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我们爱科学》

《我们爱科学》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8:00

《我们爱科学》杂志创刊于1960年,是我国最早创刊的少儿科普期刊,也是唯一一家国家级少儿科普期刊。由...

文章数

青铜盘风云

2012-04-24 13:58:57

 

15740

青铜盘风云

    

这是一个非常曲折的故事:一个2800多年前的青铜战功纪念盘,几经风霜,几度沦落,在马棚里当过喂马槽,在3多深的地下藏身多年……很多人为了得到它,机关算尽,手段残忍;很多人为了保护它,背井离乡,受尽磨难。如今,它已安身中国国家博物馆,成为国宝级的文物。

想认识它吗?那就跟随我们这篇文章,去回溯一下那段云谲波诡的历史吧。

 

这个马槽不简单

故事得从1864年一个阴沉沉的夜晚说起。

当时,清朝政府正派兵和太平天国打得不亦乐乎。淮军将领刘铭传奉当时江苏巡抚李鸿章之命攻打太平军。打下常州城后,淮军进驻护王府。

一天晚上,刘铭传正在灯下读书,忽然听到屋后不时传来清脆的金属撞击声。护王府大院哪来的金属声呢?刘铭传很奇怪,便举起蜡烛,循声找去,一直走到马棚旁才发现,原来是战马吃草料时,笼头上的铜环和马槽撞击发出的声音。

马槽大多是木头做的,怎么会有金属声呢?刘铭传猫腰仔细一看,嗬,这马槽竟是个满身花纹的金属大家伙。第二天一大早,刘铭传命人把马槽清洗干净,结果发现这是个澡盆一样的大铜盘,盘底铸有一段铭文,字体优美工整,可惜他一个都不认识。凭感觉,刘铭传认定这是个稀罕物,于是悄悄让几个亲兵把马槽装上车,运回了他的老家安徽合肥肥西县大潜山下的刘老圩村

几年后,刘铭传卸甲归田,找人看了这个铜盘,才知道这竟是个稀世珍宝。

 

“澡盆”记载的辉煌

铜盘叫“虢季子白盘”,是公元前816年西周时期铸造的。虢是西周时的一个诸侯国,季指的是兄弟排行中的老三,子是一种尊称,就像孔子和孟子,而白则是一个人的名字。铜盘的铭文讲述了一段辉煌的历史:周宣王时期,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猃狁(匈奴人的祖先)不时入侵周朝。周宣王极为恼火,于是派出虢国的季子白,带兵征伐猃狁。猃狁人野蛮凶悍,打起仗来不要命。而季子白也是个不怕死的人,他带领士兵冲锋陷阵,只一仗便斩敌首500个,俘虏50人,大败猃狁。周宣王乐坏了,设宴款待季子白并重赏他车马、弓矢和斧钺

感恩戴德的季子白回家以后,赶紧命人铸造了一个青铜大盘,把这件事情记在盘上。这个铜盘就是虢季子白盘。

 

不让看就是不让看

铜盘在地下沉睡了2600多年,清朝道光年间被陕西宝鸡的农民挖了出来。面对这么个200多千克的大家伙,推又推不动,搬又搬不倒,农民们只好拿它来盛水。一天,县里的县令从此经过,一眼就看中了这个铜盘。他连哄带吓,用了几个小钱就把铜盘弄到了手。后来,县令回到常州老家,便把铜盘带了回去。

几年后,太平军护王攻占了常州,铜盘落入护王之手。再后来的故事就被刘铭传夜观马槽续上了。

知道了铜盘身世的刘铭传,在老家建了一座雕梁画栋的亭子,起名“盘亭”。爱盘如命的他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个稀世珍宝,平日里盘亭总是锁着,秘不示人。很多人慕名找上门来,想一睹宝盘的风采,都被刘铭传一口回绝,就连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龢想看上一眼也未能如愿。

 

乱哄哄你抢我夺

刘铭传去世后,铜盘作为传家宝一直在刘家保存。但是世事难料,随着时局的动荡,铜盘的命运也走上了波折之路。辛亥革命后,军阀混战,驻安徽的军政大员们对这个宝贝垂涎欲滴,有的想用重金收买,有的设计诈骗。当时的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主席更是心狠手辣,他亲自带人跑到刘家,逼迫刘铭传的第四代孙子刘肃曾交出铜盘,刘肃曾不答应,结果被一顿毒打,差点送了命。

抗日战争爆发后,铜盘又成了日本人掠夺的目标。刘家人只好趁黑夜,在宅子外面挖了一个3多深的大坑,把铜盘埋在地下,上面又栽了一棵小槐树,然后全家逃离了故乡。鬼子一次又一次跑到刘家来搜查,但都失望而归。

抗战胜利后,刘肃曾回到了老家,不料厄运跟着来了。新任安徽省政府主席也打起了铜盘的主意,他一边威逼利诱,一边派了一个营的人马开进刘家,说是要保护国宝。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几个当兵的抓住了刘肃曾,说他偷了长官装有贵重物品的箱子。他们用枪逼着刘肃曾写下用铜盘抵债的欠条。刘肃曾没办法,只好假意应承下来,然后转身又逃离了家乡。气急败坏的省主席命人把刘家所有房屋的地面砖全都撬开,掘地三尺。幸亏铜盘没有埋在屋子里,这才又躲过一劫。

1949121,合肥解放了。刘肃曾决定把宝盘捐献给国家,他带领家人挖开泥土,取出铜盘。可就在铜盘即将送往北京前夕,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天晚上,一个盗贼溜进刘家,手持钢锯准备锯下铜盘上的8只兽首衔环。声音惊动了守护在附近的解放军战士,盗贼落网。

1950年,虢季子白盘被送到北京,现存国家博物馆。

 

认识宝贝真面目

在我国目前发现的传世青铜器中,虢季子白盘称得上是西周青铜器里的老大。这个大不仅指它的个头大,也指它的精美。铜盘形制奇特,虽是长方形,但四角却是圆的,长130.22厘米,宽82.7厘米,高41.3厘米。盘的四面外壁上各有两只精美的衔环兽首。盘内底部铸有111个字的铭文。

就是这段铭文,让虢季子白盘的价值更高。专门研究青铜器铭文的专家认为,这段铭文的排列方式和字形处理,和其他西周时代的铭文不同,却与东周后期战国的文字有些相近,比如它非常注意每个文字的单独性,线条讲究清丽流畅,字形注重疏密搭配,有些钱条刻意拉长,千变万化的姿态被孕育在每个字的造型中,堪称西周金文中的绝品。

 

小链接:金文是指殷周时期铸刻在青铜器上的铭文,也称钟鼎文。
上一篇:白杨“造雪机”
下一篇:会“奏乐”的石梯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