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百科知识》

《百科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百科知识》杂志社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同期创建于1979年, 是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主办的国内惟一...

文章数

禅茶一味

2016-10-13 15:21:36

追溯茶与禅的渊源,颇有意趣。

最传奇的说法是说六朝时期,印度高僧菩提达摩东使中国,为弘扬佛法,他誓言要面壁禅定9年,其间不能睡眠。前3年的时间,达摩成功坚持了下来,可后来便渐渐熬不住了,一不小心睡了过去,醒来后达摩羞愤交加,为了自我惩罚,竟把一双眼皮割下,掷于地上。说来神奇,这被割掉的眼皮一落地,便化为一棵枝叶扶疏、生机盎然的茶树。此后几年,没有眼皮的达摩便一直靠自我激励保持着清醒的状态,可惜还差最后一年时,却再次遭到睡魔的侵扰,情急之下的达摩顺手捋了身旁茶树上的茶叶大嚼。这一嚼立刻令达摩脑醒目明,精神大振。正是在这神奇的茶叶帮助下,达摩终得以完成了禅定9年的誓言。


嗜茶风尚的流行

虽然这个故事只是一个神话,佛家子弟、丛林(佛教僧众聚居之所)中人偏爱茶叶却是不争的事实。关于佛教僧众坐禅饮茶的最早记载可追溯到晋代。《晋书·艺术传》讲到敦煌人单道开在昭德寺(今河北临漳境内)修行时,除了“日服镇守药”外,还要“时复饮茶苏一二升而已”。到了唐代,寺内僧人更是饮茶成风。根据唐人封演在《封氏闻见记》中的记载,开元中期,泰山灵岩寺有一个降魔师大兴禅教,要求学禅时,一不能睡觉,二不能吃晚饭,只准饮茶。于是,那些学禅的人便各自带着炉灶茶具,“到处煮饮”,并“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值得一提的是,被后世尊奉为“茶圣”的陆羽,当年曾在寺院学习烹茶术达七八年之久,其所撰《茶经》里记载的“煎茶法”,便是“偷学”自寺院。

中唐以后,无僧不茶、唯茶是求的嗜茶风尚更是广为流行。当时许多寺院,特别是南方的寺庙普遍开办茶园、种植茶树,以满足僧众的日常需求。唐代刘禹锡在《西山兰若试茶歌》里便记载有山僧种茶、采茶、炒制及沏饮香茶的情景。唐大中三年(850年),宣宗皇帝召见一位130多岁的老和尚,向他讨教长寿的秘决。老和尚答曰:“我向来不知药性,平生只爱喝茶,每逢云游到一个地方,先讨茶喝,喝100碗也不嫌多。”宣宗皇帝遂赐予老和尚50斤上等的茶叶。

到了宋代,“饭后三碗茶”更是成为禅寺的“和尚家风”。宋代道原《景德传灯录》里载:“晨起洗手面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佛前礼拜,归下去打睡了,起来洗手面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东事西事,上堂吃饭了盥漱,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东事西事。”可见,早在1000多年的北宋时期,吃茶已经成为禅寺生活和集体修行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禅寺的制度规定,寺中专设“茶堂”,有“茶头”专职负责茶水供应,并会按时击打寺院西北角的“茶鼓”,召集僧众饮茶。有意思的是,与茶鼓相对的东北角设有“法鼓”,把茶叶上升到与佛法等同的尊贵地位,可见茶叶在僧众心目中的分量。

那么,出家人为何如此喜欢茶叶呢?这还要从另一个故事讲起。传说有一位老和尚,特别嗜茶。有位樵夫感到好奇,就问道:“茶有什么好处,使大师如此嗜爱?”老和尚答道:“好处有三:一则提神醒脑,二则健胃消食,三则可以使人清心寡欲。” 樵夫苦着脸回道:“这三样对我毫无用处。一来我每天起早贪黑,劳苦不堪,晚上好好睡一觉是我最大的享受。若是因为喝茶而闹起失眠来,这生活对我还有什么乐趣可言?二来我拼命砍柴,勉强维持三餐,要是喝茶健胃消食,岂不叫我饿得更快?三来我有老婆,她之所以能与我守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寝房床第之乐。如果嗜起茶来清心寡欲,**冷淡,高雅是高雅了,只怕老婆倒要跟人跑了。所以茶这东西,小人还是离得远些好。”这个故事出自日本一本叫《近世丛语》的书,故事是一个好故事,只可惜格调不高,只算得上是一种世俗自得的“小聪明”罢了。如果我们真如无知的樵夫一般,得失于最低层次的“本能”之欢,自然是永远无法悟透禅的真意,难以品味茶的真香。


饮茶与修禅

出家人的禅定和修行,更在于智慧高度的脑力运动和精神层面的理性梳理。而茶叶中的咖啡碱,恰恰能起到兴奋中枢神经系统、增强大脑皮层兴奋的作用,有助于提神益思,领略般若真谛。当然,茶叶的神奇又不仅仅在于咖啡碱。如你所知,含有咖啡因的东西多的是,很少见到有和尚爱喝咖啡的。茶的最大功效除却咖啡碱和口感,更大程度上在于它在文化层面上的丰富积累和体验共鸣。正如《祖堂集》中所言:“遇茶吃茶,遇饭吃茶。”在佛教徒心中,吃茶早已化为一种特定的禅林法语。唐代名僧从谂禅师,俗称“赵州和尚”,又称“赵州古佛”,便喜欢用一句极简单、极普通的“吃茶去”作为悟道的机锋语。清代湛愚老人在《心灯录》里称赞“赵州‘吃茶去’三字,真直接,真痛快”。

宋徽宗政和年间,圆悟克勤禅师在湖南石门夹山寺一边喝茶,一边修行,突然间悟透了前朝夹山和尚“猿抱子归青嶂岭,鸟衔花落碧岩泉”的偈语,夹山和尚描述的空寂清境正是禅定追求的定境之清,而诗里描述的这种“人境俱夺之清”,又与饮茶中体味到的清虚淡远的禅意相合。于是,大彻大悟的他洋洋洒洒写下“十卷百则五百问十二万字”的《碧崖录》,并在得意之间亲手写下“禅茶一味”的书法条幅。

这部被誉为“宗门第一书”的《碧崖录》是当时中国禅学临济宗的经典,若干年后引来一位日本留学生的注意。大致是在南宋乾道年间(11651173年),这位叫荣西的日本和尚多方周折,终于索得《碧崖录》和大师“禅茶一味”的手迹,如获珍宝,将其小心翼翼地带回日本,一同带回去的还有茶叶以及当时丛林流行的中国茶道。回到日本的荣西和尚仿效圆悟克勤禅师,照本宣科,一边喝茶,一边修行,不但写下《吃茶养生记》的修行心得,而且按照夹山“茶禅祖庭”宗师的教导,将饮茶与修禅结合起来,最后催生出仪规详细的“日本茶道”。对此,日本《山上宗二记》明确指出:“茶道是从禅宗而来的,同时以禅宗为依归。”泽庵宗彭的《茶禅同一味》说的更是明白:“茶意即禅意,舍禅意即无茶意。不知禅味,亦即不知茶味。”值得一提的是,“禅茶一味”的真迹,如今还完好地收藏在日本奈良大德寺里。

有意思的是,明末清初另一位临济宗著名诗僧雪峤圆信禅师,也是一位因茶悟道的高手。他曾在《天目山居》里写道:“青山个个伸头看,看我庵中吃苦茶。”颇有禅意真趣。更令人称奇的是,雪峤禅师临终时做一谒语:“小儿曹!生死路上好逍遥,皎月冰霜晓;吃杯茶,坐脱去了!”然后命侍者进茶,饮毕而逝。

茶与禅,生与死,便在这不经意的瞬间合二为一,成为绝唱。

上一篇:乘着空气去旅行
下一篇:残疾人,从幕后到台前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