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200713_1031228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馆窥天下

【馆窥天下】第48期 日本目黑寄生虫馆:见证血吸虫病防治百年历史

来源:中国数字科技馆

  1953年,一位名叫龟谷了(Satoru Kamegai)的医学博士为了劝说日本国民戒掉生食的习惯,从各个医院采集了寄生虫标本,在东京建立了目黑寄生虫馆(图1)。经过近70年的发展,该馆馆藏寄生虫标本从开办之初的72种,增长到目前1500种约6万件。

日本;寄生虫馆;血吸虫

图1. 目黑寄生虫馆外观

  作为世界上唯一专门展示寄生虫的博物馆,该馆的面积却并不大,仅有两层,一层为“寄生虫的多样性”主题展厅,通过大量实物标本、图片及影像展示各种类型的寄生虫及特性;二层为“人类和人畜共患的寄生虫”主题展厅,展示了寄生虫的生命周期,人体不同部位感染寄生虫的相应症状、防治措施以及日本寄生虫学研究的历史等。

  在该馆展示的日本人遭遇过的寄生虫疾病中,血吸虫病曾给他们带来了惨痛的回忆与教训。自1904年日本学者桂田富士郎和藤浪鉴分别在猫和人体中发现血吸虫以来,该病的历史记载已有百年。这种由血吸虫寄生于人体引发的地方性致命疾病,最早发现于广岛县片山地区,流行于山梨县甲府盆地、静冈县富士山沼泽地带及利根川、筑后川流域。据推测,1957年日本患者数就高达10-13万人,极大威胁着日本国民的生命健康。为了根除血吸虫病,日本成立了专门机构,指导开展消灭钉螺、消灭传染源、消除虫卵污染、加强研究教育等各项防治措施,最终于2000年宣告此病在日本的终结。

  为了进一步加强血吸虫病科普与预防,2013年以来,目黑寄生虫馆推出多个关于血吸虫病的专题展览,反思、展示过去百年间日本抗击此病的艰辛历程,警示公众不断改进生活卫生习惯,增强预防意识。

  2013年该馆与日本国立科学博物馆联合策展推出“自发现钉螺以来100年,日本克服血吸虫病”特别展览(图2),生动展示出钉螺作为血吸虫的唯一中间宿主,是血吸虫病传染过程的主要环节,也正是基于对此中间宿主的发现,推动了血吸虫病在日本的终结。该展以钉螺发现为主线,集中展示医务人员、研究学者、政府和当时最大感染地带山梨县居民共同抗击血吸虫病的历史过程,引发公众对于本国乃至世界公共卫生安全重要性的思考。

日本;寄生虫馆;血吸虫

图2.“自发现钉螺以来100年,日本克服血吸虫病”展览海报

  2018年该馆与日本京都大学合作推出“藤浪鉴展览:100年前日本血吸虫病研究”和“100年前寄生虫教育——藤浪鉴在讲义中使用的挂图”特别展览(图3),以知名病理学家藤浪鉴为主题,集中展示100年前他在日本京都大学医学部从事血吸虫病研究及相关教育情况,重点介绍藤浪鉴借助实验手段发现血吸虫病传播途径的过程,旨在引发社会对疫病研究及配套教育的关注与重视。

日本;寄生虫馆;血吸虫

图3. “100年前寄生虫教育—藤浪鉴在讲义中使用的挂图”展览海报

  2019年目黑寄生虫馆着眼于世界和未来,策划推出“致力于控制血吸虫病”特别展览(图4),并同期举办“寄生虫的百年战争——以控制血吸虫病为目标”公开讨论会,重点介绍世界范围内血吸虫病现状和问题,总结推广日本防治方法和经验,为亚非地区国家防治血吸虫病提供借鉴参考,促进疫病防治的国际交流与合作。

日本;寄生虫馆;血吸虫

图4“致力于控制血吸虫病”展览海报

  抗击血吸虫病的百年历史经验不止属于日本,更属于全世界。同样,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面前,没有国界、种族之分,疫情带来的各种问题需要全世界共同面对和解决,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取得战疫的最终胜利。

(作者:陈洁 作者系中国科学技术馆办公室(党办)助理研究员)

(栏目主持人:齐欣,编辑:刘巍)

(本文图片皆来自该馆官网)

 

日本;寄生虫馆;血吸虫

(本文转载自:《科普时报》2020年7月10日(第8版)“馆窥天下”栏目)

本文来自:中国数字科技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邱馨婵]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猜你喜欢
©2011-2020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977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200713_1031228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