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我们爱科学》

《我们爱科学》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8:00

《我们爱科学》杂志创刊于1960年,是我国最早创刊的少儿科普期刊,也是唯一一家国家级少儿科普期刊。由...

文章数

唐王朝的“新闻照片”

2013-10-09 13:48:09


唐王朝的“新闻照片”

作者:巧 

24112

盛唐是让中国人为之骄傲的时代。那时候,中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很多国家都慕名派使臣前来,尤其那些边远地区的民族,更是以能和唐王朝拉近关系为荣。因此,唐王朝的公主,也就成了很多国王最惦记的新娘。比如远在青藏高原的吐蕃王松赞干布,就两次派求婚使者来到大唐。

经过7年漫长的等待,唐朝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的一天,唐朝皇帝李世民终于决定召见吐蕃的求婚使者禄东赞。当然,被召见的可不止禄东赞一个人,还有很多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求婚使者呢。

 

召见现场的“活相机”

这次召见可是一件大事,如果放到今天,那是要上《新闻联播》的,各大报纸也会把这个报道头版头条。可当时的唐朝,连照相机也没有,怎么记录下这么大的事件呢?这就要靠那些擅长丹青的画家了。

这不,著名画家阎立本也出席了这次皇帝召见求婚使者的活动。大画家的任务是仔细地观察到场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细节,再把看到的一切描摹出来,就像一架活的照相机。中国著名国画——《步辇图》就这样诞生了。

步辇是什么?古时候,帝王们乘坐的代步工具叫辇,本来和车一样是有轮子的。秦朝以后,帝王和皇后乘坐的辇车去掉了轮子,由马拉改成了人抬,这就是步辇。

《步辇图》分成两部分,右半部是10位宫女簇拥下的唐太宗,他端坐在步辇上,神情庄重又和善,很有一代明君的范儿。宫女们都画得很娇小,这让唐太宗显得格外高大威武。身后的屏风扇和旌旗给严肃的画面带来了流动感。画面的左半部,穿红袍的是典礼官,着绿袍的就是吐蕃的求婚使者禄东赞,站在最后面一袭白袍的则是翻译官。3个人在画家笔下神态各有千秋:典礼官恭恭敬敬,禄东赞气定神闲,而翻译官看上去却有些不自然,似乎小腿肚子都在哆嗦。

大块的红色和绿色,使《步辇图》看上去喜气洋洋,很符合唐太宗召见求婚使者的气氛。画家还用了不少“阴影”画法,比如靴子腰上的褶皱,让平平的画面有了立体感。

 

难不倒的使者

禄东赞为啥这么气定神闲、信心十足呢?因为他在考试中,拿到了100分。原来,一下子来了那么多求婚使者,搞得唐太宗很头大,把公主嫁给谁都会得罪其他人。怎么办?干脆——现场考试。传说当时共出了3道题,哪位使者回答正确,就可以胜出,“奖品”自然就是公主喽。

第一道题:一根被削得笔直的木棍,请分出哪一头是树根,哪一头是树梢。其他使者都蒙了,只有禄东赞把木棍放在了水桶中,木棍一头沉了下去。禄东赞说,沉下去的一头是树根,浮在上面的是树梢。

第二道题:100匹小马和100匹母马,要分辨出谁和谁是“亲娘儿俩”。那么多马挤来挤去,使者们的眼都被弄花了,哪里分得清?禄东赞却让人把母马和小马分别关起来,经过一个晚上,第二天放出母马和小马,小马们都迫不及待地扑向妈妈,100对母子立刻被分得清清楚楚。

这两道题还不算难,最难的是要用一根丝线,穿过一个“九曲璁玉”,就是用细细的丝线穿过碧玉中一个弯弯曲曲的小洞。这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可聪明的禄东赞捉了一只蚂蚁,在蚂蚁身上拴上丝线,把蚂蚁放到碧玉的小洞口,再向蚂蚁身上吹气。受到惊扰的蚂蚁拖着丝线,一头钻进了碧玉的九曲洞,埋头向前。大功告成!

 

公主去和亲

唐太宗认为,吐蕃的求婚使者都这样聪明,吐蕃王应该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所以他当场拍板,把文成公主许配给吐蕃王松赞干布。当然,皇帝可舍不得自己的亲生女儿远嫁,只是让和皇族有血缘关系的宗室女去和亲。文成公主就是这样一位宗室公主,奉命和亲的她,千里迢迢远赴西藏,把唐朝的文明带到了吐蕃。而松赞干布为了让文成公主高兴,仿照唐朝的建筑,为她盖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那就是著名的布达拉宫。

 

痛并快乐着的画家

《步辇图》的作者阎立本,不仅是一位画家,也是一位极有政治才干的人。他的父亲和哥哥都为朝廷效力,他自己后来也当上了右相,还因此获得过“丹青宰相”的美誉。

作为一位御用画家,阎立本的作品大多和政治有关。除了《步辇图》外,他的代表作还有《历代帝王图卷《秦府十八学士》《职贡图》等,甚至还成了大明宫的总设计师。阎立本很让皇帝喜欢,官做得也很大,但这招来了其他官员的羡慕嫉妒恨,他们背地里总说阎立本的坏话,说他没有真才实学,是靠两笔刷子才当上大官的。对于这些,阎立本并不在乎。

古代的画家被称为画匠、画师,社会地位并不高,尤其是那些宫廷画师,就是皇帝们的御用工具。比如有一次,唐太宗和一群大臣划船游玩,看到一只从来没有见过的水鸟,就大喊一声传画师阎立本进宫画鸟。正在忙于公务的阎立本只得放下手中的工作,一路汗流浃背地跑到宫中,趴在岸边画起鸟来,引得旁边的大臣们一通窃笑。这让阎立本特别难为情。回到家中,他越想越生气,本来身居要职,只因为当了个御用画师,就让人呼来唤去,真不是人过的日子。他发誓绝不让自己的孩子学画画。

但气归气,阎立本还是非常热爱绘画的。面对那么多讽刺打击,他始终也没有放下画笔,终于成为中国艺术史上一代杰出的大画家。

 

 


上一篇:“走进”阿历克斯的大脑
下一篇:法国画家的百年预言(四)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