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24小时》

《科学24小时》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国广大群众,特别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广大青年,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繁荣科普创作,启迪思想,...

文章数

落鲸之歌(下)

2017-11-28 10:52:00

  这么多年来,尽管“天堂”一直作为纯洁美好的象征出现在各种神言文里,之后的一些探索发现也间接证明了它应该就在最高的那个楼层里,但毕竟没有谁曾经真的到过那里。甚至“去天堂吧”成了非常流行的玩笑话,意思大概和“有多远滚多远”差不多。

  现在威廉突然把这事情提出来,一般人都只会以为他在开玩笑。但他很清楚,谢丽尔肯定会认真对待。“威廉,你说的……是真的吗?”威廉听出谢丽尔的声音里带着一点颤抖,分不清是兴奋还是害怕。威廉咬紧牙关点点头,鼓起勇气转过脸来,至少也要看看谢丽尔真实的反应……

  “太棒了!”

  谢丽尔尖叫一声扑了过来,高兴得就像小时候扑向一个崭新的玩具。她拿起另一件“阿莫”,翻来覆去地看,然后便开始无师自通地穿戴起来。

  “这个‘阿莫’用的材料比我穿过的任何一件衣服都要柔软而又有弹性,里面还有几个不同的夹层,果然是这一层才能制造的宝物啊,”谢丽尔夸赞道,“我想,穿上它的话,想必是连那种足以把身体挤成薄片的巨大力量都能抵抗了吧。”

  威廉的动作顿了一顿,说道: “你都猜到了?”

  “这有什么难猜的?要上天堂的话只能利用‘电梯’, ‘阿莫’的性能不就是用来抵抗电梯里那些致命力量的嘛。”

  谢丽尔用力拍了拍威廉的后背,可爱地嘟起了嘴: “威廉,我太了解你了。你那么细心, ‘阿莫’你一定自己试穿过了,对不对?真是的,这下子我就无法成为第一个亲眼见识到天堂的人啦!”

  威廉的神色有点古怪。他微张着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以苦笑一声收场。

  所谓的“电梯”,其实并不能算一个严谨的说法,时常有人提出应该给它一个独立的名字,以免与文献中的同名物体混淆。神言文里描述的电梯是一个封闭的小房间,只要进入后按下按钮就能瞬间移动到选定的楼层。但是人们发现的这一个“电梯”却不一样。它确实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然而,选择楼层的按钮却在外面,而且也不是在每一个楼层都有停靠,这也是威廉他们必须上到第12层的另一个理由。

  但这些还不是这部电梯与记载中最不同的地方。按照神言文的描写,电梯应该是一种很安全的工具,虽然在少数情况下会意外停住,但毕竟不会致人于死。可是自从上两代人发现了这个东西以来,意外却不少见。各个有电梯口的楼层里都有勇敢挑战它的勇士,那些一次只移动两三个楼层的人最终活了下来,但每个人在出来后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向人们讲述他们曾被看不见的神秘力量紧紧压在地板上的经历。

  但他们依然是幸运的,因为那些勇敢挑战未知楼层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围观的人们看见电梯的指示灯去到很高的楼层,却一直没有再往下走。于是,人们按下按钮把电梯调回来,等电梯开门后只见到地板上躺着尸体,每一具尸体都像是被用力按压过,扁得像是一张纸。

  人们一度兴起的“前往天堂”的热情就这样被连续几次意外彻底扑灭了。反正生活里还有许多值得追求的东西,人们的兴趣也就慢慢转向其他方面了。于是,当威廉和谢丽尔来到电梯入口时,发现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一会儿进去之后,你贴着墙壁站好,然后把身体的重心慢慢往下沉,但不要彻底坐下来,留出一点空间用作缓冲。”

  威廉仔细地向谢丽尔传授自己的经验心得,他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出什么意外。谢丽尔看向他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为崇拜了。 “你果然自己尝试过了,”谢丽尔说, “威廉,你真是个了不起的探索者啊!”

  突如其来的幸福感瞬间席卷了威廉的全身。有些话威廉刚才没能说出口,现在他更不好意思说了。其实就在约会的前一天,他已经写好了遗书,带上刚制作好的“阿莫”来到这里,但最终还是没有选择直上天堂,而是选择了一个比较高的楼层,测试了一下“阿莫”的性能就回去了。

  以当时的情况, “阿莫”的性能稳定,他完全可以再测试一次,用自己的双眼见证天堂的景象。他是因为害怕再测试一次会出意外,还是在暗地里期待着要和谢丽尔一起成为首先登陆天堂的那两个人?这些复杂的心绪,只怕威廉自己也说不清。

  现在他设定好了最高的那一层,然后带着谢丽尔进入电梯,关上门。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谢丽尔的脸上满是难掩的兴奋和期待,让威廉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仿佛也变得雀跃起来。

  脚下的地板开始晃动,紧接着就有噪音响起,电梯开始向上加速。威廉闭上眼睛,后背紧紧贴着墙壁,扎稳了脚步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巨大压力。

  谢丽尔忽然说道: “真期待上面的景色啊!”

  “别说话,小心咬到舌头!”威廉告诫道。但谢丽尔却不理会他,她的脸上洋溢着向往的激情,自顾自继续说道: “威廉,你先别告诉我天堂的景象,让我好好想象一下。书里从不说它有多美,只说它是最善良、最好的人才有资格去的地方。我想它一定会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美!

  那里应该有着五颜六色的顶盖,还有金碧辉煌的墙壁,说不定还有闪烁着亮光的风在穿梭……”

  听谢丽尔越说越没边际,威廉的心里又开始发虚了。 “说不定并没这么好呢……”威廉试图给她泼冷水,毕竟那地方谁都没去过,期望值太高可是容易失望的。

  “书中记载的内容也有不对的地方,像我们乘坐的这个‘电梯’不就是么?”威廉说道。

  “可是也有一些内容完全正确啊,比如和‘天堂’相对应的‘地狱’,”谢丽尔争辩道, “那些下到最低层的探险家都说了,在第1层以下的地方确实存在地狱。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熊熊燃烧的烈火,足够把任何一个妄图靠近的人烧成灰烬。既然地狱真实存在,那……”

  她忽然不说话了。威廉知道原因,因为他也感受到了那股拉扯着全身的巨大力量。他们身体的各处仿佛都在发出轻微的哀鸣,全靠着“阿莫”的防护能力才没有散架。威廉的脑袋一阵接一阵地晕眩,这是前一天的测试里同样经历过的痛苦。他抬起头,看到谢丽尔咬紧了牙关,紧闭着双眼,脸上露出无法控制的痛苦表情。

  威廉忽然就下了决心。他的后背靠着墙壁,吃力地挪动双脚,一点,再一点。威廉的身体被看不见的力量往下拉扯,体重仿佛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倍。可是他还是强行命令自己的身体动起来,走一步,再走一步。

  终于,他沿着墙壁挪到谢丽尔身边,紧紧抱住了她。

  隔着两人身上厚厚的“阿莫”,他依然感觉到怀中的谢丽尔在颤抖。他忘情地抱紧了她,而她也积极地回应着。巨大的力量落在身体上仿佛一阵又一阵的烈风,想要把他们彻底击垮,然而他们却反而慢慢平静下来,最终只剩微微颤动的余韵,像是一列回到站台的列车。

  等他察觉地面的晃动渐渐平息,那股拉扯身体的力量消失后,威廉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他的脸再次涨得通红,连忙退开一步。

  “到了?”谢丽尔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在看到威廉点头之后,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到了!”

  她一跃而起,甚至顾不上脱掉身上这碍事的东西,拉开门冲了出去。威廉愣了一下,也跟着跑了出去。这可是天堂!探索者的本能再次在他脑中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此时的威廉只想亲眼看看传说中的天堂到底长什么模样。

  在下一秒,他撞倒了忽然呆立在门口的谢丽尔。

  “啊!对不起……”

  威廉想把她扶起来,但视线只是偶然掠过周围的环境,他的身体就猛地僵在原地。

  天堂是个怎样的世界啊!

  既没有墙壁,也没有顶盖,什么都没有。威廉发现自己站在了“摩天楼”的顶端,左边是一大片光秃秃的地面,向着无限的远方一直延伸开去,像是完全没有尽头。右边却是一道陡峭的悬崖,走错一步就会坠落。威廉隐约看见在最下方有红彤彤的颜色,火光摇曳,仿佛正猎猎作响,那大概就是众人口中万年不灭的地狱烈火。

  “这里好冷……也好黑……”谢丽尔喃喃自语着,忍不住地把身子往后缩。威廉也感受到了这里冰冷的风,远比他待过的任何一层的世界都要寒冷得多。然而,他的身体里却像是有一把火焰在熊熊燃烧着。忽然,天空的美景映入他的眼帘,冲淡了他周身的寒意。

  “看哪,谢丽尔!看这美妙的‘星空’!”威廉张开双臂,用一种像是咏叹调的声音大声说道。

  “星空”这个词汇,自从被创造出来后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用途,它所代表的景象在人们口中只不过是眼疾患者受损视界中的杂质和异象,然而此时威廉为它重新找到了归宿。

  他仰起头,看着眼前广阔而深邃的黑暗,那是待在任何一层的人都无法想象的宏大景象。

  “它像是用一块黑布蒙上了你的眼睛,然而你很清楚这不是遮蔽,而是彻底的宽广!看哪,谢丽尔!看这天幕上面点点的光芒,它们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不知该如何形容!”

  威廉发了狂似地在这片光秃秃的地板上踱着步,时而跳跃,时而匍匐在地,像是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可不管是怎样的姿态,他的头始终直挺挺地朝着天空,像是某种膜拜的姿态。28岁的神言文研究者终于在今天找到了一切的答案。那些令人费解的词汇与描述在这一刻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然后,它们就在威廉的眼前幻化成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问号,深奥无比,仿佛在等待着他将自己的余生,乃至所有人的生生世世虚掷其中。

  这世界原来好大,好大,好大!威廉热泪盈眶,这一生他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拥有如此幸福的时刻。

  直到过了很久,这股癫狂的势头逐渐从他全身各处的神经渐次退去,威廉才想起应该和自己的心上人好好分享这一份喜悦。

  “谢丽尔……”他深情地呼唤着她,转过身去,却只看到空荡荡的电梯入口。仪表盘上的数字显示电梯已经往下去了,时间大概就在他刚刚陷入疯狂的时候。

  “真可怕!真是太可怕了!”谢丽尔一下电梯就直奔10层,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白兔冲进了帕拉丹的家里。帕拉丹细心安抚着这位可怜的女士,听她抱怨威廉是如何使计把她骗到一个布置好的黑房间里,用各种虚假的幻象吓唬她。她越说越怕,最后趴在帕拉丹的身上嘤嘤哭了起来。帕拉丹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着她。

  与此同时,威廉只是坐在天堂的地板上,独自仰望着头顶上这些发光的小点。“神知道一切。”威廉心想。那些还未被破解的神言文里一定藏着关于天堂景象的更多描述,犹如一个巨大的宝藏等待他去挖掘。想到这些,他就想赶快回到自己熟悉的办公室,带着对这个世界截然不同的认识,从头开始研究。

  但他挪不开步子。刺眼的美让他始终无法对眼前的天空移开视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掌心握无限,刹那是永恒。

  他吟诵着那段难解的文字,痴痴地向着头顶的苍穹张开双手,感觉整个身体仿佛融入其中。威廉永远不会知道,他和他的子子孙孙直到世界毁灭的那一天也不会知道:写下那些精妙文字,和威廉·布莱克同名同姓的那一位神明住在那片闪烁的光芒中一颗肉眼看不见的蔚蓝星球上。而在他无法预知的遥远未来,在所谓的176个地球年后,那颗星球上的双足神明们终于可以亲眼观测到星际探索舰“巨鲸号”降落失败,一头栽进卢拉星的景象。依靠舰载电脑将坠毁全程以超光速自动传回的数据,他们一早就知道了“巨鲸号”坠毁的事实。只是他们在看热闹之余,还想找出另一个小问题的答案:为什么在“巨鲸号”失速坠落地面,所有乘员都死于急降中之后,飞船上的各项物资却还呈现出持续被消耗的状况。

  可是隔了这么远,他们怎么都看不明白。坠落的“巨鲸号”笔直刺进星球表面,犹如一座矗立在茫茫大地上孤独的高塔。猛烈的火势从巨舰顶部与地面接合的地方开始,如地狱之火般往上蔓延,直到损伤过大的舰身逐渐无法承受自身的重量。他们屏住呼吸观看着。

  在坠落地面两小时后, “巨鲸号”轰然倒下。

上一篇:走出心理舒适区
下一篇:人类文明第一把圣火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