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未来科学家》

《未来科学家》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6:00

《未来科学家》是一本面向广大青少年的科普刊物,1998年4月创刊,原名《江苏电视教育》,著名华裔科学家...

文章数

天生菌儿必有用

2008-12-21 13:30:04

  人类和细菌似乎一直是势不两立,在很多人的眼里,我们对细菌要做的就是斩尽杀绝,而细菌好像生来就是捣蛋破坏的恐怖分子,顽固不化。人类和细菌之间有可能握手言和、共同创造美好的世界吗?看完最新舞台剧《天生菌儿必有用》,相信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大幕拉开了,一束微弱的追光正笼罩着舞台上那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它手握话筒,昂起小脑袋,自卑、愧疚的神情慢慢退去,薄薄的嘴唇微微开启,固执的话语开始弥散——

  第一幕菌儿独白

  “所有我尊敬的大人物们,你们好!我是个小东西,叫菌儿。我们常在污秽中求生存,在潮湿处传子孙。就像个流浪汉,四海为家,却能生存繁荣;也像个清道夫,除杂物,解固体,变废物为有用。有时我们也会在人们的口腔中清除残留的食物……”


变形链球菌

  舞台下一阵骚动,一个孩子站了起来:“你骗人!我昨天牙还疼的呢,一个好大的龋洞,都是你们干的!”自命为菌儿的小东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好长时间的寂静过后,小东西又昂起了小脑袋:“对不起!我为我的家人向你道歉!”它惭愧地看了那个孩子一眼。

  “我知道你们讨厌我和我的家人,觉得我们鬼鬼祟祟,捣蛋破坏,谋害人命。其实事情不全是这样的,你们并不很了解我们。”

  “消灭它们!甭听它狡辩。细菌没一个好东西。”人群中的激进分子怒气冲冲。

  “人有善恶,月有圆缺。在我们细菌的世界里,我承认我们有好坏之分,有乖野之别。不过我想,地球的繁荣是靠着我们全体生物界的努力。关键是你们有没有驯服我们的能力和智慧?!我的恩人杰弗里·西尔曼就有这样的本事。”

  人群中再次出现了唏嘘声:“这个狂妄的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菌儿的独白似乎没能唤起人们的同情,却给大家留了一个悬念——杰弗里·西尔曼是谁?

  第二幕“思想”工作者:杰弗里·西尔曼

  “敌人有时也是朋友。”杰弗里·西尔曼就是这样想的。


杰弗里·西尔曼

  这位看上去很内敛、慈祥的口腔生物学家,常常穿着白大褂在实验室里忙碌着。是啊,与其想出各种法子去消灭敌人,还不如给它们做做“思想工作”,让它们变成朋友,壮大我们的力量。

  杰弗里·西尔曼的对手是一种叫做变形链球菌的细菌。它常寄生在我们的口腔里,依靠口腔里残余的糖茁壮成长。刚才那个孩子不是说牙疼有龋洞吗?这正是变形链球菌干的“好事”。龋洞正是它们生长中的代谢产品——酸侵蚀牙釉质造成的。

  为了解决牙齿龋洞的问题,杰弗里·西尔曼试了很多清除变形链球菌的办法:在牙齿上涂碘酒,往牙缝里塞抗生素,用不同的漱口液,然而效果微乎其微,那个顽固的家伙,真是此消彼长,生生不息。最后,杰弗里·西尔曼只得放弃这样的思路和做法。

  硬对着干不行,那么做点“思想工作”吧——它们不是要代谢产生酸吗?能不能“劝服”它们产生点儿酒精或者别的什么的?杰弗里·西尔曼的“思想工作”成功了,变形链球菌最终洗心革面,重新做“菌”了。西尔曼花了近10年的时间最终将产生酸的基因替换成产生酒精的,从而彻底消除牙齿龋洞。

  现在你明白了吧,舞台上,那个固执却不再顽劣的小东西就是被征服的变形链球菌——牙齿精灵,我们给了它一个美丽的名字:精灵菌。

  第三幕 乖孩子和野孩子的争辩

  精灵菌的一番独白,不光在人群里,在细菌界也产生了不小的骚动。

  以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为主的益生菌和有害菌组成了两个队伍,它们双方各执一词。


健康洁白的牙齿

  “牙齿精灵链球菌已经改过自新,我们应该接纳它成为我们队伍中的一员。”益生菌们心胸广阔。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你以为动了个手术就不是你了吗?”普通的变形链球菌嗤之以鼻。“是啊,回来吧,我们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别管人类。”大肠杆菌们在一旁附和。

  双方一字排开,两条界限分明的队伍出现在牙齿精灵面前。何去何从?所有的目光聚集在这个被赋予了新生力量的牙齿精灵身上。

  精灵菌走向益生菌的队伍,在1米左右的距离上,它停了下来,深深地向它们鞠了一躬:“谢谢你们对我的包容。”然后它转身走向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杰弗里·西尔曼慢慢蹲下身子,挽起精灵菌的小手,走出了菌众的视线。

  “科学的手术刀不再让我感到痛苦,显微镜的怪光也不再让我觉得诡异,那亮晶晶的玻璃小塔中有我新的生活。一个美好的明天正等着我呢。”精灵菌头也不回,有害菌们一脸诧异。

  当精灵菌再次出现在菌众视野中的时候,它不再是孤单单的一个小东西了,它身边多了一个可爱的扎辫子的苗条家伙。它是谁呢?

  第四幕新成员辫子妹妹

  “有肠处必有杆菌,我就是杆菌妹妹。”杆菌妹妹有些扭捏。

  “你以前不是没有辫子的吗?怎么多了个辫子啊?”一群杆菌仔仔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睁大眼睛。

  “是杰弗里·西尔曼的朋友们帮我扎的辫子,你们知道吗?我的辫子可神奇了,有了它,我不但是个繁殖基地,还是个医药加工厂呢!”

  “就吹吧你,还医药加工厂呢,不就是能1变2,2变4,4变8……不断复制呗!我也会啊。瞧你们,一跟科学家们在一起,变得好文明噢。”杆菌仔仔们有些不屑。

  其实,杆菌妹妹没有说谎,它的那个独特的小辫子,是一种新的DNA代码(它可以是一种新的蛋白质药物),有了它,杆菌妹妹在复制自己的时候,就同时能复制出一种药物。

  你瞧,杰弗里·西尔曼的“让对手变成朋友”的设想正在一天天变为现实,医学研究者们的新菌(改头换面,重新做“菌”)队伍日益壮大。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越来越多的微生物将被驯服,为人类所用。

  精灵菌虽不至于能救命,却至少能够保护你的牙齿不被蛀;杆菌妹妹虽不能改变不断复制的本性,却能接受将自己变成微型医药工厂的新任务……也许将来,我们跟菌儿的相处会充满着更多意料不到的惊喜。

  尾声美好的明天

  想象一下吧,一种有益的细菌会代替简单的消毒剂来保持门把手的清洁;我们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将不再包含杀菌成分,而是含有能够生存于我们头发和皮肤上、并让我们看上去更美的细菌;浸入细菌的鞋垫,能给你带来一双清爽的脚;地铁上的扶手将带有一层细菌涂层,抓住它时就能够杀死你皮肤上的病毒;在最危险的“前线”,一群勇猛又善良的菌儿将直接与它们的罪恶同类对垒,为濒临灭绝的生命带来希望;就连庄稼和家畜也能够和促进生长、防止疾病的菌儿握手,从农场到餐桌都让你受益无穷。

  而我们,拥有智慧的人类,已经真正学会了如何与肉眼看不到的生物世界和谐共处,拥有更加美好的生活。

上一篇:如果地球转得很快,那会怎样?
下一篇:如果外星人住在地球上,那会怎样?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