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杨晗之

杨晗之

开博时间:2016-11-21 20:30:00

《科学画报》编辑

文章数

水光潋滟说莫奈

2014-05-28 14:07:23


/林凤生

 

在中法建交50周年之际,作为重要庆典活动之一的《莫奈专题特展》在上海展出,给我国文化界带来了一股清新旷远的田园之风。当我们走进画展,徜徉在大师的杰作前,那色彩浓艳的紫藤花、悠远水意的睡莲、泰晤士河里金光闪烁的夕阳倒影……无不让观者看得心驰神往、如痴如醉。

 

莫奈大师的成功之道

 

20世纪初,传统的西方写实绘画经过了500年的发展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这时莫奈和以他为代表的印象派横空出世了。他们放弃了经典绘画强调透视、三维空间的写实传统,着眼于自然界里的光与色的变化,特别是那些稍纵即逝的奇妙景象。莫奈认为:“在光的照耀下是没有绝对颜色的,随着时间、光源的变化,每一物体的面目都在不停地变化。”而他就是想“在最容易消逝的效果之前表达自己的印象”。那么,如何表达这种真实的景象,并把它画下来呢?这就需要画家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慧眼。莫奈在这方面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天赋,能够在芸芸众生熟视无睹的平凡生活中发现**。无怪乎,近代绘画之父塞尚惊叹说,他有一双神奇的眼睛。

 

莫奈的成功除了他具有超人的天赋之外,还有三点不可或缺的原因。首先,他有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原配妻子卡米耶与他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妻子去世后,他与画商的遗孀爱丽斯结为连理,共同抚养了8个子女。特别是爱丽斯的女儿布兰雪(后来成为他的儿媳)一直陪伴他度过一度失明的晚年,也是他艺术上的知音。如果没有这三位女性的悉心照料,他也难以活到86岁,并在耄耋高龄的时候创作出巨幅旷世杰作《睡莲组画》。

 

其次,莫奈有一个知音,那就是后来成为法国总理的克列孟梭。正缘于他的支持,莫奈的画一直有很好的市场,同时代的法国画家米勒画技不输莫奈,穷得连锅也揭不开,莫奈却有充裕的钱买下了离巴黎75千米的吉瓦尼村,并把它改建成一座美丽的庄园。如果没有这样和谐的生活环境,莫奈未必能够气定神闲地沐浴在阳光下,仔细观察周围景色的千变万化。

 

再次,在莫奈生活的年代,罐装的油画颜料已经面世,这使画家的户外写生成为可能。莫奈是西方画家中走进大自然的第一批人。为了写生,莫奈还购置了一条小船,载着他随波逐流,见到美丽的景致便随时停下来挥毫涂彩。同时代的大画家马奈曾用画笔记录莫奈的写生情景,看,他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

 27503


色彩平衡的奇妙之处

 

莫奈的画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画中洋溢着光与色的灵动。他的一位粉丝曾这样说道:“当我凝视莫奈的油画《房舍》1分钟后,见画中房舍的门窗都颤抖起来,这感觉就像服用了兴奋剂一般。”事实上,莫奈画中的那种静中有动之感,都是由画家的技法与视觉生理的机理联袂形成的。那么,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奥秘呢?

 

取一张白纸,画几个圆圈,再用墨水把圆涂黑。由于黑白分明、反差强烈,观者很容易确定它们的位置。若把几个小圆涂上深红色,白纸的其他部分涂上浅绿色,几个红圆的位置就不太清晰了,只能做到依稀可辨。倘若进一步调节颜色的亮度:让圆的红色变浅,底的绿色加深,当二者的亮度差不多,也就是达到色彩平衡时,几个圆的位置就变得难以辨认了。

 27499

在《红与绿图案》中,由于图中红、绿两种颜色的亮度处于色彩平衡状态,所以我们很难看清楚图案的花样和位置。这是为什么呢?原来,人的视觉系统有点像立体声音响,是通过两条平行通道来传递视觉信息的:一条是小细胞系统,主要把色彩信息通过视神经传送到大脑视皮层;另一条是大细胞系统,主要把空间位置、形状、运动等信息通过视神经传送到大脑视觉皮层,然后再分别传送到大脑的相关部位。大脑把这两方面的信息有机地融合起来,产生了完整的视知觉。如果前一条视觉通道出了故障,人就成了色盲;如果后者出了问题,情况更糟糕,看出去的世界都是静止的,连穿马路都会有困难。在《红与绿图案》中,由于色彩斑斓,激发了小细胞的兴奋,所以我们能够感知图案的色彩。但是,大细胞对颜色不敏感,亮度相等的两种颜色对它来说就是均匀一片,所以我们难以判断图案的位置、形状,并觉得图像有点飘忽不定。

27504

莫奈的名画《野罂粟花》,画的是一个夏天的上午(罂粟花在夏天盛开),阳光明媚,绿草成茵,几位女士款款走来,一派惬意的田园风光。由于女士们戴着白色带彩色条子的帽子,与周围的色彩产生强烈的反差,所以观者能一眼看清楚她们的位置(大细胞作用)。但是,在画面左侧,满眼都是绿色和嫩绿色的叶子,密密地点缀着嫣红的罂粟花,有袅娜地开着的,也有含苞欲放的。由于绿叶、红花的色彩亮度处于平衡状态,故大细胞不作为,所以花朵的位置显得模糊不清。倘若观者定神端详一会儿,还会觉得好像有一阵微风吹过,花朵有了一丝颤动。这是因为观者的眼球在不断地运动,视网膜上的映像不断移动产生的效果。

 

巧用错觉的神奇之作

 

在这次莫奈画展中,最吸引眼球的作品是《伦敦国会大厦》。画中紫色的迷雾曾被国会议员作为伦敦空气污染的例证。

 27505

背光效果将国会大厦的身影变成鬼魅般的旋风,午后阳光的余晖洒落在泰晤士河上,泛出粼粼的波光。有“水中拉菲尔”美誉的莫奈最善于表达水流的波光倩影,这幅画中的泰晤士河自然成了一个看点。不过,此画的表达还有更妙的地方:如果盯着它看一会儿,可见河水正在潺潺流向下游!

 27500

静止的画怎么会产生流水的动感呢?其实,这是麦凯错觉产生的效果。麦凯错觉也叫做威尼斯百叶窗帘错觉。顾名思义,就是在窗前挂了百叶窗帘,把叶片转过一个角度,让一缕缕阳光穿过叶片间的空隙,在对面的墙上留下了一排平行的、明暗相间的条纹。倘若我们注视条纹细看,不一会儿就会觉得整个图案会产生与条纹垂直方向的运动。懂了这个道理再来观看莫奈画中的河水,水流的波浪起伏生成了一条条与国会大厦的倒影几乎垂直的明暗相间的条纹。这是由于迎着阳光的波面反射光照呈亮色,背光的波面呈现暗色造成的。于是,水面上形成了一幅类似百叶窗帘错觉图案,长时间观察河水就会让人产生一种与水波纹垂直方向的河水流动的错觉。如果观赏莫奈的原作,这样的错觉会相当强烈。

 

 ——选自《科学画报》2014年第五期

 

 






上一篇:理性看待基因检测
下一篇:用焦虑对抗焦虑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