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0709_919215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之友》

《科学之友》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倡导大众理解科学。

文章数
分享到:

肖岗:以匠心修复“鎏金”岁月

2019-07-09 22:59:00

  斑斑点点的青铜甁、金光闪闪的龙凤麒麟、黝黑精致的铁壶……在肖岗的博古架上陈列着他一手打造出的多样“古物”。截至目前,肖岗已经复制、修复国家级展品60余件。一些原本只能珍藏的国宝,因为他一丝不苟的匠心、精益求精的巧手而与大众“相见”。

  肖岗说,鎏金简单说就是把金子打成金箔,打成金箔后剪碎,之后在坩埚里面加热,在快融化的时候加入水银,这样的话它就成了一个溶融的东西,然后趁热倒在冷水里边,这叫金汞剂,又叫金泥,把金泥涂在要鎏金的器物上面,涂上一层然后用炭火一烤,反复鎏几次就做成了鎏金器物。作为传统鎏金古法技艺第五代传承人的肖岗,目前也是山西省唯一一位精通铜鎏金技法的专家。经他之手修复的古代鎏金铜器,即便是用现代的技术检验,也很难发现修复的痕迹。

  守护匠人之心

  出生于传统技艺世家的肖岗,从小就对“鎏金”耳濡目染。咸丰元年,肖岗的祖先肖钰中举人后,由武汉江夏县迁到山西怀仁县任县长,子孙从此便在山西安居落户,也都各自学艺,小有所成。

  1990年,肖岗在雁北地区文化艺术学校学习,在众多艺术门类中,他唯独对铜鎏金艺术特别偏好。从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怀仁县文物管理所,主要从事文物修复工作,一干就是26年。

  1998年,肖岗被山西文物技术中心聘用,除了铜鎏金,他还有另一门绝技,那就是复古青铜器。多年来,肖岗共修复有珍贵历史价值的青铜器七八十件。2001年,他在中国历史博物馆进修青铜修复技艺,师从北京“古铜张”一脉的贾文超。在贾文超的严格教导下,他悟出了自己的一套修复青铜器的方法,学习了一年,就能复制“马踏飞燕”的实物。

  文物修复需要的不仅仅是耐心,还需要情怀。肖岗的修复技艺得到了老师的认可。肖岗在2002年,就参与了历史博物馆复制湖北曾侯乙墓出土铜鉴缶的工作,这种复制不仅是历史知识和美学的结合,传统工艺制作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结合,更是耐心的考量。肖岗细细研究了该物件的形制、结构、尺寸、花纹、锈色等特征,还多方请教前辈王赴朝老师和贾文超老师,经过深入研究、翻制模型、泥质蜡型、蜡模涂挂耐火涂料水玻璃和沙石英、熔铜浇注、器物表面做旧做锈等环节,终于历经半年多时间,成功制出惟妙惟肖的复制品。博物馆修复讲究的是修旧如旧,不能破坏文物原有的东西,体现文物本身的价值。肖岗的这件复制品,从锈色到材质,无不体现了他在这个领域的成就。

  修复古代青铜器物时,肖岗结合家族传承的鎏金铜佛像制作技艺,开始尝试修复古代鎏金青铜器等器物,经过5年多的反复试验、探索,于2007年成功复制了右玉鎏金温酒鐏。

  肖岗说,“修复制作过程中,点火熔化铜水,又经过火烧,可谓金木水火土样样兼有,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五行精髓。与其他艺术门类相比,鎏金耐得住岁月侵蚀,经得起风吹雨打,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在这5年中,肖岗工作之余的全部时间、精力都投入到对恢复鎏金技艺的探索中。

  “青铜器的修复时间很长,往往需要一个月甚至一年,不过看着一件件青铜文物在自己的努力修复下焕发生机,很有成就感。古代有些工匠,一辈子也就做那么几件东西,十分精细,他们不受时间限制,只管慢慢地雕。青铜器特别精美,大机械是替代不了的,是国家重器。流传到现在,虽然有的被损坏了,但经过我们细致地修复、鎏金以后特别漂亮。”肖岗觉得文物也要细细地、慢慢地修,还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初心。

  传承祖辈技艺

  为了传承这些技艺,肖岗付出了很多。20世纪90年代,为了提高技艺,他无数次前往北京、天津寻访名师。“一般都是周末坐火车去,买不起卧铺,也没有座,只能在车厢连接处铺张报纸熬一宿,第二天和老师学习,晚上再坐火车回来。”

  肖岗说,自己苦点累点不算什么,让他最难过的是要家人跟着受苦。鎏金的材料很贵重,光拿黄金来说,当时肖岗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三四百元,可最便宜的沙金一克也要90多元。一件器物别说全部鎏金,稍作点缀就要十多克黄金;除去日常家用,他半年的工资只够做一件。而且,在杀金过程中,稍有不慎,这些黄金就会毁于一瞬。

  “没办法,只能拿出攒了十几年准备买房子的十来万元,那时候这钱能在县城买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楼房。后来,还要找亲戚朋友借钱。房没买成,还欠下五六万元外债。过年的时候,人家来要账,心里很不舒服。做这个,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这些金子如果都做成首饰,全身上下估计都能戴上了。家里人烦了也说我,但还是支持我,没有他们的支持,我走不到今天。”

  最让肖岗担心的是鎏金过程中对身体的伤害。铜鎏金过程中,需要通过烘烤使与黄金熔融的水银蒸发掉,极易导致操作者汞中毒。“祖辈相传的秘诀是在杀金的过程中,含一口白酒。其实没什么作用,就是尽量避免呼吸。现在主要是戴上防毒面具、安装排风扇来作保护。”

  肖岗说,他一个河北的师兄因为汞中毒身体彻底垮了,每年有半年的时间要疗养排汞。“另外半年,强撑着身体做一件器物。”肖岗也曾两次排汞:“十多年前一次,四五年前一次。发作起来,全身无力,牙龈出血,还掉牙,我的牙就掉了两颗。”汞中毒严重的话会导致死亡,但肖岗无怨无悔。坚持要把这个技艺传承下去,不能让老祖宗的东西失传。

  延续文物生命

  26年来,肖岗共修复了七八十件有历史价值的青铜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他一个人在一间工作室里,和一堆文物残片、修复工具在一起。

  梅花香自苦寒来,至今肖岗已经鎏金60多件,其中国家级3件。2001年,肖岗成为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委员会会员。2016年,肖岗被评为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铜鎏金”代表性传承人。2017年,肖岗的鎏金工艺被列为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铜鎏金省级项目。

  时光飞逝,匠心依旧。肖岗还在倾注全部的热情延续着文物和传统技艺的生命。而每每说起这两项技艺的传承,肖岗总是有些担忧和无奈,“铜鎏金技艺比较特殊,铜鎏金器物本身雍容华贵,在古代深受帝王宫廷的青睐,清末慈禧太后当政期间,下令禁止民间制作铜鎏金器物,导致这门手艺的传人越来越少,后来几近失传。再加上在制作过程中散发出的汞蒸气对身体有害,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去学习这门技艺。”

  传统铜鎏金工艺在文物修复中的作用很重要,为了让技艺能够得以传承,他毅然让其子肖逸夫接受了他的技能培训。目前,肖逸夫已经能够独立完成鎏金制作全过程。“我不愿意让这门技艺从我手上丢失,这不仅是我的爱好,更因为它是民族的文化,所以我愿意坚持一辈子,更愿意发扬光大。我也希望全社会重视这门技艺,特别是文物修复部门。”肖岗说,他打算向全国招收对传统技艺感兴趣的弟子,开设传统技艺学习班,兴办一座中型鎏金工艺企业,好将这项惊艳了几千年的技艺传承下来。

  择一事,终一生。肖岗用他全部的热情与执着修复时光的碎片,延长文物的生命。对此,他甘之如饴。

本文来自《科学之友》

下一篇:鎏金佛像:铜鎏金技艺的见证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