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环球科学  >  环球科学<前沿资讯>

影响精神药物作用效果的9个重要因素

来源:环球科学

精神药物以化学作用的方式改变我们的大脑以及我们感受、思考、感知和理解世界的方式。它们在我们的生活中普遍存在,随便举几个例子,比如酒精、大麻、阿片类药物、烟草、兴奋剂、镇静剂、致幻剂等。它们有些是自然存在的,是大自然对我们身体和心灵的馈赠。有些是在实验室中合成的,与自然存在的物质作用的大脑受体相同。

在我们国家,精神药物已经滥用成灾,尤其是阿片类药物,因为滥用导致了无数人死亡。

对于精神药物的滥用,我们亟需解决方案来挽救个体生命、家庭和滥用精神药品的群体——以及国家财政。当涉及到人们服药后的反应时,如果只关注药物本身,不论是什么药,我们都会忽略很多重要影响因素。

以下是影响精神药物作用效果的9个重要因素。

1.年龄。一个人在21岁时开始饮酒或吸烟是一回事,但在12岁、13岁、15岁甚至18岁时又是完全另一回事。这是因为人的大脑在二十几岁前还在构建中,并且男性大脑构建的结束时间比女性的要晚一些。大脑需要大约三十年来完成髓鞘化过程,髓鞘包裹在神经连接处,帮助形成反射,并控制冲动行为,让大脑皮层有机会战胜大脑深处产生的原始冲动。重复或大剂量地使用精神药物,比如大麻、酒精和致幻剂,会妨碍大脑的正常发育,后果严重。这也是我们控制青少年接触精神药物的原因。

18岁就开始吸烟的青少年比成年后有烟瘾的可能性会更大。早期饮酒,比如从十二三岁或是更年幼时开始,是对酒精产生生物易感性的一个标志。顺便一提,衰老的大脑也很容易受到精神药物的影响,而且当一个人七八十岁时,服用轻微剂量的精神药物就能形成高剂量的影响。

因此,服用者的年龄很重要。

2.人格特质。人格特质指使用者独特的生物、神经、心理和经历等特质的集合。人格特质造成了个体的脆弱性和对物质有选择性的响应。

在生物方面,一个人的遗传状况(遗传的DNA)以及当下的脑神经化学或身体生理状况都会对精神药物的效果产生巨大影响。同一剂量的药物的效果会因此产生或多或少的数量级差异。此外,重复使用某一药物会使中枢神经系统对该药物产生过度反应或超低反应。

在心理和经历方面,由虐待、忽视、暴力、折磨、被迫移民和自然灾害等引发的创伤史会诱使大脑(和情绪)对很多事物产生巨大的反应,包括药物。性情喜怒无常的人格特质,尤其是异化的外倾型人格,表现为无条件屈从于外部世界,以及多样的人格维度,比如消极还是积极、叛逆还是顺从、感受情绪的能力、接受还是否认现实等,这些都会影响某种药物的作用效果。

因此,服用者的人格特质很重要。个人特质是影响个体对药物反应的重要因素。

从接下来的历史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出服药时的背景环境到底意味着什么。在越南战争最激烈的时候,美国国防部得知20%的士兵们经常吸食能轻易获取的强效海洛因。美国国防部担心这些士兵回国后会继续使用海洛因,扩大美国早已基数过大的海洛因成瘾者群体。

Norman Zinberg(我的前同事,现在已经过世了)和他的同事Lee Robins被分派到越南去评估这个问题,并试图预测这些士兵的未来状况。他们的预测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即士兵中使用海洛因和对其成瘾的比例与未参加战争的人群中的比例基本相同。

士兵们当时所处的背景——在一个不欢迎他们的国家开展激烈、致命且充满未知的游击战,得不到大多数美国公民的支持,只能依靠现成的廉价强效的海洛因,让自己在难以忍受的现状中艰难度日——导致了他们偏高的海洛因使用率。

在今天,和越南战争类似的情况是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尽管它们只是部分相似。调查表明,30%从这些战场归来的老兵都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抑郁或颅脑损伤(TBI)。他们所处的环境导致了酗酒和吸毒成瘾的高发率。

因此,服药时个体所处的环境很重要。

3.摄入方式。一种药物以多快的速度到达靶标位置,并将具有特异性化学结构的受体作用于我们的神经元,是非常关键的。它抵达靶标位置的速度越快,就越可能会形成依赖性。大多数人认为,抵达大脑最快的途径是通过静脉注射(如果在重症监护中,可以通过动脉注射):一按注射器,药物迅速抵达大脑。但事实上,最快的摄入方式是吸入法。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来摄入毒品,如海洛因,毒品要先到达心脏,然后通过肺动脉到达肺部,接着通过颈动脉到达大脑。这的确很快,但如果毒品是通过吸入法摄入的,第一段通过静脉从身体到达心脏的途径就被省去了。

这是因为我们的大脑会优先考虑摄入氧气。没有氧气,我们在几分钟内就会死亡。和氧气一起进入人体的药物,直接从肺部出发,能最快到达大脑并发挥作用。

有人认为,这就是为什么香烟(或电子烟)是成瘾性最高的物质,比海洛因还难戒。这也是直接吸入肺部的可卡因(霹雳可卡因)比用鼻子吸食的可卡因更容易上瘾的原因。同样的道理,口服冰毒(脱氧麻黄碱)药片或是吸食作用于口腔、鼻腔黏膜的效果不如用烟斗吸入冰毒晶体感觉强烈。

如果你想要“速度和激情”,且不是在指一部动作片,那么,深吸一口精神药物就可以了。

4.纯度。从常识和药理学的角度都能理解,药物的纯度不同,药效会产生很大的差异。海洛因经常和滑石粉、马钱子碱或其他化学物质混合,这些化学物质降低了海洛因的纯度。为了提高利润,这种掺杂行为几乎发生在供应链的每个环节,从走私的小船,到分销毒品的犯罪团伙,再到地区的、当地的和街头的毒贩。这就是为什么对高剂量的海洛因成瘾的人来说,服用固定剂量的海洛因都不足以减轻他们的戒断症状,更别提让他们兴奋了。

同样,纯度因素也适用于可卡因和冰毒(脱氧麻黄碱)。

但大麻是一个例外:现在的大麻远比过去更纯,经过对大麻基因的筛选,效果比几十年前要强烈六十多倍

另一方面,海洛因进入到使用者的血流中时,已经被严重稀释。服用阿片类药物过量而导致死亡的情况在不断增加,部分原因是毒贩为了给使用者带来更强烈的感受,将阿片类药物和芬太尼(以及它的同类药物)混合。芬太尼的效力比吗啡强50-100倍。一两颗盐粒大小的药量就足以杀死很多人。纯海洛因或吗啡会更安全,这也是一些国家本着降低伤害的策略,将这些阿片类药物合法化的原因。

因此,药物越纯净,掺杂的杂质越少,对我们中枢神经系统的影响也就越大。

5. 效价。药物效力越强,它对神经系统的影响就越大。许多不同的精神药物(包括海洛因、可卡因、冰毒(脱氧麻黄碱),甚至酒精——我们对其知之甚少但使用最广的一类精神活性物质)会促进多巴胺的释放,尤其是在大脑中一个叫伏核的部位。这是在大脑深处一个较小但重要的神经复合体,在大脑的快乐、奖赏和厌恶等活动中起重要作用。

药物的效力越强,它产生的快感就越强烈。

因此,药物的效价很重要。但我们几乎不知道在街头或暗网黑市上买到的毒品的效价。

6. 半衰期。这里要聊一下赞安诺(阿普唑仑),有时也被称为维他命X,在1969年被引进美国公共消费市场。我曾用它来给病人开处方药,尤其是患有严重焦虑或患有和临床抑郁症相关的失眠的病人,因为我开的其他抗抑郁药需要好几周才会见效。但我很快得知,赞安诺快速有效的药效在几小时内就开始减弱,这让病人们感觉很糟糕,甚至整晚失眠,对药量的需求也在增加。这正是赞安诺被长效药物广泛取代的原因。

药物的半衰期是指它在血液中的含量降低到初始含量一半时所花的时间。据官方所说,赞安诺平均的半衰期是11小时,但患者们告诉我,他们感觉药效消退得比这快得多。他们能感觉到药效在逐渐消失,在几个小时内就达到了半衰期。此外,一种成年人饮用的酒精饮料的半衰期大约是半小时。冰毒(脱氧麻黄碱)的半衰期是六到十二小时,取决于服用者的个人体质。

因此,药物的半衰期影响了服药者渴望摄入更多药物的时间间隔,以及服药后多久会感到药效消退的痛苦。

7.初始来源。如果一种药物是从植物中提取的,而非在实验室中合成的,那么这种植物本身的成分会影响药物对精神起作用的特性、药物的使用方式和潜在的成瘾性。大麻就是个不错的例子。它的有效成分包含了六十多种大麻素。其中两个主要成分是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CBD)。摄入四氢大麻酚会让人兴奋,但大麻二酚没有对精神起作用的特性。

当我在大学里吸食大麻时,四氢大麻酚的含量还比较低;吸好几口大麻才会感到兴奋。今天,由于对大麻复杂的基因修饰,四氢大麻酚的效力增强了六十多倍。但如果大麻二酚的浓度也很高,可以削弱四氢大麻酚的效果:大麻二酚能保护使用者不会出现精神错乱,尤其是年轻人,或是易患精神疾病的人。即使大麻已经从血液中消失,在有些使用者体内,大麻二酚的保护作用依然存在。人们正在研究大麻二酚是否能作为一种新的抗精神病药物。现在,大麻二酚已经被批准用于治疗一种婴儿的顽固性癫痫发作。

因此,植物有机体的复杂性会影响药物的功效,且有利有弊。

8. 提取和精制。古柯叶只要采摘后放到嘴里咀嚼就可以了,它的效果远比可卡因要温和。可卡因被精制后,该植物中对精神起作用的有效成分的含量提高了。霹雳可卡因的精制程度更高,其效力也更强烈。

类似的,致幻剂墨斯卡林(mescaline)是从一种原产于墨西哥和德克萨斯州部分地区的仙人掌中提取和精炼出来的。任意数量的植物都可以被提炼、发酵和陈酿来制作蒸馏酒,如伏特加、威士忌、苏格兰威士忌、龙舌兰酒等。

除了药物来源的植物本身,人们对它的加工过程也很重要。

9.药物/社会力量比率。这是指使用药物时,药物、个人和社会背景的相互作用。

服用阿片类激动剂的处方药——例如丁丙诺啡和美沙酮——被证实可以降低对阿片类药物成瘾的复发率。但如果一个正在接受药物辅助治疗的人和还在使用阿片类药物的人在一起,或是接连受到电视、社交媒体和音乐中有关阿片类药物的提示,这些社会力量可能会导致成瘾复发。

在六十年代,麦角乙二胺(LSD,一种致幻剂)开始流行时,城市应急部门和医院急诊室经常会看到病人吸毒后的糟糕状态——沉浸在由恐怖的幻觉带来的痛苦甚至恐慌中。但这些糟糕的体验在逐渐减少,因为吸毒者们开始了解到,在平和的环境中和经验指导下吸毒,可以避免这些状况。

我们要明白,对所有的药物来说,服药的环境和服药者对后期体验的期望都会影响药物的作用效果,可能往好的方向发展,也可能往坏的方向发展。

换句话说,精神药物及其使用都是复杂的。药物都含有影响精神状态的成分。但是另一些“成分”——我们的人格特质、年龄、服药的地点、时间和同伴、药物的纯度、药物抵达大脑的速度和它的半衰期——共同决定了服药效果。

 

作者简介:

Lloyd I. Sederer 是一个精神病学家和公共卫生医师。本文中是作者的原创观点。他的下一本书,《成瘾的对策:如何对待我们对阿片类药物和其他药物的依赖》,由斯克里布纳之子公司(西蒙与舒斯特)出版。

 

(翻译:杨天泠 审校:吴然然)

 

原文链接:

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observations/9-things-that-matter-about-psychoactive-drugs/

本文来自:环球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环球科学]
 收藏:0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8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