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0701_918410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我们爱科学》

《我们爱科学》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8:00

《我们爱科学》杂志创刊于1960年,是我国最早创刊的少儿科普期刊,也是唯一一家国家级少儿科普期刊。由共青团中央主管,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主办。《我们爱科学》旨在传播科学知识,激发创造灵感,启迪科学智慧,培养科学素质。

文章数
分享到:

午夜脚步声

2019-07-01 22:33:00

  上月说到,我们从山洞出来,回到营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睡觉之前,刘队做出部署:队员们每两人编成一个小组,轮流夜间值守,一旦发现异常情况,立即叫醒大家。

  凌晨4点左右,除了值守的小李和史沙尔,帐篷里的每个人都进入了深睡眠状态。在这样一种安详和静谧的氛围中,野人谷突然起雾了,随着薄雾渐浓,月光也慢慢朦胧起来。

  小李眼见外面的树林渐渐模糊,心里有些害怕。她轻声对史沙尔说:“史沙尔大叔,你以前在黑竹沟遇到过危险吗?”

  “当然了,遇到过很多次呢。”史沙尔点了点头,小声说道。

  “都遇到过哪些危险?你能讲一讲吗?”

  “说起来话太长了,我给你讲最近的一次吧……”史沙尔正要开讲,忽然,他的耳朵捕捉到了一种轻微沉闷的咚咚声,那声音由远及近,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朝着营地的方向走来,他赶紧闭上了嘴。

  小李也听到了那个声音,顿时紧张起来:“史沙尔大叔,外面好像有脚步声!”

  “嗯,有东西正朝着我们这边过来。”史沙尔向外面看了一眼,悄悄把搁在睡袋旁边的砍刀抓在了手中。

  咚咚声越来越近,那是脚踩在岩石地面上发出的声音。脚步声听起来有些沉闷,节奏不快,说明走路的家伙很是小心翼翼……小李一边用耳朵捕捉外面的声音,一边在脑海中快速思考:脚步声的主人会是谁呢?难道是大张回来了?不,大张走路不会这么小心翼翼……

  “这一定是那个居住在山洞里的失踪者!”小李有些激动地说,“咱们应该赶紧让他到帐篷里来……”

  “等一等,”史沙尔小声说,“这脚步声不像是人发出来的。”

  “啊……”小李一下傻眼了,很快,一种窒息般的感觉笼罩了她的全身,她想大喊大叫,可是喉咙里无法发出声音。

  不一会儿,那个家伙便来到了帐篷外面,在距帐篷十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史沙尔的身体有些颤抖,握刀的手几乎拿捏不住。在极度的恐惧中,他和小李都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叫醒旁边的队员们。

  脚步声停顿了一分多钟后,再次响了起来。随着脚步声离帐篷越来越近,小李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呼吸都快停止了。

  “有我们在,不要害怕。”这时,身后传来刘队的声音,小李和史沙尔回头一看,大伙儿不知何时全都起来了。

  刘队和小陈、小孟手里握着麻醉枪,其他队员也都拿着防身武器,大家紧张不安地注视着帐篷入口。

  由于山里夜间气温较低,为保持帐篷内的温度,临睡之前,我们把帐篷口封了起来,只留下了一个可以活动的小窗。这个小窗有30厘米长,10厘米宽。

  刘队把小窗轻轻打开,一股冷风马上灌进来,帐篷里的温度仿佛瞬间下降了好几度,大伙儿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从小窗看出去,外面薄雾朦胧,远近的景物好像蒙了一层毛玻璃,模糊不清,只能分辨出大体的轮廓和影子。奇怪的是,我们并没看到什么。

  “根据声音判断,它应该在帐篷侧面。”刘队指了指右边方向,小声说,“为了防止意外,大家都集中到左边来吧。”

  我们赶紧挪到左边,然后屏息静气,努力捕捉外面的任何一点儿声响。脚步声果然是从帐篷右侧传来的,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咚咚声越来越响,从脚步声大致可以判断:这是一个体形彪悍的大家伙。

  很快,咚咚声来到了帐篷外面,再度停了下来。尽管隔着一层篷布,但我们似乎能感觉到脚步声的主人正打量着眼前的一切,或许,它正思考着要不要冲进来。

  刘队左手握着麻醉枪,右手伸出去,把帐篷入口的拉链悄悄拉开了一半。仅仅过了十几秒,咚咚声再次响起,脚步声的主人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帐篷里的动静,显得有些迟疑不决。之后,脚步声从帐篷后面绕了过去,径直到了旁边的小帐篷前。

  小帐篷的位置,正好位于小窗的视角范围内,借助朦胧的月光,我们终于看到了那个背对着我们的不速之客。

  黑熊!一只身长至少有1.7米的大黑熊,此刻它正直立起身子,比小帐篷的顶部还高出了一大截,十分吓人。

  “嘭嘭”——大黑熊很快把小帐篷掀开了,里面存放的器材和食品全都暴露出来。

  黑熊一边倾听着周围的动静,一边大吃特吃散落的食物。突然,它停止咀嚼,警觉地向后看了看。大概是意识到了身后的危险,它叼起一块食物准备开溜。

  “刘队,我给它一枪如何?”小陈把麻醉枪从小窗口伸出去,瞄准了那个黑熊肥嘟嘟的屁股。

  “刘队,赶紧动手吧!”眼看大家伙要逃走,小陈着急了。

  “算了,让它去吧。”刘队长出一口气,把麻醉枪撤了回来。

  黑熊没有回头,它叼起食物向树林里跑去,只一会儿工夫,那个壮硕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走,出去看看。”过了好一会儿,我们才回过神来,钻出帐篷。外面雾气转浓,光线更加黯淡,四处一片昏暗。

  刘队把手电筒拧亮,眼前一片狼藉:小帐篷被掀翻,篷布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器材和食品滚了一地。

  “看来黑熊是冲着食物来的,”老赵摇摇头说,“这家伙嗅觉非常灵敏,哪里有食物,它们就往哪里冲—我估计昨天晚上,咱们的营地里也来了这么一位客人,所以红外探测器才会发出警报……”

  “对了,刚才红外探测器怎么没有发出声音呢?”刘队拍了拍脑袋。

  刘队的话一下子提醒了我们,红外探测器能捕捉到夜间活动的人和动物的信号并发出警报,可刚才那个大家伙在我们的营地里闯进闯出,它为何没有一点儿动静呢?

  我们把红外探测器取下来,进行了检测,发现几个探测器都失灵了。大家面面相觑,感到有一股说不出的寒意。

本文来自《我们爱科学》

下一篇:洞穴主人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