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环球科学  >  环球科学<前沿资讯>

美国淡水贻贝濒临灭绝——解读不妙之故

来源:环球科学

奇普瓦河(Chippewa River)中的希式美丽蚌(Higgins eye pearlymussels)被生物学家贴上标签,便于追踪其行迹。图片来源:Katie Steiger-Meister,美国渔猎管理局(USFWS),雅虎网络相册

Mair是哈里森湖国家鱼类孵化场(Harrison Lake National Fish Hatchery)的一名生物学家,该机构位于弗吉尼亚州查尔斯市。当我在节庆中开展外联活动时,我会把泥土和藻类等东西放进两个水箱,” Mair说,然后将一些淡水贻贝放入其中一个水箱,让人们过几个小时再回来看。

这几个小时里,贻贝使情况大为不同人们回来看时,有贻贝的水体明显更加清澈,”Mair说,我对他们说,你们更愿意让孩子玩哪种水,喝哪种水?这正是贻贝的功劳。

很遗憾,尽管北美淡水贻贝为河流作出巨大贡献,它们如今需要保护。无论何地,这些双壳类动物几乎都在消失。现已有300多种美国的贻贝被列入濒危物种名单,但还有许多品种需要类似保护。否则,一些外表迷人、名称奇特的贻贝,例如古柏丰底蚌(orangefoot pimpleback)、紫豆蚌(purple bean)、希式美丽蚌(Higgins eye pearlymussels)和粉红淡水珠贝(pink mucket很快将成为历史。

部分原因是,贻贝过滤的水体本身对它们是有害的。很多溪流都不如以前清澈了,”Mair说,由于工厂污水排放、农业发展以及人口增加的影响,淡水贻贝的生存压力剧增。

科学家们并不总是清楚氨等污染物浓度多高时会影响贻贝,但可以确定的是产生影响的浓度不总是很高。贻贝十分敏感,”Mair说,它们之于淡水资源,如同金丝雀之于煤矿开采——当淡水质量出现问题时,它们首先开始消失。

贻贝的生存也依赖着许多溪流中往往缺少的东西——鱼类。大部分品种的贻贝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无法繁殖。为了生育下一代,成年贻贝会引诱附近的鱼类——通常将多肉的附属肢体伪装成鱼食——然后将鱼注满幼虫(larvae)(河蚌幼虫(glochidia)),让鱼养育幼虫,直到它们的年龄和体型都大到足以回到水中独立生存。

重点是,并非所有鱼类都能被利用。大部分品种的贻贝只与少数品种的鱼建立寄生关系,而其他的只依赖一种鱼。不幸的是,由于水坝、污染、栖息地丧失等因素的影响,那些鱼类往往难以与贻贝共存,结果使许多品种贻贝的繁殖方式受到限制或不复存在。

找到能够保护这些濒危贻贝免遭灭绝的方法并非易事。在北美有300多种贻贝,”Mair说,研究可不容易。它们都需要能够寄生的鱼,且生活史不同,生存所需的水质也不同。因此,300种贻贝有300种不同的需求,但我们往往不知道这些需求具体是什么。

除了生物学因素,这些物种还面临着独特的环境挑战。治理河流污染无疑比治理陆地污染难度更大,”Mair说,我们可以看到陆地和空中发生了什么,但并不能总是看到河流中发生的变化。我们只有到户外进行检测才能确定水质是否糟糕。

即使进行检测,有时也不易查明——更别说解决——是什么因素影响了水清澈度。毕竟有数千英亩的范围,她说,无论这数千英亩中发生了什么,都会影响到某条溪流,影响某种贻贝的生存。这些因素我们作为生物学家无法改变,我无法改善水质。

污染已经够糟糕的了,而即将发生的事对贻贝是更大的灾难。我们将面对干旱、气候变化、水温上升——有许多其他因素的影响。她说。

然而,这并未使人们望而却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正在研究如何人工养殖贻贝。有许多人向Mair等专家学习养殖技术。Mair是新书《淡水贻贝繁殖恢复》(剑桥大学出版社,20183月)的合著者之一。现在有很多人开始养殖贻贝,她说,我希望这本书起码能给他们正确的方向。

Mair表示她知道人们有了解相关知识的需要。每年我们都会在西弗吉尼亚州国家保护培训中心开设贻贝繁殖课程,且每年都满员。全年都有人联系她。一直有人向我咨询。我要开始养贻贝了,这个该怎么做,那个该怎么做?其实大家不需要从零开始,因为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养殖贻贝了。重点是,只要请某人帮助你起步就好了。

不过,有些品种的贻贝太稀有,以至于要找到一公一母的贻贝,让它们利用寄生鱼繁殖的任务极为艰巨。而另一方面,只需少量的贻贝和寄生鱼便能使一个品种摆脱灭绝危机。如果幼虫成功寄生一次,就能繁殖出一千个小贻贝。”Mair说,等它们长得足够大了,可能有500个能重新回到水中,多么振奋人心。我认为很多人现在指望贻贝繁殖来解决问题,是因为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别无他法。

显而易见的是,如果贻贝回归更多美国的河流和溪流,水体会更加干净。实际上,有些地区已经开始专门利用贻贝净化水体。一大床层贻贝一天能过滤数百万加仑的水,”Mair说,这非常多。

保护本地贻贝的另一原因是:它们本身就非常奇妙,”Mair说。有一个严重濒危的品种叫雕刻射蚌(birdwing pearlymussel),它们把似鳚镖鲈(greenside darter)作为寄生鱼。这种贻贝伸出形似蜗牛的诱饵,还带有假触角。她说。似鳚镖鲈喜欢吃蜗牛,其特殊的嘴型能直接从蜗牛壳中把肉吸出来。贻贝正是利用这一点。当似鳚镖鲈咬住诱饵时,便会被喷一脸的贻贝幼虫,生命就此延续。

这仅是Mair叙述的众多进化奇迹中的一个,每种物种的描述都比上一个更激动人心。她说,这正是贻贝不可或缺的原因。的确,它们能净化水质,这很重要。但于我而言,它们如此有趣、独特,这份多样性造就了自然的伟大。我不想失去它。

 

作者简介:

John R. Platt是《启示者》的一位编辑,一名优秀的环境新闻记者,其作品刊登在《环球科学》、《奥杜邦(Audubon)》、《主板(Motherboard)》等刊物中。他的灭绝倒计时专栏始于2004年,至今已报导了有关1000多种濒危物种的科学新闻。他住在俄勒冈州波特兰郊区,周围有许多动物和漫画家。

 

(翻译:胡佳仪 审校:张哲)

 

原文链接: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extinction-countdown/americas-freshwater-mussels-are-going-extinct-heres-why-that-sucks/

本文来自:环球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环球科学]
 收藏:0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