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0410_743106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之友》

《科学之友》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倡导大众理解科学。

文章数
分享到:

云泊科技:地下垂直停车库悄然兴起

2018-04-10 22:38:00

  “停车之痛”早已成为城市通病。在停车行业有这样的共识:大城市停车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车位缺口。在浙江省杭州市湖墅南路密渡桥边,有个不起眼的小院。院里有一座方方正正的白房子,挂着两扇不锈钢门,远远看去像个仓库。这里不是仓库,是全国首个井筒式地下立体车库。

  不一会儿,有辆小车从外面开进来,停在不锈钢门前。不见车主下车,却见他在门边的刷卡机上刷了一下。两道门无声打开,里面像是个电梯间。只见车主把车开进“ 电梯” ,出来按键关门,他的车就会被“ 电梯” 自动运到地下34米的“停车楼”里112个车位中的某一个。原来这部“电梯”只运车,不运人。

  恰好又有人来取车,记者追过去看到,停进去时,车尾朝里的小车,取车时已被“电梯” 自动调转了方向。记者掐下秒表,从按键取车到开车走人,只需90秒左右。

  据了解,这里曾是一片沿河公共绿地。地处市中心,原先附近是市政府所在地,往来办事的车辆多,停车是个大问题。一年前,这个900平方米的地下垂直停车库悄然建起,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片区域的停车难问题。

  不仅如此,占地152平方米的试点车库日前也在广东汕头市区星湖公园内开工。

  把“往上建”的停车楼倒搬到地下,这个新点子真能解决大城市停车难的问题吗?

  给城市中心区“打补丁”

  2015年9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公布了一组数字:初步测算,我国汽车保有量年净增约1900万辆,但大城市小汽车与停车位的平均比例约为1 0.8,中小城市约为1∶0.5,而发达国家约为1∶1.3。目前我国停车位缺口超过5 000万个。“平均100辆车拥有47个停车位,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比例更悬殊,几乎一半车‘无家可归’。”井筒式地下停车库的开发者云泊科技有限公司CEO徐明锋告诉记者。

  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举认为,目前城市停车位缺口的最大问题在于“补建难”。大城市的车位缺口主要表现在中心区,特别是商业区、医院、学校、交通枢纽和老旧小区等地段。“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政府在城市规划里原来预留的土地没有配建停车位的规划。”

  2015年8月,国家发改委等7部委共同下发的《关于加强城市停车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 中提到:“ 鼓励企事业单位、居民小区及个人利用自有土地、地上地下空间建设停车场。” 同年9月,住建部在《城市停车设施规划导则》中提出要求:“ 利用城市公共空间,如边角料土地,以及广场等地下空间挖潜建设公共停车场。”

  然而,现状是“补丁”很难打。刘举表示,寸土寸金的地段空间有限,建停车场又是个投资回报率相对较低的行业,“建停车场投资很大,停车价格却又没有市场化。”徐明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停车场想要收回投资,往往需要四五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每年的回报率也只有两三个点。”

  “目前停车行业的状况是国家做配套建设的更多,民间力量有意愿介入,但土地限制和投资回报率两大瓶颈尚未突破。”刘举说。

  云泊科技想解决的就是“打补丁”的问题。能不能利用中心区这些边角料地块,建小微停车位?“地上空间宝贵,那就向下挖。”十多年前,浙江工商大学教师郑治中在一次和同学的偶然闲谈中,萌生了“把停车楼建在地底下”的想法。

  把停车楼建在地下

  郑治中是井巷工程专业出身,他现在的身份是云泊科技的技术总监。他的想法是,如果把几十米深的电梯井挖在城市地下,可不可以用井巷工程里的煤矿建井技术?他的考虑是,在城市建筑密度高的地下挖深井,最怕结构不稳定引起倒塌,要保证结构稳固,可以借鉴煤矿建井时一边挖坑一边围护的做法,采取点式凿井技术与逆作法施工工艺融合。

  矿山建井的方法之前还从未被用到过城市深层空间建设中。本是为了更安全,没想到却成了项目论证过程中备受争议的地方。从2007年起,郑治中四处奔走,希望把技术落地,却屡屡碰壁,原因是“这是件没做过的事” 。

  郑治中告诉记者,技术涉及到井巷工程、岩土工程、土木工程等多学科的技术结合面,“把地下掏个洞,会不会影响周围环境?” 不同学科的专家意见不完全一致,通常是决策者觉得“需求很大”,却“不敢拍板” 。

  直到2013年,杭州市拱墅区政府部门拍板决定,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郑治中特意把车库选在了湖墅南路的古新河边。“就是要让大家看看,这种车库建在河道边都没问题。”2016年4月30日,车库正式投入使用,至今已经一年多了,没出过任何安全问题。

  徐明锋觉得这种车库最大的好处是节约空间。他告诉记者,电梯式地下车库垂直向下,开发利用深层地下空间,这样就可以利用城市特别是中心区的边角土地。“ 地面和传统的地下停车场,50平方米只能停3辆车,但要把高耸的立体停车楼搬到地下,50平方米可以停50辆车。”再有就是造价和运营成本低。“往下建的土地成本可比往上建低多了。”徐明锋说,因为停车行业的投资回报是与停车场的位置和收费标息息相关的,适合建在城市黄金地段的井筒式地下停车库,投资回报率能提高到每年8~9个点,十年左右就能收回投资。

  解决城市停车难是创业风口

  新事物的诞生,人们总有一个观望和接受的过程。什么样的地方适合建这种地下车库,结构是否稳固?会不会对周围环境产生影响?是郑治中和徐明锋在推广项目过程中频频听到的问题。郑治中告诉记者,这项技术对城市地下的土质结构没什么特殊要求,他们选地前会进行技术可研性调查,主要看地下有没有管网、地铁、地下河道。

  相比人们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更令徐明锋头疼的是行业标准问题。“ 因为它是新的,没有先例,更没有统一的认证标准。” 徐明锋告诉记者,在地面上建停车场,有一套城市配套建设的审批标准,而井筒式地下立体停车库因为建在地下,现在的立项审批程序和验收标准,是按照房地产的认证标准进行的。房评、绿评、环评、交通评估……手续非常繁琐。“好处是,我们是按照住人的标准建车库,对安防、环境等各方面要求更高。” 但他依然希望能有针对这项新事物的认证标准出现。

  徐明锋有“野心”:“全国有7000多万个私家车库,1.56亿辆小车,持有C照的人有3.1亿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当记者问到会不会担心这种新模式很快会被他人复制,徐明锋坦言“担心”,但他也说,云泊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是为城市停车难提供解决方案并落地实施,利用城市深层地下空间建井筒式地下车库只是其中的一环。

  “如果城市在规划之初,就能建成相对完善的停车配套设施,那我们就不需要‘打补丁’了。” 徐明锋说,云泊有自己的城市动态交通规划平台,他们下一步要做的,是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实现停车数据和车位共享,实现城市静态交通的动态规划,提前预判这个区域一年后、两年后的动态交通发展模型,判断适不适合建停车场,建成后会不会有车位闲置等状况。“做方案、建车库、互联网停车,针对不同城市的具体情况有机组合,从根本上解决城市停车难的问题,这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徐明锋说。

本文来自《科学之友》

©2011-2020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