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0723_920096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学之友》

《科学之友》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倡导大众理解科学。

文章数
分享到:

旧衣服也有春天

2019-07-23 00:03:00

  城市里的很多人都有一大堆旧衣服,这些衣服积压很久后要么被丢弃,要么被捐赠,它们有没有更好的使命?作为一名新锐的时装设计者,张娜想到的是对衣服“再改造”,让人们可以继续穿。在张娜创办的“再造衣银行”里,一件件旧衣被“改头换面”,开启了一场“奇幻的漂流”。

  旧衣服重新拼布再销售

  2004年,从法国进修回国之后,张娜并没有回到故乡北京。其实,这并非年轻时“叛逆的选择”,而是考虑到上海的面料市场与加工产业更为发达,可以为设计师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加上对海派文化的喜爱,她义无反顾地来到上海安了家。

  独立、充满好奇心、不畏惧改变,是张娜的性格脸谱,这归功于她那位画家父亲的熏陶。有一次,爸爸在大年三十晚上12时,一时兴起带全家去旅行。在张娜的记忆中,那次经历有趣又难忘,家家窗户里都洋溢着浓厚的团圆气氛,只有他们一家子,以独特的姿态行走在路上。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至今她依然难掩兴奋。

  人生总要做一件想起就做的事情,那才是尊从内心的冲动。有一天,在家里,看着衣橱里存放着的一堆基本上不会穿的衣服,她想:“每个人家里都有很多旧衣服,囤着多浪费。”

  张娜去女友家调查发现,有些朋友把衣服买回来,连标牌都没剪,就被压箱底了,家里的衣服也越堆越多。一些有小孩的家庭,孩子的衣服塞满了衣柜。朋友说:“现在好几个箱子里的衣服都用不上了,收纳箱里也快装不下了,放在家里占地方,扔了又可惜,真头疼。”张娜随便问问怎么处理它们的,得到的答案不外乎几种:扔出去;挑几件成色比较新的,拿到老家乡下给亲戚穿;收起来,不去理会。而据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每年约有2600万吨旧衣服被扔进垃圾桶,数字十分惊人。

  张娜是个恋旧的人,她爱旧物,在她眼中,旧衣服同样有着意想不到的可塑性。比如,剪开一片不再合身的针织衫,拼接蕾丝或乌干纱,再绣上珠片,就是一款复古的假领了;一条过时的男士宝蓝色秋裤合理运用后,能成为时髦风衣的门襟,她曾经设计的这件风衣登上了2011年奥地利时装周的秀场,为她带来一片掌声。

  2013年,张娜决定把旧衣改造的项目做起来,这个项目就叫“再造衣银行”。用“再设计”的眼光来重新审视这些旧衣物,利用已存在的物料,以设计的力量延续衣物的生命。张娜说:“我总是认为一个人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衣服。做再生服装,希望能够带给大家新的理念,旧的东西并不一定是不好的,希望每个人都能够珍惜所有,热爱生活。”

 

  用衣服来讲述人的故事

  从挑面料到设计制作,每一件“再造衣”的“出炉”都要花费一个多月的时间。虽然“再造衣”都是拿旧衣改造而成,但这并不意味着后期只是简单地缝缝补补。材料的随意,并不意味着设计的随便。就像二手房装修永远比新房装修要费力许多,旧衣重生在设计环节其实比一般制衣更加繁琐。首先要做出草图,真正做衣服的时候要再做一次和面料相结合的设计。每块面料都要放在纸板上进行无数次的对比,看花色放在哪个位置更好。也有可能面料上刚好有一个破洞,“那就要考虑如何合理运用它,”张娜笑言,“那或许是旧衣服的主人用烟头烫下的,这样的面料本身就是有故事、有生命力的。”

  因为制作过程非常耗费手工,在改造衣服时,张娜会给衣服搭配上乘的真丝里衬,加上人工拆洗、拼接与设计、制作的费用,成本算下来还要高于一件成衣。目前,“再造衣”的定价基本在800~4000元。有一次,张娜尝试着把这些衣服寄放在丈夫的店面里销售,两人其实都没抱什么幻想,却没想到一天就卖断了货。

  在张娜设计的每一件“再造衣”里,都蕴藏着她独具匠心的小心思。她故意把旧衣服的标牌保留,并封在新衣服的内衬里。这样一来,衣服的旧主人和新主人就产生一种时空连接。这种奇妙的际遇,张娜很早之前就感受过。“我发现我周围的朋友之间有一张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网。例如我的代理商见到我感觉很面熟,聊起来才发现,我18岁时做过一次伴娘,而她恰好是那场婚礼的嘉宾;我一直想介绍禅修相识的朋友与好友认识,结果他们在我另一个好友的创意市集上相遇并成为朋友。最近我一直在思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或许以后,这张无量之网会成为我下个系列的灵感。”

  对张娜来说,改造二手衣最大的乐趣,在于每一件作品背后的故事。正如不少当代艺术家,用互动装置来记录不同观众的反应情况那样,张娜试图在改造旧衣的过程中,与每一名参与者进行对话。与其说其作品是一件改造好的新潮时装,不如说是一个由回收旧物到出售新款的循环过程。“再造衣银行”是一份礼物,回馈给每一个参与过项目的有心人。

  “拼”出一份善意

  随着再造衣银行的发展,光靠朋友们送来的旧衣材料已经不够用了。张娜想到还可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于是,她与北京的好友祥子合作,她负责挑选旧衣,祥子组织北京的失业女工团队——同互惠合作社合作的下岗女工,依次对旧衣进行拆分、清洗、消毒,并按色系和材质进行分类,最后拼成布料,方块形、三角形或是条纹状。而这些拼接完成的布料成为张娜制作高级成衣的主要货源。

  之前,这些女工的工作大多是扎拖把之类的,扎一把拖把拿5元钱报酬。现在,张娜提供设备,由“同心互惠”教女工做拼布,一米的报酬是30~40元,然后用这些拼布做了衣服卖了钱,盈利的10%再回到“同心互惠”。张娜的再造衣银行,通过这样的方式,在时尚之外也完成了公益的循环。张娜用第一批拼布制作出实验性的风衣,只有12件,最后除了张娜自己留了一件,其余销售一空。

  张娜不想强调公益环保的概念,“只是单纯地想用自己的设计帮到更多人,把设计的作用发挥得更大”。谈到“再造衣银行”的未来,她更希望能把“再造衣银行”捐出来给社会化企业做,让这场旧衣的公益之旅继续“漂流”下去。

本文来自《科学之友》

下一篇:风口还是火山口?直播答题隐忧多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