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0707_919005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我们爱科学》

《我们爱科学》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8:00

《我们爱科学》杂志创刊于1960年,是我国最早创刊的少儿科普期刊,也是唯一一家国家级少儿科普期刊。由共青团中央主管,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主办。《我们爱科学》旨在传播科学知识,激发创造灵感,启迪科学智慧,培养科学素质。

文章数
分享到:

悬崖迷路

2019-07-07 23:01:00

  上月说到,我们发现红外探测器失灵了,经过检查,原来是线路短路的问题。由于雾气凝结成水珠流进探测器内部,造成了线路短路。

  天亮了,可是野人谷仍一片昏暗,雾气越来越浓,周围朦朦胧胧的。

  现在我们面临两个棘手的问题:第一,大张下落不明,最迫切的任务是找到他;第二,这场大雾不知何时才能消散,要是被困在这个地方,那我们也自身难保,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向外面求助。

  “要救大张,光靠我们的力量肯定不行,必须马上报警。”刘队说,“另外,科考队自身也需要救助,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但是,卫星电话竟然没有信号,我们跟外界也无法联系。

  几天前,在原始森林遭遇地震时,我们曾用卫星电话向地震台了解过情况,史沙尔也用它跟家里通过电话,可在这里为何打不出去呢?

  “可能是受到了地形的影响。”老朱分析道,“卫星电话是利用天上的卫星进行中转通话的设备。一般情况下,如果有大型建筑或山体等遮挡物遮挡,通信信号会不稳定,有时甚至完全没有——这里山高谷深,地形闭塞,所以卫星电话打不通也很正常。”

  “嗯,看来只有走出野人谷,卫星电话才会有信号。”刘队要求大家做好准备,吃过早饭后立即出发,先走出野人谷再说。

  雾气更加浓了,能见度越来越低,早上还能勉强辨认50米开外的树林和山峰,等到我们吃完早饭准备上路时,能见度已经不足10米了,不但无法看清周围的树林,连几步之外的队员都难以分辨。为了防止走散,我们一个跟着一个,前后队员之间用绳索连在一起。

  走了不到500米,领头的史沙尔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啦?”刘队问道。

  “雾太浓了,我实在辨不清方向。”史沙尔一脸愁容。

  是呀,大雾无边无际,完全看不清方向。这样瞎摸乱撞,一旦迷路,等待我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朝着这个方向一直走下去,就可以顺利走出野人谷。”刘队和老赵、老朱掏出指南针看了一番后,很快确定了前进方向。

  雾气包裹在我们周围,空气湿度几乎达到了饱和状态。走了没多久,我们的衣服都湿透了,旁边的树叶也滴滴答答不停地往下滴水,使得脚下的道路湿滑难行。

  身边的树木越来越稀疏,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块空地,但在雾气笼罩下,谁也看不清空地面积有多大。

  “快走吧,到那里就好了。”大家相互鼓励。在潮湿的密林中穿梭太久了,我们都渴望去空地上好好休息一下。

  这时,走在前面的史沙尔突然发出警告:“慢着,前面是悬崖!”

  好险哪,前面果然是一处被云雾遮掩的悬崖!探头一看,峭壁仿佛刀削斧砍一般,垂直向下,延伸数米就进入了无底的浓雾,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只见一股山泉从崖顶飞泻而下,却听不到任何回落的声音。

  怎么办?路在这里彻底断掉了,而我们经过一上午的急行军,早已又累又饿。

  “不是有指南针指引方向的吗?这是怎么回事?”有队员问。

  刘队没有说话,他手持指南针,一脸困惑地观察着周围的地形。

  “指南针指引的方向应该没错,不过这里的地形实在太复杂了,再加上大雾弥漫,视野狭窄,迷路也是可以理解的。”老赵解释道。

  大家沉默不语,都在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刘队和史沙尔匆匆交谈几句后,走到我们中间说:“上午的方向有一点儿误差,所以导致我们走到悬崖上了。不过不要紧,刚才我和老史讨论过了,这条路是唯一的通道。现在我们先休息一下,接下来我们要下到沟底,从沟里穿出去,希望大家振作精神,全力跟上,谁也不要掉队!”

  放下背包,大伙儿坐在悬崖边上,一边啃着压缩饼干,一边小声谈论。四周云遮雾绕,不时有大团大团的雾气从深渊里升腾上来,把一切遮盖得严严实实。

  这些雾又白又浓,像流动的牛奶一般,在它们的笼罩下,我们都看不清身边的队友。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令我们不禁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但此时此刻,大家都在为未知的前途担忧,谁也没心情享受这种感觉。

  10分钟后,我们背起背包准备出发。这时,老王忽然叫了起来:“咦,我的背包哪儿去了?”

  我们心里一惊,老王的背包里装着不少食物,要是背包丢了,那我们能坚持的时间就更短了。

  “刚才你把包放在哪里?”老赵问。

  “就挂在这儿呀,”老王指着边上的一棵杉树说,“刚刚我还从里面拿了一盒压缩饼干分给大家,可是才一会儿包就不见了。”

  “你为啥把包挂树上呢?”

  “这不是地面潮湿吗?我担心包里的食物受潮,就把它挂在树上了。”

  大家赶紧帮着寻找,可是找遍了附近的犄角旮旯,老王的背包仿佛从林间蒸发了似的,怎么也找不到。更奇怪的是,地上一个脚印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正当我们迷惑不解时,头顶的树上忽然掉下了半块压缩饼干,它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老赵的头上。

  “我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老赵捡起饼干说,“其实我早有预感,没想到真是它们干的。”

  “谁干的呀?”有人问。

  “猴子!”老赵说,“黑竹沟有不少猴子,这些家伙经常在树上活动,刚才它们可能是发现了老王的背包,趁着浓雾把它偷走了。”

  我们抬头向树上望去,可是在雾气笼罩下,根本无法看清。

  “老赵说的没错,偷包的肯定是猴子。”刘队说,“不过,咱们没工夫和它们纠缠,现在要赶紧离开这里。”

  老王懊恼地用拳头捶打自己的脑袋:“我真不该把背包挂在树上,应该随时放在身边……”

  大家重新走进树林,不知道大雾笼罩之下,前面还会遇到多少麻烦和困扰。

本文来自《我们爱科学》

下一篇:随声音而生的舞者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