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20703_326367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技潮》

《科技潮》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4:00

《科技潮》杂志由北京科学技术委员会主管,北京高技术创业服务中心主办,1989年创刊,是集宣传科技政策...

文章数

常宇——为心衰病人搭建生命桥梁

2012-07-03 11:00:28

  刘俊


常宇对记者说起自己已经被医师协会吸收为会员的时候,眼中的光芒是之前一个小时左右的采访中没有出现过的。因为即使是和理工科完全没有关系的记者也知道,既然是医师协会,能够成为其会员的就必定是在医疗系统有着一定成就的人,而常宇,在我们这些外行人眼中,更应该是一个机械工程师,或者范围再小一点:精密医疗仪器设计工程师。

“我可是能上手术台的人!”常宇骄傲地对记者说。从机械制造专业到成为医师协会唯一的工学博士成员,常宇走的道路看似异于常人,但对他自己来说,每一步又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如果没遇见那么多转弯

 

和北京别的有名的大学不同,北京工业大学里的学生98%都是来自本地的生源。

“而且其中很多是第一志愿报清华而没有考上的!”常宇给记者说到这点的时候忍不住乐了起来,因为他自己就曾经是其中的一员。就是这点不同,让在工业大学读书的孩子既少了清华学子那种骄傲,也没有了别的学校里北京孩子那种优越。

“是工业大学让我拥有了平和的心态,能面对每一次命运的转折。”

所以,本科读的是机械制造的常宇,就读研究生的时候虽然还和本科相关,可是方向却是软件,等到了博士,作为交换生,常宇跟着导师开始了血泵控制的研究。从制造到软件再到控制的转变,虽然不能说这些专业完全没有关联,可是在任何人看来,也是很头晕的了。

“等我回国后,北京阜外医院院长和校长的一次交流,确定了‘人工心脏’的研究项目,让我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之前要经过那么多的转弯。”对于自己之前曲折的学习,常宇用这样的结论做了解释。

从2004年常宇回国开始,他就一直从事“人工心脏(血液泵)”的研究,在这项研究中,目前常宇的方向已经涉及“人工心脏”本身的设计、能源系统、监控系统以及监护软件。

“一下子把我之前所学的都用上了!”

从开始这项研究,有一个难题放在了常宇面前——动物实验。工科的研究人员做设计,可是很少需要进行这种医学研究才要做的活体实验,更何况,常宇面对的实验对象还是体型巨大的猪和牛。

“因为必须是和人有着类似血液量的动物才行。一开始心里会难受,因为几乎没有动物能进行多次实验的,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心脏实验,每一次实验都会有动物献出它的生命。”

一直到现在,常宇依然保持着实验后放生的习惯。但也是因为坚持自己亲自实验,让他一个工学领域的人能全面掌握了心脏的生理知识,也对目前“人工心脏”运行时的优劣有了全面的认识,为他改良“人工心脏”设计的想法提供了坚实的支撑。在常宇之前,还没有哪个研究者能兼顾这些方面,也因为没有办法兼顾,往往容易造成研究链的断裂。

 

八百万心脏病人的曙光

 

2012年3月20日,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完成了心脏移植手术。在那之前,为了等待合适的心脏,当切尼在2010年第五次发病,并被确诊为充血性心力衰竭时,借助手术植入一种名为“左心室辅助装置”的小型泵。“左心室辅助装置”适合短期使用,为患者接受心脏移植赢得时间。为了安装它,切尼付出了100万美元的医疗费。2011年1月,切尼称他在小型泵的帮助下“过得去”,只是行走不便。

“心室辅助装置”就是我们俗称的“人工心脏”,也是常宇研究的重点方向。

“每年我国有800万人等待做心脏手术,有8万人能够接受手术,其中等待心脏移植的人达到1万人,然而,据统计2010—2011年度,我国真正能接受心脏移植手术的只有100例。”常宇对记者介绍说,对那些需要移植心脏但是暂时没有办法移植,或者想要恢复健康就必须让心脏休息一段时间的人来说,“人工心脏”就是他们延长生命的桥梁。

记者从目前“人工心脏”的组成图上明白了为什么切尼在装上它之后会行走不便,一个“U”型支架在心脏外为左右心室重新搭建了一条通道,支架中间的血液泵还连接着几个方盒子,以提供能源和进行监测,虽然最近已经将“人工心脏”部分全部放进了体内,可是连接着体外几个小盒子的线还是需要身体开着一个小口。不管是因为要随时监控,还是为了防止细菌感染,装了“人工心脏”的病人都是不方便随处行走的。

然而,即使是让记者这种外行的人觉得很不方便的“人工心脏”,目前在我国,也只有常宇和阜外医院之前的一次临床试验采用的系统是经过国家两大医疗卫生部门认证的,能够真正实现生产。

“只要能够实现生产,我国将有更多心衰病人告别等待。并且所需费用大概只为美国的1/100左右。”常宇并不讳言“人工心脏”对于严重的心衰病人来说只是延长一段时间的生命,“但是对于更多需要时间来恢复健康的心衰病人来说,它就是到达健康河岸的扁舟。

而对于目前的“人工心脏”整个的系统设计,常宇也认为给病人带来了很大的负担。怎么办?改变固有的设计!所以,他充分利用了自己丰富的专业知识,设计出了可以无线控制的“无轴承无电机无轴全人工心脏”。

“如果以后病人能装上我设计的这个人工心脏,少了长长的支架,也没有必要从体内拉出电线,不需要电机的支持,病人的痛苦可以减少很多。虽然不是能跑能跳吧,但是至少是能走的。”常宇拿着自己亲手复制出来的血液泵给记者看,这个小小的机器里浓缩着他无数的心血,也寄托着百万人的希望。

 

每一场不经意的聊天

 

记者提出采访要求的时候,常宇是很爽快就答应的那种专家。照他自己的说法是:聊天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而加入北京市科技新星计划,对他来说,收获之一的就是找到了一群可以聚会聊天的朋友。

和朋友聊天,是所有人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放松身心的方式,而常宇他们的聊天还常常出乎意料地激发出研究的创意。

比如“经颅刺激器”的研究。常宇在记者提起这个研究的时候,不是很愿意说,在他看来,没有办法说明作用过程的研究,即使取得了效果又怎么样呢?可是,就是这个在同学在聊天中知道的,在他研究出来“人工心脏”的无线控制系统的基础上提出来的,用于治疗和研究神经精神疾病镇痛及疼痛研究、戒毒及成瘾研究,却实实在在改善了戒毒病人在身体戒断时期内因为疼痛无法入睡的困扰,从某种方面来说,切实地帮助了病人度过那段难受的时间。

更何况,又是在聊天中,有同学听说了这个研究成果后,表示这个研究对于失眠症患者来说也许是一个很大的福音,想要在这个方面继续研究下去。

常宇的另一个爱好是摄影,一说起摄影,常宇就很兴奋地打开自己的电脑给记者看他的作品,不管是人物还是旅途中经过的风光,能把他们最自然美好的一面呈现出来,是常宇很骄傲的一件事情。

“你一定要看看我最得意的作品!”常宇搜索着自己的图片库,打开了一副风景照,那是一幅风雨将至时候的照片,是在开车路过美国的一座大桥的时候拍摄的。河水倒映着深灰色的天空,一片凝重的萧瑟中,几缕金色的阳光穿透云层投射在白色的大桥上,放佛天使即将降落。“那一刻,美得让人窒息。”

简单生活、容易满足、喜欢美好,常宇用一种乐观而开放的心态追求着研究领域的更高目标。

上一篇:河马的惊奇生活
下一篇:猫捕老鼠实录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