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0804_840258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百科知识》

《百科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百科知识》杂志社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同期创建于1979年, 是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主办的国内惟一文理合编的国家级科普刊物; 是国内公认的具有权威性的老牌科普杂志之一。《百科知识》杂志的特色是门类广泛、文理合编、权威准确、通俗易懂。

文章数
分享到:

庆佳节,话吉祥

2018-08-04 00:52:00

  趋吉避凶、祈福纳祥是人类社会的本能追求,当这种本能的追求演化为一个群体或一个民族约定俗成的集体习惯时,吉祥民俗也就产生了。由于文化传统的差异,不同民族对于吉祥的理解和表达吉祥的方式并不一致,表现在吉祥民俗上也是千差万别;又由于传统吉祥文化内容十分丰富,限于篇幅,本文仅对汉民族的吉祥民俗做一粗浅的介绍。

  何谓吉祥民俗

  从字源上看,汉语“吉”“祥”二字早见于殷商甲骨文中:“吉”为会意字,上面像兵器,下面似器具,把兵器置于器具之上,寓意没有战争,引申为吉祥、吉利;“祥”为形声字,本义用羊祭祀神灵以祈福,引申为吉凶的预兆,也特指吉兆。其后,“吉”“祥”二字连体使用,并由占卜用字转化为祝吉之词:“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唐人成玄英疏曰:“吉者,福善之事;祥者,嘉庆之征。”延至后世,“吉祥”一词既指吉利的事情,也指美好的征兆。

  民俗是指一个群体或一个民族表现在语言、行为和心理上的集体习惯,所谓吉祥民俗则是从性质上对民俗的一种宽泛界定。既然“吉祥”释义为“福善之事”和“嘉庆之征”,因此,民众那些以追求吉利幸运、追求美好征兆为旨趣的集体习惯都可以视为吉祥民俗。

  考古发现结合文献记述证实,趋吉避凶的行为早就出现在古代先民的生活中了:新石器时代刻绘在陶器上那些美妙的图案,《礼记·郊特牲》中古老的祭歌“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等等,这些都可以看作是吉祥民俗的滥觞。在此后的历史延续中,先民们驱邪、禳灾、祈愿、祝福等多种手段交互使用,创造了以追求吉祥为目的的多种文化形式,如祭祀和祷祝的吉祥仪式,带有巫术性质的咒语、吉祥语、吉祥文字,具有信仰意味的吉祥物、吉祥图案、吉祥纹饰,等等。

  吉祥民俗是传统信仰观念的物化形态。在古人的观念中,自然界的事物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天之所与必先赐以符瑞,天之所违必先降以灾变。”因此,古人才有所谓“吉事有祥”(吉利的事物必有祯祥)的认知。正如考古学家张光直所说:“中国古代文明的一个重大观念,是把世界分成不同的层次,其中主要的便是‘天’和‘地’。不同层次之间的关系不是严密隔绝、彼此不相往来的。中国古代许多仪式、宗教思想和行为的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在这种世界的不同层次之间进行沟通……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古代文明是所谓萨满式的文明。这是中国古代文明最主要的一个特征。”

  在传统社会,最能体现中国人幸福观念和最高理想的莫过于对“五福骈臻”的企盼。所谓“五福”,有多种说法:一说早见于《尚书·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意思是说“五福”一是寿高,二是富裕,三是健康安宁,四是修养美德,五是年老而得善终;另一说见于东汉桓谭《新论》中,“五福:寿,富,贵,安乐,子孙众多”;在民间社会,民众习惯上又称福、禄、寿、喜、财为“五福”。

  吉祥的表现形式

  在传统民俗生活中,吉祥的表现形式主要有吉祥物、吉祥语、吉祥数字和吉祥行为等。它们或出现在传统民俗仪式中,或出现在特定的民俗情境中,成为传统民俗生活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

  吉祥物 吉祥物是传统吉祥观念的物化形态。传统吉祥物种类繁多,有动物的,有植物的,也有器物的;呈现于外的形态也不一样,可以是实物的,也可以是影像的。

  出现在传统生活中的吉祥物,被认为具有特殊的魔力。如在小儿成长过程中,戴虎头帽寓意“虎虎有生气”,兆示小儿有生命力;穿猪头鞋寓意“肥猪拱门”,兆示小儿可以发家致富;穿“百家衣”寓意可以借助大家的力量庇护小儿长命百岁,等等。再如出现在传统婚礼上的铜镜,据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记载:“娶妇,夫妇并拜或共结镜纽。”元明以后,铜镜更是婚礼上的重要物什,或将铜镜置于迎亲的花轿上,或将铜镜揣在新娘怀中,或用红绳穿上两面镜子,让新娘挂在胸前与背后,等等。铜镜之所以出现在传统婚礼上,与古人的认知有关:“新人宜披紫服、抱明镜,可远恶召祥。”而镜子之所以被灵化,还是源于古人直接的生活经验:镜子可以聚焦引火,凹凸不平的镜面可以映照出怪异的形象来。

  另外,作为传统吉祥物的变异形式,吉祥图案被广泛应用于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成为民众表达吉祥观念的重要载体。正如杨柳青年画艺人们所言:“画中要有戏,百看才不腻;出口要吉利,才能合人意;人品要俊秀,能得人欢喜。”在传统吉祥图案中,不同的吉祥物可以任意组合,借以表达不同的寓意:蝙蝠象征着幸福和福气,吉祥图案中就有“福在眼前”“五祖捧寿”“福寿双全”等;以瓶寓“太平”,一只象驮着一只瓶称“太平有象”;画有三只羊则是“三阳开泰”,寓意好运接踵而来;画有喜鹊和古钱,则是“喜在眼前”,等等。

  吉祥语 吉祥语也称口采、吉利语,是被民众认为能带来好运的词语。它广泛应用于民众日常生活以及冠婚寿祭的民俗仪式上,反映了民众希冀趋吉避凶、近善厌恶、人丁兴旺、家道昌盛、长寿延年等美好祈愿。

  吉祥语一般有两种基本的表达方式:一是直接使用表现“福善、嘉庆”的“福”“禄”“寿”“喜”“吉”“祥”等字样,这些字既可单独表达,也可与其他词语相连而用,如“喜”字,就有“喜事”“喜庆”“双喜临门”等;二是在世代传承中形成的相对固定的表达方式,如形容姻缘美满的“天作之合”“天假良缘”“秦晋之好”“花好月圆”“郎才女貌”,等等。

  吉祥数字 吉祥数字是被认为能带来吉祥的数字。在传统吉祥数字中,有偶数也有奇数,有大数也有小数,诸如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羊开泰、四季平安、五福临门、六六大顺、七星高照、八方来财、九九同心、十全十美、百事亨通、千事顺遂、万事如意,等等。在传统观念中,民众对偶数情有独钟,认为偶数是完美的、圆满的、和谐的,单数则是残缺的、孤立的、杂乱的,所以民间送礼一般都讲究配成双数,办喜事也选偶数日子,待客上菜数目也是双数,等等。

  在偶数中,民众突出的是对“六”和“八”的信仰。在传统观念中,“六”代表着顺利,有“六六大顺”之说;“六”又与“禄”谐音,因此,民众视“六”为吉利数,出行、开业、庆典、婚嫁等也喜欢选择逢“六”的日子。“八”作为一个吉祥数字的出现与粤语有关,也是近年来才流行开来的事情。20世纪80年代以来,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地区,其文化也受到全国范围的崇尚。粤语中“八”“发”谐音,广东人崇尚“发”,由此“八”作为吉利数字的习俗也逐渐扩及全国。

  吉祥行为 吉祥行为主要是指那些民俗仪式上的行为方式。如民国《天津志略?生育》记载小儿“洗三”的仪式:“儿生三日,产婆以槐条、艾枝水洗之,曰‘洗三’(即汤饼会)。无子之妇人,可倾其水,倾时必内向,谓后即有子也。产婆以秤锤轻按儿身,谓之‘压千斤’,欲其长大能负重任也。又以葱茎轻击儿身,谓可聪明也;以锁锁儿口及手、足,谓可谨言慎行也。洗毕,置花于筛,置儿其上,以筛有孔,谓出痘时可稀疏也。”

  事实上,一个传统的民俗仪式往往兼有吉祥语、吉祥物和吉祥行为等多种吉祥表达形式。传统婚礼有撒帐习俗,新婚夫妇入洞房后,分左右并坐于床沿,亲属长辈或年长的妇女向床内抛撒金钱彩果,边撒边唱祝福的歌词,以祈求富贵吉祥、多生贵子,这称为撒帐。在一些地方,撒帐常用的是枣和栗子。妇女向帐内抛撒枣与栗子,边撒边唱“一把栗子,一把枣,小的跟着大的跑”,祈子、祝子的意味非常明显。

  吉祥的生成方式

  传统吉祥观念内容庞杂,诸如祈福纳吉、物阜民勤、五谷丰登、延年增寿、家族繁衍、加官进爵、荣华富贵、招财进宝、驱邪禳灾、诸事顺遂,等等。如何把这些抽象的观念以具象和直白的形式表现出来,民间常见的有谐音取意和象征取意两种基本的生成方式。

  谐音取意法 谐音取意法利用汉字音同或音近的条件在某一事物和某一吉祥观念之间建立起联系,以表达相对抽象的吉祥观念。对于这一现象,清人孟超然在《瓜棚避暑录》中曾说:“虫之属最可厌莫若蝙蝠,而今之织绣图画皆用之,以与福同音也;木之属最有利莫如桑,而今人家忌栽之,以与丧同音也。”汉语谐音吉祥物很多,主要有如下几类:

  动物类谐音吉祥物 蝙蝠之“蝠”与“福”谐音,以蝙蝠比喻幸福和福气;鹿与“禄”谐音,以鹿比喻财富和福禄;猴与“侯”谐音,以猴比喻封侯挂印、马上封侯、辈辈封侯;狮子的“狮”与“师”谐音,比喻“太师、少师”(子孙繁盛),等等。

  植物类谐音吉祥物 莲(荷)花与“连”“和”谐音,有连年有余、连生贵子、一品清廉、和合如意的寓意;桂花之“桂”与“贵”谐音,有连生贵子、福增贵子的寓意;石榴多籽,比喻“多子”;葱与聪明的“聪”字谐音;芙蓉与“夫荣”谐音;生菜与“生财”谐音,等等。

  器物类谐音吉祥物 马鞍的“鞍”与平安的“安”谐音;花瓶的“瓶”与平安的“平”谐音;盒子的“盒”与“和”“合”谐音;笔、银锭有“必定”之意,二者与如意组合,表示“必定如意”;以笔、银锭、粽子赠与应试的考生,有“必定高中”的祝愿等。

  食物类谐音吉祥物 佛手的“佛”与“福”谐音;枣子的“枣”与“早”谐音;橘子的“橘”与“吉”谐音;栗子与“立子”谐音;豆腐之“腐”与“福”谐音,节日里包几个豆腐馅的饺子,谓吃到者有福;猪蹄之“蹄”与“题”谐音,古代考试前吃熟猪蹄隐喻“熟题(熟悉考题)”,有祝应试顺利之意,等等。

  象征取意法 象征取意法利用事物的某一特征,建立起与某一吉祥观念之间的联系,由此,这个事物被附着了某种吉祥的象征意义。鸿雁是中国文化中的灵禽,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雁有“四德”:“寒则自北而南,止于衡阳,热则自南而北,归于雁门,其信也;飞则有序而前鸣后和,其礼也;失偶不再配,其节也;夜则群宿而一奴巡警,昼则衔芦以避缯缴,其智也。”因为雁“失偶不再配”,所以在传统婚礼的“六礼”中,五礼要用到雁,雁也因此成为传统婚礼中的重要象征物:“昏礼有六,五礼用雁,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是也。”

  在传统观念中,一种吉祥观念可以由多种事物表达。如象征长寿的,有长青的松柏,长寿的龟、鹤,食之延年的灵芝、仙桃、枸杞、菊花等;象征富贵的,有古代饮酒的爵,朝官所执的笏,代表富贵的牡丹,仙家所骑的鹤,与“侯”音同的猴,司掌官职的天官等;象征喜庆的,有喜神、喜鹊、喜蛛、双喜、合欢、菖蒲、獾子、荷花等。

  一种吉祥物也可以表达多种象征意义。在传统观念中,“鲤”“利”谐音,“鱼”“余”音同,鲤鱼常被用来表示吉利、富裕。除此之外,鲤鱼又有“鱼跃龙门,过而为龙”的信仰,以“鱼跃龙门”兆示仕途得意、飞黄腾达;又因鱼水相谐,鲤鱼又常作为青年男女爱情美满的象征;鲤鱼繁殖力强,又有多子的寄寓;古有“鱼传尺素”的典故,鲤鱼也成为传递情愫的代名词,“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

  不同的吉祥物常被自由组合应用于民俗生活中,借以表达多种美好的祝愿。据段成式《酉阳杂俎》记载:“婚礼,纳采有合欢、嘉禾、阿胶、九子蒲、朱苇、双石、绵絮、长命缕、干漆。九事皆有词,胶、漆取其固;绵絮取其调柔;蒲、苇为心,可屈可伸也;嘉禾,分福也;双石,意在两固也。”

  再如,传统婚俗有所谓“合卺之礼”。卺就是瓢,把一个匏瓜剖成两个瓢,新郎新娘各执一个饮酒。之所以用卺,清人张梦元给出了这样的解释:“用卺有二义,匏苦不可食,用之以饮,喻夫妇当同辛苦也;匏,八音之二,笙竽用之,喻音韵调和,即如琴瑟之好合也。”又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婚礼撒帐之后,“用两盏以彩结连之,互饮一盏,谓之‘交杯酒’。饮讫掷盏,并花冠子于床下,盏一仰一合,俗云‘大吉’,则众喜贺,然后掩帐讫”。把两盏(两瓢)以彩结相连,象征夫妇连成一体;置两盏于床下,一仰一合,象征男俯女仰、阴阳和谐,因此被认为是大吉大利。

  通过以上的梳理可知,传统吉祥观念是农耕文明的伴生物,承载着民众对美好事物的企盼与追求,是人们的幸福观和人生观的直接体现。随着社会的发展,有些观念因为与时代相悖逐渐湮灭不存,但其中绝大部分的观念仍然是民众不变的追求,以耳熟能详的形式传承于民众的生活之中,成为传统吉祥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来自《百科知识》

©2011-2020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