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31124_320740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航空知识》

《航空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航空知识》以普及航空航天知识、宣传航空航天事业为己任,详尽报道航空航天最新发展、技术与产品研发...

文章数

凤凰铩羽在大洋之上

2013-11-24 13:24:34

凤凰铩羽在大洋之上

张一鸣

 

线索:一张泛黄旧照

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看到了这样泛黄的历史照片,几经周折,多方考据,在该照所有者的大力支持下,终于获得了一些关于这名飞行员和这架飞机的散碎信息,勉强还原了当年那段鲜为人知的飞行往事。

照片中这架飞机,是美国华哥WACO RNF,属于华哥F系列。华哥(WACO)是美国一家轻型飞机公司,成立于1920年,全名Weaver Aircraft Company。根据该公司的缩写“WACO”,许多中文资料将其译作“瓦可”或者“韦科”。在这里,笔者还是按照片中这架飞机机身上的汉语写法,将其译为“华哥”,权作对历史的敬重吧。该机于1930年与另外两架华哥(型号分别为COSMNF)一同被美信洋行(L. E. Gale Company,也称高尔洋行)购入中国,作为洋行自用飞机。美信洋行是一家专司向中国输出飞机的美国公司。该公司对中国早期航空发展有着极大的影响,民国中央政府和各系军阀的许多飞机都是通过美信洋行引进的。1929年四川军阀通过美信洋行购入少量WACO 9型飞机,这是最早来到中国的华哥飞机。此后数年,广东军阀也通过美信洋行先后购入了WACO-ATO教练机和WACO-COS轻型战斗机各6架。当时美信洋行还聘有美籍飞行员为推销飞机在中国作飞行表演。为保护难民,主动挑战6架日机而牺牲在中国的飞行英雄罗伯特•肖特,就是美信洋行旗下的一名飞行员。

 

凤凰与骑手

早期中国的许多通用飞机都被冠以一个名称,常见的是以城市或者航线来命名。在机身上标注飞机所属公司或部门的情况也比较多见。但美信洋行的这架“凤凰”号机身上写满了中、英文字,这在当时的中国并不多见。有意思的是,这架飞机的机身上所写的中、英文字并非一一对应,以至于照片的主人,该机飞行员的侄女也被这架飞机搞得一头雾水,弄不明白机身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端详老照片中的这架飞机,会发现机头、发动机后部写有“凤凰”字样。在机身的中部的一行字是“Shanghai to Manila”(上海到马尼拉)。座舱后面,背鳍上写有飞行员的名字G. W. Brophy(格伦•沃伦•波菲)。机身后部最上面一行写着华哥F号—华纳—一百二十五匹引擎。笔者认为,华哥“F”号是当时的翻译人员对华哥F系列(Waco F series)的一个误解,而“华纳”是指飞机引擎的品牌,即Warner Scarab。中间一行写的是美信洋行航空部(远东独家经理)。两行汉字下面的英文也是美信洋行航空部的意思。方向舵上的文字最忽悠人,上面用小字写着Phoenix(凤凰)下面是Shanghai上海”。可以想象,一个不懂中文的人看到这架飞机根本就搞不清楚它到底叫什么名字。甚至国外的一些华哥飞机爱好者一直认为这架飞机的名字就叫“Shanghai to Manila”。

24751

01  波菲与“凤凰”号合影(照片提供:Gary Hyatt

“凤凰”号的飞行员格伦•沃伦•波菲原是美国凤凰城范布伦机场一个名为“亚利桑那飞行服务队”的首席飞行员。1930年,他接受了上海美信洋行的聘请,成为该公司航空部的经理(其在美信洋行的地位很可能高于罗伯特•肖特),并与妻子一同来到中国。1930年末,美信洋行将“凤凰”号交予波菲,他将驾机飞往马尼拉,以期开辟中国到菲律宾的航空邮路。由航空部经理驾驶一架名为“凤凰”号的飞机,可以想象美信洋行对这次飞行抱以极大的期望。

 

 魂断南海

作为一次越洋飞行尝试,准备工作尤为重要。WACO RNF型飞机本来采用的是双座舱,定员为3人(前座舱可并列乘坐两人),为了保证长途飞行有足够的燃油,“凤凰”号的前座舱被改造成了油箱。飞机里还装置了充气气囊和一些漂浮物,可以保证飞机在水面迫降后能漂浮几天不至于马上下沉。此外,飞机里还配备了救生筏并加固了安全带。

1931117日,波菲驾驶“凤凰”号从上海起飞。至于他计划航线的第一站是哪里已经很难考证,只知道他先后两次遭遇恶劣天气而被迫降落。一次是因为大雾,第二次是在127日因机翼积冰而迫降,不过这次他飞到了福州市东南约50千米处,所幸两次他都没有受伤。在这之后的飞行也是一波三折。有资料表示,波菲在218日的飞行中因为迷航而降落到了广州,但似乎没有确切可信的依据。可以确定的是,波菲顺利到达了澳门。据《澳门航空》一书记载,波菲与澳门总督进行了一次完满的磋商,议题显然是关于建立邮政航路的长期合作关系。波菲在澳门停留了一个星期,期间尝试了三次飞行,但都因天气问题被迫折返。319日,天空终于有放晴的迹象,波菲决心从澳门飞往马尼拉。飞机里塞满了来自上海、福州、汕头、香港和澳门的近1 000份邮件,还有一份澳门市长写给马尼拉市长的亲笔信。而菲律宾方面也早已做好了迎接波菲的准备,他的妻子已提前10天乘船抵达马尼拉,等待丈夫飞来。波菲计划先飞到Pratas Reef(东沙群岛的外称),他打算在那里扔下一些装着杂志和感谢信的包裹,以此答谢为给他提供信息的气象站,然后飞往马尼拉南部的尼克尔斯美军机场。

24752

02  “凤凰”号三面图及其航路示意图。注:因为无法详细考证,“凤凰”号的红色机体涂装是笔者根据历史照片和现存WACO机外观推断得来。(张一鸣/绘)

19日早上8:15分,波菲驾驶“凤凰”号离开了跑道,飞入灰暗的天空。起飞行前,他对助手爱德华•寇蒂斯说:“天气不太好,但我要冒险一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话竟然成了他的遗言。当时南海上空的天气远比波菲预想的要糟,据东沙群岛观察站报告,海面有强东北风,且能见度极差。地面与“凤凰”号最后的一次目视联系,是一艘海面的蒸汽机船报告于9:10分看见该机在距澳门13海里的位置飞行。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关于“凤凰”号和波菲的信息传回。因为东沙群岛的观察站始终没有看到“凤凰”号飞临,可以确信波菲甚至没能飞到东沙群岛就已经遇难了。

获得“凤凰”号遇难的消息后,美信洋行立即联系了驻马尼拉的美国海军,并告知了波菲可能遇难的大致海域。随后的搜索行动倒是阵容强大,驻菲美军先后派出7艘驱逐舰和2艘水上飞机母舰分几批向不同的方向搜索(事后统计,搜索行动共耗费75 000美金)。搜索从19日一直持续到321日,未能获得任何结果。22日《纽约时报》刊发通告,宣告47小时的搜索未果,波菲与“凤凰”号失踪。时至今日,“凤凰”号和波菲的下落仍是谜案。就这样,一次跨洋飞行尝试以失败告终。

24753

03  地面展示中的“凤凰”号,四周围满了前来参观的中国人。(图片来源:National Waco Club

 

后有来者

波菲驾驶的“凤凰”号遇难的6年以后,一架机头写有China Clipper(中国飞剪)字样的马丁 M-130大型水上飞机载运着邮件从美国起飞途经马尼拉飞抵香港。由此建立了一条跨洲跨洋的国际航空邮路,将中国和菲律宾从空中连接到一起,实现了“凤凰”号的未完夙愿。

24754

04现存的WACO RNF 是飞行爱好者十分钟爱的老爷机,依然活跃在空中。





上一篇:亨舍尔Hs.123的中国往事
下一篇:莱卡回家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