢得了广大患者的爱戴与好评,因此,人们异口同声地赞扬道:“这样的大夫才是真正给人治病的好大夫,真正一心为老百姓着想的贴心人。”

传承乏力 用心守护

说到雾酒疗法的传承,侯玉祯不免有些心痛。自祖辈以来,雾酒疗法的教授必须是口耳相传,完全是靠传承人强大的记忆力,并且传授时只有师徒二人,传男不传女,子承父业,为的就是技不外流。然而没有文字记载,没有史料可查,靠着口耳相传的方式,雾酒疗法几近失传。随着近代医学的发展和医疗条件的改善,很多人选择了西医诊疗。为了将雾酒疗法发扬光大,侯玉祯不仅仅是通过科学包括医疗设备的检验来寻找此疗法所蕴藏的科学道理,通过搜集资料、媒体宣传来保护雾酒疗法的传承,更是勇于打破雾酒疗法传男不传女、子承父业的传统,将家族里爱学、乐学、勤学的子辈,无论男女,认真教授。如今,其儿媳胡楠也已被正式授予“雾酒疗法”非遗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我们相信,几近失传的雾酒疗法终将揭开神秘的面纱被人们熟知,越来越多的雾酒疗法传承人将用自己的传承技艺造福百姓。

传承人档案

侯玉祯,男,山西省和顺县人,19562月生,1973年参加工作,1988年辞去公职,落户榆次,专心研习“雾酒疗法”,为百姓治病。其行医事迹,多年来先后被《山西农民报》《榆次市报》《晋中日报》报道。199310月在山西科技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山西民间名医》一书中,侯玉祯被列为“民间名医”;200910月被“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中国城市》编辑部、国发县域经济专家委员会信息中心在人民大会堂授予“中华百业杰出新闻人物”荣誉称号,并载入《盛世中华·全国百业杰出新闻人物大典》。

传承谱系

第一代:侯有亮(曾祖父)

第二代:侯四宝(祖父)

第三代:侯玉祯

第四代:胡楠(儿媳)





上一篇:传统晋作展风采 古典工艺焕新生
下一篇:雾酒疗法: 手到病除的医学奇葩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