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1201_897452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环球科学  >  环球科学<前沿资讯>

有朋友陪伴,你的大脑可能老得慢一点

来源:环球科学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艾迪·史密斯(Edith Smith)今年103岁了。如果让这位自豪的百岁老人介绍一下她的朋友们,她的回答绝对会令你大吃一惊。

比如她和101岁的詹妮塔(Johnetta)已经相识70年了,詹妮塔患有阿尔茨海默病,“我每天都会打电话给她,对她说‘嗨,你还好吗?’她已经听不懂这句话的含义了,但她会用‘嗨’回答我,然后我会继续逗逗她。”史密斯说。

93岁的凯蒂(Katie)是史密斯在芝加哥公立学校执教时认识的。“我们每天都会好好聊一聊。她还能开车,自己一个人住,经常和我聊她的日常生活。”

90岁的瑞亚(Rhea)也是一位重要的朋友,史密斯会定期到养老院去探望他。还有95岁的玛丽(Mary),已经老得走不出家门了,“所以我每个月乘出租车去一趟她家,给她带一篮子果冻和其他我自己做的小东西。”史密斯在芝加哥高级社区还有其他同伴,他们每个人过生日的时候史密斯都会送贺卡和生日礼物。

“我性格很友好。”面对我们的提问,史密斯这样描述自己。

一项近期由西北大学的研究者们发表的成果揭示了大脑健康和积极人际关系之间的显著关联,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这位活泼的百岁老人在她这个年纪还能拥有非凡的记忆力。

专家们对他们筛选出的“超级老人”——年龄大于80岁并且记忆力仍与五六十岁的人不相上下、甚至比五六十岁的人表现更好的男性和女性——进行了持续9年的研究。每隔几年,研究小组都对这些老人的日常生活状况进行采访调查,并对他们进行神经心理测试、脑部扫描、神经系统检查以及其他评估。

“当我们刚刚开展研究项目的时候,我们并不确定还能不能找到这样的个体。”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认知神经病学和阿尔茨海默病研究中心的副教授艾米丽·罗加尔斯基(Emily Rogalski)说。

但他们还是找到了31位拥有超常记忆力的老人参与到研究项目中,他们大多来自伊利诺斯州及其周边。“我们的研究目标之一是描述清楚这些人的特征——他们是谁,他们是怎样的。”罗加尔斯基说。

西北大学先前的研究已经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这些“超级老人”拥有不同寻常的大脑特征。他们拥有更厚的皮层,更强的抵抗老年脑萎缩的能力和更大的左前扣带前回(这部分大脑对人的注意力和工作记忆而言非常关键)。

但仅看大脑结构并不能完全解释“超级老人”非凡的精神敏锐度,罗加尔斯基补充道。“很可能有更多牵扯其中的关键因素,”她说。

在他们的最新研究中,这些研究者让31位“超级老人”和19位与他们年龄相仿的“普通”老人填写一份关于心理健康的42问调查问卷。相比于普通人,“超级老人”在其中一个领域的表现非常突出:他们认为自己拥有令人满意、温暖和信任的关系。(在其他领域,比如是否有生活目标或保留生活自主权的程度,“超级老人”的表现与“正常”同龄人无异。)

对这组人而言“人际关系非常关键”,甚至可能在保护他们的认知功能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罗加尔斯基说。

这一发现与其他探索积极人际关系与降低认知衰退、轻度认知障碍和痴呆风险相关性的研究成果相吻合。尽管如此,研究人员还没有研究过“超级老人”是如何维持这些关系的,以及他们的经历是否可以让其他人效仿。

作为“超级老人”之一,史密斯在这方面有许多自己的看法。在她的退休社区,她与其他8人一同负责迎接新的住户并让他们感受到社区的温暖。“我会对每个人微笑,”她说。“我努力在每个人刚到这里的时候就记住他们的名字,并且在见到他们的时候说‘早上好,你今天好吗?’”

“许多老人只会一遍又一遍地跟你讲同样的事情,”她说。“也有时候,他们只会喋喋不休地抱怨,毫不关心你原本想和他们说什么。这样很不好。我们需要会倾听别人说的话。”

布莱恩·芬威克(Brian Fenwick)在史密斯所在的贝瑟尼退休社区担任管理员。他称史密斯为“社区领袖”,并且说“她非常投入。她能协调所有人。她总能留意到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且不怕说出来。”

十五年前,史密斯开始照料她的丈夫,后者已经于2013年去世。“在他生病的时候,我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生活,”她回忆道。“我们不能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就放弃所有,还指望过后能重拾生活的节奏。我们不能随便丢下朋友们,还指望他们等我们‘准备好了’再重拾友情。”

她每天所做的事情,据她说,就是“让身边的人明白我有多在乎他们。”

参与研究项目的另一位“超级老人”,86岁的威廉·“比尔”·古罗尼克(William “Bill“ Gurolnick)自1999年从市场销售岗位退休后就意识到了公开表露感情是一件重要的事。“男人通常更不愿意谈论自己的感受,而且我还是个非常内向的人,”他解释道,“但后来我学会了以更开放的态度对待他人。”

在一小群退休老人的帮助下,古罗尼克组建了“男人享受休闲(MEL, Men Enjoying Leisure)”小组,旨在帮助男人意识到公开表露感情不是什么坏事。这一小组现在已发展为拥有大约150人的团体,并在芝加哥城郊孵化出四个小组。这些小组每月花两个小时开展聚会,用其中的一个小时讨论日常生活——话题遍及离婚、疾病、找不到工作的孩子们等等。

“我们发现,大家面临的困难都是相似的,”古罗尼克说,并且补充道,在这些面临同样困境的人当中,不少人都成了好朋友。

“比尔是把整个团队团结在一起的粘合剂,”80岁的巴迪·卡利什(Buddy Kalish)说,卡利什是位于芝加哥城郊诺斯布鲁克的MEL小组中的一位成员。“他非常、非常有同情心——他总是第一个寄感谢信的人。当有人去世时,他也是第一个通知大家的人。”

对古罗尼克来说,参与各种运动是培养良好人际关系的方式。每周一的午饭后,他都会跟十多个老人一起骑上二三十英里的自行车,其中很多人都是他小组里的成员。每周二,他会在下午茶之后参加步行活动。每周三,他会去诺斯布鲁克的温格犹太社区中心打上两个小时的排球。每周四,他会去温格犹太社区中心玩匹克球。

被问到这些事为他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好处时,古罗尼克说:“(做这些事情让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并且不再感到孤独。”

88岁的“超级老人”伊芙琳·菲根(Evelyn Finegan)失去了她最好的朋友格蕾丝(菲根高中时就认识她)和公寓大楼里的其他朋友,这些似乎会令她与世隔绝。菲根有听力障碍、双眼黄斑变性,但除此之外,她非常健康。

“拿起电话,打给朋友,和朋友们保持联络非常重要。”菲根说。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她就每天和格蕾丝聊天,还会定期与其他四位老朋友通电话。

现在,教会成为了菲根生活中最主要的部分;每月一次的读书会;在奥克帕克二手商店做志愿者;和邻居们保持联系;参加威尔士妇女俱乐部;以及在她方便的时候去看望她住在俄勒冈州的女儿、女婿和孙子。

“与菲根共度时光的感觉非常好,”91岁的简·薇茨(June Witzl)说,薇茨是菲根楼上的邻居,经常开车带她去看医生。“她人很好,也很慷慨。她会告诉你她真实的想法,令你觉得你是真的了解她。”

原文链接: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good-friends-might-be-your-best-brain-booster-as-you-age/

作者:Judith Graham        

翻译:施怿

本文来自:环球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环球科学]
 收藏:0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8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81201_897452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