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百科知识》

《百科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百科知识》杂志社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同期创建于1979年, 是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主办的国内惟一...

文章数

人为什么喜欢说脏话?

2013-07-25 12:58:24

人为什么喜欢说脏话?

■ 蒋 葳

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说脏话,人们一生中说脏话的平均频率占到0.3%~0.7%。许多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愿望:人们不再说脏话,这世界将多么美好!但是心理学家、语言学家和大脑研究者们却对此愿望嗤之以鼻: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一个语言天堂。这一点从儿童学习语言方面也能得到佐证,脏话老师不教、课本上也没有,但是人们无师自通。那些想要净化语言的语言卫士,追求的只不过是一个乌托邦梦想罢了。脏话为何难以消除?科学研究发现:咒骂是人类的原始本能,甚至是人类灵魂的“止疼药”。

脏话一直到处都有

实际上,地球上的每一种语言,每一种方言,都不会缺少骂人的词汇。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咒骂能在世界各国听到。荷兰莱登大学的语言学家盖•道切曾这样写道:人类的脏话经过一代一代口头传播后,最早在5000年前就出现在了书面语言当中。古埃及人把脏话刻到象形文字中,古罗马诗人也早就会用脏话作诗。这些特殊的语言陪伴着人类走过漫长的历史。

人类大脑里有一个“脏话制造机”

脏话到底是怎样“生产”出来的呢? 人的大脑里有一个“脏话制造机”,这构造的核心就是“边缘系统”。大脑像一个球,可以分为左半球和右半球,一般说来,左半球负责语言加工和处理,而右半球负责情绪功能。语言加工是大脑的“高级”功能,它是在大脑皮层中进行的。情绪和本能被认为是大脑的“低级”功能,它是在大脑的深处进行加工的。尽管脏话也是一种语言,但是许多研究都表明,人类加工脏话不是在“高级”的大脑皮层,而是在“低级”的功能区,和情绪与本能在一起。科学家们的解释是,一般的语言是由一系列的音素和语音组成的,所以通常在左半球加工,而脏话是作为一个整体储存的,因此它不需要左半球的帮助就可以加工。脏话主要涉及边缘系统。边缘系统主要是存储记忆、情绪和本能行为。对于灵长类动物,它们的边缘系统是负责发音的,有趣的是,有些科研人员认为灵长类动物发出的某些声音也是脏话。所以,从上面大脑功能结构的分析看出,脏话更像是一种有着情绪成分的活动和动作。

链接1

脏话的民族色彩很鲜明

有人总结过,在脏话用语中,美国人更偏好排泄物,荷兰人则专攻病痛,而俄罗斯人的脏话全部与性有关。但是无论哪一种语言,“家人”都往往是脏话攻击所绕不开的靶子。?以中国人为例,进行人身攻击喜欢从祖上找原因,喜欢一代代向上追溯。按照易中天的分析,中国人喜欢将对“他人”的定位放在整个群体中去考察,骂起人来也是“顾左右而言他”。相比起来,生活在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上的波斯尼亚人,围绕对方家人的脏话就诙谐多了——“愿你的小孩在电路里玩”。

咒骂是人类的原始本能

早在5000多万年前,爬行类生物称霸大陆的时候,边缘系统就开始进化了。因此,边缘系统是大脑中最原始的部分。在边缘系统中,还保留着生物进化成人类之前的特性,或者说,生存所必需的原始本能和感情功能。1885年,法国医生图雷特发现,一些边缘系统受损的人,会出现罕见的精神失调。这种疾病后来被命名为“图雷特综合征”。有的患者脸部抽搐,或发出清喉咙的怪声,还有10%~20%的患者则会出现“秽语癖”的症状,他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脏话如溃堤的江水般滔滔不绝。咒骂的需求深深植根在我们的脑海里,成为我们的一种语言能力。科学家对老年痴呆症患者研究后得到一个令人困惑的发现:他们虽然连自己亲属的名字都忘记了,词汇量也大幅度减少,但是还能说脏话。当接受测试的人听到骂人话之后,不仅会夸张地汗毛竖起,而且他们的脉搏加速,呼吸变浅,皮肤的导电性也会改变——这些反应都说明人的情绪发生了剧烈变化。

脏话能释放人的压力

在幼儿时期,哭叫是一种可以接受的表达情感和释放压力和焦虑的方式。随着儿童的长大,社会的文化并不鼓励他们哭喊,特别是在公共场合。但是,人们依然需要有发泄强烈感情的出口,因此,说脏话不失时机地出现了。 很多研究者认为,说脏话有助于释放压力,发泄脾气,和孩子的啼哭差不多。说脏话可以更痛快地宣泄感情,将内心的负面能量畅快地抒发出来。

在文明的过程中,似乎只有克制和优雅的人才能值得信任,而人的本能一层层地被压抑住了,这其中包括了弗洛伊德所强调的攻击本能。从这个角度去理解,我们就容易明白——说脏话是在满足那些被压抑了的攻击愿望。越压抑就越需要得到即刻的发泄。在我们所能采用的宣泄途径中,说脏话无疑是最容易实现,起作用最快速最直接的选择。正如美国心理学家莱因霍尔德•阿曼这样描述咒骂的发泄机制:“人一旦火冒三丈就会变得亢奋,脏话和侮辱性的手势能缓解人们的激动情绪。”打嘴仗会降低人的攻击性,骂人者把污言秽语当作武器,被骂者则会在言语恐吓中变得气馁,肢体冲 ,这样既达到了目的,又避免了伤害人的身体。”

链接2

人在什么时候更容易说脏话?

心理学家和研究脏话的学者认为,当人情绪激动的时候,脏话能起到积极的作用:释放压力。在日常生活中,当人们开车时,说的脏话要比平时多得多。研究表明,人们最常使用脏话的情景包括:意外的痛苦事件,比如不小心被打开的门撞了头;遭遇令人沮丧和失望的事情,比如去上班的路上遇到交通堵塞;当然更多的时候脏话是由令人愤怒的事情引起的。运动场是脏话滋生的地方,特别是足球这种对抗激烈的运动。情绪高亢的运动员容易说出具有攻击性的语言,让比赛更具火药味,有时候连裁判都没有办法控制住局势。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06年世界杯决赛上,马特拉奇与齐达内之间的冲突。

科学实验表明:说脏话能止疼

科学实验表明,“说脏话”可以减轻疼痛。 科学家找到64名学生充当志愿者,他让这些志愿者把手泡在5℃的冷水里,告诉他们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这个温度相当低,人的手在其中会感到很强的痛感,不过短时间内不会造成真正的伤害。

在测试过程中,研究者首先让受试者重复骂人的脏话——他们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随后,再让他们重复一些中性的词语,比如“光滑”、“硬”之类形容桌子的词语。研究者发现,当参与者重复说脏话时,他们就能够让自己的手在冰水里坚持更长的时间。实验数据显示,在说脏话的时候,男性能够把手泡在5℃的冷水里的时间平均为190秒,而那些只说老少咸宜的语言的男性平均只能泡140秒。 美国探索频道的一个王牌栏目《流言终结者》以“验证说脏话是否让人更能忍痛”为名,再现了这个测试。结果平均而言,在说脏话的情况下,五位节目主播的忍痛时间比不说脏话时延长了30%左右。

为什么说脏话可以减轻疼痛?科学家认为,这可能与说脏话能够引发情感反应有关。说脏话是普遍的人类语言现象,它会激发大脑情感中枢的反应。说脏话依赖于大脑右半球皮层数毫米之下的活动,和埋藏于大脑右半球中的古老演化结构有很大关系。这种结构包括“杏仁体”,这个杏仁形状的神经群会引发一种“战斗或是逃跑”的反应,它能使心跳加快,痛觉迟钝。

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品克就曾详细地分析过说脏话的现象,并把这种行为和家里的猫咪突然被粗心的主人屁股压到时的反应相比较:“我怀疑骂脏话会激发一种防御性反射活动,就如动物被伤害或者围堵时爆发出激烈反击行为,同时发出愤怒的声音,以震慑攻击者的反射活动类似。”

链接3

男人比女人更喜欢说脏话吗?

在一般人印象中,在说脏话方面,男性总比女性表现得更为踊跃。例如,男性们第一次说脏话的时间更早,频率更高,使用的咒骂词更具侵犯性……在一项长达10年的对脏话及其社会效应的研究中,美国语言心理学家蒂莫西•杰弗发现,作为一种脏话的发布平台,“男厕所中的涂鸦文字比女厕中更具意味,更令人难以接受。”然而,英国伍尔弗汉普顿大学网络计量学专家迈克•泰沃尔德的研究表明,随着时代的演进,脏话的发布平台已由厕所转移到网络,而今年轻人在说脏话方面做到了“男女平等”。美国语言学家托马斯在记录下4000名男女学生的谈话后也发现,不管男生女生,脏话从他们嘴里蹿出来的频率是一样高的。澳大利亚的露丝•韦津利在其新书《脏话文化史》中发布了这样的观点:“女人没有任何不适合说脏话的先天条件。无论从神经、身体结构或生理机能来说,说脏话的构造都是两性相同的。”而绝大多数现代女性在公开场合尽量控制自己的言行,主要是受到文化的影响。通常,社会大众对说脏话的男人更为宽容,认为他们不拘小节,甚至有男子气,而女性如果在公开场合说脏话,需要承担的压力比男人则高得多,所以她们需要更大的勇气面对周围人的评价和眼光。

 

上一篇:五官并非“各自为政”
下一篇:动物为何也患癌?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