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0711_919366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画报》

《科学画报》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由中国科学社于1933年8月创刊,距今已有80年的历史。《科学画报》在80年的办刊历程中,形成了通俗生动、图文并茂地介绍最新科技知识,形式多样地普及科学技术的特点,对提高广大群众的科学水平,启发青年爱好科学、投身科学事业起了很大的作用,当今的不少著名学者、教授、科学家,青少年时代都曾受到它的熏陶和启发。

文章数
分享到:

真正的女神,连粉丝都是巨匠伟人

2019-07-11 23:08:00

  在今天这个说不清是妇女节还是女王节还是女神节的日子,小编要给大家安利一位真·女神。

  有一种绝望叫“比你聪明的人还比你勤奋”,而她会让你体会到什么叫“比你聪明又勤奋的人,长得还比你好看”。这位女神漂亮聪慧又很拼,她就是埃米莉·布勒特伊。

  她是法国著名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伏尔泰的“真理女神”。

  在18世纪的欧洲,人们就行星为什么围绕太阳运动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牛顿和他的支持者认为,行星运动的奥秘在于万有引力;更多人相信17世纪哲学家、科学家笛卡儿的“涡旋说”。结局我们都知道,牛顿胜出。人们逐渐接受了牛顿的理论,万有引力成为科学常识。

  牛顿理论在欧洲的普及和传播,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他们就是法国启蒙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伏尔泰与他的情人夏特莱侯爵夫人。夏特莱侯爵夫人本名埃米莉·布勒特伊,是一位天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和哲学家。遗憾的是,她的成就被伏尔泰的伟人光环遮挡了,很多人只知道她是伏尔泰的情人,而不了解她对科学事业的贡献。

  不同寻常的贵妇

  1706年,布勒特伊出生在一个法国贵族家庭。据说她小时候相貌平平,所以家里请人教她击剑、骑马、体操和文学,希望用才艺弥补容貌的不足。布勒特伊从小聪慧过人,特别是对科学和数学兴趣浓厚,但那时人们普遍认为科学教育与女性无关。幸运的是,父亲发现了她的天赋,鼓励她自学,还请来科学家朋友给她教授天文学。

  到12岁时,布勒特伊已经熟练掌握了拉丁文、意大利文、希腊文和德文,在数学和科学领域展露更多才华。有时钱不够用了,她就利用数学知识设计出一些策略去赌钱,赢的钱用于买书和实验器具。

  布勒特伊长大后出落得标致动人,而且才思敏捷,妙语连珠。18岁时,她与夏特莱侯爵结婚。结婚以后,她的生活和其他贵妇似乎没什么不同:养育孩子、看戏、跳舞、参加各种社交活动,但她内心对知识的渴求却从未停止。在她看来,生活的意义在于“自得其乐”,而知识正是她的快乐之源。当时女性不能上大学,但财富和地位帮助她弥补了这个缺憾。她为自己请了家庭教师,还与许多知名科学家交往,向他们求教。

  庄园里的研究中心

  当时的法国社会,找情人是很正常的。1733年,27岁的布勒特伊和39岁的伏尔泰一见钟情。那时伏尔泰已经声名远扬,由于抨击封建专制两次被投入巴士底狱。1726—1728年伏尔泰流亡英国,在此期间他接触了牛顿的物理理论和自然哲学思想,并迅速被其征服。1734年,伏尔泰的新书《哲学通信》被查禁,法院下令逮捕作者,他再次逃亡。布勒特伊利用自己的人脉帮忙疏通关系,伏尔泰获准回国,在布勒特伊的一个庄园里隐居下来。

  布勒特伊把庄园打造成一个私人研究中心。她收藏了大量书籍,还建了一个堪称豪华的实验室,其中的设备包括望远镜、显微镜、温度计、天平、罗盘、棱镜、坩埚等。两人在庄园里一起研读牛顿的著作,一起做实验,一起写作,一起接待慕名而来的文人、学者,生活充实而惬意。

  1738年,法国皇家科学院开展关于“火的性质”的有奖征文竞赛,他们兴致勃勃地准备参赛。伏尔泰认为,热是由粒子组成的。为了验证自己的观点,他和布勒特伊一次次测量金属在常温和加热状态下的质量。根据他的推测,金属加热后,质量会增加,多出来的就是“热粒子”的质量。几个月过去了,实验结果并不理想,伏尔泰仍坚持自己的看法,而布勒特伊与他产生了分歧,于是他俩撰文分别参赛。两人的文章都未能获得大奖,但都获得了提名奖,并得以发表。

  布勒特伊的论文是法国皇家科学院发表的第一篇女性作者的论文。她在文中提出了一些超前的观点,例如,不同颜色的光有不同的能量和温度,这在几十年后得到了科学验证。

  当时很多法国人不了解牛顿的理论,这让伏尔泰感到非常遗憾。他和布勒特伊合作撰写《牛顿哲学原理》,把牛顿的理论著作用简洁的语言深入浅出地介绍给读者。数学在牛顿的理论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是伏尔泰的弱项,而恰恰是布勒特伊擅长的,两人珠联璧合,配合默契。1738年,这本书出版,封面上只有伏尔泰的名字,但他在序言中介绍了布勒特伊的贡献;在卷首插画中,布勒特伊化身为“真理女神”,用镜子将牛顿的思想之光折射到伏尔泰握着笔的手上。

  艰巨的任务

  后来,伏尔泰把精力集中到文学和哲学上,而布勒特伊继续在科学殿堂徜徉。她不满足于解读物理理论,进而探究它们的哲学基础。她出版了《物理学基础》,把牛顿、笛卡儿和德国哲学家、数学家莱布尼兹三人的科学理论做了归纳,把他们之间的分歧之处协调起来。布勒特伊的名字随着这本书传遍了欧洲,但有不少人看不惯女性涉足科学领域,对她冷嘲热讽。一个德国哲学家说,像布勒特伊这样研究科学争论的人“应该长着胡子”。

  布勒特伊没有理睬种种非议,她有更艰巨的任务:将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译成法文。那时这本经典著作问世60多年了,尚未出现法文译本。布勒特伊坚信,理性和数学能揭开宇宙的奥秘,她要让真理之光照进更多人心里。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是一部鸿篇巨制,布勒特伊除了把拉丁文翻译成法文,还加了大量很有学术水平的注释。在长达180页的附录中,她条理清晰地梳理牛顿的主要观点,把深奥的数学推导用文字加以解说,描述牛顿理论的实际应用,补充她的科学家导师和朋友们的相关研究成果。

  令人惊叹的是,她将著作中的一些关键论证改用微积分表达出来。牛顿和莱布尼兹分别独立发明了微积分,但或许牛顿觉得这种数学工具太新了,以至于人们很难通过它理解自己的理论,所以他在很多地方采用精巧的几何证明来阐述观点,而布勒特伊则将这些几何问题转化为微积分形式。

  唯一的“过错”

  1749年春天,布勒特伊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孩子的父亲是她的另一位情人(一位诗人),这让她非常苦恼。她很爱孩子(她生过3个孩子,其中一个夭折),但她的翻译工作还没有完成。她已经43岁,这个年龄生孩子非常危险。她在给友人的信中说,这次高龄怀孕说不定会要了自己的命。

  为了在分娩前完成译著,布勒特伊仔细掐算了孕期,日以继夜地拼命工作。夜里困得不行了,她就将手放在冰水里,驱除睡意。她终于在分娩前几天完成了这部不朽的译著。一星期后,她因产后感染去世,生下的女儿不久也夭折了。

  布勒特伊去世前几个月,她的导师兼朋友法国数学家克莱洛帮她检查了译著中的微积分方程,后来还完善了牛顿和英国物理学家哈雷预测哈雷彗星回归的计算。1759年,哈雷彗星如期回归,震撼世人,这是对牛顿力学的一次完美证明。就在那年,布勒特伊的译著全书出版(部分内容于1756年发表)。九泉之下的她应该很欣慰:她早就知道这颗彗星是支持牛顿力学的铁证。

  布勒特伊超越了她所处的时代,她不仅有天才的头脑,还有一颗“不安分”的心。这位18世纪的贵妇不在闺房里消磨时光,却在男性的“传统领地”挥洒才情,闯出一片天地。她曾说,如果她是国王,一定要让女性拥有和男性同样的权利,特别是在精神上。她生前饱受批评和奚落,身后很快被人遗忘,但她的作品却像明亮的星星,永远在历史的天空闪耀。直到今天,她的译著仍被视为《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的标准法文译本。

  伏尔泰曾这样评价布勒特伊:她是一位伟人,唯一的“过错”就是生为女人。

本文来自《科学画报》

下一篇:硅家族的超级兄弟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