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1129_932317_taonews.html
资讯
首页  >  资讯  >  医药健康

“难产”的艾滋病疫苗

  记者 李晶

  编辑 吉菁菁

  采访专家

  吴尊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对付HIV的疫苗为何如此“难产”?这还要从HIV特殊的生物学特性说起,HIV是一种逆转录病毒,其显著特征就是高度变异性。

  高度变异性的HIV

  变异是HIV“聪明”的表现吗?其实,是它们在复制过程中的错误率太高,至少比人类高一千到一万倍。当然,高错误率的代价,是让一些变异后代死亡;但优势却是药物对旧病毒有抑制作用时,新病毒可以避开药物的侵害。“以部分病毒死,赢得另一部分病毒生”,就是HIV的生存策略。

  “因为HIV是多变的,在疫苗中覆盖所有病毒亚型,非常不容易”,张彤解释。因而,艾滋病疫苗需要一个非常合适的载体。载体像一艘小船,搭载着HIV基因片段作的船板。小船进入人体后,会在2周内持续繁殖,不断刺激人体免疫系统产生抗体。

  进入IIa期临床试验的DNA-rTV疫苗,采用复制性的痘苗病毒作为小船(载体)。痘苗病毒曾作为天花疫苗在我国广泛接种,安全性在实践中得到过验证。

难产;艾滋病;疫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首席专家、DNA-rTV项目的主要负责人邵一鸣曾介绍,在设计疫苗时,团队将HIV基因插入至痘苗病毒的TK区毒力基因,从而使得重组疫苗的毒力较原始天花豆苗病毒明显下降。在毒力减弱500-1000倍以上的基础上,DNA-rTV疫苗还规定,必须是免疫系统完全健康的人才能够参与接种临床试验,是进一步确保了疫苗的安全性。

  小船(载体)进入人体后,还要再过一关,即挑战免疫系统的记忆反应。

  所谓免疫记忆,是一度对某抗原发生过反应,下次再遇到同样抗原的刺激,免疫系统会给予更强烈的反应。一旦免疫记忆反应被触发,白细胞会大量增殖,反而可能为病毒提供繁殖温床。

  世界卫生组织于1980年已经宣布天花病毒灭绝。这意味着人类不会从自然界中感染天花,免疫系统也不会对天花病毒有记忆反应。我国最后一批天花疫苗接种时间为1979年5月,迄今已经有40年。邵一鸣曾对媒体直言,经过这么长时间,记忆反应已微乎其微。

  由于HIV亚型很多,没有哪一种疫苗可以覆盖所有HIV亚型。不过根据基因差异,HIV又分为HIV-1型和HIV-2型,两型的核苷酸序列只有40%-60%的同源性。目前全球流行的主要是HIV-1型,我国也以HIV-1为主要流行株。目前,DNA-rTV疫苗仅覆盖中国感染最多的HIV毒株,中国约40%HIV感染者感染这一毒株。按照原来的计划,在2025年前可以看到DNA-rTV疫苗的保护率数据。

  不容乐观的“疫情”

  从1983年法国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首次发现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即艾滋病病毒)至今,全球每年都有许多人饱受艾滋病病毒的困扰,甚至失去生命。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估计全球约有3790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77万人死于艾滋病相关疾病。国家卫健委网站公布的传染病疫情数据显示,艾滋病2018年死亡人数为18780人,在纳入统计的传染病病种中排名第一,死亡病例数较2017年上升了23%。中国疾控中心、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联合评估,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估计存活艾滋病感染者约125万,估计新发感染者每年约8万例。

 

  面对疫情,世界各国在治疗性药物和预防性疫苗两个主要研究方向上持续投入。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nti-virial therapy,即“鸡尾酒疗法”)是治疗性HIV药物研究的重要成果;针对艾滋病疫苗的研究持续进行着,但仍充满不确定性。

难产;艾滋病;疫苗

  2000~ 2018 年艾滋病疫苗投入的资金数额及组成。

2006~2018 年均超过 8 亿美元,最高为 2007 年的 9.61 亿美元。 (图片来源 :HIV Prevention Research & Development Investments 2018: Investing to end the epidemic)

  我国艾滋病疫情局面复杂

  “因为HIV动摇了疫苗预防病毒性疾病的根基,疫苗预防疾病的前提条件是人在自然感染产生抗体后可以预防再感染,而感染HIV产生的抗体不能阻止再感染。艾滋病疫苗研发非常困难。即使到了II期临床试验,距离实际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

 

  当前我国艾滋病的疫情形势仍然严峻。每年新增诊断的感染者人数还在持续上升;以数学模型评估的每年新发生HIV感染人数相当可观,约有8万;在抗病毒治疗人数和覆盖面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每年报告的艾滋病死亡人数也还在持续增加。

难产;艾滋病;疫苗

  吴尊友强调,感染者诊断发现难,预防传播难,降低艾滋病死亡难等多方面原因,导致了我国艾滋病疫情的复杂局面。约三分之一的感染者,在诊断时已经是临床艾滋病病人,不仅意味着失去最佳治疗时机,也可能已经造成传播扩散。艾滋病感染是一个过程,分为急性感染期、潜伏期、艾滋病前期、典型艾滋病期。典型艾滋病期是艾滋病毒感染的终极阶段。每年约8万新感染者中,绝大多数由未诊断的HIV感染者传播,而诊断发现晚的病人,来不及治疗已经死亡。每年新报告的艾滋病死亡人数中,约有一半是当年诊断、当年死亡,这也是艾滋病死亡人数持续上升的主要原因。

本文来自:中国数字科技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邱馨婵]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91129_932317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