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我们爱科学》

《我们爱科学》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8:00

《我们爱科学》杂志创刊于1960年,是我国最早创刊的少儿科普期刊,也是唯一一家国家级少儿科普期刊。由...

文章数

俺可不是树医生

2008-09-13 14:08:18

  Hi,大家好!怎么,看着俺眼生是吗?给你们猜个谜语吧:“一个医生嘴巴尖,天天出诊到林间。敲打树木真仔细,要动手术把头点。”这个谜语你肯定很熟悉,谜底嘛,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是啄木鸟。

  呵呵,不瞒你说,俺也是啄木鸟哦,虽然和那个天天在大树上敲敲打打的树医生不太一样,可俺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啄木鸟,如假包换。

  金光闪闪的绰号

  先来自我介绍一下。

  俺生活在北美洲,大家都叫俺北美啄木鸟。不过,俺还有一个特酷的外号,叫“闪亮”。不知道这外号是怎么来的吧?别急,等俺展开翅膀你就明白喽。

  “哇,太漂亮了,简直像一把金光闪闪的扇子。”看见俺张开翅膀的人都大声赞叹,于是俺就得到了这么个金光闪闪的绰号。不过,那美丽的金色都被俺藏在了翅膀下面,等翅膀一合上,俺就只是一只披着棕黑色斑点的啄木鸟了。

  别看这件斑点外衣不太漂亮,可这还是区别俺们和其他家族的标志呢。据俺老爹说,大约在8000万年前,俺们“闪亮”啄木鸟就分成了两大家族,一个是俺们棕黑斑点家族,另一个是披着红色斑点的家族。两家分守北美洲的一东一西,不大来往。不过偶尔也能看见一些橙色斑点的家伙,俺们都明白,那是两个家族有鸟偷偷通婚的结果。

  不爱树虫爱蚂蚁

  有人说整天看见俺在地上转悠,看不见俺在树上捉虫子,可你知道吗?这站在树上捉虫子可是得有资本的。那些树医生能天天站在树上,用嘴敲开树皮抓虫子吃,是因为它们长了一张又尖又硬的嘴;俺们呢,也吃虫子,可你看看俺们的嘴,又细又长,假如靠着这张嘴整天和树皮较劲,估计俺们就得和非洲难民差不多了。

  为了填饱肚皮,俺们只好放弃树医生的美名,转向地面觅食。想不到吧,地上的美食多着呢。成窝成窝的蚂蚁吃起来也很过瘾,尤其适合俺们这种细长的尖嘴,简直是一抓一个准。

  啄啄啄,啄个窝

  不过,啄木鸟不啄木总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所以这个倒霉差事就落在了俺们雄鸟的头上。

  寻找配偶的时候,那些啄木鸟MM们可积极了,一旦看中哪只雄鸟,你看吧,它们就会来上一段求婚舞,摇头摆尾,边跳边唱,一气能跳上几个小时,真是不把俺们雄鸟跳晕了不肯罢休。想当初,俺就是被俺太太给跳迷糊了,才走进了它的领地,成了它的郎君的。

  没想到,成亲以后,苦差事就来了。太太要生孩子,总得有个窝吧。这时候俺才真正成了一只啄木鸟——在大树上啄出俺们未来宝宝的摇篮。尽管啄得头晕眼花,嘴巴酸软,但是为了咱的后代能有个安全舒适的窝,俺也豁出去了,反正一年也就这么一次吧。

  太太也不容易

  宝宝孵出来了,一共6只。俺简直忙得不可开交,天天守护着这些宝贝,生怕森林里那些北美鹰、红松鼠来偷袭,把俺的孩子叼走。

  洞外响起了扇动翅膀的噼啪声,是太太回来了。它匆匆忙忙把一只蚂蚁塞进一个孩子的嘴里,转身又飞走了。唉,下一趟它指不定往哪儿飞呢。要知道,俺们家族的雌性都有两个家,它们整天要周旋在这两个家之间,喂养着十几个孩子,也不容易哦。

  离俺的窝远点

  孩子出生25天后,俺终于可以出去寻找食物了。一路上,俺看到有些树上的啄木鸟窝已经被欧椋鸟占了,它们经常趁俺的同伴们不注意,把它们的蛋从窝里扒出去扔到地上;红松鼠则专门盯着那些幼鸟,在它们飞上蓝天之前把它们当做一顿美餐;北美鹰呢,最喜欢捕食俺们成年啄木鸟……

  不行,江湖险恶,俺得快点回去……喂,该死的红松鼠,离俺的窝远点!

上一篇:欢乐奥运 给奥运开幕式一个好天气
下一篇:快乐小园丁 家有“仙鹤”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