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70425_483525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大众·博物课》

《科学大众·博物课》

开博时间:2017-03-28 11:33:00

《博物课》杂志由科学大众杂志社荣誉出品,内容涵盖动物、植物、天文、地理、古生物等博物学领域。杂志...

文章数

高原鼠兔和它们的房客

2017-04-25 13:57:00

  当我们的汽车刚刚驶离青海省会西宁不久,一片广袤无垠的高山牧场就展现在我们面前:星星点点的帐篷、牛羊,紫色的翠雀花迎风摇摆。仔细看,还有雪雀、百灵在草原低飞……除此以外,我们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 — 发现了高原鼠兔和它们的房客。伴随着雪雀的一定会有这些长着圆圆的大耳朵、没有尾巴、在草原上到处蹦跳的高原鼠兔,很多人都把它们当成老鼠看呢,它们那憨态可掬的样子,实在是招人喜爱。 

  鼠兔和兔子是亲戚 

  高原鼠兔没有尾巴,习性如鼠,形似兔,故名“鼠兔”。其实,它们与兔子有亲缘关系,而不是与老鼠同属于啮齿目动物。全世界鼠兔包括 30个种类,而且仅存于中亚和北美洲的西北部山区。其中 10 个种别只在中国才有,9 种是西藏特有种,只有高原鼠兔在高山草甸和草原上处处可见。 

  鼠兔居住在洞穴中,它们有着超强的挖掘能力。一只高原鼠兔的洞穴系统包括 4~6 个入口,洞很深,盘根错节,还有一些是死路。它们精心营造的互补相连的洞穴,本来是为了躲避寒冷气候和逃避食肉动物的捕猎,然而这些庇护所竟成了青藏高原上一个独特而有趣的生态系统。它们挖洞筑窝,不仅滋养了植物,为植物种类多样性提供了条件,还给这里的昆虫、蜥蜴、鸟类、小型哺乳动物带来难得的生存空间。在没有树甚至连低矮的灌木丛都罕见的青藏高原,弱小动物迫于严寒和食肉动物的威胁,会欣然接受高原鼠兔的洞穴。 

  鼠雀同穴 和睦同居 

  高原上的众多雪雀、褐背拟地鸦就长期借住在鼠兔的洞穴里,这种有趣的现象叫 “鼠雀同穴”,也是动物间一种奇妙的共生现象。 

  当然房子不是白住的,动物研究者们通过长期的观察认为:鸟儿们善于飞行,视觉广阔而敏锐,它们能比鼠兔更容易发现那些草原上的大型食肉猛禽和兽类,这些是它们共同的天敌。一旦发现有天敌从空中入侵,雪雀就会用它的叫声向鼠兔发出警报。遇到危险时,雪雀还会和鼠兔一起躲进鼠兔精心设计的“防空洞”里避难。雪雀的及时报警,使得猛禽们向鼠兔发起的攻击一次又一次地落空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雪雀不仅是鼠兔忠实的看门人,还是鼠兔称职的哨兵。 

  给它们拍照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路边站立着一只棕颈雪雀,当我蹲下身体悄悄接近它准备拍照的时候,它有点警觉,向旁边的土堆移动,而离它不远的地方,几只鼠兔也警觉起来,有一只马上跑回它的洞穴入口处张望。为了不进一步惊动它们,我连忙趴在土坡上隐蔽起来,顺便喘几口气。在高原,空气中氧气的含量稀薄,稍微剧烈的活动都会令我们呼吸困难,何况野生动物生性机警,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逃离。有时候好不容易接近了目标,刚按快门,它们就消失了,真恨不能也长一双翅膀跟着飞,所以在高原拍摄野生动物比在平原上要付出更大的体力。 

  一片草场上经常有 2~3 种雪雀,白腰雪雀是雪雀中体形比较大的,它们比其他种类的雪雀羽色要淡很多。雪雀和鼠兔共同在一片草场活动、觅食,它们之所以能和平共处,除了有共同的天敌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在食物选择上它们没有任何冲突。雪雀是食虫鸟儿,而鼠兔却是地地道道的素食者,植物的茎叶是它们主要的食物。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坐在草地上观察这些可爱的小家伙活动,它们吃草的样子跟兔子很像,有时抱着草根的样子又和松鼠类似。不过,任何时候它们都不会放松警惕,准备随时逃回它们的洞穴,因此,它们活动的范围不会太远离自己的洞口。 

  被误会的高原鼠兔 

  但是长期以来,可爱的高原鼠兔却受到了很多人的误解,他们认为高原鼠兔的挖掘活动会造成草原的水土流失,从而大肆捕杀鼠兔。 

  而事实上呢,当高原鼠兔掘地时,它们将矿物质带到地表。这些矿物质对植物的生长是必要的,它们能使植物生长得更加肥美。所以在鼠兔洞穴边生长的植物特别有营养,而且种类也多。高原鼠兔储藏在地下或是洞穴旁边的粪便,也可以为植物提供营养。掘洞的行为同样也可以使土地松软,因此有高原鼠兔活动的地方土壤含水量也较高,这样也有利于植物的生长。所以,牲畜喜欢在高原鼠兔的洞穴周边吃草就不足为奇了。在那些风大的草场上,高原鼠兔的洞穴也是很多昆虫的避风港,这也是高原鼠兔们的另一贡献。 

  许多物种的生存都依赖高原鼠兔。雪雀巢就安在废弃的鼠兔洞穴之中,蜥蜴也是一样。高原鼠兔还是一些捕食者的猎物,猛禽、狐狸、鼬鼠、棕熊、狼等都会捕杀它们。如果没有高原鼠兔,狼会捕猎更多的牲畜。用生物学家的话来说,高原鼠兔是一个关键种,对保持生态系统的平衡起了关键作用。 

上一篇:君子善假于物
下一篇:亿年松柏泪 惊现恐龙尾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