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李瑄

李瑄

开博时间:2016-11-21 20:55:00

《生命世界》编辑

文章数

书趣——钟芳玲和她的《书天堂》

2013-01-31 14:31:01
      小时候,因为假日里经常被寄放在阿姨工作的地方,是在新华书店的库房里,那堆积如山的书册实在给我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一个人待在角落里,似懂非懂地翻着触手可及的各种书,墙边,头顶上,坐着的,甚至临时派用的简易写字台都是成捆的书。后来,便想着,如果有一家自己的书店就好了,无所谓生意好坏,只要满塞着书籍,任阳光慵懒地照射进来,空气里淡淡的浮尘,静悄悄地发着呆……这当然是不现实的。

 

      再后来,读周越然的书话,把买书藏书这样一件事情描摹得仿佛战役一般,与书商斗智斗勇更是其乐无穷,不禁莞尔,真乃妙人也。于是,对各种书人书事又关注上几分。台湾女作家钟芳玲的《书天堂》正是这样一本“有关书的书”,她不断地游走和搜寻各地的书店,记录着书世界的各种见闻。或许作者并不以文笔优美、细腻见长,但阅历深广,字里行间的那份潇洒和从容也足叫人欣羡。

 

      20561

     《书天堂》的封面与封底图案,取材自一册全部以白色猪皮装订的《乔叟作品集新印》,该书现在为美国南方卫理公会大学布丽德威尔图书馆珍藏。

 

      一个人爱书能到什么程度呢?著名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是个博览群书的人,他在56岁执掌阿根廷国家图书馆时,因家族遗传的原因,眼睛已经无法阅读,拥有着宝贵书籍的同时也陷入到无休止的黑暗当中,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然而作家并没有放弃,他还是通过聆听、口述的方式坚持读书和写作。博尔赫斯曾经说过一句话:“我总是想像天堂将如同图书馆一般。”却是反映了许多爱书人的心情,更传递出一种坚定的信念,或许,无论在光明或黑暗中,接近书籍都是人类不变的渴求吧!(《图书馆之爱》)

 

      20564 

      早期的图书馆多为私人所有或仅限达官贵人使用,直到18世纪后才出现所谓“流通图书馆”,类似今天的租书店。这张标题为“流通图书馆”的画,画中女人由书本构成,象征着书籍会走动。

 

      同样让人动容的还有哈里·埃尔金斯·怀德纳,泰坦尼克号不幸的殉难者之一。出身美国费城首富之家的怀德纳是大西洋两岸著名的藏书家,在那趟致命之旅前,他还满心欢喜地从伦敦的古董书店中买了许多珍本书,其中最特别的是1598年出版的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的散文集《随笔》。当怀德纳嘱咐店员将他的战利品妥善处理时,曾说道:“我想我将把这本培根小书放在口袋中,若是不幸遇上船难,它也会跟随着我。”没料到竟一语成谶,遇难时年仅27岁。他母亲获救后,除了将爱子的所有藏书捐给他的母校哈佛大学外,更慷慨地捐出两百万美金,在校园里建了哈里·埃尔金斯·怀德纳纪念图书馆。怀德纳生前曾指出,希望自己未来能与伟大的图书馆相提并论,而非仅仅只被记得是一个优秀的藏书家。他的理想在死后终于实现了。(《书人的魅力》)

 

      当然,并非所有的藏书人都要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位于美国加州圣塔芭芭拉的“蓝道之家古书店”就是个弥漫着温情的地方,书店位于一座被树篱环绕的隐秘私人宅院内,宅院的主建筑建于1852年,目前已经是国家级的古迹。而主人蓝道先生虽然是国际知名书商,却一点架子也没有,乐于向访客介绍书店中的宝贝。而收藏家和书商则在主厅中交易。整面的落地窗引入户外阳光绿意,一尘不染的光亮书柜、书桌、雕花椅,让人心旷神怡,加上参差插架的珍本古籍,就算不买,能坐着静静地看上一回书,也算是人间福报了。(《蓝道之家古书店》

 

      不管怎么说,藏书家多是有着许多痴迷的人,尽管现在的电子书已经泛滥,但纸本书所承载的历史感与美感,又怎能轻易取代呢?对于古董书商、藏书家而言,书的形体有时侯比内容更重要,如果能拥有中世纪的羊皮卷、手抄本或古埃及的纸莎草书,怕是立即要高兴得跳起来了。然而,藏书人对版本的追求我们或许还能理解,对书衣的狂热就要让大多数人觉得乍舌了。本来是为了防尘而设计的书衣,最后却变为吸引目光的焦点。一本值得收藏的书是否含有书衣?价格往往可以差到几倍,甚至几十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约翰·斯坦贝克1929年出版的第一本小说《金杯》,一版只发行了1537本,这个版次的书现在是奇货可居,即使没有书衣,至少也要六百美元才能买到,但若加了书衣,却值一万美元。很多藏书家在拍卖场经常为了一本书抢得你死我活,倒不是因为他们房中没这本书,而是因为拍卖的书有着他们所欠缺的那一张书衣!(《藏书之乐》)

      20562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约翰斯坦贝克1929年出版的第一本小说《金杯》,如今已成为人人渴求的珍本,尤其是带有原始书衣者。

 

      20563

      文学史上最富传奇的书衣,该书衣在小说完成前便已经创作出来了,由于喜爱图像具有的爵士时代颓废风格,作者特别将此印象写入小说《大亨小传》,并要求主编千万别把书衣让给别人。

 

      在文字的尾声里完成阅读,但书人和书事的点点馨香早已沁入心扉,我会不时地再翻开这本《书天堂》,只为了里头的一帧帧照片。你可以把这本书当成“书人纪事”来读,也可以当成图书编目来看,不管过去多少年,那些经典的,勘称艺术品的书还在散发着浪漫、怀旧的情怀。





上一篇:手工学堂之婴儿和尚袍
下一篇:雨林的秘密花园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