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0724_832055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百科知识》

《百科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百科知识》杂志社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同期创建于1979年, 是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主办的国内惟一...

文章数

民主的“魔咒”—肯尼亚2017年总统选举

2018-07-24 00:35:00

  2017年的肯尼亚总统大选既让民众对政治更新有所期待,却也更多地表达了忧心忡忡。大选宣传期间,热心政治的民众们在首都内罗毕的人民议会慷慨陈词,直击国家未来面临的深重腐败、税收及就业等重大议题,期许政治改变;选举真正来临前,民众却又纷纷挤满超市,购置贮存物品希望选举平安。经济界的形势如出一辙,势均力敌选情触发的大量政治活动让商务人士们心生忌惮,纷纷暂停投资收盘观望;政治外围的多家跨国企业做出预测,受到选情、旱情及财经因素的影响,2017年度的肯尼亚经济增长创新低。派驻肯尼亚的外国使团们也早早对本国选民发出选情警报,如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就专门召开了大选应对工作会议,提示侨商侨胞保持低调,安全生产与守望相助。

  逢选必乱的不平静竞选

  对肯尼亚大选活动如此阴沉严正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该国自20世纪90年代选举改革以来,政治竞选从未平静,尤以2007年的选举动荡为甚,这一事件在肯尼亚的历史上留下了沉重且深刻的教训。因为对2007年以微弱优势当选的齐贝吉总统的不承认,反对派政治领袖指责大选舞弊,刻意煽动民意,最后酿成一场1200人丧生、60余万人流离失所的恶性种族暴力事件。事件发生以来,肯尼亚社会一直在对此进行深沉反思,民间社团常常举行纪念及事件勘察厘清活动。但逢选必乱的“魔咒”在肯尼亚并未被打破。

  2017年大选最令人忧虑的是,过去曾引起骚乱的政治人物与因素都将参与此次选举。来自朱比利党的候选人、肯尼亚开国总统乔莫·肯雅塔的儿子、现任总统乌胡鲁·肯雅塔2012年曾受到国际刑事法庭指控,理由是他涉嫌制造2007年底至2008年大选后发生的全国性暴力事件,有“谋杀、强行驱逐、迫害等反人类罪”的嫌疑;虽然肯雅塔2014年以个人身份应诉出席海牙听证会,国际刑事法庭最终以缺少证据为由宣布撤销对他的指控,但肯雅塔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位在任且受到传控的总统,这疑似成为他“洁身自好”政治生涯的一个污点。

  在选情中与肯雅塔胶着的另一位参选人伊拉·奥廷加一点也不简单,同样出身政治世家,同样是充满政治号召力。四次参选均告失败、2017年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竞选的奥廷加被认为是在肯尼亚政坛与政党间穿梭摇摆的政治老手,每每他以选举舞弊指责胜选者都会赢得民众的激情愤怒回应;他身上的卢奥族政治标签,以及他希望当选后扭转肯尼亚政坛基库尤人主导地位的片面言论更是刺激了肯尼亚本就脆弱的部族对立的政治神经。还未开始前的肯尼亚政治大选,已经被誉为近年来最艰难的大选。

  对选举艰难的期待并没有与现实有过多的出入。从2017年8月8日第一次总统大选,至11月20日最高法院对第二次总统大选做出最终裁决,历史近4个月、暂且落下帷幕的肯尼亚政治“选秀”依然值得人深深思索。西式民主选举在非洲大地几十年来未曾停止的动荡式回响、适合部族林立而国家整体团结脆弱的非洲各国的政治发展模式是什么?宗教民族因素如何缠绕肯尼亚及非洲政治局势?这些都可以从肯尼亚2017年选举的案例中一探究竟。

  充斥艰难与暴力的总统选举

  对选举过程的再现有助于清晰把握其艰难与暴力的细节。2017年8月8日,肯尼亚举行总统选举,朱比利联盟候选人、现任总统乌胡鲁·肯雅塔与国家超级联盟领导人、前总理伊拉·奥廷加遥遥领先其他6位参选人,他们的对决被认为是决胜此次总统选举的关键。

  8月11日,肯尼亚独立选举与边界委员会公布了选举结果,肯雅塔获得820多万张选票,以54.27%的优势赢得选举;奥廷加得票670多万张,得票率为44.74%。来自非盟、欧盟、英联邦等的国际选举观察团评价此次选举公平、公正。肯雅塔胜选后发表演讲,号召国家团结,致力于共同发展。

  然而大选并未就此平静结束。大选前选举与边界委员会信息通信技术员被发现陈尸野外,这使得选举准备采用的新技术—以电子计票以减少舞弊概率的“生物识别系统”被迫推迟测试。奥廷加方指责这是企图破坏选举的暗杀行为。选举结果公布后,反对党领袖奥廷加拒绝接受。胜选者载歌载舞、喜鸣呜呜祖拉庆祝声的景象,与反对派焚烧轮胎暴力抗议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尽管为此次大选投入了16万警力,大选后爆发的冲突仍至少造成了16人死亡。奥廷加本人以选举存在舞弊行为、“电脑黑客”入侵使得系统将没有投票选民的选票计在肯雅塔身上为由,向最高法院提出诉讼。9月1日,肯尼亚最高法院做出裁定,认为选举无效,肯尼亚应于两个月内重新进行总统选举。

  10月26日,肯尼亚举行了第二次总统选举。今年注册参与大选的1960万选民,共有约760万选民参与了第二次选举,投票率38.8%,较第一次选举78.91%的投票率有显著下降。其中,25个选区出于安全原因,没有参与投票,约占选区总数的8.6%。第二次选举的结果是,肯雅塔获得选票的98.3%,再次当选。第二次选举预热期间,奥廷加曾表示,因为无法防止选举违规行为的再次上演,要退出选举。选举结果出来后,他依然表态不会接受。11月20日,肯尼亚最高法院法官一致通过裁定,认为10月26日选举有效,肯雅塔当选为肯尼亚新任总统。随后,反对派表示仍将采用新的途径抗议。

  第二次选举结果的最终裁定暂时结束了肯尼亚本轮明争暗斗的政治角逐。以上诉最高法院的方式对选举结果进行驳斥,既是一种新的、稍显平静的抗争模式,其裁定第一次大选无效的结局也令世人震惊,彰显了司法权力进行政治制衡的力量。肯尼亚由上到下都格外重视本次大选,警力的配备、政治团结的宣教,以及公民社会多年来的倡导与教育,都使本次政治选举较以往政治暴动的程度大幅降低。虽然仍有民众为大选牺牲性命、暴力情绪的表达仍可散见,但政治的习得性经验总体上关闭了人性暴虐宣泄的阀门。

  总体而言,肯尼亚此次一波三折但终究平静落幕的选举有其意义,特别是考虑到在非洲大陆上,几乎所有国家都能散见政治人物及其部族因素的影响力。需要思考的是,此次肯尼亚大选的历程能够得到的经验是:这场最高法院参与的总统选举裁决是一场较量双方在国际国内压力下临时克制的短暂现象,还是肯尼亚政治、乃至非洲多党政治走出“民主怪圈”的可能途径?要了解并穿透这些政治表象,则需要进一步深入其选举的历史、政治精英及其实施的相关政策,以及部族因素与政治精英的共鸣与互动。

本文来自《百科知识》

上一篇:这些百科知识你了解么
下一篇:六条瀑布的别样风景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