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百科知识》

《百科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百科知识》杂志社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同期创建于1979年, 是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主办的国内惟一...

文章数

京城粮仓知多少(上)

2017-08-24 14:38:00

我国古代有“谷藏曰仓,米藏曰廪”的说法,“仓廪”实为粮仓的统称。农业是中国古代国家的经济命脉,历代皇帝深知年景的好坏、粮价的起落会直接影响社会秩序的安定和政权的稳固,所以十分重视仓廪的设置与管理。仓廪不仅仅是储粮的仓库,更是包括税收在内的财政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虽为少数民族政权,但元朝统治者在迁都北京后,正式开始了对京城粮仓的建设。

京城粮仓的修建

忽必烈于12603月在开平宣布自己即大汗位,同年4月,蒙哥幼弟阿里不哥也在和林即大汗位。忽必烈凭借汉族地主阶级和一部分蒙古贵族的支持,1264年终于击败了阿里不哥,夺得了最高统治权。在这样的情况下,忽必烈只有控制住中原,才能坐稳汗位。至元八年(1271年),忽必烈称帝,公布《建国号诏》法令,取《易经》中“大哉乾元”之意,正式建国号大元。至元九年(1272年),在刘秉忠的规划下,在燕京旧城的东北筑新城,建设宫殿衙署,蒙语称“汗八里”,即“大汗之城”,从此元朝的政治重心完全转移到中原地区。开国后,元朝的政治制度和国家机关大半都沿袭辽、金的旧章,这其中就包括了原金中都的粮仓建置,统治者需要粮仓用以供给皇家和官吏。

自从忽必烈夺得汗位以后,漠北一直处于战乱的威胁之中,北方诸王的叛乱使元政府不得不在岭北和林、称海等地驻守数十万军队。另一方面,漠北的蒙古部族已逐渐改变了原来主食畜产品的习俗,对粮食的需求越来越大;但岭北地区除少数适宜耕作的区域外,大部地区沙漠连片、山岭绵亘,又加上气候寒冷,农业生产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于是,粮食供应便成了军民归心、边疆局势稳定的重要保证。

与此同时,元朝统治者虽然定都北京,但是统一全国的愿望还远没有实现。忽必烈决定采用南宋降将刘整的建议,先攻襄阳,浮汉水入长江,进取南宋。至元十六年(1279年),经崖山海战后,元朝消灭南宋残余势力,全面占领中国。之后,元政府又积极对外扩张,频繁的战争加大了粮草的需求量,统治者需要更多粮仓来屯粮,便于给军队供应和输送更多粮食。

元灭南宋后,统治者需要赏赐各封王大量财宝,加上开支繁重,财政日渐紧张。粮仓的设置与国家的税收紧密相关,是国家财政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面临财政危机的情况下,元朝统治者需要在全国设置粮仓来增加财政收入。

南宋以后,全国的经济重心已经完成了南移,江南地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国“粮仓”。《元史·食货志》记载:“元都于燕,去江南极远,而百司庶府于繁,卫士编民之众,无不仰给予江南。”但是元初,汴渠已经湮废,河北永济渠也不能完全通航,故一度通过水陆联运和海运的方式来转漕东南粮草。

金代在中都城北开了一条闸河,下至通州接连白河,原拟引卢沟河为水源,可是卢沟河暴涨暴落,与通州高差也大,极易造成水灾,利用其他水源则难以得到保证,使闸河徒具虚名。元代则采用郭守敬的设计,由昌平引白浮、双塔等处泉水,通航条件有所改善,并改名为通惠河,这是京城运河的南线。此外,元代还有一条北线运河的坝河,和闸河情况相似,沿线有坝7处,称为阜通七坝。即由积水潭引水,东经钟楼到光熙门南出城,以下河道今天仍然存在。七坝位置也可复原,最西的千斯坝即在光熙门附近,门内街南则为占地颇广的千斯仓。

元代不仅发展了京城附近的水运,为了取得南方的粮食供应,还修通了纵贯南北的大运河,其中一部分是利用隋代所开的旧有航道,即今天江苏淮阴以南和山东临清到河北和天津市的一段。隋时运河南北段的交汇点在洛阳以东的板渚,元代则在今临清与淮阴间取南北直线联系,开凿了惠通河与济州河,将黄河、泗水与大清河联系起来,再修会通河,将济州河与御河相连。元大都城与江南地区漕运连通,保证了粮食的供应。为了储存、转运漕运的粮食,元朝统治者在大都城渡口也大量设置粮仓,便于管理漕运。

京城粮仓的概况

元大都城除北面仅开二门外,东、南、西各开三门,内部中心为宫城,其外为皇城,再外则为大城。皇帝的祖庙叫太庙,在东侧南门(齐化门)内路北;祭祀土神、谷神的地方为社稷坛,在西侧南门(平则门)内的东北;重要衙署大都在皇城以南。元代京城粮仓大部分建在都城的东部,除基于地理方面的考虑即依水而建外,还充分考虑到粮仓必须有较高的地势,这样才能在雨季来临时使粮食不致浸水,粮仓所处的位置必须通风透气、阳光充足,才能防止粮食因潮湿而霉变。据《永乐大典》统计,元代京城官仓包括大都城内外千斯、相因等共22仓,小者有库房一二十间,大者有库房七八十间,每间可储粮2500石,主要分为太仓、常平仓、漕仓等。

据史籍记载,殷商有“巨桥之粟”,西周有“九谷之委积”,设“廪人掌米,仓人掌谷”。秦统一后,历朝基本均以太仓为朝廷之仓。《元史》中记载:“太仓为御廪。”统治者在太仓附近开辟小片农田用以耕种,所得之粮便存在太仓之中。在靠近景山北墙的东西两个侧门里面,西侧的粮仓称为“兴庆阁”,东侧称为“集祥阁”,这就是元代为皇帝亲耕田边专门设置的仓廒。兴庆阁和集祥阁的样式、结构、色彩完全相同,阁楼的上顶为单檐四角攒尖顶,覆黄色琉璃瓦剪绿边琉璃宝顶,四角安置装饰跑兽。阁的南面有一个不大的券门,有木板门对开,由于墙壁太厚,阁内空间不大,四面光墙一通到顶。上架为全木结构的阁楼式建筑,四周骑墙头做围廊,廊内四面锁窗,窗脚嵌铜活加固。廊外四周设木围栏,围廊的入口设在阁楼的西北角西侧和东北角的东侧,只有在墙外架云梯才可以登上阁楼。如果推开窗向里面看,阁楼中间没有楼板,上下贯通,人们只可沿围廊环绕行走。兴庆阁与集祥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墙厚达到3.3米,中间并没有夹壁墙,要比金代在北京东城朝阳门内修建的太仓、元代修建的仓廒墙壁都厚得多,这在古代建筑中十分罕见。兴庆阁与集祥阁墙壁如此之厚,一方面是为了克服储粮后向外产生的巨大张力,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持恒温。在兴庆阁与集祥阁上都建有方形的阁楼,四面开窗,为了秋收时让皇帝可以看到人们扛着粮食,从仓廒上面的窗口往仓里倾倒粮食的丰收场景。兴庆阁与集祥阁之所以采用这种建筑形式,完全是皇家园林中把谷仓进行艺术化升华的结果。在太庙的后身还有北太仓,应是储米作祭祀之用。

《元史·食货志》称“常平起于汉之耿寿昌”,元代常平仓为官方出资建立,设立于城市,其救济方法主要为“平粜”,即“丰年米贱,官为增价籴之;歉年米贵,官为减价粜之”,起到稳定物价和救济灾民的作用。

漕仓集中在大都城崇文门附近。坝河和亚麻河通过崇文门关进入大都,把粮食和货物卸在崇文门地区。千斯、万斯北、万斯南等是京城的漕仓,主要用于储藏和转运全国各地运输至大都的粮食。漕仓在大都的粮仓体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元代的漕运储量是不断增加的。据史料记载,元成宗时期(12951307年),已建好大都17仓、通州8仓(即有年仓、富有仓、广储仓、盈止仓、及秭仓、乃积仓、乐岁仓、足食仓)、河西务7仓以及李二寺、制沽等粮仓,约储粮500万石左右;到了元朝中后期,大都地区又新增粮仓20处,总储粮量已多达740万石左右。其中通州又增加庆丰仓、延丰仓、富储仓、富衍仓、及衍仓5仓,计13仓,如加上通州张家湾李二寺仓,共计14仓,约储粮200多万石。另据史料记载,元代的海运亦发展极盛。自至元二十年(1283年),岁海运再经北运河漕运至通州张家湾42000余石粮食;大德六年(1302年),岁又运粮至京通百万石;至顺元年(1330年),则又每年增为300万石左右。大都极盛时的户口统计数字为147590户,人们通常用“都城十万家”来描述大都居民。这样庞大的人口下,大都城粮食的供给大半依赖于漕运,使得漕仓在大都有着重要的作用。

为了保证粮仓的作用得以发挥,元政府对粮仓的管理极为严格。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政府对粮食的运输和储存损耗做出定额规定;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中书省户部对下辖的仓库管理办法做出了明文规定,如禁止库中工作人员用白条子借官钱、禁止亲属进入库房、出入要登记、库中存贷要按月清点并登记后报户部等;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中书省户部颁布《至元新格》条例,规定仓库的收纳、支出和管理办法,如收支物品的期限,出纳物品的质量、数量,各种检查办法以及大小官员要相互监督,防止出现营私舞弊等;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政府又进一步详细地规定了大都地区粮食运输和贮存的损耗量。

京城粮仓的消失

元朝在历史上只存在了近100年,大都城也随之倾覆。元惠宗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夏,朱元璋遣将领徐达、常遇春率军北征,七月抵达通州,元惠宗令淮王帖木儿不花监国,携后妃、太子、公主自健德门出城北逃,前往上都避难。至正二十八年八月初二(1368914日),明军攻陷大都齐化门,由此入城。明太祖将大都改名为北平。由于元大都城北居民稀少、地势空旷,在防守时城中军人无可依托,因此徐达在攻城后不久,即在城中偏北部增建一道土垣,将城垣变为“日”字形布局,使北段城墙靠近居民密集区,战时守城士兵可以从容筹划衣食。明洪武四年(1371年),将此段新城墙以北的元大都城垣废弃,原来北城墙上的安贞门和健德门以及东、西城墙上最北边的光熙门和肃清门也一并废弃,这四门的城楼以及被划在城外的官署、住宅尽被拆除。之后大都南城也逐渐被废弃。元朝统治者的出逃和大都原址的废弃使得大都内的粮仓也随之荒废。直到明成祖正式定都北京后,才在原有粮仓的基础上新建粮仓。

“储存粮食,供养官吏、军队,巩固统治,加强国防;赈济灾民,发展生产,平稳物价”是粮仓的主要用途,元朝自不例外。但和宋、金两朝相比,显得更为突出的是粮仓在北方边疆地区所起的作用。北方边疆地区受战乱影响颇深,经济发展缓慢,同时受到严寒天气的影响,常有饥民流亡,京城粮仓在一定程度上对救济灾民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时,大都宫殿内的皇仓也让皇帝在耕种之间体会到了民生的疾苦。

元代京城粮仓不仅成为当时统治阶级巩固政权、确保资源供给的主要形式,而且成为之后明清两代王朝维系京师民生大计的关键。元代京城粮仓的建置为明清两代提供了基础。明朝开始在元代京城粮仓的基础上增建粮仓,明永乐七年(1409年),在元北太仓的基础上修建南新仓,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并于明正统三年(1438年)在东城裱褙胡同设立总督仓场公署。据统计,明清两代在元代京城粮仓基础上修建的粮仓数量:明代北京、通州共计官仓20个,到清末,北京、通州官仓共17个,廒计1178座。

禄米仓始建于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是元明清时期南粮北运的产物,是南粮济京的重要代表性建筑,也是中国古代南北方生活资料调剂的见证;同时,它又是南北大运河的终点所在,对研究中国运河史有着重大价值。此外,禄米仓是中国现存古建筑中一个特殊类型的建筑,它巧妙的布局、结构和形式以及一套完整的运作方式和管理制度,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是研究古代仓储制度和仓房建筑的宝贵的实物资料。(未完待续)

上一篇:九份:悲情城市中的温情老街
下一篇:金星值得继续探索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