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0917_925408_taonews.html
资讯
首页  >  专题  >  环球科学  >  环球科学<前沿资讯>

漫画书中的科学

来源:环球科学

科学为基础的漫画,如漫画家Jean-Yves Duhoo的《香水实验室》(Le Labo),在法国很受欢迎。(图片来源:J.-Y. Duhoo; Dupuis)

 

连环画在法国是一种成熟的流派,“漫画”被艺术历史学家视为第九种艺术。许多法国漫画是为成年阅读者构思的,并且以政治或历史作为其主题。因此,科学漫画在这里能占据一个特殊的地位似乎并不奇怪——几年里,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法国代表团里都有漫画家“居留”,2017年最畅销的书籍之一是法国宇航员Thomas Pesquet的漫画式传记。5月,科学漫画界的“超级英雄们”齐聚法国漫画之都安古兰(Angoulême),参加第二届“走进科学,绘画科学(TSDS)”会议。超过100名科学家,艺术家,教育工作者齐聚在这里,分享他们的经验,并寻找如何阐述科学故事的新想法。

TSDS的组织者之一,同时也是指导艺术家和科学家合作的组织“Stimuli”的主席Pierre-Laurent Daures说:“连环画是一种叙事艺术。”通常漫画中的角色经历被以时间为顺序的一系列画框限制。但相反的,科学发现是用客观,永恒的方式呈现,背后很少有任何故事。Daures说:“将科学知识和连环画结合起来是一种挑战,但它可以为科学的交流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案。”

在会场上展出了这些“解决方案”。在举办TSDT的漫画博物馆的入口处,几个研究生展示了他们为大学赞助的推广项目制作的博士论文漫画版本。在会谈中,来自法国摩洛哥和智利的研究人员展示了一些以科学为基础的漫画书,例如其中的一本用《爱丽丝梦游仙境》来解释基本统计学的书。

当一个漫画画的好时,它会吸引读者的兴趣,并将它的悬念留到最后。因此,科学传播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于把科学概念仔细的添加到故事中。来自巴黎的数学和科学教育研究中心(LDAR)的TSDS的重要组织者Cécile de Hosson说:“我们也看见,科学知识对情节结构的贡献越大,科学知识也越平易近人。”她指出,常常人们阅读漫画是为了开怀大笑和娱乐。她说,如果一本基于科学的连环画没有辜负这个预期的话,那么它将是一个传播科学知识的有效途径。

当一本科学连环画用幽默或巧妙的视觉效果给枯燥抽象的概念注入生命力时,这种效果也许是最为明显的。2018年,法国伊维特河畔比尔(Bures-sur-Yvette)的高等科学研究所物理学家Thibault Damour和艺术家Mathieu Burniat创作的漫画《量子世界的奥秘》,一个卡通版本的马克斯普朗克给孩子们做可丽饼(crêpes)的同时解释了标题中量子的含义。卡通普朗克并没有在每一个可丽饼加糖,而是分发一个个代表量子化能量包的糖块。

 

两幅来自英文版《量子世界的奥秘》的漫画图片,作者是Thibault Damour和Mathieu Burniat。为了解释量子化,漫画中,作者画了马克斯普朗克给孩子们分发糖块的情节。(图片来源:T. Damour and M. Burniat; Dargaud Publishing)

 

漫画中另一种传播知识的策略是将非(物理)专家的形象融入故事。南加州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物理学家Clifford Johnson在他的2017年图像小说《对话》中探讨了这种可能性。在这本书中,人物在日常环境下(在火车上或咖啡厅)讨论物理对象,如黑洞和多元宇宙。这种日常的对话能吸引读者。Johnson说:“它能鼓励读者把自己看成潜在的讨论者。”

Johnson利用漫画书格式提供的许多工具为他的小说作画。他说:“你可以让多种视觉效果——现实的,抽象的,隐喻的,文学的,以及文本的——同时在同一面上起作用。”他利用这个方法解释了“卡通费曼图”是如何描述粒子相互作用的。在页面的左侧,两个角色讨论了费曼图的是如何运用的。在右侧,Johnson展示了一张被不同画框分割开的示例图,即本质上代表两个粒子聚集在一起,经过相互作用,然后退出场景的三部分叙述元素。

 

在图画小说《对话》中。两个角色在讨论费曼图。作者Clifford Johnson将费曼图的元素分隔在不同的平面上,来引起人们对于“卡通“物理故事情节的关注。(图片来源:C. Johnson; MIT Press)

 

漫画也可以自由调整空间与时间,这是其他传播科学方式很难或是不可能做到的。法国萨克雷原子能委员会天体物理学家Roland Lehoucq在他的TSDS的演讲中,展示了几幅插图。其中艺术家利用了连环画的独特的时空特点,在一张插图中,页面顶端一个角色在“偷窥”页面的底部——比喻观察未来和卷入因果关系。在另一张插图中,一个人进入了另一个相邻的画框,这种惊悚的移动相当于漫画中的遥远时空。Lehoucq说,漫画的页面也能包含像“虫洞”时空一样的剪切图,让读者能够通过一个额外的维度观察。

虽然有像Johnson和Damour这样涉及漫画创作的科学家,但大部分基于科学的漫画的创作者并没有经过训练。例如,Jean-Yves Duhoo是创作一系列连环画《Le Labo》的艺术家,该漫画出现在法国-比利时的漫画杂志《Spirou》上。在每一期中,Duhoo访问不同的研究设施,包括巴黎天文台和萨克雷的同步加速器设备。Duhoo用照片记录他的访问,但当他创作的时候,他完全依赖记忆工作。他说,“我希望把我捕捉到的印象呈现出来,如果一个设备看起来很大或是实验室显得杂乱,我会在漫画上表现出来。”

Daures说:“通过这种方式,像Duhoo这样的艺术家可能拥有优势,因为他们进入科学世界仅通过一把铅笔,一个画板和他们的想象。连环画的这种形式,能让人们以不同的方式询问科学问题。”比如,但天体学家说地球绕着太阳转时,那么艺术家会提出新问题,例如两个天体该画多大呢?我们该从什么角度观察这一运动呢?Daures说:“绘画将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所知道的。”


翻译:王麟涛

审校:郝豪

作者:Michael Schirber(法国里昂物理学的通讯编辑)

引入链接:https://physics.aps.org/articles/v12/69

本文来自:环球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环球科学]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90917_925408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