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百科知识》

《百科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百科知识》杂志社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同期创建于1979年, 是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主办的国内惟一...

文章数

互联网正在改变我们的大脑

2014-10-31 14:46:29

互联网正在改变我们的大脑


毫无疑问,电脑网络给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便捷,但它在改变我们生活的同时,也悄悄地改变了我们的大脑。当远古人类首次发现如何使用工具时,人类的大脑就受到迅速而明显的影响。今天,互联网新技术的发展,对于人类大脑的影响也越来越明显。神经科学家已经揭示了人脑的“可塑性”,这就意味着,我们的习惯做法会实实在在地改变大脑的神经系统。


互联网正在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

科学家们在“神经塑性”的课题研究中得出了一个结论:一个成年人的大脑并非是因遗传就确定了个性和智力。相反的,神经是可塑的。当我们进行不同的活动,大脑神经便会改变。

脑科学专家斯茅与他的研究团队曾做过一个实验:让12名互联网老用户和12名互联网新手开始使用谷歌,同时对他们进行了大脑扫描。结果显示,两组研究对象大脑之间的显著区别在于大脑皮层一片被称为背侧前额叶皮质的区域,它的功能是处理短期记忆和决策制定,新手的扫描结果显示这片区域活动微弱,而老手的则非常活跃。斯茅要求12名互联网新手在以后的5天每天使用互联网。第6天,他们重新扫描了各组的大脑——两组大脑扫描图片显示,代表大脑活跃程度的亮斑图案几乎一模一样。可见,仅仅通过5天的训练,互联网新手大脑皮层前部的神经回路就被激活了。这说明总共5天的互联网使用就重塑了他们的大脑回路。

实验证明:神经是可塑的,当你从事某个特定活动的频率越高,神经通路负责执行这项活动的能力就越强。如果反复刺激同一区域,那个区域的神经回路将变得兴奋。后来的实验也证明:如果你忽略其他区域,其他神经回路将会相应变得衰弱。互联网世界不断刺激大脑皮层处理暂时性信息的区域,以至于负责深思的区域变得越来越衰弱。

科学家认为,互联网已经改变人类思维方式,降低大脑集中精力的能力,减少深度思考的频率。人们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在网络上,也就越来越难专注于阅读和思考。这样的信息摄取方式让人类大脑在略读、浏览、扫描信息方面变得更加精通,与此同时,人类深度思考的能力下降。


网络正在改变我们的阅读方式

阅读并非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不像说话那样融于我们的基因,人们需要通过学习掌握这种能力。网上阅读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使用大脑的方式,现在很多人不喜欢阅读书籍或长篇文章了,以快餐式、跳跃性、碎片化为特征的“浅阅读”正成为一种阅读新趋势。

伦敦大学学院用5年时间做了一个网络研读习惯的研究。报告说:“很明显,用户们不是在以传统方式进行在线阅读,相反,一种新‘阅读’方式的迹象已经出现:用户们在标题、内容页和摘要之间进行着一视同仁的‘海量浏览’,以求快速得到结果。这几乎可被视为:他们上网正是为了回避传统意义上的阅读。” 现在人们变得越来越像图书管理员,能够迅速找到信息并识别最有用的部分,却越来越少仔细品味并消化信息。美国科技作家尼克在他的新书《浅薄的家伙》中描述一个上网者的烦躁与焦虑:“长年累月的因特网阅读逐渐地削弱了我们全神贯注地去深入阅读书籍的能力。我们已经陷入了电子化的思维模式中,我们的大脑正在如饥似渴地寻找信息。上网时我们像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环境。这个环境促使我们匆忙地阅读,草率并浅层次地进行思考。这样一来,我们只能从文章中获得浅层次的知识。我们从努力完善个人知识的耕作者‘进化’为电子数据森林里的猎人和收集者。”

即使我们不在电脑前时,上网养成的阅读习惯也会继续回荡在我们的脑细胞中。上网使我们的神经集中在略读和多任务同时处理。我们读报时,略过的内容总是比读过的内容多,对于书籍和杂志,我们总是瞄一下,来决定是否值得更深入阅读。虽然扫瞄和浏览的能力与认真阅读和思考同样重要,但是问题在于,一目十行的略读正在成为我们思考的主导模式。以这种方式阅读时,我们充其量只是一台“信息解码器”,而我们专注地进行深度阅读时所形成的那种理解力、那种丰富的精神联想,在很大程度上都流失掉了。我们被网络的宝藏冲昏了头脑,而无视它对我们智慧的生命乃至我们文化的损害。


互联网正在改变我们的记忆方式

电脑和互联网正在改变人们的记忆方式。实验表明,现代人面对问题时会首先想到求助电脑。当他们知道能通过电脑找到答案时,会更多思考怎么找,而不是思考问题本身。美国哈佛大学的丹尼尔·韦格纳教授曾发现,结婚时间长的夫妇会依赖对方做自己的“记忆库”,想不起问题答案时,会向对方求助。科学家把这称为“交互记忆”。交互记忆是“外部记忆库”,就如同人们遇到不明白的问题会向专业人士请教一样,而现在,互联网也成为交互记忆的一种途径。

科学家做了一个实验,让受试者阅读一些信息,他们告诉一半受试者,过一会儿可以在电脑文件夹里找到这些信息,同时告诉另一半受试者,这些信息将会被删除。接着,研究人员让受试者记住这些信息。研究人员发现,那些以为信息会遭删除的受试者记得更牢,以为信息会存储在电脑中的受试者对储存信息的文件夹名记得更清楚。实验表明,受试者不是记住信息本身,而是更倾向于记住信息的存储地。互联网的知识储存和查找功能助长了我们的惰性,有了问题就“百度”或“谷歌”一下,我们不必记忆什么,因为任何知识都可以通过“复制”加“粘贴”来完成。

互联网为个人记忆提供了一个非常便利的补充,这种便利让人难以抗拒。但是,当我们开始利用网络代替个人记忆,从而绕过巩固记忆的内部过程时,我们就会面临掏空大脑记忆的风险。

人类的大脑是高塑性的,神经元和突触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当我们适应新的文化现象,包括使用一个新的媒介,最后我们就会有一个不同的大脑。当我们依赖电脑作为理解世界的媒介时,也许有一天它就会成为我们自己的思想。

上一篇:你的饮食中,铝成灾了吗?
下一篇:人体中的奇迹与奥秘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