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我们爱科学》

《我们爱科学》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8:00

《我们爱科学》杂志创刊于1960年,是我国最早创刊的少儿科普期刊,也是唯一一家国家级少儿科普期刊。由...

文章数

地球护卫队 拯救信天翁

2009-12-03 23:24:09

  真没想到,两个月前我还在全球“鸟类之最”评选大会上,为信天翁拼命争冠军呢,可两个月之后,我竟然会为它们的生存而四处奔波。

  自从信天翁独揽了好几项“鸟类之最”的冠军头衔后,它的知名度也一路飙升。我这高兴劲还没过去呢,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那人告诉我说,我太不了解信天翁的生存现状了,眼下,这些不畏强风暴雨的“风中骑士”正面临着灭绝的境地。

  会有这种事?放下电话,我二话不说,打点行装就直奔码头而去。

  受难的“保护神”

  在一艘装备先进的科学考察船上,一位文质彬彬的英国绅士热情地接待了我。他叫克瑞斯尔,是专门研究海鸟保护的生物学家,电话就是他给我打的。

  顾不上寒喧,我立刻直奔主题。

  克瑞斯尔告诉我,在古代,不畏狂风暴雨的信天翁,被许多生活在海岛上的居民当做“保护神”。人们世世代代与它们和睦相处,对它们倍加爱护。

  可是,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厄运降临在信天翁头上。当时在欧美国家,人们看中了信天翁的羽毛。要知道,那蓬松的羽毛用来做被褥,可是防潮又保暖。把它们染色加工,还是最时髦的装饰品呢。

  就这样,为了自己美丽的羽毛,信天翁付出了血的代价。据鸟类学家估计,在短短50年的时间里,被捕杀的信天翁就有1000万只以上,许多海域的信天翁都惨遭灭绝。

  1960年,在日本东京召开的国际鸟类保护会议上,信天翁已经上了国际保护鸟类的名单,这说明它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

  索命的鱼钩

  “你知道信天翁现在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吗?”克瑞斯尔问我。

  其实,在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信天翁是大海的孩子,它们生活的地方远离人类世界。只要人类不拿着枪去伤害信天翁,还有谁能威胁到它们呢?

  “是鱼钩。”克瑞斯尔叹了口气,“这个答案你肯定想不到吧。”

  没错,这简直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克瑞斯尔说,很多商业捕渔船队为了捕鱼,经常会在海面上撒下多钩钓鱼长线。

  我开始还不以为然,钓鱼线有什么了不起?

  “可这种钓鱼线上面有成千上万个带着诱饵的钩子,这可是索命钩啊。”克瑞斯尔喊起来。

  原来,很多海鸟经常会盯上那些上钩的鱼,扑下去捕食的时候就会被鱼钩钩住,结果送掉了性命。“你知道吗?全世界每年大约有30万只海鸟死于这种多钩长线,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信天翁。”

  我的脑袋嗡嗡作响,一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回荡:“过去20年里,信天翁已经从10万只减少到5万只……5万只……5万只……”

  为信天翁争取生存权

  难道就没有办法去挽救信天翁吗?

  “其实有好多办法都能够减少信天翁的死亡。”克瑞斯尔说,“而且这些办法并不会影响捕鱼量。”

  比如增加鱼线的重量,让那些多钩长线沉入水下。这样一来,鱼同样会去咬钩,并不影响捕渔船队的作业,而海鸟却碰不到鱼钩了;还有,在鱼钩上面可以安装一些漂浮在海面上的彩带和三角旗,它们随风飘动,就能吓走大部分海鸟。另外,假如把捕鱼时间改在夜里,情况也会好得多,因为信天翁们晚上是不会去捕鱼的。

  “如果采取正确的捕鱼方法,就可以让海鸟的死亡率降低75%到95%呢。”克瑞斯尔顿了一下说,“就看人们肯不肯这么做了。”

  告别克瑞斯尔后,我的心情异常沉重。我准备马上赶回去再写一篇报道,这次不是为了给信天翁争冠军,而是为它们争取生存的权力。

上一篇:海狮特工队,真帅
下一篇:哈哈狗侦探 闹鬼的怪洞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